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红学证据的逻辑关系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红学证据的逻辑关系

作者:文古清 收录时间:2018-08-30 16:43

红学证据的逻辑关系

文古清

2018-8-30

一,引言

判断红楼研究中的证据是否有效,论证是否正确,各种科学方法在原理上都是相通的。比如逻辑学的三段论,密尔的五种排除法,归纳演绎法,科学全面的假设法等等。

世界上除了宗教迷信,任何领域都必须走科学之路!否则必然陷入谬误的泥沼而寸步难行。此外,任何研究结论都不能逃避解答最关键的几条疑问,否则终究陷入自欺欺人的境地。

一百年来胡试心哄学,不但没有运用任何科学方法,而且连什么是证据都没搞清楚,连证据的基本作用与属性都未弄明白。

证据是用以证明某一个明确论点的依据。百年心哄学的所谓证据,论点和论证过程相互间的关系混乱不堪,证非所论。证据与结论驴嘴马唇,论证过程鹿马。关键在于胡试及其胡说继承者头脑缺乏科学方法与逻辑思维。

比如胡试抓住曹寅小吃雪花饼,拿它证明六十多年后的孤儿曹沾是红楼梦作者。两者之间没有逻辑关系!雪花饼能证明曹沾是作者吗?!

研究红学者,不论自称索隐还是考证,至少应该清楚自己的所谓证据究竟是素材证据,还是作者证据。即,是用以证明红楼梦故事的原始素材来源,还是用以证明小说作者的具体人选是谁。二者并不是一回事!再强调一下:素材证据不等于作者证据!

换句话说,至少要先明确论点,然后围绕论点寻找证据。

胡试抓来曹寅雪花饼,试图证明红楼梦作者,但雪花饼根本不是红楼食材,也与后来的曹沾丝毫没关系。胡试没逻辑,更没有唯物主义思想方法,其所谓新红学就是维心哄学,简称心哄学,是大国最不讲科学方法也不讲逻辑学的死角。

百年胡试心哄学无知反科学的常识性错误最典型的两个具体表现形式是:

一,逻辑混乱,即素材证据与作者证据相混淆。

二,违反科学的归纳演绎法,即以一两条割裂的似是而非的只言片语的符合,即作出归纳,而不是基于多方面总体的符合作归纳。而且,以与作者不相关联的素材归纳作者。

各路红者,何妨依据逻辑学与科学方法论全面反思一下各自的论著。最简单易行的一个具体作法是,区别素材证据和作者证据,区别是大统计归纳还是滑坡谬误。

                                           二,红学的证据实际上分为两类

即小说素材来源的证据,以及小说确切作者具体是谁的证据。

混淆这两种证据意味着证据与论点的逻辑关系不对应,就是没有逻辑,没有逻辑就不能作出任何推理论证!逻辑关系不对应的推论是胡搅,是造谎。

抛开作者问题单独研究小说的素材来源是更清晰的思路。有了全面确切的素材来源证据,用以推论作者人选,则作者获取素材的途径与过程必须清楚可靠。否则任何素材来源都不能成为作者的直接和间接证据。

作者的书外独立证据受到素材的制约,没有素材或者不能获得素材的作者人选,以及脱离素材来源的任何正文之外的批语,任何书外与文本内容相关素材没有逻辑关系的二手传闻,都是信口开合,随意溜嘴。所以都是任何人都可以臆想,甚至凭空随意编造的空话证据,造谎添乱,无事生非。(比如:明义永忠袁枚墨香裕瑞胡试。)

第一类,小说素材来源的证据或者简称素材证据

素材证据,从小说内容与史料记载全面对比得到。

个别非主要角色,某段主角之外的单独的故事情节与某一史料传闻看似符合,仅仅是多种似是而非的假设之一,不能作全部素材来源的推论,似是而非的单一素材不能作任何推理!

科学的归纳法指出,多件类似的有代表性的事物可以归纳出大概率的规律,而单一事件不能作出任何归纳,即使是依据多个事件的结果统计规律作出的归纳,在科学上也只是相对比较正确的真理。

一些人断章取义,割裂文本中的个别故事,一两句话,可以符合某某研究者自己一时心血来潮的某一假设对象(包括包衣曹奴隶系列,满旗族系列),但同时也可以符合其他人的多个不同的假设对象。进而,其他人依样画葫芦,随便断章取义书中其它一些章回的单一故事,又能找到符合无穷多的新的其它假设对象,都是管中窥豹,盲人摸象。据其推论素材来源及作者,在方法上违背科学实验归纳演绎最基本的常识性原理,即单件事物不能作普遍规律的归纳。所以其推论结果不唯一,是万应贴证据,贴谁都适合,根本无效。

有不少牛心武断者,经常随便找到文本中个别人物(不是主角的很次要人物),甚至某一句话,一个现代人从未见过的礼节动作,某一个不常用的怪异词语,似乎沾了某满旗族人,某夜读偶记之人的边,立即推论全书是曹某包衣奴隶或者某某旗族故事。全都是巨婴过家家想象游戏!思维滑坡山滚鼓。

科学归纳法告诉你:如果你在路边踢到一小块夯土,不能就此判断发现了沉积岩地质构造!没有以一判百这么简单容易的事!

只有小说的绝大部分主要人物,内容,情节与史实人物,故事大部全面吻合才可以接近实然判断,即素材来源的判断,这才符合科学统计归纳的多项事件才能作出归纳的最基本原则。

第二类,作者的证据,分直接证据与间接证据

作者的直接证据是小说以外的独立资料证据,但必须出自作者自云,或目击者以及作者的直系亲属确切的证词。

确切的素材来源,则是研究作者人选的间接证据。

基于单一孤立事件的相似,用作初步假设,只是多种备选假设中的一个。一个孤立的故事情节,不能推论整部小说的全部素材的来源,更不能进一步以其推论作者是谁。常有这种肆无忌惮的自由发挥式的联想判断,这种以一判百的山体滑坡雪崩懒惰肤浅思维,归因于其逻辑学特定概念的定义或属性外延过宽,或者归属不当,也即三段推理的中项约束条件不周延。即一件小故事,一个人物的相似,甚至一个仆人的礼节动作,不能推论一个家族的素材来源。某一句话,某一个怪异的礼节动作也不能代表一个民族习惯。而且仅凭一句话,一个民族习惯连素材证据都不能归纳,以其推论作者是某某人,更是捕风捉影,疑邻窃鈇。也是典型的滑坡谬误(非逻辑谬误的一种)。

当大量素材证据是只有某一个假设作者个人才有机会取得的材料,则可以成为接近实然判断的证据。并作为否定其他作者或素材的假设证据。(可以说是一种诊断证据。或者说是科学的大量统计归纳结论。)

资料的证据分直系亲属的一手目击证据与二手传来证据,来历不明的二手闲话传闻证据不能作为有效证据。证据又分为文本内容与史实相联系的证据,以及文本内容以外的独立资料证据。

小说就是讲故事,故事就是过去的事。那么,谁的故事,谁经历的故事,这是决定作者的关键问题。假设没有主要素材来源的某某满旗族人为作者,与科学方法无关,不是学术,而是巨婴的过家家游戏。这比循环论证,同语反复属于更低级无聊的低智剧,二战神剧的错误。

所以,素材的来源是最根本的证据问题。有了特定的,与小说故事对应的丰富的素材,写成小说并非什么太难的事。相反,如果没有毕生难忘的关键核心素材,亲历写真性的长篇小说绝对不可能产生。

无须驳斥天才创作论。天才创作论没有证据,没有素材,借助于非逻辑谬误的不可知论。天才创作论者没有深入研究探索的能力,无知懒惰,自己证明不了的事就干脆蛮不讲理:证据“莫须有”,结论不须证明。等于说曹某雪芹是个文学“三无空”,后脑勺随便揪下一根“猪无能”的尾巴毛,吹口草包气,放个曹学P,就能变出一部名著。天才创作论完全没有逻辑,或者是白痴的逻辑。比晋惠帝“何不吃肉糜”的想象力更有甚者,天才论者的思维就是:何不吃空气!

三,素材证据与作者证据的关系

确定了素材的来源,再据其确定作者虽然已经有了途径,但是,找到了素材来源,并不等于找到了作者。就是说即使确定了素材来源,也不能立即得出原作者是谁的结论,况且即使有了确切的主要素材来源,待选作者仍然可以有多个(况且,实际上红楼梦就是三四个蕉园诗社家族亲属共同完成的)。根据素材确定原作者是一个对素材与小说情节分析研究的逆向还原过程。要从小说在使用素材的不同观察点透视出原作者与素材的关系,进而才能逐步缩小包围圈,最终锁定作者。通俗地说,素材就是藤,作者就是瓜,根据素材找寻作者就是顺藤摸瓜的过程。

得到了足够多的素材证据,作者人选立即就可以缩小到三两个人选范围,如果有很多条不同角度的最至关重要的故事情节素材证据分明指向某一位非他不可的人选,基本就可以作出这个人选的近似实然判断。即作者只能在原始素材涉及的生活圈内,即在素材的实践者之中排查,寻找!也即利用诊断证据的判断作用。所以确定了素材取自蕉园女子诗社,作者们只能是蕉园女子诗社亲历者中间最显著几位成员的亲属。

有了丰富全面的素材证据,判断作者是谁,就看谁是最能有机会取得第一手素材的人。写实的小说作者必须有取得素材的时空现实途径。在小说中如何使用素材反映了作者的立场,观察与思考,以及亲历作者在素材现实世界中所扮演的特定角色,也是判断作者的CT(计算机断层扫描)图像复原方法。对于文化生活过细的描写无疑是事件的亲历者,所以根据全面考察核对的大部分小说细节,结合史实判断作者,就是广角镜头下的显微外科诊断。

四,素材证据的构成要素

对于素材证据,要从素材的整体全面考虑,单一素材的符合几乎没有意义,单一素材故事,某一章回的个别人物故事的看似符合,但可以符合单一素材的其它假设多得很,都是盲人摸象,管窥蠡测。

前文已经阐述,根据断章取义的单一素材故事相符合,认为是证据,谁都可以作出他的一个假说,这暂时还不能说是全错。但是,如果不作进一步的全面证据特别是闺阁昭传的关键证据的考察,也不作多个假设和多种证据的对比,而且素材证据与作者证据混淆分不清,则违背科学的假设方法,也不合乎科学归纳法的基本原理,更没有基本逻辑思路。对类似胡试所犯的这种低级无知错误作法一百年也未作丝毫揭露批判与反省,而且效法之,则产生了如今上百个假设作者人选,这样下去要凑出一千个作者人选也不难。百年红学肤浅混乱,谁说两句都看似有几分道理似的,根源就是由于剧场胡说效应下的人们,效法胡试之徒的这些低级错误作法!然而,当对这上百上千人选(包括包衣曹奴隶系列),作出全面的证据分析对比,特别是以诊断证据,也就是以闺阁诗人昭传的关键素材作为鉴别条件,纵然有一千个一万个人选,终究会大浪淘沙,水落石出。严格划分素材证据与作者证据,真正的科学方法,严谨的逻辑推理是探求真理的唯一工具。

最根本的问题在于小说描写的是人类某文明阶段的生活,素材成为证据的条件是,包括人物数组结构,物理学,建筑学上的全面吻合。数,理,建,的全面吻合是绝对的必要条件,先决条件,基础条件。

但是,素材不是单独数组构造的,建筑学的,和物理学的,而是综合文化层面的文明生活描述。换句话说,素材是人物的生活思想实践与物质文明的有机结合。对于《红楼梦》大家庭来说,是一覆盖整个园林的的巨型大树生长证据。

确定素材来源的过程是小说与原始素材这两棵具有多个枝干分枝的参天大树的主干与无数大小各异的分枝干相互类比对照,形影全面相似。

一,大家族群体树状的结构总体要相仿。(蕉园诗社家族无以伦比)

二,树状结构中的各个家庭及其相互关系分别对应。(蕉园诗社各个亲属分枝家庭无以替代)

三,树状架构的细部分支即个人要全面对应。(蕉园家族三四代人无不吻合)

以上三条的系列证据详见第二章(表格)。

以上三条只是保障家族组成在三维数学物理构造上的理论吻合,但这三条是无可或缺的必要条件。

除了以上家族大构成的吻合,更重要的是家族成员的总体与每位个体的活动,包括文化生活实践,包括时间坐标,文化思想意识活动,至少五维空间的吻合,这就是以下一条,

四,家族成员的相互关系,文化生活的基础与文化生活本身的吻合(比如家庭亲属组成的闺阁女子诗社),才能构成活的时空素材证据,这也可以说是充分条件。

如果某假设家族人员的数据结构(人员数量与分布)首先与红楼家族数据结构不符,甚至相差甚远,更没有类似的才女群体文化生活(女子诗社),那么其族群与《红楼梦》闺阁昭传的素材毫不沾边!不要在女文盲(奴隶家族)浪费时间。

哄槽无学者凭空想象编造着包衣曹寅奴隶家人一定有红楼谁谁,包衣李煦奴隶家成员一定有红楼谁谁,而实际查无此人,那是造谎,是过家家想象游戏。证据是客观的,不是任何心哄学巨婴凭想象编造的。

如果凭想象编造,何必只在包衣奴隶家人,钱谦益,张岱,冒辟疆,方以智,侯方域,吴梅村,等等等等对象,都比包衣曹奴隶更具有被想象的余地。大国几十年的哄学环境其实是喂养巨婴的襁褓。

五,构成红楼梦素材的主体

任何红研者,不论其帽子多高,金玉多么其外,必须非常清楚一个最基本的问题,即关键的关键,说一千道一万,《红楼梦》的主角是谁?红楼梦作者自云,开宗明义,是为当日女子诗人闺阁昭传!如果没有闺阁女子诗人亲属及其诗社,原作者就根本没有创作的激情!因而根本就不会有红楼梦这部书。所以,闺阁女诗人,闺阁诗社才是素材证据的核心,其它素材寻常家庭都有,不是诊断证据!而核心的核心是林黛玉林诗人林妹妹!林黛玉几乎是红楼梦的代名词!随意溜嘴二百武心哄学者们,不要愚蠢无知地随意曲解原作闺阁昭传的宗旨!

有女诗人亲表姐妹,有林诗妹妹,有女子诗社的家族是构成一切素材证据的核心大前提!这是连粗夯俗汉都理解的基本常识!就是睡大通铺吃粗茶淡饭的农民工,有谁没听说过“天上掉下个林妹妹”这句口头缠?!林妹妹就是红楼梦的代名词!而林妹妹如果不是才思敏捷的奇妙女诗人,那就不是仿佛天人女神!也不必非待从天上掉下来,遍地都有,满大街都是。

没有天人女神林妹妹的家庭,没有一大群女子诗人亲表姐妹的家庭,没有女子诗社的家庭,比比皆是,不论过上什么样的好日子,都没有红楼梦闺阁诗人的基本素材!这种三无家庭无论有什么样的好日子梦,歹日子梦,谁都可以写出来,但都不是红楼梦!都不是红楼梦的素材证据。

小说一经写成,人物的数学物理分布结构就自然形成,读者可以了然。而对于书中人物的文化生活读者也可以了然。这些素材证据都是自然的明媚阳光证据,不需要死缠烂打,与历史上有类似家族人员分布构造与历史上类似文化生活记载的原型家族略作对比,结论轻而易举!这些不一定是作者刻意留下的证据,可以说是作者在写作过程中,自然回忆时不自觉留下的证据。

根据素材与文本的对应判断素材来源与作者,非常符合密尔的几种逻辑判断方法,特别是剩余法。

更重要的是,作者们写书的目的是为闺阁昭传,又不可以实名制,必然要有高一层次特殊的文字学手法隐喻闺阁原型。《红楼梦》的几位作者出身于世代书香门第,其文学水平之高一般读者一时是意想不到的,或者不加提醒是不会发觉的。

这是人物数组,生活物理硬件基础上的人文软硬件结合的文字科学与中国古典文学特有的手法上的素材证据。

这首先体现在小说人物姓名的编造方法,是运用说文解字类此的文字科学方法(包括谐音,转义),其来源于相关的原型人物名号的文字信息转换,并一一对应原型人物的名号(详见第二第三章),这是千年古典文学通用的文学手法,无知井底癞蟆污蔑为索隐。

1911年辛亥革命之前的旧式教育,教国语都是先以《六书》,类似讲解《说文解字》!现代语文教学与《小学》《六书》毫不沾边,所以很多无知者少见多怪。)那些动辄用索隐二字否定别人的小豆棚们,省口!

其次,原作者暗藏的更确切的几乎是可以量化的证据,体现在借助于录入书中的大量闺阁女子原创诗词为闺阁留名(详见第六,第九,等章)。

诗词作为作者有意录入的素材证据的原理有二:

一是诗谜的谜底是闺阁昭传对象的人物名号。

二是录入诗词都是当日女子的原创,体现方法之一就是那些录入《红楼梦》小说中的诗词的押韵方法都遵循两千年以来诗韵方法的最重要的规律。

(对于以上两个原理,特别是上溯到公元前两世纪的诗韵问题,笔者都有专门论著,已由AAP2017年和2018年出版,本书第一版ISBN9781631818516,关于揭示两千年诗韵隐秘的论著ISBN 9781631819452,此不赘述。)

这两种素材证据是全面列举剖析书中的全部诗词,分析结果全部符合以上两个原理,既不是部分归纳,不是抽样调查,更不是单一证据。是没有遗漏的全面枚举。

诗词作为素材的证据是原子证据,是天荒地老本质犹存的证据,是文学基因DNA证据。几乎没有可以篡改和曲解的余地。一经破解披露必将被有知识有头脑的人理解。这些多少是作者刻意,或有意隐晦录入书中的素材证据。

以上都是文本内容可以找到的素材证据。文本之外的独立作者资料证据只有与以上几种文本素材证据相关和相互验证才是作者证据。亲历者目击者的口述,笔录,诗词,而且与小说内容大部分多方面相符和才是证据。

而根据素材证据缩小搜索范围,正是文本与文本以外独立证据之间可以相互验证的科学预见性假说,也是密尔排除法的应用。这种预见性被直接的或者间接的史料证实时,才是彻底的完整严密坚实的证明过程。其结论才是真金不怕理论与实践的烈火验炼的客观真理。

现代人假设出上百位作者人选(包括曹满奴系列,以及胤弘系列等等),是否就此无法筛选出真正的作者呢?非也,一条最简单的判断准则就足够了!那就是,看谁家有闺阁女子诗社!

注意,是有史料可查的亲表姐妹闺阁女子诗社!

不是青楼女子多少艳,更不是文盲包衣女奴隶!

这才是所谓靠谱,谱,就是闺阁昭传的谱!

其他上百人都没谱,何况包衣曹奴隶的女奴隶都不识字,撒和泥!

(红楼梦真不是曹姓文盲女奴隶昭传!不论作者是谁,比如二敦曹,给文盲女奴作什么传?文盲女奴昭什么?)

苍天有眼,神明终在!

三百多年后的今天,在蕉园女子诗社的全面素材证据终于大白于天下之际,笔者于2018年初终于发现了钱凤伦(薛宝钗主要原型)的诗词原文提供了她胞弟(母弟)钱石臣是《石头记》作者的书外独立的直接铁证,而且提供了多条细节上具体的(宝,黛,钗,的)素材来源的独立铁证。正确科学的证明过程,必然有正确的结论。钱石臣是主要作者之一,这个此前两年多的科学预见,终于被史料证明!(细节详见本书全部十几章的其它章节)。

简单的逻辑表述:

一,只有全面符合《红楼梦》小说人物构造以及闺阁女子诗社故事情节的家族素材才是《红楼梦》的原始素材来源,《蕉园诗社》家族的人物与故事全面符合《红楼梦》的人物构造与故事,所以《蕉园诗社》家族是《红楼梦》小说的原始素材来源。

二,只有蕉园诗社大部分素材的实践者(亲历者)才是《红楼梦》小说的作者(及增删者),黄式序,钱石臣,林亚清,冯娴,洪昇是蕉园诗社大部分素材的亲历者(实践者),所以,黄式序,钱石臣,林亚清,冯娴,洪昇是《红楼梦》的作者(及增删者)。

蕉园诗社家族的素材与作者的具体证据详情内容都在后面章节详述。

(有些人主张避开作者问题,只研究作品本身的思想与艺术,这并不是唯物主义的客观态度,其实不过是对小说内容不严肃的,维心主义的随意曲解把玩,是一种茶语饭后的消遣,冒充学术,忝列学人,麻痹自己及他人的思想,是备子安乐公的行径:此间乐不思蜀。明教醉人,长此以往,年轻人都与他们一样追求朦胧效应,晕眩而不求甚解。何况以往这些人的所谓研究都是基于假作者包衣曹奴隶假说之上展开的,鸡犬升天曲解原意!欺世盗名。即使在知道真正作者是谁的情况下,甚至作者就是同学,朋友,父母,兄弟姐妹,老婆老公,研究其文学作品的思想与艺术手法,都难免主观!因为侬是侬,侬嗲是侬嗲。任谁即使是他嗲的克隆人,他也无法克隆他嗲的经历与思想!何况在不清楚几百年前的作者是谁的情况下,主观唯心,信口开合,自欺欺人!所以必须查出作者是谁,而且能够查出,并且已经查清楚了!知道了真正的作者是谁,研究其思想艺术才比较靠谱。)

六,胡试以来例举曹某若干证据的论证逻辑极其荒谬

割裂小说中的某个人和事,符合某某孤立人选的枝节片段,不能作出任何以偏概全的判断和推论。即依据割裂的情节与章回作素材来源的推论本身就不周延,进一步推论作者就更不周延。

只要有点逻辑思维,按照素材证据与作者证据的清晰划分,胡试的荒谬很容易被揭穿。

胡试先将《红楼梦》女子诗社的灿烂文化生活内涵曲解,用笼统的没有内涵,没有定义的繁华二字代替。然后又随意编造一说曹寅包衣织造有过繁华,具体什么繁华?没有定义。进而胡某狼嚎笔一挥,将两个繁华画上等号。这样,胡试自己也心虚,于是胡试汝昌等人说着说着,空话繁华概念就偷偷地自己胡乱找台阶下,转而以家庭妇女,童养媳的最低愿望口头禅代替:“过上好日子”含糊其词。过上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好日子就足以写红楼梦吗?!没有好日子,胡周也可以按照红楼梦为曹奴隶改写编造(安排)出来,什么十七间半就是好日子,曹包衣奴隶必有二次复兴的好日子。

按照红楼梦想象编造的事谁都会作,给谁家编造都很容易。问题是编造谎言用作证据是可耻的犯罪。何况曹奴隶家女人都是文盲,没有女子诗社,所以无论怎样处心积虑地为曹奴隶捏造出什么谎言好日子,也是思维儿戏。因为闺阁女子诗社的繁华与包衣奴隶内务府管制当差过活,属性内涵判若云泥。

繁华一词的内涵用于形容私人家庭生活无法定义,“过上好日子”的内涵更模糊,外延更是无限广。胡试空话造语“过上好日子”无法定义内涵,也无法限定外延,因此根本无法与其它项产生包容(周延)与被包容(周延)的逻辑关系,当然什么论点也无法证明。

胡试所谓曹寅繁华的证据,只有雪花饼和《居常饮馔录》,胡试为此多次断章取义,偷换概念,先将女子诗社的文化繁华,以狭隘的物质饮食奢华代替。再以外乡东北旗人曹某五更出于好奇对江苏地方老百姓居常食品的种类与做法搜集汇编,想象成曹某日常饮食奢华。之后将《红楼梦》的精细典雅的文化饮食习惯,与曹寅庸俗的雪花饼《居常饮馔录》混为一谈,统统用一勺子馊糨糊掩盖住,即,用一个馋嘴俗语,内涵很俗,外延很广的“讲究吃喝”全敷衍。

于是一块雪花饼与《居常饮馔》又 =“讲究吃喝”,又 = 红吃喝。

《居常饮馔》是平民阶层的日常居常饮食,与红楼美食饮食属于不同层次,不同种类,属性种性截然不同。家常饼,阳春面,糙米饭的居常饮食,与红楼饮食不同类,不是红楼素材证据。相互间没有任何逻辑关系。

雪花饼是个专有名词,不是概念,更不是全称概念“讲究吃喝”。而且零食小吃与正餐讲究吃喝属性不同,没有人正餐吃雪花饼。就这样,一个没有外延的零食小吃专有名词,胡试竟敢胆包天归纳为外延无限的广义全称概念“讲究吃喝”。胡试在形式逻辑上是白吃(饭)。

何况编刻《居常饮馔录》是誊写以及纸张印刷出版行为,是大众日常琐事细节笔录,是社会行为,也是曹寅为康熙寡人借以偷窥民情之用的在职本职工作内容。曹寅编撰居常臭豆腐制作标准操作规程,与下麦田看小麦长势同样都是本职工作。而到了晌午曹寅蹲在田间地头,啃着自制馒头就着咸菜疙瘩,就着咸鸭蛋,则是享用工作餐。工作与使用工作餐属于不同属性的社会与个人行为,不能相提并论,不能在内容上想当然相互推论。曹寅抄录汇编酸菜和臭豆腐的泡制方法手册是为呈阅承悦康熙主子,并不表明曹寅自己讲究吃臭豆腐,讲究喝卤水酸菜汤。

能推论食品出版社的员工都整天忙于如法炮制红烧肉与臭豆腐吗?!

能推论文学出版社的编辑和推销员都是作家吗?!

康熙旨令曹李二包采集竹材,能推断曹頫李煦都是小篾匠吗!?

单凭一块儿童馋嘴小吃饼和居常饮食,连所谓曹寅讲究吃喝都不能推论,何况雪花饼居常饮食既不是红楼精美饮食素材证据,更不是红楼女子诗社诗词为主的精神食粮文化生活大餐繁华素材证据。请问胡试汝昌:阳春面雪花饼 = 女子诗社吗?

事实上,所谓讲究吃喝,只是小说的顺带描写,根本不是主题。类似讲究吃喝的素材根本不是证据,至多是辅助花边补充说明,但如雪花饼,则越说越不沾边。因为雪花饼不是红楼食材。真正的主要素材证据就是以林妹妹为核心的闺阁诗人群体!所谓讲究吃喝,民以食为天,谁都体己,谁都证明?发现任何人家有讲究吃喝的臭毛病(那多了去了),都不能证明是红楼素材。何况搜集江淮地界老百姓居常饮馔食谱,拿给禁城围子里整天伴着红墙绿瓦黑老鸹,看着九股文奏折的康熙老东北看看,解解闷儿,歇脑之用,与红楼梦无关。

闺阁女子诗社的《字字香》《漱玉集》一类高品位的文化繁华,与曹寅小儿馋嘴零食巨婴小吃雪花饼蛀牙饼干,在范畴属性上不可同日而语。胡试及其继承者的逻辑知识水平都是学龄前儿童奶平!

且不论胡试的胡拽无理搅三分有多么荒谬可笑,即便将 1724二敦的曹削芹一斧子改销成(遗腹子)1715曹添莠,也根本看不到他入土多年(1712走人)的鬼爷曹寅的“汤饼会”繁华素材。

1724曹某雪芹若论递恩内,即使托养,也没有1658曹寅的喝汤喝酸,在时间上更看不到死去十多年的曹寅雪花饼的碳水化合物素材,何况碳水化合物素材更不是女子诗社诗词的精神食粮素材!

胡试之徒的另一根鸠鸣稻草就是所谓接驾,胡试之徒使用的仍然是偷换概念的伎俩,先将红楼梦依依不舍,婆婆妈妈的元妃偏妃省亲想象成“接驾”,再扯来血腥杀机四伏,曹寅头破血流几乎斩首的面圣越级为陈鹏年求情公事说成“接驾”。康家犬曹寅以头抢地,磕头磕出大血包(大赤包),前额淤血渗血,犬头喷血的接驾,连素材证据都不符合。曹寅犬头喷血与20多年后出生的曹寅假想孙,假想作者曹沾有啥关系?又怎是《红楼梦》作者的证据?!胡试惊喜若狂:这不是很好的证据吗?那么请问胡拽乱适:曹寅这种犬头喷血的非职责范围,煞有介事的越级越权死磕强奏,是红楼素材的证据,还是红楼作者的证据?

顺带说一下,二敦曹某雪芹的两句挤压(挤韵)诗“白傅诗灵应喜甚,教蛮素鬼排场。”是证据吗,什么证据?素材证据还是作者证据?什么都不是!不值问!

倒要问问哄槽学家,懂得什么是诗法所说的“挤韵”现象吗?

挤韵就是指句子中多次出现音韵相同的字,因而拗口,蹩脚,几乎成了绕口令!

二敦的曹某雪芹仅有的两句挤压挤韵诗:白傅诗灵应喜甚,教蛮素鬼排场。

就这么两句十四字的挤压诗,其中就有多处“挤韵”现象:--定;傅-素;白-。看到了?!二敦认识的曹某喷出来,挤出来的十四个字充满--)(-),(-挤压挤韵!这就是草包穴禽最好的两句矢蛋诗,如此高密度的挤韵。而且“喜甚”二字几乎连续都是齿音,也是绕口令JiQiXiZiCiSiZhiChiShi的编造方法之一。

“灵应定情冥并行”,“喜甚义恁挤份笨”,二敦曹某诗拗口令如是也。多处挤韵,连续齿音,曹某仅存的两句矢蛋挤压诗拗口之极!别扭之极!

何况“江州司马青衫湿”,以泪洗衣,又怎么喜甚?!曹某雪芹失学胡解。

况且诗才与写小说原本是不同的文学属性,诗才归纳不出小说之才!何况这两句挤压诗处处挤韵,泪沾襟的白傅“喜甚”之词也GP不通,连曹某芹有诗才也归纳不出,甚至从此能归纳的结论只能是曹某雪芹无学无才!胡试之徒对诗词七窍不通却偏爱妄评。

胡试之徒除了偷换概念就是概念没有定义内涵。胡试之徒这样一而再,再而三地滥用概念,一连串的编造,在定义,归纳,判断,演绎等项工作上犯了无数典型逻辑学与方法学的根本错误。

在基本逻辑论证中不论大,中,小项,内涵外延不确定的概念绝对不可以在论证过程中使用,否则无法周延(包容)其它项,也无法被其它项所周延(包容),所以不能充当逻辑媒介以联系其它项。这是形式逻辑最基本的原则。读胡试之徒以及二百武巨婴心哄学那些没有逻辑的作文,造成部分读者群体的逻辑思维能力陡然下降,不幸的是,这种现象还在继续。

有头脑的人丝毫看不出来红楼梦的素材来源是包衣曹寅奴隶家人琐事。包衣曹奴隶家人与红楼家庭成员构造不符,文化生活不符,曹寅奴隶跑腿打杂素材根本不是红楼诗礼簪缨以及女子诗社素材。居常饮馔雪花饼无聊小吃什么证据都不是!曹寅奴隶没有红楼素材,1724曹沾雪芹更没有任何素材。

七,汝昌的徒劳无功

汝昌所谓新证,既没有找到任何闺阁昭传整体和具体素材证据,也没有找到任何作者的直接或者间接证据。汝昌这样殚精竭智地南辕北辙忙活了一辈子,最后得出的结论当然只能是:《红楼梦》不好懂!

碎玻璃碴子当是钻石,鱼目当是珍珠。汝昌以研究曹奴隶族人拉杂琐事取代研究女子诗社闺阁昭传,硬要从曹寅包衣奴隶的拉杂垃圾琐事,即从碎玻璃碴和鱼目里面去读懂红楼梦的女子诗人闺阁昭传的珍珠钻石,池塘作浴缸,所以当然不懂!不懂!扑通!(洗愈脏,抹越黑)。

究其汝昌一生,精力与资源极大地浪费了,可惜了,如果汝昌这六七十年花这么大的精力研究的不是曹寅包衣的拉杂垃圾,而是蕉园闺阁女子诗社,恐怕红楼梦的隐密或许早一个甲子就暴露了。

小结语

所谓证据是素材证据还是作者证据(或者根本不是证据),原本很容易区别开。胡试之徒没有逻辑学和科学方法论的知识基础,头脑混沌,在没有任何基本证据的情况下,出于无知无能兼无聊,思维混乱,素材证据有别于作者证据的问题从未澄清,正好助其池塘洗澡浑水摸鱼,其论证目标从来说不清道不明。

胡试之心哄学者们,不妨按照素材与作者两类证据划分的清晰思路,重新客观复查以往的证据属于哪一类,再扪心自问其每条证据能证明什么明确的论点?恁的证据能全面归纳概括(周延)红楼梦故事及其作者吗?

 声明:未经本站与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wenguqing@126.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