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吴氏红学”:创新还是抄袭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吴氏红学”:创新还是抄袭

作者:朱光东  收录时间:2019年6月12日 星期三 上午11:20

最近几年,网络出现了一个自称“吴氏红学”的“学派”。所谓“吴氏红学”,就是认为吴梅村是红楼梦作者。故事背景是明朝,故事以清兵入关结束。后四十回是伪续,何莉莉提供的癸酉本才是真的。主题思想是悼明之亡。

既然是网络观点,大可不必当真,无需置评。但这个“学派”抄袭鄙人的某些观点,这里要说一说。

一、什么是“补天”

2017511日,“吴氏红学”在今日头条推至真斋主文《红楼梦不是家事情事不是自传》一文。文中称:“天崩地解”指明朝灭亡,国破家亡。

2019-06-03 20:35:10,“吴氏红学”又头条推出“青埂峰下补天石上《石头记偈语》解析”一文。文中说:

 

而如果我们把《石头记》的时代背景放在明末清初,作者是对明朝和南明有深厚感情的明遗民,那么对这首《石头记偈语》的解读就与曹学派截然不同,《石头记》的核心主旨“补天”的含义就是恢复汉族的江山。书中多次提到的“末世”也根本不是封建社会或清朝的末世,而是明朝的末世。《石头记》以“女娲补天”的神话故事开篇,又以遭女娲遗弃的补天石为故事线索,让它下世造历人世间的世态炎凉与社会变迁,回到青埂峰后撰写《石头记》。这段“天崩地裂”的历史也完全符合明清易代史。

 

其实,早在2004年,笔者在《红楼梦吊明反清思想管窥》一文中就已经指出:

女娲补天的故事暗示了一个天崩地解的事件。黄宗羲就把明朝灭亡比喻为“天崩地解”。因此我们有理由相信,作者是把明朝灭亡比喻为“天崩地解”,“补天”就是指挽救明朝灭亡。“无材补天”的惭恨就是亡国惭恨。

2006年发表的《红楼梦与清初民族斗争管见》一文中,鄙人进一步指出:

“天崩地陷”在古代经常被用来形容亡国。如张元干在《贺新郎·送胡邦衡待制赴新州》中写道:

“梦绕神州路。怅秋风、连营画角,故宫离黍。底事昆仑倾砥柱。九地黄流乱注?”[12]p.294

   “昆仑倾砥柱”即是“天崩地解”之意。颜元也这样说道:

“宋人苟安日久,闻北风而战栗……遂群以苟安颓废为君子,而建功立业欲榰柱乾坤者为小人。”[9] (p.345——356)

“柱乾坤”即补天之意。

而清初爱国思想家黄宗羲直接把明朝灭亡比如为“天崩地解”[2] (p.13)。《清史稿》也载道:“天命既定,遗臣逸士,…尤不惜九死一生,以图再造。及事不成,虽浮海入山,而回天之志,终不少衰”。[16] (p.62) “回天”与“补天”同义。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红楼梦作者是把明朝灭亡比喻为“天崩地解”,“补天”就是指挽救民族危亡。

 

因此“吴氏红学”对“补天”的解释是抄袭鄙人的。

二、关于“风月”的隐喻

2017.8.4,“吴氏红学”在今日头条推至真斋主文《关键是‘风’‘月’二字》。文中称:在元清时期,“风”指北方少数民族。“一夜北风紧”隐写战争。“风”和“雪”都指代清人。

其实,早在2004年,笔者在《红楼梦吊明反清思想管窥》一文中就已经指出:

“一夜北风紧,开门雪尚飘”形容清兵入侵,一夜之间打到家门口。

“鳌愁坤轴陷,龙斗阵云销”是暗指抗清斗争失败,国家沦陷。“龙斗”形容大规模战争。“坤轴陷”与“女娲补天”出自同一典故,形容国家沦陷。

2006年发表的《红楼梦与清初民族斗争管见》一文中,鄙人又指出:

“芦雪广即景联句”正是一首抒发亡国悲痛的诗。联句用满天大雪和北风形容入侵的清兵,用大雪中的酷寒形容人民遭受的苦难。“一夜北风紧,开门雪尚飘”形容清兵入侵。

古代多用“北风”、“北人”来形容北方少数民族。如虞集《挽文山丞相》:“徒把金戈挽落晖,南冠无奈北风吹。”[12](p.360)

南宋汪元量的《钱塘歌》:“西塞山前日落处,北关门外雨来天。 南人垂泪北人笑,臣甫低头拜杜鹃”。[15]p. 1392

颜元:“宋人苟安日久,闻北风而战栗”。[9] (p.345)

元代的张鸣善《落梅风·咏雪》则把元朝统治者比如为“冻杀吴民” [12] (p.375)的雪,用雪来形容元朝统治者对人民的压迫。

在清朝也有这样的例子。如在胡中藻案中,胡诗中的“虽然北风好,难用可如何?[3](p.101)等句,被扣以南北分提,別有用心之罪。

因此作品用北风和雪形容清兵入侵是没有疑问的。

因此,至真斋主不过是抄袭鄙人的观点,甚至他引用的虞集《挽文山丞相》“徒把金戈挽落晖,南冠无奈北风吹”和颜元的“宋人苟安日久,闻北风而战栗”都是重复鄙人引用的资料。

笔者在《红楼梦汉民族精神研究》一书中对“芦雪广即景诗”做了深入的解释,这里不再展开。

三、什么是“白骨如山”

吴氏红学 2017-08- 14推出慧读古典《红楼梦中 “白骨如山”的“末世”》一文,认为“白骨如山”反映的是清兵入关以后的大屠杀。

笔者在“《红楼梦》诗词民族主义浅析”一文(载《红楼梦汉民族精神研究》一书)中早已指出:

“三春去后”指亡国,“补天”指救亡。红楼梦所“隐去”的“真事”就是亡国血泪史。既然如此,那么“白骨如山”所反映的就是清兵的屠杀了。

清兵在掳掠过程中,“凡平定地方,降者抚之以示恩,抗者杀之以示惩”,以达到“人皆畏死求生而来归矣”的目的。因此屠城贯穿战争始终。

如屠江阴:“道旁白骨如山积”;屠嘉定:“自西关至葛隆镇,浮胔满河,舟行无下篙处”;屠湘潭:从二十一日“屠至二十六日封刀,二十九日方止”;陷南昌、广州,皆屠城。

顺治六年八月,大同总兵杨震威叛变,杀总兵姜瓖后降清,清兵占领大同。因大同兵民之前曾进行过抵抗,“九月,谕英亲王:‘杨震威等二十三员及家属兵丁俱着留养,其余官吏兵民尽行诛戮,将大同城垣撤去五尺。’”

屈大均在《大同感叹》中这样描写清兵屠大同:

“杀气满天地,日夜难为光。嗟尔苦寒子,结发在战场。为谁饥与渴,葛履践严霜。朝辞大同城,暮宿青磷傍。花门多暴虐,人命如牛羊。膏血溢糟中,马饮毛生光。鞍上一红颜,琵琶声惨伤。肌肉苦无多,何以充君粮。踟蹰赴刀俎,自惜凝脂香。”

邢昉《广陵行》描写扬州屠城的惨景:“扬州白日闻鬼啸,前年半死翻山鹞。此番流血又成川,杀戮不分老与少。城中流血迸城外,十家不得一家在。……乱骨纷纷弃草根,黄云白日昼俱昏。”

他甚至直接就作《白骨》一诗。诗云:“草根及沙际,众骼莽颠倒。”

他的《捉船行》云:“老人知向广中没,应是无人收白骨。”

阎尔梅《惜扬州》写道:“鸣刀控矢铁锋残,僵尸百万街巷填。”“妇男良贱苦鞭疮,疾驱枯骨投荒塞。死者未埋生者死,鸭绿江头哭不止。”

吴嘉纪在《挽饶母》中也记述了扬州屠城的情景:“忆昔芜城破,白刃散如雨。杀人十昼夜,尸积不可数。伊谁蒙不戮?鬼妻与鬼女。红颜半偷生,含羞对新主。城中人流血,营中日歌舞。谁知洁身者,闭门索死所。”

万寿祺描写清兵屠杀:“骸骨垒垒高崔嵬”。

李沛(1598——1655)《甲午立春》有句云:“十载疑天道,荒城又立春。雪深埋白骨,风急乱青磷。”甲午年是1654年,正好是明亡十周年。“十载疑天道”、“雪深埋白骨”之意甚明。

清兵屠城只有一个词可以形容,那就是“白骨如山”所以脂批特意提醒这是“极贴切语”

因此,红楼梦“白骨如山”四字,决非泛泛之笔,而是作者的血泪之笔,是我们民族经历的血与火的浩劫的真实写照。如果我们只看到作品描写的贵族阶级的奢华生活,或把作品看做作者“自感身世”,而没有看到作者暗示的“白骨如山”,就离作品思想十万八千里了。只有理解了“白骨如山”的含义,才能真正理解“字字看来都是血”、“日夜悲号惭愧”的含义,理解为什么作者最后“泪尽而亡”。

因此,“吴氏红学”不过是复述了鄙人的观点。

四、为什么不用清朝年号

吴氏红学2017-04-15在今日头条发出正气歌声的文章《红楼梦》并非难解的天书”。文中称:

在《红楼梦》的所有批语中,创作集团宁愿用干支纪年,也坚决不肯用清帝的年号纪年。这其实和那些坚持不肯承认满清统治的合法性的士大夫们是一脉相承的。顾炎武、黄宗羲、王夫之和吕留良等大思想家,以及张岱、方以智等著名文人,甚至于迫不得已做了清廷官员的吴梅村、钱谦益等人,他们在书文中都是坚持不肯用清帝年号,而只用干支纪年的。这并非是创作集团的故作高深,而是时代特征使然。”

笔者在《红楼梦汉民族精神研究》一书中早就指出:

因为呼清朝之名,用清朝的年号,就等于承认清朝;不呼其名,等于不承认清朝。如吕留良从不称清朝,只称“清”,“或曰北,或曰燕,或曰彼中。”雍正对此十分气愤,说“称本朝为清时,竟不知其身为何代之人,狂悖已极。”可见作者不说故事的朝代年纪,实际是与吕留良一样,是对清朝的不承认和极度蔑视。

民族主义者不用清朝年号的例子还很多。如清徐世溥的《江变纪略》,“记事一律用南明隆武、永历年号,不用清帝号。”明袁黄《丁凡纲鉴补》“记载明末唐桂诸王,多用其年号”。佚名著《明代野史》“其岭表纪年内用隆武永历年号”。戴名世《南山集》用“弘光、隆武、永历年号”。这些书都遭到清朝的禁毁。

因此,“吴氏红学”不过是重复鄙人的观点。

五、关于“琉璃世界白雪红梅·脂粉香娃割腥啖膻”和“芦雪广争联即景诗·暖香坞雅制春灯谜”的解释

吴氏红学 2018-01在今日头条推出九峰真人和潇湘夜雨文章“《红楼梦》芦雪广吃鹿肉、联诗,隐藏了什么重大历史事件?”。文章称:

 “鹿”谐音是“虏”,鹿肉就是胡虏肉之意。大家耳熟能详的抗金名将岳飞《满江红》里有一句是“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岳飞在此句中借胡虏和匈奴指代金兵,恨不能食其肉饮其血。而《红楼梦》此处的吃鹿肉就是吃胡虏肉之意,结合明末清初的时代背景,此处的胡虏指的是清兵,作者借吃鹿肉以表达对清兵的憎恨。无论是匈奴、金兵、清兵都是异族胡虏,而清的前身也叫金,这也是为何《红楼梦》中名字中带“胡”、“金”的往往不是好人。在第六十三回,贾宝玉说:“既这等,再起个番名,叫做‘耶律雄奴’。‘雄奴’二音,又与匈奴相通,都是犬戎姓名。况且这两种人自尧舜时便为中华之患,晋唐诸朝,深受其害。”其实贾宝玉在这里说的“耶律雄奴”也暗指清人是胡虏。

第四十九回的回目为“脂粉香娃割腥啖膻”,作者称鹿为“腥膻”。“腥膻”除了指腥而膻的肉外,还有指代入侵华夏的胡人之意。

 

其实早在《红楼梦与清初民族斗争管见》(《广西师范学院学报》2006年第3期)一文中,笔者就指出:

 

“芦雪广即景联句”因吃鹿肉而起。该回回目叫“脂粉香娃割腥啖膻”。表面上看,“腥膻”是指鹿肉,其实是有寓意的。因为北方少数民族是游牧民族,食物以牛、羊等腥膻动物为主,故古代以“腥膻”喻之。

如陈亮在《水调歌头·送章德茂大卿使虏》一词中写道:“万里腥膻如许,千古英灵安在”。

张元干在《水调歌头》中也写道:“戎虏乱中夏,星历一周天。干戈未定,悲咤河洛尚腥膻。”[13]p.1401

“腥膻”都是指金兵。而金人正是满人之祖先。

朱元璋在告北方官员、人民的檄文中也用“膻腥”喻“胡虏”。他说:“予恐中土久污膻腥,生民扰扰,率群雄奋力扩清,志在逐‘胡虏’,除暴乱,使民皆得其所,雪中国之耻。”[14] (p.128129)

可见红楼梦中的“腥膻”暗指满族贵族无疑。而“鹿”与“虏”同音,故“腥膻”与“鹿”都是暗指满族贵族。“割腥啖膻”表达了与岳飞“壮志饥餐胡虏肉”相同的思想内容,是红楼梦民族主义思想的铁证。

而“芦雪广即景联句”正是一首抒发亡国悲痛的诗。联句用满天大雪和北风形容入侵的清兵,用大雪中的酷寒形容人民遭受的苦难。“一夜北风紧,开门雪尚飘”形容清兵入侵。

因此“吴氏红学”关于“割腥啖膻”的解释也是抄袭鄙人的。

六、关于“贾王薛史”的隐喻

吴氏红学 2017-07-07推出东方朝西文章《红楼梦思想主题在什么时代背景下才更伟大》。文章说:

以蔡元培为首的索隐派认为《红楼梦》的时代背景在明末清初,以一个大家族的兴衰和公子红妆们的爱情故事做障眼,隐写国破家亡的史实。按照《红楼梦》的描述,也就是通过贾王薛史四大家族的覆灭,来反映 “家亡血史”。这样的思想主题放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一个民族大悲剧才会让主体民族的读者感同身受、同悲同戚。用《红楼梦》的语言说是“万艳同悲”!国家灭亡导致很多家族灭亡的主题,比一个家族衰落史的个案主题,更能打动人心,从而引起读者广泛持久的共鸣。

异族入侵,国家灭亡!几千万民众因反抗剃发易服恶政而被屠戮,众多的家庭消亡,生灵涂炭,“白骨如山忘姓氏,无非公子与红妆。”这样的主题才是《红楼梦》成为伟大小说的原因!而且这个明末清初时代背景定位不是毫无根据的猜测,它是跟书中贾雨村、甄士隐、王熙凤、贾探春等人都生于“末世”相契合,国家江山沦陷与石头所记之事开篇“地陷东南”相契合,改朝换代与“昨夜朱楼梦,今宵水国吟”相契合。

 

其实早在2004年,鄙人就在《红楼梦吊明反清思想管窥》(载《桂海论丛》2004年增刊)一文中指出:

按照脂批暗示的方法,如果我们把四大家族的姓氏排列成贾、王、薛、史,就可发现其隐寓是假王血史

 

“吴氏红学”的“家亡血史”不过是鄙人观点的改头换面而已。

其他地方的抄袭还有不少。既然是网络观点,就不能当真,不再展开了。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邮箱 
fczrh@163.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