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神瑛爱红成痴 绛珠泣血酬情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神瑛爱红成痴 绛珠泣血酬情

作者:依荷听雨  收录时间:2018年5月24日 星期四 下午17:56

生命无色,情感亦无色,不过,在生命和情感的过程中若着染上色的话,那生命和情感也就有了独特的颜色。若选用一种色彩代表宝黛的生命色彩和情感色彩,那只能是红色。红色,宝黛的共同色彩,因红结缘,因红生情。红色,连着宝黛,三世情缘,因红而起,因红而终。


三世情缘,因红而起。第一世。西方灵河岸边三生石畔,一个是翠绿娇红,一个是赤暇神瑛。红色,犹如月老的红丝,将他们拴在一起。当神瑛侍者细细打量绛株草,那一抹娇红,那满是生命的色彩,那么鲜活,那么安静,那么骄傲……神瑛侍者怎能拒绝?就这样,小小的绛珠草走进神瑛侍者的心。绵长的岁月里,神瑛侍者每日用甘露浇灌,就像小王子用心照顾他的玫瑰。细心呵护之时,木石因缘诞生。

第二世,一个是神瑛侍者,一个是绛珠仙子。一个是凡心偶炽,下凡造历幻缘;一个是酬灌溉之德,以泪偿还。一个是以情补天,以情济世;一个是生死相随,助其圆梦。绛珠仙子定下用一生的眼泪偿还的誓言,就是后世常道的木石前盟。

第三世,宝黛初见,一个是美玉无瑕,一个是阆苑仙葩 。一个是“万种情思,悉堆眼角”,一个是“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一个是“这个妺妺我曾见过的”,一个是“好生奇怪,到像在那里见过的一般,何等眼熟到如此!”一个是口中笑说,一个是心里暗想。一说一想,心领神会的短暂,初证“木石前盟”。一个摔玉,一个偷哭。第一次“还泪”,一段浪漫的爱情由此开启。


宝黛有共同的亲人,她是贾府的老祖宗。由贾母安排,他们同住碧纱厨,“日则同行同坐,夜则同止同息”。 有碧纱厨的呵护,宝黛的爱情才萌芽生根。碧纱厨是绿色,正如绛珠草一样,绿色是滋养其生命的色彩,没有绿色,滋养不出红。宝黛的爱情也就在这绿色的摇篮中成长。


长大后,他们住在大观园。宝玉爱“丝垂翠绿,葩吐丹砂”的海棠,住进怡红院。黛玉爱那几竿竹子隐着一道曲栏,住进潇湘馆。这次,他们的选择又是不谋而合。有趣的是,贾母再次出手,把黛玉的绿窗纱换成银红的“软烟罗”。就这样,软烟罗糊的茜纱窗成了宝黛之窗的共同色彩。“绛芸轩里绝喧哗,明月流光浸茜纱”,“杏子荫假凤泣虚凰,茜纱窗真情揆痴理”,“凭栏人向东风泣,茜裙偷傍桃花立 ”。“咱们如今都系霞影纱糊的窗槅,何不说‘茜纱窗下,公子多情’呢?”“茜”几乎成了宝黛的专利,而且多是出现在他们的自我描述之中 。染出茜这种颜色的是茜草。《说文解字》解译“茜”字:“茅蒐也。”解译“茅蒐”一词:“茹藘。人血所生,可以染绛。”茜草染的颜色是绛红色,茜又是血泪生长之物,正合黛玉。


住处如此,衣饰也如此,他们都是以红为主。黛玉初见宝玉是“头上戴着束发嵌宝紫金冠,穿一件二色金百蝶穿花大红箭袖;更衣之后,身上穿着银红撒花半旧大袄,仍旧带着项圈、宝玉、寄名锁、护身符等物,下面半露松花撒花绫裤腿,锦边弹墨袜,厚底大红鞋。”也许,就是这一身红,让黛玉一见如故。后来,对他衣服的描写,大都是红色。


至于黛玉,书中不愿实写黛玉的外在形貌和穿着,只写“神仙似的妹妹”,给读者无限的想象空间。不过,作者怕读者想岔,在黛影上点出晴雯的红衣、红指甲,香菱的石榴裙等等。作者觉得这样还不保险,在第八回,黛玉的衣服色彩由宝玉道出:“宝玉因见他外面罩着大红羽缎对衿褂子。”也许,黛玉身上那生命本源中的红色 , 只能由宝玉道出。第四十九回,“宝玉便邀着黛玉同往稻香村来。黛玉换上掐金挖云红香羊皮小靴,罩了一件大红羽纱面白狐狸里的鹤氅,束一条青金闪绿双环四合如意绦,头上罩了雪帽。二人一齐踏雪行来。”宝玉的大红猩猩毡斗篷,黛玉的大红羽纱面白狐狸里的鹤氅,两人踏雪而行,是怎样的景致呢?更令人开怀的是,这样的同行是常见的,不必多写。可作者又担心读者忽略,第一次详细描述黛玉衣服色彩,提醒读者注意。琉璃世界白雪红梅,最动人最温情的最美好的一个画面在这里。


宝黛爱红,不光是衣服,他们还爱调制胭脂。黛玉以红为美,爱用胭脂。为了调出绝好的胭脂,宝黛都很用心。宝玉上学,念念不忘的还是俩人一起调制胭脂。第九回,宝玉道:“好妹妹,等我下了学再吃饭。和胭脂膏子也等我来再制。”宝黛调制的胭脂如何?第四十四回,“看见胭脂也不是成张的,却是一个小小的白玉盒子,里面盛着一盒,如玫瑰膏子一样。宝玉笑道:‘那市卖的胭脂都不干净,颜色也薄。这是上好的胭脂拧出汁子来,淘澄净了渣滓,配了花露蒸叠成的。只用细簪子挑一点儿抹在手心里,用一点水化开抹在唇上,手心里就够打颊腮了。’平儿依言妆饰,果见鲜艳异常,且又甜香满颊。”宝玉爱调胭脂,是爱胭脂的红,那是花之色。胭脂再次开在女儿颊腮上,让女儿鲜艳异常又甜香满颊,这么美好的事,自然是乐此不疲。为了这些,担上爱红的毛病又何妨?


爱红,是宝玉的毛病。红,在黛玉身上又最浓烈。黛玉身上红色有多浓,宝玉对黛玉感情就有多深。在他们的感情发展中,红色也是无所不在。沁芳桥边,桃红见证了俩人感情悄无声息的改变和心心相印。花冢见证了两人的惜花之情和心有灵犀。吃“闭门羹”后,黛玉葬花,又是不约而同。花冢再次见证他们的重归于好和相融相契。宝玉挨打,黛玉眼肿如桃。宝玉送帕安心,黛玉题帕作诗,腮上通红,自羡压倒桃花。


这比桃花更浓烈的色彩,是黛玉以泪浇灌,以心上色,以生命燃烧换来的。黛玉身上的红,深入骨髓。在宝玉心中,红就是黛玉,黛玉就是红。宝黛最常说的一句话是“我是为了我的心”。黛玉梦中有宝玉自剖他的心,让她看他心的颜色。一个人内脏中,心的颜色最红。而黛玉,回报的是血泪,刺目的红。


“窗前亦有千竿竹,不识香痕渍也无?”当黛玉思念宝玉,牵挂宝玉,担忧宝玉……终于泪尽而亡。没有黛玉的人间,有何可恋?最终,白雪红衣,决然而去。三世情缘,因红而终。同样是白雪红衣,同行的她已不在。什么都可抛下,只披上那件红衣。红色,这是他们的生命色彩,也是他们的情感色彩!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邮箱 99430229@qq.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