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七7  对贾宝玉的背后所隐射之雍正皇帝的揭示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七7  对贾宝玉的背后所隐射之雍正皇帝的揭示

作者:段清潭  收录时间:2018-08-29 10:49

    我认为《红楼梦》中比较重要的人和事物的名称都是存在隐意的,例如:“林之孝”隐匿的应是“林之子——即指:杨林之子乾隆皇帝弘历” ;“铁槛(音:砍)寺” 隐匿的应是“铁砍四——即指:铁器砍杀的四子” ;“甄英莲”隐匿的应是“禛应怜——即指:康熙皇帝的四子即雍正皇帝胤禛应该怜惜”(“甄英莲”这一名称的隐意问题,我会于后面另设专题探讨)。对于我的以上看法,有的人难免会提出这样的问题:你既然认为“《红楼梦》中比较重要的人和事物的名称都是存在隐意的” ,那么《红楼梦》中最为重要的核心人物贾宝玉的“贾宝玉”这一名称,作者是根据什么样的隐事而命出的呢?以下笔墨,就是我所认为的《红楼梦》作者在其创作《红楼梦》此书的过程中而命出贾宝玉这一名称的基本步骤:

    由于康熙皇帝的四子胤禛,将康熙皇帝的遗诏——“可传位十四阿哥”,所改成的“可传位于四阿哥”里至使不应该当皇帝的胤禛却突然当上了皇帝的“于”字,对于胤禛说来,不能不是非常“宝贵”的,因此《红楼梦》作者,也就将胤禛的这一“宝贵”之“于”,首先命作了“宝于”,之后又通过文字游戏中的谐音法隐藏在了“宝玉”之中。又因胤禛的这一“宝于”,纯粹属于胤禛的造假,所以《红楼梦》作者,也就又将上述“宝于”首先命作了“假宝于”,之后又通过文字游戏中的谐音法隐藏在了“贾宝玉”之中。

    对于以上我所认为的《红楼梦》作者在其创作《红楼梦》此书的过程中,命出贾宝玉这一姓名的基本过程,有的人难免会提出这样的问题:作者在其创作《红楼梦》此书的过程中,作者让贾宝玉这一姓名的背后隐匿“假宝于”的目的又是什么呢?以下笔墨,就是我对此一问题的解答:

    由于贾宝玉的背后所隐匿的“假宝于”,使康熙皇帝的皇位继承人,由原来的胤祯(音:争)突然变成了胤禛(音:真),所以此一“假宝于”也就不能不等于是胤禛此人。因此《红楼梦》作者在其创作《红楼梦》的过程中,如果用贾宝玉的背后所隐匿的“假宝于”隐射胤禛此人,也就显然是再恰当不过的了。然而《红楼梦》作者在其创作《红楼梦》此书的过程中,还真是让“贾宝玉”所隐匿的“假宝于”隐射的正是胤禛此人。如果不信,下面,请看我从《红楼梦》第十五回的一节正文之中,对《红楼梦》作者让贾宝玉的背后(假宝于)隐射雍正皇帝胤禛的这一隐情所进行的揭示。以下,请先看《红楼梦》的一个早期抄本(甲戌本)第十五回正文之前的一条脂批,为我们揭示上述隐情所提供的一则非常重要的信息,这条脂批的原文是:

   

         宝玉谒北静王辞对,神色方露出本来面目,迥非在闺阁中之形景。

 

    因为“辞对”就是“对话”的意思,所以这条脂批的具体含义也就显然是这样的:批者指出——贾宝玉的与其在《红楼梦》的表面故事情节之中的形象绝然不同的“本来面目”,作者要在这第十五回里,作者写贾宝玉进见北静王时的一段“对话”中透露出来。这样,由于第十五回的正文之内作者写贾宝玉进见北静王时的笔墨之中,只有贾政与北静王的一段“对话”,所以上引脂批所透露的信息应是:作者写贾宝玉进见北静王时之笔墨里的贾政与北静王的一段对话中,透露出了贾宝玉的“本来面目”。现在我们就将甲戌本第十五回中,作者写贾宝玉进见北静王时的笔墨抄录于下,看看贾宝玉的“本来面目”究竟是什么样的,上述这节正文的原文是:

      

         

        ……(北静王) 又携手问宝玉几岁,读何书,宝玉一 一答应。北静王见他语          

    言请楚,谈吐有致,一面又向贾政笑道:“令郎真乃龙驹凤雏,非小王在世翁前唐突,    

将来雏凤清於老凤声未可量也” 。贾政陪笑道:“犬子岂敢谬承金奖,赖藩郡馀祯果

如是言,亦陰生辈之幸矣”

 

        由于上引正文之中的“是言”一词,即是指“这话”的意思,所以这节正文中的贾政所说的“犬子岂敢谬承金奬,赖藩郡餘祯果如是言,亦隂生辈之幸矣”这些话,其具体的含意应该是“犬子(宝玉)哪敢承受如此过高的夸奖,‘赖藩郡餘祯’将来果然如你所说的这话,也是他这‘隂生’之辈的幸运了”。这样,细心的读者,恐怕都会从贾政的这些话语中看到:作者让贾政将贾宝玉叫作了“赖藩郡馀祯”。对于作者的这种设计,我们所要提出的问题是:作者让贾政将贾宝玉叫作“赖藩郡餘祯”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我对上述这一问题的看法是:

    作者让贾政将贾宝玉叫作“赖藩郡馀祯”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作者要以这种设计暗露给读者这样一个信息:即贾宝玉的背后隐射的就是“赖藩郡馀祯”。下面我们就对“赖藩郡馀祯”的隐匿之意进行揭示。

        “赖藩郡餘祯”这一名称中的“藩”字,应以其字音隐射引魂幡的“幡”字。这一名称中的“郡”字,我们应该从此一“郡”字之中,拆出“君”字隐射国君的“君”字。这一名称中的“餘”字,应以其字音隐射“于”字。这样,这一名称去掉第一层伪装之后则是“赖幡君于祯”,而“赖幡君于祯”再去其最后一层伪装(这里的最后一层伪装应是:作者把这一名称的原始词序颠倒混乱)所露出的“本来面目”则是:“赖祯幡于君”。以下我们就继续解释“赖祯幡于君”的具体含义:

        【赖】此字在这里应指:用不讲理的手段得到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祯】即康熙十四皇子胤祯(按:这里的“祯”字,在康熙朝以及康熙朝之前是只读“争”字之音的,因为康熙皇帝不可能让自已的两个儿子的名字叫同一个字的字音)。

        【幡】即人死后,一孝子在亡者灵前打着的引魂幡。此幡在一般人家,谁是亡者的嫡长子或继嗣者,谁即是亡者灵前的打幡者;但在皇帝家,皇帝的诸皇子之中,谁是继位者,谁即是其皇考灵前的打幡者。所以这里的“幡”字显然应是代指的皇位。

        【于君】这里的“于”字应该正是我们于前面已经提到过的康熙皇帝的四皇子胤禛,将康熙皇帝的遗诏——“可传位十四阿哥”所改成的“可传位于四阿哥”之中的“于”字。由于此一“于”字,使康熙皇帝的皇位继承人由原来的胤祯突然变成了胤禛,所以此一“于”字也就不能不等于是胤禛此人。因此《红楼梦》作者在其创作《红楼梦》此书的过程中也就将此一“于”字隐指了胤禛此人。又因“君”字在此处应该是指“国君”——即皇帝,所以“于君”在此处的隐射之意也就显然是指:等于一“于”字的国君雍正皇帝胤禛。

        所以“赖祯幡于君”的具体含义也就理应是指:赖得胤祯皇位的等于一“于”字的国君即雍正皇帝胤禛。

    根据以上解释,既然“赖藩郡馀祯”的隐匿之意应是“赖了胤祯皇位的等于一‘于’字的国君即雍正皇帝胤禛”,那么《红楼梦》作者在上引正文中,让贾政将贾宝玉叫作“赖藩郡馀祯”的目的不就显然是:作者要以这种设计暗露出贾宝玉(假宝于)的背后,隐射的就是“赖了胤祯皇位的等于一‘于’字的国君即雍正皇帝胤禛”吗?

    我以上对《红楼梦》第十五回中的“一节正文”之隐意的解释如不谬,那么这节正文中所隐匿的贾宝玉的背后所隐射之“赖祯幡于君(雍正)”的这一信息,不就恰恰是证明《红楼梦》作者在《红楼梦》此书的创作过程中,的确是用“宝玉”所隐匿的“宝于”或者直接用“于”字隐射雍正皇帝的一个铁证吗?

 

    按语:

        贾宝玉的背后也隐射乾隆和《红楼梦》作者即曹雪芹的原身曹頫的这两个问题,    

    我会于后面,在上述两个问题各自合适的位置,各设两个专题对其进行探讨。


声明:未经本站与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13930296076@163.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