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畸笏叟的批语不能称为“脂批”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畸笏叟的批语不能称为“脂批”

作者:曲乃汉   收录时间:22019年4月22日 星期一 下午13:16


畸笏叟的批语不能称为“脂批”

作者:曲乃汉

只要我们明确脂砚斋不仅是批书人,同时也是真正的作书人,那么我们就很容易把脂砚斋和畸笏叟区分开来。

脂砚斋既然是《红楼梦》全书的作书人,故事的前前后后,人物的最终结局,脂砚斋了如指掌,并在批语里有所透露,本文仅举一例。

“庚辰本”第二十一回有小字双行夹批——宝玉之情今古无人可比,固矣,然宝玉有情极之毒,亦世人莫忍为之者,看至后半部则洞明矣,此是宝玉三大病也。宝玉有此世人莫忍为之毒,故后文方能悬崖撒手一回,若他人得宝钗之妻、麝月之婢,岂能弃而为僧哉?玉一生偏僻处——

这段批语未署名,当为脂砚斋所写。所谓“情极之毒”是指贾

宝玉有不同于其他人的性格特征,行为偏僻性乖张,每每为情而痴,因情而妄,经常说疯话做傻事,这是贾宝玉的第三大病。

关于贾宝玉的第一病第二病,在前面两段双行小字夹批中也写明,第一病是“宝玉恶劝”,别人劝他读书和仕途经济人交往,他说人家是“禄蠹”;第二病是”宝玉重情不重礼“,敢于藐视封建礼教。这些就是贾宝玉的三大病,也是贾宝玉的“情极之毒”。批语接着写“看至后半部则洞明矣”,透露《红楼梦》故事后半部已有成稿,在后半部书中,贾宝玉和薛宝钗已经成婚,麝月仍为贾宝玉的婢女,正因为贾宝玉有不同于其他人的人生追求,最后才悬崖撒手,抛弃一切,出家为僧。

所谓悬崖撒手是比喻人至绝境,只能另作选择,或者指在紧急关头,放下一切不管。语出宋释道原《景德传灯录·苏州永光院真禅师》:直须悬崖撒手,自肯承当。

在《红楼梦》第一百十九回,贾宝玉借着去考举人的机会,抛弃父母家庭、妻子薛宝钗以及袭人麝月,就好像逃离樊笼一样走出家门,考中举人后失踪了。

在《红楼梦》第一百二十回,已经成为光头赤脚僧的贾宝玉,披着大红猩猩毡斗篷,冒雪来到毘陵驿地方,上了贾政的船,拜别父亲后就唱着歌儿消逝在白茫茫一片旷野里。本人认为,这不就是脂砚斋所谓的“悬崖撒手”吗?

说起“悬崖撒手”一语,再提一下这样故事。在江宁,即现在的南京,长江岸边有一个著名的景点,又是一个重要渡口,叫燕子矶,此处有一个弘济寺,寺旁山上就有一块题为“悬崖撒手”的碑,镶嵌在悬崖峭壁上,落款是“清凉履”,据说这是康熙朝名臣熊赐履的别号。江宁织造曹家和熊家世代有交往,又经常到弘济寺,例如曹寅在《楝亭诗钞》卷一中就有诗《坐弘济石壁下及暮而去》、卷三有《过燕子矶》、卷七有《阻风燕矶》、别集卷一有《登燕子矶》、别集卷二有《暮游弘济寺石壁回宿观音阁中》、别集卷四有《阻风燕矶登岸望洪济寺有作》等。

作为曹家最后一任江宁织造的曹頫,自幼被曹寅带到江南长大,他当然会经常到燕子矶和弘济寺来,一定会看到石壁上的“悬崖撒手”四字。本人认为,脂砚斋就是曹頫的化名,批语写到的“悬崖撒手”,很可能就来源于弘济寺石壁,预示贾宝玉将要抛弃现有的一切,另做选择,出家当和尚。

下面谈一下畸笏叟,“庚辰本”第二十五回眉批:“叹不能得见宝

玉悬崖撒于(手)文字为恨,丁亥夏,畸笏叟。”“甲戌本”第二十五回也有眉批:“叹不得见玉兄悬崖撒手文字为恨”,无署名 和

干支纪年。

畸笏叟的批语表明,他决不是脂砚斋,他不知道《红楼梦》后部分的故事结局,他的批语不能称为脂批。

畸笏叟的上述批语还算说了实在话,许多批语说的都不真实 。这里仅举几例,如“庚辰本”第二十回眉批“茜雪至狱神庙方呈正文······余只见有一次誊清时,与狱神庙慰宝玉等五六稿被借阅者迷失,叹叹,丁亥夏,畸笏叟”。无论《红楼梦》的前八十回还是后四十回,有“狱神庙慰宝玉”的故事吗?

还有“庚辰本”第二十六回眉批“狱神庙回有茜雪红玉一大回文字惜迷失无稿,叹叹,丁亥夏,畸笏叟”。同回还有眉批“惜卫若兰射圃文字迷失无稿,叹叹,丁亥夏,畸笏叟。”等等,说得都没有根据。

有些畸笏叟的批语还胡诌八扯,说什么“树处(可能是别字)引十二钗总未的确,皆系漫拟也,至末回警幻情榜,方知正副、再副及三四副芳讳,壬午季春,畸笏”。

畸笏叟的批语违背了《红楼梦》故事的交待。在小说第五回,写贾宝玉在警幻仙姑引领下,梦游太虚幻境,在簿命司有十数个大櫉,贾宝玉只拣自己家乡的看,其中有书为“金陵十二钗正册”、下一櫉写为“金陵十二钗副册”,又一櫉写为“金陵十二钗又副册”,警幻还说,余者庸常之辈便无册可录了。

小说明明写只有正、副、又副三册,畸笏叟却说“末回警幻情榜,三四副芳讳”,是明显的错误。

总之,畸笏叟不知道《红楼梦》的创作内幕,不知道故事的最终结局,却乱发议论,制造疑团,他决不是脂砚斋的亲友,他的批语不能称为脂批。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qnh0306@sina.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