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谁把秦可卿钉在了耻辱柱上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谁把秦可卿钉在了耻辱柱上

作者:侯秋果(笔名侯秋水) 收录时间:2019年7月6日

  秦可卿是曹雪芹所著《红楼梦》里面比较特殊的一个人物,而秦可卿之所以特殊主要是因为一个自称脂砚斋批书人的介入。脂砚斋这个人了不得,按本人言,他不但批书,还参与了曹雪芹《红楼梦》的创作。刘心武等一批文化学者对他就推崇备至,把他的批判做为自己研读《红楼梦》的重要参考。正因为脂砚斋的地位如此,《红楼梦》里的一个人物也就是秦可卿遭了殃。因为脂砚斋在一条批语中言《红楼梦》第十三回原来题目叫“秦可卿淫丧天香楼”,正是在他劝说下,曹公把题目改了,并删掉了若干文字。真耶,假耶,不管真假,但自此秦可卿被钉耻辱柱上,确定无疑了。

纵观曹公《红楼梦》前十几章有关秦可卿的文字,有正写有侧写,有明示有暗示,如一条滔滔大河,文字不多,充分向我们展示了一个完美的可人形象,那里有半点淫字可言。

秦可卿一出场,带宝玉进自己卧室休息,反映出秦可卿性格风流不拘小节。而秦可卿卧室布置豪华之极超乎想象,暗示秦可卿出身卑微(正因为出身卑微,步入贵家的秦可卿卧室才会如此布置,以求得心理上的满足)。秦可卿出场一段文字的描写正好和后面的秦可卿身世介绍相互应,刘心武先生认为秦可卿身世介绍一段文字很突兀,何来突兀之有。

曹公安排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独和秦可卿发生关系,起初我百思不得其解。按我们一般人的理解,给宝玉做那种示范随便一个仙女即可,可为什么非要是秦可卿,曹公究竟在暗示什么呢。其实,想想后面焦大骂街的情节就明白了。曹公于此的用意无非是告诉读者焦大酒后的烂言只是一种泄私愤,不可当真。此外,众所周知,《红楼梦》里面人物的名字曹雪芹都不是随便起的,这些名字或暗示或谐音都有一定的讲究,秦可卿字兼美,而兼美二字反过来谐音就是没奸,曹雪芹为暗示秦可卿清白可谓费尽可心机。遗憾的是脂砚斋把焦大的酒后烂言当真了,更令人气愤的是,脂砚斋不但当真,而且还圆滑了自己所谓的真相。

焦大骂街后,秦可卿就病了。怎么病的,被焦大骂的。这可从尤氏的言论和张太医的诊断上看出来。兄弟在学堂受了点委屈,秦可卿就气得不吃饭。那顶着一个爬灰的屎盆子,一向争强好胜的秦可卿能受得了。辩也不是,不辩也不是,一天两天,三天四天,日思夜烦,秦可卿就病了,又查不出病因,什么病,典型的抑郁症。秦可卿是有原形的,这肯定无疑,但是不是刘心武说的皇家女就另当别论了。

《红楼梦》开篇明言“当日所有之女子,行止见识皆出我之上”,这已对秦可卿做了结论,秦可卿绝非脂砚斋所批的烂淫之人,否则,曹公怎会把她并入十二钗,唯一的解释脂砚斋所谓的改名以及删文是脂砚斋凭空杜撰出来的。不但此处杜撰,他还配合着在其他地方做了一些手脚,否则自己的杜撰就太不真实了。

脂砚斋做的手脚在什么地方呢,他不可能改动太多的文字,最容易改动最能配合着他这种杜撰的就是第五回里面的有关秦可卿的判词。而《红楼梦》里关于秦可卿的判词明显和其他判词不一样,一是过白,其他人的判词很隐晦,而秦可卿的判词太露了,它直接点出了荣、宁二府,二是别的判词是就人论人,反映的都是这一人物的生平,而秦可卿的判词看不出秦可卿丝毫人生轨迹,三判词和画面没有任何联系。综合以上三点,可以肯定秦可卿的画面没动,因为抑郁症发展到最后就是自杀,但曹公原来的判词脂砚斋改了,并且改得不伦不类,而后来者却把它当作评判秦可卿的重要依据,真是可悲。

为确定秦可卿淫,有些人把秦可卿死后贾珍以及秦可卿两个丫头的表现作为贾珍和秦可卿关系暧昧的一种依据。可在我看来曹公这样的描写正好和以前的章节相呼应。在前面章节里曹公已大白天下,秦可卿人缘及好,深得贾府上上下下的欢心,秦可卿自己就说公爹公婆对自己象亲闺女似的,在这样一种关系下,贾珍哭得跟泪人似的,有什么难解释的吗?至于为主子殉情的在古代小说里比比皆是,秦可卿两个丫头的表现正好反映了秦可卿在世时,主仆关系密切,这恰升华了秦可卿这一人物,难道不是这样吗?

脂砚斋在《红楼梦》批判中自称他让曹公删去了若干文字,好多红学研究者对此深信不已。不用说他的杜撰和《红楼梦》的前后文难以匹配,根本得不到支撑,就是他的批判自身也有漏洞。如果他真在曹雪芹身边,让曹公删了文字,那删的文字页数他应当很确定很清楚,何来模糊四五页之多。

期待为秦可卿正名的那一天早点到来,否则,秦可卿在地下不瞑目,我们的曹公在地下恐怕也不得安生,期待期待。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邮箱 984673988@qq.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