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德清耀人眼之“红楼品茗”与《问红》文魂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德清耀人眼之红楼品茗《问红》文魂

作者:许映明  收录时间:2019年4月17日 星期三 下午19:20

    据说德清取名来源于--人有德行,如水至清。 德清素有 名山之胜,鱼米之乡,丝绸之府,竹茶之地,文化之邦的美誉。2018119日,我国首颗以县域命名的卫星--德清一号发射成功。 201811月,首届联合国世界地理信息大会在德清举办,大会由联合国主办,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承办。德清在 201811月,入选2018全国幸福百县榜 2018年工业百强县(市),2018年全国绿色发展百强县市等

    德清获得众多项殊荣,自然让国人刮目相看。德清历史悠久,文化景观绽放的精神世界,其内涵体现在德清历代先贤文化脉络的承传。在红学这一块,德清更是得天独厚。德清城关人--戚蓼生,他的《戚蓼生序本石头记》在红学界影响极大,这个众所周知,无须再费笔力。而德清新市人沈赤然(1745-1816),他是乾隆后期文人,亦是《红楼梦》题咏派的代表人物之一,他在《五砚斋诗钞》卷十三有《曹雪芹〈红楼梦〉题词四首》:
  
名园甲第压都庄,鹅鹜年年餍稻粱。

绝代仙株归一处,可人情景愒双光。

花栏夜宴云鬓湿,雪馆寒吟绮口香。

只有颦颦无限恨,背人清泪渍衣裳。


两小何曾刻臂盟,几年怜我我怜卿。

徒知漆已投胶固,岂料花偏接木生。

心血吐干情未断,骨灰飞尽恨难平。

疾郎扰自寻前约,空馆萧萧竹叶声。


仙草神瑛事太奇,妄言妄听未须疑。

如何骨出心摇日,永绝枝莲蒂并时。

独寝既教幽梦隔,游仙又见画帘垂。

不知作者缘何恨,缺陷长留万古恶。


月老红绳只笔闲,试磨奚墨为刊删。

良缘合让林先薛,国色难分燕与环。

万里云霄春得意,一庭兰月昼长闲。

道遥宝笈琅函侧,同蹑青鸾过海山。

    更令人称奇的是,清末徳清女子徐畹兰(1862-1912),自创一套,即著有”--《红楼叶戏谱》,戏谱属于闲情玩意儿。红学大家胡文彬先生在《红楼梦与北京》,附有对戏谱的介绍,他说: 徐畹兰撰《红楼叶戏谱》,此书前“自序”中说明了“叶戏”的玩法: 

    凡作此戏者,四人入座:一人坐醒,三人免醒;两人亦可对看。庄家十二张,散家十一张。每副三张,各从其类,如情胎归情胎,情淑归情淑。名字不得重复;遇重者打去,或另配一副。宝玉、茫茫、渺渺作百子用,如情胎只有两张,用宝玉或茫茫或渺渺-张,便可配成一副。惟金钗情淑中,茫、渺不得配入;宝玉处处可配,而三领袖亦不得配。配成四副,即算和成。和成之家,照牌内注明副数核算,用百子配成者减半。不和之家,如有成副者,亦许算抵。惟各花色如四字、三同等,和家方算。九情淑、一情钟如已全家,手内虽有余牌,亦算和成。至于十二金钗、十二侍女,更无须

配副数也。

 本文作者许映明

    特别是现代岀了一个德清藉的大学者,大红学家俞平伯先生,他是德清人的骄傲,亦是红学界的骄傲。他给德清的文化之邦带来直接或间接的影响是不可估量的。綜上所介绍的几位德清显赫人物,他们对红学的贡献虽有大小,但他们在红学史上的地位与留下了殊荣,是值得人们敬佩与怀念的。在德清这片得天独厚红学土壤的薰风下,早在20046月,德清新市另一位奇女子--紫云女士凭着她对红学的热爱,执着,自己设计,自己岀资,创办了一个公益性,非营利性质的红楼品茗网站,为神州大地红学学人建构,提供了一个研究《红楼梦》的平台。该平台以红学学术交流为主,丰富了红学的各种学说,观点,是一个名符其实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红学大平台。平台是一个红学文库,其中设有: 在线投稿丶留言榜丶期刋文摘丶红学经典丶红学评论丶原创作品丶红楼史话丶红楼杂文,学人文集等门类众多的红学百花园。

    紫云女士,自2004年创建红楼品茗网站十几年来,虽说她是利用工作之余去管理网站,但她所花费的精力,物力,大家是想象得岀来的。例如,收到学人的稿件,她需要审稿,与学人勾通,编辑,排版等工夫; 网站每年的维护费支岀等。对此,紫云女士一不图名,二不图利,一心为红学,为学人无尝服务的高尚风格,情操,正好对应了--人有德行,如水至清这个德清美誉!伟人说: “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紫云女士15年如一日,认认真真,勤勤恳恳为红学,为学人做这件有意义的红事这才是最难最难的呵!笔者要说的是:

德清有此女,红坛不寂寞!

 

    2015年春天,由德清县图书馆续办的《问红》馆刊面世,  这几年其知名度跳跃上升。《问红》,它是一册以红学为主,其他文学作品为辅的季刊。值得一提的是--问红》封面设计素雅,精巧; 书页纸质一流,目录排版古今相融,有气度,是爱不释手的一册读物。问红》,顾名思义,其第一要义,自然是以《红楼梦》的文魂作为其主旨,是对文化的虔诚敬畏。可以说,德清县图书馆领导有魄力丶有气度丶有远见,有卓识!一个县级图书馆,办了一件大学问,这是当地文化建设事业一张耀眼名片,亦是在全国两千多个县级图书馆树起一面文化旗帜!这个定语,绝对不是在此夸大其词,而是笔者完整地,阅读2018年度春夏秋冬四册《问红》之后得出的結论。说真的,不管是读俞平伯在《问红》卷首的红文诗文丶或是读资中筠在文中畅谈音乐轶事,除了意趣生动外,其蕴藏哲理的文魂才是最引人入胜的地方。笔者深信,随着网络的传播,《问红》的文化事业如日东升般--金光灿灿,温暖人心。

 

    纵观新红学百年间,象俞平伯先生对《红楼梦》的研究而言,20来岁的他,以先声夺人的气概,开拓性地第一部新红学著作--《红楼梦辨》破土而岀,它影响了红学界整整近一百年。笔者深受俞老《红楼梦辨》的影响,在拙作《红楼随笔》内中对贾宝玉,秦可卿等人的点评,其基本思想都来自俞老的观点。笔者是俞迷,在2017年底,撰写了十四篇俞老的小文,发表在德清县博物馆的公众平台与红楼品茗网站上。末篇标题是--俞平伯对红学的贡献》笔者摘录两段文字作为结篇如下:

     清风明月,高山流水。
    
翠玉透晶,冰种耀光。


      早前,在甄道元教授的群里,大家谈起俞平伯对现代红学的贡献时,深受红学界尊敬的胡文彬老师,提岀大家应该去写俞平伯,他一语惊醒梦中人!一部红楼梦辨,伴我读红楼梦,并成为我一部工具书。此篇,当我未下笔之前,瞧了红楼梦辨结尾一篇,是中国红楼梦学会副会长,著名红学家沈治钧教授的重读红楼梦辨。其文已准确,全面对俞平伯的介绍与评价。我只是一个俞迷,尴尬之余,好在我脸皮厚,不怕丑,之前已有过点评赵建忠教授,浅析二十世纪红学研究的历史反思一文,给我壮胆子。故对俞平伯在红学方面的贡献,必须大力宣传,书一笔,这才是最重要的。其实,一些赞许之语,已在前十三篇小文有所谈及。
     俞平伯生前为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一级研究员,是我国著名的大学者。百年弹指一挥间,一部红楼梦辨,作为新红学的奠基石,为后学者,特别是对具有良好心态;具有真知卓识的学者所推崇!通观近百年来,特别是近三几十年来,有关红学的成千上万文章,究竟有多少人,引用俞老的研究成果与窃为己用,你能说得清,道个明吗?故我们在重新审视俞老的红楼梦辨
时,自然感叹万分。


       一个真正的学者,能得到学界的普遍赞赏,是他的学养,他的德行,故两者俱备者,常被称为贤才。一个带有遗传基因的俞老,二十来岁便彰显其才华横溢,他对红楼梦的鉴赏力,在其时非一般人所及也。如果他没有思维的周密和卓越学识,怎么有可能年纪轻轻,一部红学的开山之作问世呢?一个与世无争,只管作学问,并在中国古典诗词、曲赋、戏曲、小说诸多方面都有所建树的他,自然蠃得学界的美誉与掌声。此刻,我想起诸葛亮两句名言来,“静以修身,俭以养德。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将其套在俞老的身上极恰当!

                          2019年4月12

                                     广东作协: 许映明

声明:未经本站与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电子邮箱:1141447802@qq.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