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破解一首诗意骇警的七律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破解一首诗意骇警的七律

作者:曲乃汉   收录时间:2019年3月9日 星期六 下午15:57

有很多。《红楼梦》小说为什么写到这么多的佛语?本人认为,作者曹頫是个和尚,有关这方面的话题,以后有机会再谈。

现在接着谈这首七律,

古人作诗,讲求兴到笔隨,又自然、又宏丽,具有一种风骨,最后余韵绵长才为上乘,而这首七律,就达到了这种境界。

在这首诗中,诗人任笔挥洒,诗句一气呵成,又略使狡狯,采用比喻的办法,暗示事情的底里,值得人们去探求它、破解它。

本人分析探求的结论是:此诗是脂砚斋曹頫所作,他在诗中采用形象比喻的办法向我们披露:一个人充当两个角色,在做两种不同的事情,既是书的作者,在写着一部书;又是书的评者,在自已所写的书中加写评语。就好象自已和自已交锋、自已和自已斗法一样。用比喻的办法告诉我们,《红楼梦》是一部自写自评的书。

本书前一章已经指出,脂砚斋就是曹雪芹的父亲曹頫的化名,不朽的传世之作《红楼梦》,就是曹頫、曹雪芹父子二人合作的光辉结晶。

由于曹頫曾是清朝政府官方挂号的朝廷钦犯,获罪之人,不能公开自已和《红楼梦》之间的关系,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就用隐喻的办法、暗示的办法,向世人宣示自已的存在,我们千万不要埋没了他。因为一部惊世之作《红楼梦》就出自他的笔下,此人才是世界文学史上一颗光芒万丈、永远不会熄灭的巨星,长期以来,他被自已所佈置的一层迷雾所笼罩,现在到了我们驱散这层迷雾的时候了。

-----------------------------------------------------------------------------

破解“庚辰本”中一首诗意骇警的七律 作者:曲乃汉

在“庚辰本”第二十一回之前,有一段批语,并夹带一首七律,抄录如下:



——————有客題《红楼梦》一律,失其姓氏,唯见其诗意骇警,故录于斯:

自执金矛又执戈, 自相戕戮自张罗。

茜纱公子情无限, 脂砚先生恨几多。

是幻是真空历遍, 闲风闲月枉吟哦。

情机转得情天破, 情不情兮奈我何?

凡是书題者,不可不以此为絶調,诗句警抜,且深知拟书底里,惜乎失石(名)矣。——————

读过这一首诗,马上会有一种感觉,那就是这首诗品位极高。诗中要表达什么样的意图呢?

本人认为这首诗意警骇的七律,本身就是一个谜,我们不应该轻易地放过了解诗人写这首题诗真正用意的机会。

本人将不揣冒昧,逐联逐句地解读一下这首七律。

首联上句“自执金矛又执戈”,说的是一个人同时拿着两种兵器矛和戈。矛,就是长槍,人们执矛主要做垂直向前运动,用以攻击敌人。

戈,是一种古代兵器。在过去,一提到干戈,就意味着战争。戈是一种橫刃兵器,根据《辞源》的解释和图样,它的形状很象古代的短戟,人们执戈主要做上下左右橫向运动,用以攻击敌人并保护自已。

总括起来,首联上句是说一个人同时使用两种不同的兵器。

首联下句“自相戕戮自张罗”,说的是自已和自已交锋、自已和自已厮杀,自已和自已对阵,自已和自已斗法。据《辭源》解释,“张罗”本指张网捕鸟,也指谋划事务。

要这样做,必须采取演双簧的办法,一个人扮作两个角色,一个人在做两种不同的事情,而这两种不同的事情又是有关联的,是关系到同一事情的两个方面。 做为比喻,可以比喻一个人,既是书的作者,在写着一部书,又是此书的评者,对着自已所写的书,加写批语,作者同时又是作者的评者,就好象自已和自已交锋、自已和自已打架一样。

这首联诗句,就已经开门见山,通过比喻的办法谈到了本題:即《红楼梦》作者,同时又是《红楼梦》的评者,是一个人扮演两个角色,围绕《红楼梦》在做又写又评两种不同的事情。

頷联“茜纱公子情无限,脂砚先生恨几多”,上句的“茜纱公子”是指书中的男主角贾宝玉,他喜爱红,住在怡红院、有茜纱窗的屋子里,自称自已是茜纱公子。

作者通过塑造这个情种人物贾宝玉,演绎着闺友闺情,使整个作品呈现着一种风花雪月的抒情色彩。当然,这个茜纱公子贾宝玉就是作者曹頫少年时代的化身,少年时代的曹頫就是茜纱公子贾宝玉的生活原型。

下句的“脂砚先生”就是批语的作者。脂砚斋的有些批语,是从文学的角度,对作品进行评判。

脂砚斋的大量批语是在揭老底,披露《红楼梦》书中所写的某些事,故事中人物所说的某些话,都是实有其事,实有其言,都是自已在往昔富贵繁华时期的亲身经历。到创作《红楼梦》时,到写批语时,又变得穷困潦倒了,并以自已无力挽回家世的败运,而深感自责,感到悔恨和悲伤。当然,这个“脂砚先生”就是老年时代的曹頫,因为一个赫赫扬扬已历百年的曹氏家族就败落在他的身上,所以在写批语时他经常悔恨交加,血泪满面。

本来是一个人,化成两个角色,茜纱公子和脂砚先生,这两副不同的面孔、不同的作为,实际上都是一个人扮演的结果。进一步表明,《红楼梦》作者,同时又是《红楼梦》的批书人脂砚斋。

那么,这首題诗会有另外更合理的解释吗?人们可以反复思考,做出自已的判断。

颈联“是幻是真空历遍,闲风闲月枉吟哦”。

诗句表明,作者的精神境界进一步升华,参悟到事物不断变幻的哲理,小说本来是虚构的,属于幻,却反映着自已过去的亲身经历,又属于真,由于这些经历早已成为往事,又属于幻,眼前的现实又是真。

从这些真真幻幻中,作者领悟到人生变幻、世事无常的道理,于是把这一切都看得淡泊了,作者的心灵得到超脱了,所以把这些真真幻幻都当成等闲之事,当成一种风月加以吟哦。风月,本指自然界风景,又指男女间情爱之事。

尾联“情机转得情天破,情不情兮奈我何”,进一步表明,作者进行文学创作,早已看破红尘,参破情天,赤赤条条,无牵无挂,所以能写出来这种大彻大悟、气慨昻扬的诗句。

据红学家蔡义江先生说,“转得”一语出自佛家,佛教宣扬的修炼方法能达到舍弃“孽障”和证得“妙果”的精神解脱境地,叫“转舍”和“转得”。

当然,还有的脂批也写到佛语,例如“甲戌本”、“庚辰本”第二十八回都有的眉批:“若真有一事则不成石头记文字矣,作者得三昧在兹,批书人得书中三昧亦在兹”。“三昧”就是佛语,也称梵语,即“奥妙”的意思,指事物的诀要或精义。

其实,在《红楼梦》小说的正文中,写到的佛语还很多。例如第一回写到:空空道人因空见色,由色生情,传情入色,自色悟空。第五回写到:菩提,迷津,瑶池,第二十二回写到:禅机,莲台,参禅,还有偈语,即佛语中的唱词或佛经中的韵文,如:你证我证,心证意证,是无有证,斯可云证。还有:无我原非你,从他不解伊,肆行无碍凭来去,茫茫着甚悲愁喜。第九十一回写:我虽丈六金身,还借你一茎所化。还有:禅心已作沾泥絮,莫向东风舞鹧鸪。第一百十八回写:内典语中无佛性,金丹法外有仙舟。第一百十九回写:却尘缘。第一百二十回写:觉迷渡口,磨成光明,修成圆觉。尘梦劳人,聊倩鸟呼归去;山灵好客,更从石化飞来,等等,还有很多。《红楼梦》小说为什么写到这么多的佛语?本人认为,作者曹頫是个和尚,有关这方面的话题,以后有机会再谈。

现在接着谈这首七律,

古人作诗,讲求兴到笔隨,又自然、又宏丽,具有一种风骨,最后余韵绵长才为上乘,而这首七律,就达到了这种境界。

在这首诗中,诗人任笔挥洒,诗句一气呵成,又略使狡狯,采用比喻的办法,暗示事情的底里,值得人们去探求它、破解它。

本人分析探求的结论是:此诗是脂砚斋曹頫所作,他在诗中采用形象比喻的办法向我们披露:一个人充当两个角色,在做两种不同的事情,既是书的作者,在写着一部书;又是书的评者,在自已所写的书中加写评语。就好象自已和自已交锋、自已和自已斗法一样。用比喻的办法告诉我们,《红楼梦》是一部自写自评的书。

本书前一章已经指出,脂砚斋就是曹雪芹的父亲曹頫的化名,不朽的传世之作《红楼梦》,就是曹頫、曹雪芹父子二人合作的光辉结晶。

由于曹頫曾是清朝政府官方挂号的朝廷钦犯,获罪之人,不能公开自已和《红楼梦》之间的关系,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就用隐喻的办法、暗示的办法,向世人宣示自已的存在,我们千万不要埋没了他。因为一部惊世之作《红楼梦》就出自他的笔下,此人才是世界文学史上一颗光芒万丈、永远不会熄灭的巨星,长期以来,他被自已所佈置的一层迷雾所笼罩,现在到了我们驱散这层迷雾的时候了。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qnh0306@sina.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