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一字乾坤大,人卑戏份重——由“酡”字解析到《红楼梦》63回情节的简单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一字乾坤大,人卑戏份重

——由“酡”字解析到《红楼梦》63回情节的简单赏析     

作者:拂尘斋主人  收录时间:2019年2月2日 星期六 下午22:28

 一字乾坤大,人卑戏份重

——由“酡”字解析到《红楼梦》63回情节的简单赏析


《红楼梦》第六十三回《寿怡红群芳开夜宴,死金丹独艳理丧亲》。本回有两个主要内容,就是宝玉生日这天夜里,主仆一群人偷偷地相聚,饮酒划拳,行令作诗,热闹非常。再个就是贾敬“玄教中吞金服砂,烧胀而殁”。儿孙不在家,尤事独自承担起丧葬大事。


本回中,有一个字:酡。全书中仅出现一次。在绝大多数版本中皆如此。

原文是这样的,


.......当时芳官满口嚷热,只穿着一件玉色红青酡绒三色缎子斗的水田小夹袄,束着一条柳绿汗巾,底下是水红撒花夹裤,也散着裤腿。头上眉额编着一圈小辫,总归至顶心,结一根鹅卵粗细的总辫,拖在脑后。右耳眼内只塞着米粒大小的一个小玉塞子,左耳上单带着一个白果大小的硬红镶金大坠子,越显的面如满月犹白,眼如秋水还清。

“酡”,在绝大多数版本中皆如此。只有人民文学出版社版将该字作:“驼”。

那么这个酡字,出处是什么呢,在此是什么意思呢? 在网络上看

酡,tuó,形声。从酉,从它,它声。“酉”指“酒”,“酉”与“它”联合起来表示“酒喝高了行走像摆尾游走的蛇”、“醉酒者掼头摆臀地走路”。 本义:醉酒。引申为因喝酒而脸红。

我们再看看工具书上是怎么解释的

《康熙字典》(成都古籍书店影印)1980年6月第一版

【酉集下】【酉部】 酡

《广韵》徒何切《集韵》《韵会》《正韵》唐何切。

《玉篇》:饮酒朱颜貌。《集韵》:饮而赭色著面也。《增韵》:酒容也。

《楚辞》招魂美人既醉,朱颜酡些。

谢惠连《雪赋》:曲既扬兮酒既陈,朱颜酡兮思自亲

又《集韵》待可切,音拕。将醉谓之酡。

《词源》:商务印书馆,1979年版

饮酒面红貌,

《楚辞》宋玉,《招魂》:美人既醉,朱颜酡些。

酡颜

白居易《长庆集二十》中《与诸客空腹饮》:促膝才飞白,酡颜已渥丹。

刘禹锡《刘梦得集二》中《百舌吟》:酡颜侠少停歌听,坠珥妖姬和睡闻

《辞海》:商务印书馆 1979年版

周履靖《拂霓裳。和晏同叔》词:金尊频劝饮,俄顷已酡颜。

《现代汉语词典》 商务印书馆

1. 饮酒后脸色变红,将醉:~颜。~然。

1. 饮酒脸红的样子
如:酡颜(饮酒红脸);

2. 酡红(像饮酒后脸上泛现的红色);酡然(饮酒脸红的样子)

3. 泛指脸红

修名未立身将老,青史当前面易酡。——柳亚子《奇泪》

生平事,天付与,且婆娑。几人尘外相视,一笑醉颜酡,——张惠言《水调歌头·春日赋示杨生子掞》

遍查主要工具书,我们不难看出,作者所表达和使用的就是“酡”,字而非“驼”。

联系工具书中的这些例子,我们不难看出,这个字一般用在女人喝酒之后面色绯红,看到这些诗词中的文字,令人能够嗅到美酒的芳香,女人在美酒的映衬下颊泛酡红。在古诗词中,酡色已经成为醉酒后面色的专有形容词了。酡色在《红楼梦》中只出现一次,并且这个字用在芳官儿身上,并且可以说,本回是芳官儿的正传,戏份多,又活泼,凑巧又开了酒戒,吃的两腮胭脂一般,袄上酡色,面上酡色,二者相映成趣。

一字乾坤大,人卑戏份重

那么为什么独独芳官儿就面带酡色了呢?你看看文中,宴席还没有开始,随便一座,宝玉就和芳官两个先划起拳来,并且放肆到没有主仆之分了。衣着随便,大呼小叫,引的众人笑说:“他两个倒象是双生的弟兄两个。”

......宝玉先饮了半杯,瞅人不见,递与芳官,(芳官儿)端起来便一扬脖。这个芳官儿活脱脱不就是有一个史湘云吗?

大家算来,香菱、晴雯、宝钗三人皆与他同庚,黛玉与他同辰,只无同姓者。芳官忙道:“我也姓花,我也陪他一钟。”你再联系一下下文芳官儿的梳着打扮你就会知道,芳官儿不谁多水喝多呢?

(芳官儿)又说:“芳官之名不好,竟改了男名才别致。”因又改作“雄奴”。芳官十分称心,又说:“既如此,你出门也带我出去。有人问,只说我和茗烟一样的小厮就是了。”宝玉笑道:“到底人看的出来。”芳官笑道:“我说你是无才的。咱家现有几家土番,你就说我是个小土番儿。况且人人说我打联垂好看,你想这话可妙?

芳官吃的两腮胭脂一般,眉梢眼角越添了许多丰韵,身子图不得,便睡在袭人身上,

因又推芳官起身。那芳官坐起来,犹发怔揉眼睛。袭人笑道:“不害羞,你吃醉了,怎么也不拣地方儿乱挺下了。”芳官听了,瞧了一瞧,方知道和宝玉同榻,忙笑的下地来,说:“我怎么吃的不知道了。”宝玉笑道:“我竟也不知道了。若知道,给你脸上抹些黑墨。”

如此一个栩栩如生,活灵活现的热闹场面,虽然是以怡红院宝玉寿诞为载体,却给我们展示了一幅裙钗娱乐图,一方面作者用此笔墨通过场景,事件,语言,动作,表情等来刻画人物,另一方面也刻画了贾宝玉的意识形态和人生哲学。


声明:未经本站与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邮件:bzdr8798@sina.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