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第七章 网传43回《金玉缘》提供的蕉园诗社证据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第七章 网传43回《金玉缘》提供的蕉园诗社证据

作者:文古清 收录时间:2018年5月24日 星期四 上午09:09

(《红楼外书》选登)

文古清

2019-1-15

提要

近年来网上传闻有孤本43回金玉缘,未见有正式纸质印刷出版物。所以关于她的研究论证恐怕不能成为正式文章。但此前据说有不少学者注意到并对其作了较为严肃认真的研究。笔者因此也很好奇。

笔者是在近几个月才下载的43回全文,之前并未注意有这部书。所以对她没有先入为主的偏见。

笔者经过大致阅读,得出以下几点结论:

一,该书且不论最初是出于什么年代,作者是知道《红楼梦》的蕉园诗社隐喻内情者。作者直接将隐晦的假区域从金陵更正为蕉园诗社的真实区域杭州!(即蕉园诗社实际活动地区浙江杭州钱塘)。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总算说出了《红楼梦》的真实地点,杭州!点出杭州真实地名,原作者(及其亲属)已经豁出去了!

将《金陵十二钗》直接更正为《杭州女儿录仙簿》,不强调确切是12或者多少具体人数,可谓大有深意存耶!

二,该书试图披露一些蕉园诗社家族部分人的事实真相,转义说出了一些真实人物的姓名。但又想掩盖一些隐情。

三,该书的立场与《红楼梦》后四十回作者林亚清大致相同,即矫正了一些《红楼梦》对蕉园诗社一些成员的歪曲,澄清了一些事实,但又不过分得罪人。

四,43回金玉缘的前三回是对红楼梦前80回的简化和部分更正,澄清。43回金玉缘的后四十回是在林亚清原来续写的后四十回基础上改写而来。根据事实对原书中一部分原型人物作了一些是非澄清。

五,钱肈修即钱石臣可能参与了该书的一些诗词题写。

六,《43金》的一些蕉园人物原型真实姓名隐含的暴露方式甚至连笔者都有些意想不到,比如,蕙兰,胡永宾,吴翔等等。

(笔者感觉证实了笔者之前的论断,即蕉园诗社后人知情者大有人在,时至今日还在断断续续拿捏吐露一些实证材料,何况当初两三百年前的程高本时代,更加毫无疑问,必在暗中操控手抄本的流向。)

第一节 人物名号的隐喻

(以下为省略计,暂称网传43回金玉缘为《43金》)

一,權太君,權,拆开为木雚。顧若璞的顧拆开为雇頁,与蕉园诗社的蕉比较,雚,雇,蕉,都有内在的联系,首先形似,都有佳(雀)。雚同鹳,鹳雀,雇即雀,意义上相近。權太君就是蕉园诗社的总后台顧太君顧若璞。

二,史显之,姓史,名飞,字显顕之,娶妻戚氏。取名史飞,用意无非是说姓氏是历史上的某飞。历史上著名以飞命名的只有张飞和岳飞。由于下文紧接着就出现岳鼎,就是为了排除岳姓,所以史飞就是隐张飞的张姓。史飞就是指张坛张步青。平步青云,当然需要飞。张飞张步青,可乎?!

三,《43金》以岳鼎代替《红楼梦》的甄士隐,指林纶林象鼎父子,鼎字不改。岳茗筠兼指顾重楣,张玉霄,林以宁。(本书前篇笔者论证甄士隐原型之一即林以畏即都阃参军林象鼎。甄别,遴选,林选,似隐,以微。)

43金》将甄士隐还原为两人。林寅三与张步青。

四,本书前篇考论《红楼梦》贾雨村系列是黄机,黄彦博,黄华与黄式序。《43金》以黄傥甫黄化代替贾雨村,果然指明姓黄。就是黄彦博,也指其子黄华黄之芳。贾雨村即假语村,即谎言伯,黄彦博。贾化即假话,谎话,黄华,以及弘修,大话,黄弘修,时飞,式序。

本书前篇论证棠村就是黄弘修,黄棠村,《43金》果然以黄傥甫名,几乎指明黄棠村,傥甫,即暗指棠圃,棠村!

以下结合原文继续考论。

原文:

且说这一日,一个中年儒生晕倒在自家门前。忙过去扶起,一问,那人自称:姓黄名化字傥甫,原籍浙江金华府,本欲进京应试,

那被托的人名钱浩,专干经济事务的,回来说:恰近日有一个董公子从京城来到扬州,这董公子原籍杭州,其叔乃按抚使董继隆是也。董公子之父董继兴在日,本是巨商。

因想起自己做官时,有一个同僚的旧友姓岳名鼎,曾任过知府的,现已告病回了扬州原籍。第二日,傥甫便去拜访。在门上投帖进去,家人出来说:老爷病卧在床上不能亲自迎接。请进里面说话。黄傥甫便跟了那家人直走到那岳鼎病床前,见了礼。

岳鼎道:这定公府的大老爷姓吴名礼,表字德辉,世袭一等忠义将军。二老爷名吴智,官拜工部员外郎,乃小女姨父。这二人皆可助你复升的。再则,因拙荆过世早,小女茗筠自前年去了他姨妈家,听得说他姨妈虽不大作兴他,他却倒能博得定府老太太的疼怜,这也是他的造化。

批注:

五,本书上篇论证了甄家是林家与沈树培家,甄士隐指林以畏即林象鼎,甄宝玉代表林象鼎与沈树培。董姓是借用顾,顾音古,古董。董继隆,董继兴有所指顾之琼丈夫钱开宗。继往开来,继隐开字。

六,董如凤,明是指薛蝌,实指凤纶。如即伦比,如凤即比凤,伦凤,凤纶,钱凤纶。

文本:

那公子见傥甫相貌非凡,便道:不才姓董名鹏,字如虎是也。京城姓吴讳礼的大将军,乃是家姑父。请问台甫?何不上船一叙?

如虎便说道:当日定国公吴琦任娶的夫人是杭州权侯之妹。生有三个儿子,一个女儿:长子吴礼,字德辉;次子吴智,字善道;三子吴信,字义明,本是庶出,其母乃石姨娘;女名吴渊,今已入宫二十年了。如今定公与石姨娘都早已去世,夫人尚在。长子吴礼袭了官,即一等忠义将军。次子吴智科甲出身,今已官至工部员外郎了。三子吴信,殿试武举,却是只爱玩乐的,因谋了个在京闲职。女公子吴渊,非同凡响,竟深得今上宠爱。 这大老爷,先娶妻水氏,谁知十几年无出,后来怀了一个哥儿,到分娩时竟暴病身亡。留下这个哥儿名奎,如今已二十来往了,捐了个同知,其妻姚氏慧兰乃兵部尚书姚宏业之女,大有父风,极聪明能言谈的,定府大小事务就有他们夫妇料理;这慧兰在定府几年,头一胎生了个哥儿,名玉,不想三岁之后竟死了,后来才生了一个姐儿,名瑕,今才八九岁。那水氏亡后,大老爷又娶妻董氏即家姑也,头一胎生了一位公子,名泽,七岁上竟死了。二胎却甚希罕,生的也是一位公子,落地时手里却攥着一块玉石麒麟,上面还有'灵玉麒麟'等字,小名儿就叫麒麟。

那大老爷之妾韦姨娘也生了一子,名吴才。鲁姨娘无出。二老爷,娶妻韩氏,生有二子一女。长名吴运,十几岁上夭折了。次名吴孝,到二十岁上娶了妻,生了子,亦死了。韩夫人因丧子之痛,性情未免有些孤僻乖戾,因此那起下人们便暗地里说他不怜下。韩夫人还生有一女,名曼萍,最是一个有主意的。二老爷之妾也生了一女,名欣萍,却比曼萍大些。三老爷年纪略轻,娶妻倪氏,也生有一子,名吴廉,今方十六岁,已娶了妻子了。三老爷之妾蔡姨娘也生了一女,名茹萍,年纪尚幼。这茹萍也可怜,其生母蔡姨娘早死,无人照料的。说毕,如虎又跟傥甫说起吴府家人仆妇等事。如此饮酒谈笑,一路上倒也不觉寂寞。

批注:

七,本书前篇考论凤姐之二是黄蕙黄兰茨,贾琏是洪稗畦。《43金》进一步证实,以蕙兰(即洪昇发妻黄蕙黄兰茨)代替凤姐,以奎代替贾琏,奎即畦,奎即大圭,畦即田圭,大地即田,奎即畦。吴奎即洪稗畦。几乎说透。当然姚蕙兰也将贾母顾若璞的孙媳妇姚令则包含。

八,董鹏董如虎,代替薛蟠薛蝌,实是指明其原型钱元修,钱肈修,钱幼鲲三兄弟。钱肈修属龙,龙虎斗,龙对虎。鲲鹏展翅,鲲对鹏。

九,《43金》说出了真实称谓“渊妃”。

43金》“女公子吴渊入宫多年”

本书前篇考证元妃可能就是渊鉴斋的元妃渊妃。

《蓬山密记》钱塘高士奇:

  康熙癸未,传旨:“尔在内历有年所,与众不同。今日令尔遍观园中诸景。”随至渊鉴斋,上垂问许久。

十八日午后,召至渊鉴斋,因云:“有二贵嫔像,写得逼真,尔年老,久在供俸,看亦无妨。”先出一幅云:“此汉人也。”次出一幅云:“此满人也。”

康熙召见高士奇一直在渊鉴斋,谈论的都是琴棋书画诗酒花。这个渊鉴斋,应该就是这位汉族妃子的住地。元妃的元可能就是渊鉴斋的渊。甚至元妃可能就称作渊妃。

这样,元妃原型很可能就是渊妃,黄家人。

43金》:渊妃薨日是十二月十九日,已交卯年寅月,存年四十三岁。

卯年寅月,指寅卯年,即1686-1687年,8742得到451645年。

本书前篇考论黄元妃生于1645年,比生于1646年的宝玉黄式序大一岁。《43金》得到复证。

康熙朝为避讳康熙名玄烨,将玄字全部改为元,元妃也特指玄(元)烨的妃子。

原文:

如虎与老母杨氏等住在这里。杨氏共有一子二女。儿子即如虎。大女儿名如金,今虽年已及笄,尚待字闺中,在吴府花园住着。二女儿名如红,年纪尚幼,就在跟前。

这董如虎之妻姓高,名丹虹,却是个泼辣货。还有一妾,叫秋英,本是高丹虹娘家带来的丫头,丹虹为勾住董如虎的心,不使他在外胡混养女人,遂让董如虎收为侧室了。

批注:

43金》以高丹虹代替夏金桂。

十,本书前篇论证了薛蟠之妻夏金桂指钱元修之妻查媚思。《43金》果然也将夏金桂的夏也以高姓隐喻。高下(夏)之分,高嫂即高丹虹,即查媚思。

原文:

到了自己院,刚近屋门,丫头秀婷迎了出来,说:才刚东城的翔大爷来了,我见天晚让他回去了。慧兰便进屋来,一边问:他来做什么?秀婷道:他拿了些香料药饵来,说求奶奶赏个事儿管管。我说奶奶不缺这些,让他拿去,他不肯。慧兰笑道:这孩子倒会钻营。低头一想道:明日送茗姑娘回南正没人呢,就让他去罢。回来我告诉大爷。说着,吩咐了银杏几句,便吃饭。一宿无话。

  且说那翔大爷,名吴翔,本是定府一族,因家贫无计,想起慧兰是定府内管家,才借银买了香料药饵来求慧兰。不想慧兰刚好往老太太那边去了,屋里只有秀婷一个丫头。吴翔便把来意说明,然后把香料药饵放在桌子上,自己坐了等着。秀婷端了茶来,说:请大爷喝茶。吴翔见秀婷生得干净,拿眼呆呆的瞅着。秀婷红了脸,又说:请大爷用茶。吴翔回过神来,忙用手去接,却没接住,茶碗哗啷一声掉在地上,茶水泼了吴翔一身。秀婷慌了,忙掏出帕子给吴翔擦拭。吴翔道:“我自己来!”便接过帕子擦了几下,把帕子在鼻子上闻了闻,说:“好香!”秀婷便过来抢。吴翔忙把帕子揣进怀里,便笑道:“你们奶奶待你们好不好?”秀婷满脸晕红,只不言语。吴翔道:“那定是待你们不好了?”秀婷忙道:“谁说的?奶奶极疼怜下人的,就说待银杏姑娘,他本是奶奶的丫头,今已令大爷收为偏房了。难道这还不算好么?”吴翔冷笑一声,便有一搭没一搭的跟秀婷说话。看看天晚,慧兰仍是不过来。秀婷便道:“奶奶怕是伺候了老太太晚饭才过来呢。请大爷先回去,明日再来罢。”吴翔只得站起身,出来了。

  出了吴府,正走着。忽见一群无赖围上来,不问青红皂白抓住吴翔便是一顿拳脚。吴翔嚷道:“你们认错人了罢?我是定府的吴翔。”一个满脸疤痕的道:“打的就是你!”吴翔连连讨饶,说“无怨无仇,素不相识”的话。正闹着,一个黑凛凛的大汉,一脸络腮胡子,赤着胸脯,腆着肚子,大踏步冲来。几下便把那帮无赖打跑,口里犹说:“在我黑太岁的地盘,谁敢咳嗽一声!”吴翔爬起来,见是邻居沙疙瘩,人称“黑太岁”,常在赌场里混的,便过来谢了。沙疙瘩便问从那里来,因何挨打。吴翔便将到定府的

话说了,又说跟那几个人一个也不认识,不知为何拳脚相加。沙疙瘩道:“近来跟谁结仇?”吴翔想了想,却想不起来,因说:“你知道的,我除了到赌场里去过几次,别的去处我也没到过,难道竟是在赌场里得罪了人?”沙疙瘩道:“再有事找我,看他们有几个胆子!”又说要去打酒去,便与吴翔分了手。吴翔回家,与母亲说知。他母亲便骂:“天子脚下,竟容这帮无赖泥腿横行!”吴翔又说明日还要去定府,便吃了饭早早睡了。

批注:

十一,本书前篇论证芸哥就是陈子襄,《43金》以吴翔代替芸哥,翔音襄,果然以翔说出陈子襄的襄。

十二,本书前篇考论倪二就是黄土泥二,即黄家继承老大,贾瑞黄启均黄实序。《43金》将倪二改为沙疙瘩,既表示土疙瘩,土哥大,提土旁的老大。沙疙瘩也表示傻哥大,傻大哥,黄启均。黄实序,沙子虚,不实,用反义。

文本:

胡永宾和瑰芹。只见人回:“那胡永宾昨夜逃去了!”慧兰骂道:“这小子倒便宜,免了一顿打。”便命人先将瑰芹撵了再说。

批注:

43金》以胡永宾代替潘又安。

十三,本书前篇论证司棋潘又安私奔之事原型之一就是张昊张玉琴与胡大潆胡文漪,《43金》果然以胡永宾说出胡大潆。胡大潆的姓氏照实说,潆音迎,迎宾。

瑰芹,瑰拆开是玉鬼,芹音琴。从而以瑰芹说出玉芹,玉琴,张玉琴!

所以《43金》复证潘又安,胡永宾即胡文漪,瑰芹即其妻玉琴,张昊张玉琴。

文本:

他又使人去他娘家叫了他妹子钟丝来,每日说话解闷。慧兰道:我明日去瞧瞧他。倪夫人又说了一会子话去了。慧兰送至二门口,正欲回来,却见吴奎从外面来了。见倪夫人去了,吴奎道:“三婶子来有什么事?”慧兰便将钟青生病,他妹子钟丝来伺候的话说了。吴奎便道:他这妹子可是个天仙似的人儿。

却说那钟丝随了白和家的进园来,至各处瞧了,自是连连称奇道妙。白和家的又领钟丝来至一片竹林,旁边一座假山,上面有字,道是:望云山。却见吴信吴奎在那里舞剑呢,只白和一个家人伺候着。钟丝见了转头要走。白和家的拦住道:又不是外人,见一见何妨?这是三老爷和奎大爷。说着话,吴信吴奎也过来了,见钟丝高挑身材,柳眉微耸,杏眼含羞:真如芙蓉出水一样。吴信吴奎都收了剑,笑道:你是初到我们这园子,瞧着比你们家的如何?钟丝道:我们家没有花园。说完要走。白和家的道:姑娘在这里说说话再去罢。说着,向白和使个眼色,白和会意,同他家的知趣的走开了。钟丝也要跟着走,吴信吴奎拦住道:好容易盼你离了你姐姐一会子,陪我们说说话儿何妨。吴奎又向钟丝脸上摸了一下道:你比我们家那位美多了,我就象遇仙的意思。 钟丝听了,红了脸,骂道:我看你们家也是书香诗礼之族,书房里也放了几部四书五经,出门也是衣冠楚楚。却原来一个个都是禽兽不如,满肚子男盗女娼。吴信听了时,不觉恼羞成怒,便上来抓打。钟丝忙躲,早被吴奎抱住。钟丝又羞又怒又急又怕,全力挣扎着,只弄得青丝散乱粉腮带汗了。钟丝无计可施,只得低头咬了吴奎的手一口,吴奎负疼放开了他。吴信却又扑来一下抓住了他。钟丝趁机抽出吴信腰中的宝剑,叫了声"姐姐,妹妹去了!便用剑在脖子上一抹,可怜香魂出窍,尸横就地。吴奎道:三叔,这怎么处?吴信道:"怕什么!我自有道理。说着,唤了白和同他家的来,命他们:叫人悄悄埋了,若有人见,就说他自己拿剑顽,才不小心碰上死的。说毕,拉了吴奎自去喝酒取乐不题。

钟青见了,也不拦阻,早已是呆了。心道:如今妹子死了,我还有何脸面去见父母?不如也一死才干净。因想聚景堂无人,便支开丫头,慢慢捱到那里,哭了一场,然后解下汗巾,抛到梁上,引颈自缢。

批注:

43金》以鐘青代替秦氏秦可卿。

十四,

本书前篇论证秦可卿淫丧天香楼暗指张昊二十四岁自缢身亡,所以鐘青自缢就是指张昊自缢(所谓吟断肠)。鐘青,瑰芹,都是指张昊张玉琴。

鐘青鐘丝的鐘拆开是金童,对应玉女,指玉琴,玉霄两姐妹,即张坛张步青的女儿张玉琴,张玉霄,还有朝农,张家几位玉女。

鐘丝,就是翠缕,本书前篇考论翠缕即翠丝,即朝农,早晨的农夫,催耜(耜音丝),翠丝,翠缕,(朝农也合翠绿)。

全部得以证明。

原文:

吴礼一一见了,便命吴智吴信吴奎吴廉麒麟等陪着,自己称头疼去了内书房,同洪仁、栾江、胡朔等几个清客相公闲谈。忽见吴智领着几个人来见吴礼,说是杭州尤仕麟的父亲使人来送礼的。

批注:

十五,洪仁,终于说出客居黄(贾)家洪昇父亲的真实姓氏,即洪文蔚。

原文:

吴廉领着一个戏子来找麒麟,说:这是京城有名的旦角,名叫游四海。

批注:

十六,本书前篇考证琪官原型之一是余三垣,即清初戏剧家文学家李渔的二女婿,鱼三鼋。

余三垣,鱼三鼋,鱼,当然游四海!

原文:

孟绍文走进门来。吴礼即忙迎着。

批注:

十七,《43金》以孟绍文代替冯紫英。

本书前篇考证冯紫英就是冯娴夫钱照武,钱廷枚。所以孟绍文就是冯照武钱照武。钱照武即冯紫英,冯又令夫钱照武,作者为钱廷枚改妻姓冯,冯照武,钱廷枚。

孟绍文的文对武,绍对照,冯对孟,冯孟音近。冯与孟有文学联想,如冯梦(孟)龙,冯煖客孟尝君。以冯代孟。

孟绍文,冯照武。

第二节 诗词用韵浅析(略)

《红楼梦》取材于蕉园诗社亲属,《43金》是独立于笔者本书前篇所论证的证据,相关人物姓名结论一致,铁证如山!笔者认为,《43金》的来源很重要,或许就是蕉园诗社后人,家传稿本。盼望书稿的持有者何妨现身说法,将《红楼梦》隐含的蕉园诗社的家传故事大白于天下。

 声明:未经本站与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wenguqing@126.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