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六6  对《红楼梦》中作者调侃胤禛篡改康熙遗诏之事的揭示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六6  对《红楼梦》中作者调侃胤禛篡改康熙遗诏之事的揭示

作者:段清潭  收录时间:2018年4月28日 星期六 上午09:39

    我在上一篇文章中,对《红楼梦》第一回里作者写康熙皇帝的“四阿哥”胤禛,将康熙皇帝的遗诏——“可传位十四阿哥”中的“十”字,改为“于”字的这一隐情进行了揭示。为了进一步证明《红楼梦》中作者的确隐写了胤禛篡改康熙遗诏的这一问题,我的本篇文章的主旨,则是要从《红楼梦》的第二回之中,通过一条脂批,对《红楼梦》作者调侃胤禛将康熙遗诏中的“十”字改为“于”字之事进行揭示。以下行文开始进入上述正题。

在《红楼梦》的第二回之中,作者用了一大节笔墨让贾雨村介绍了甄宝玉对待“女儿”之态度的情况,以下是我对《红楼梦》的一个早期抄本(甲戌本)之中的上述“笔墨”的摘要(其中的标点符号,是我根据《红楼梦》的通行本中的标点符号所加):

 

。。。。。。但是这个学生(笔者按:此学生就是甄宝玉)虽是启蒙,却比一个举业的还劳神。。。。。。说起来更可笑:他说:‘必得两个女儿陪着我读书,我方能认得字。。。。。。’又常对着跟他的小厮们说:‘这女儿两个字极尊贵极清净的。。。。。。你们这种浊口臭舌,万万不可唐突了这两个字,要紧,要紧。。。。。。’。。。。。。他令尊也曾下死笞楚过几次,竟不能改,每打的吃疼不过时,他便‘姐姐’‘妹妹’的乱叫起来。后来听得里面女儿们拿他取笑:‘因何打急了只管叫姐妹作什么?莫不叫姐妹们去讨情讨饶?你岂不愧些!’他回答的最妙,他说:‘急痛之时,只叫姐姐、妹妹字样,或可解疼,也未可知,因叫了一声,果觉疼得好些,遂得了秘法,每疼痛之极,便连叫姐妹起来了!’你说可笑不可笑?”

 

甲戌本中的上引正文最后四行文字的上方,有一条眉批是这样的:

 

      以自古未闻之奇语,故写成自古未有之奇文。此是一部书中大调侃寓意处。盖

作者实因鹡鸰之悲,棠棣之戚,故撰此闺阁庭帏之传。

 

下面我首先试解这条批语的具体含意。

        【“以自古未闻之奇语,故写成自古未有之奇文”】“以自古未闻之奇语,故写成自古未有之奇文”这句批语的具体含意,既然说明了上引正文之中,作者写甄宝玉针对“女儿”所说的话语,是自古以来包括作者本人在内的所有之人谁都没有听到过的“奇语”,那么这句批语,也就等于是间接地指出了上述“奇语”,是历史上的所有之人谁都没有说过的。因此作者以上述甄宝玉针对“女儿”所说的“奇语”所写成的上引这节“奇文”的字面内容,也就纯粹属于作者自己的杜撰,因而这节“奇文”的字面内容之中,也就没有作者对历史上的任何人的调侃。

【“此是一部书中大调侃寓意处”】这句批语的具体含意显然是这样的:指出作者以甄宝玉对待“女儿”的态度所撰写的上引之“奇文”,此是《红楼梦》这部书中的“大调侃寓意处”。这样,由于“调侃”是不分大、小的,又由于“调侃寓意处”这种说法的字面意思其概念是非常不明确的,所以“此是一部书中大调侃寓意处”这句批语的字面意思,我认为是根本就有没办法解释通的。因此,我认为“此是一部书中大调侃寓意处”这句批语,是只有隐匿之意而无字面之意思的。以下是我对这句批语的隐意按照自已的看法所进行的解释:

“大”:由于雍正曾经说过“愿以一人治天下,不以天下奉一人”这样一句格言,又由于这句格言中的“一人”正是指的雍正自己,所以《红楼梦》此书之中,作者也就用由“一人”所组成的“大”字,隐射雍正此人。

“调侃”:其具体含意是指“用言语戏弄;嘲笑”。

“寓意”:“寓”字之中所拆出的“禺”字其字音隐射“于”字,“意”字中所拆出的“立”字隐射“立国君”的“立”字,这样,“寓意”二字所隐射的“于立”其具体的含意也就是指:以雍正所篡改的康熙遗诏(即“可传位于四阿哥”)之中的“于”字立为国君。

由此说来,“此是一部书中大调侃寓意处”这句批语的隐匿之意也就理应是这样的:此是一部书中“大”调侃“于立”处——(此句批语的语序排列正确后应是:)此是一部书中调侃“大”的“于立”之处——指出作者写甄宝玉对待“女儿”之态度的笔墨,是《红楼梦》这部书中,戏弄、嘲笑——“大”字所隐射的“一人”,“一人”所隐射的雍正以一“于”字立自己为国君之处。

【“盖作者实因鹡鸰之悲,棠棣之戚,故撰此闺阁庭帏之传”】由于这里的“鹡鸰”和“棠棣”两个词语,都是比喻的“兄弟”(我这样解释的依据是:《辞源》中对于上述两个词语之含义的注释),所以这句批语的具体含意也就是指:这是作者实在是因为兄弟的悲戚(即:悲痛哀伤),所以才撰写这部表面内容属于闺阁庭帏中的女子之传记的《红楼梦》这部小说。由于《红楼梦》此书的成书者,应是化名为脂砚斋的雍正的同母弟胤祯,所以这句批语中的“鹡鸰之悲,棠棣之戚”,也就正是指的雍正的弟弟胤祯对其兄长雍正的悲痛哀伤。《红楼梦》中的人物甄士隐,其女儿的姓名“甄英莲”的隐匿之意——“禛应怜——即胤禛应该怜惜”,就是《红楼梦》作者为自己在《红楼梦》此书的创作过程中,自己对于雍正皇帝胤禛所应该持有的态度所定的基调(按:此一问题,我会在后面的某篇文章中另有比较详细的涉及)。

 

下面我开始解释作者在上引正文之中,调侃雍正用一“于”字立自已为国君之事的问题。

由于上引眉批中的“此是一部书中大调侃寓意处”这句话的隐意,说明了上引正文,是《红楼梦》这部书中,作者调侃雍正以一“于”字立自己为国君的这件事之处,所以我们也就有充足理由这样认定:上引正文之中,必然有作者调侃雍正以一“于”字立自己为国君的笔墨。以下请看作者在上引正文之中,是怎样调侃雍正以一“于”字立自己为国君之事的。

我认为在上引正文之中,作者写甄宝玉对待“女儿”之态度的所有笔墨,都是为作者恰如其分的写出“他(甄宝玉)说:‘急痛之时,只叫姐姐、妹妹字样,或可解痛,也未可知,因叫了一声,果觉疼得好些’”这些话语所做的铺垫,因为上述这些话语中的“急痛之时......因叫了一声,果觉疼得好些”这句话,正是作者对雍正以一“于”字立自己为国君之事所进行的调侃。以下我们就对“急痛之时。。。。。。因叫了一声,果觉疼得好些”这句话的隐意进行揭示:

【叫】:此字在《红楼梦》所有的早期抄本中,全都写作的是左边一“口”字、右边一“斗”字(即“口斗”字形)。这样,“叫”字中所拆出的“十”字,也就隐射的应是康熙遗诏“可传位十四阿哥”之中的“十”字。

【一】:“一”字此时隐指的应是:雍正所派遣的篡改康熙遗诏者,将康熙遗诏中的“十”字改为“于”字之时,而在“十”字上所添上的“一”字。又由于此一“一”字没有添上之时,康熙皇帝的皇位继承人,还是康熙皇帝的“十四阿哥”胤祯,而此一“一”字添上之后,康熙皇帝的皇位继承人也就立即变成了雍正,所以这个添在上述“十”字之上的“一”字,不就恰恰等于是雍正此人吗?

【声】:此字的字音隐射的应是“升级”的“升”字。

这样,“叫了一声”这四个字的隐匿之意也就是:“十”了“一”升——即指:篡改康熙遗诏者,将康熙遗诏中的“十”字改为“于”之时,而在“十”的上边所添的“一”字,至使“十”字的概念了结了,而此一“一”字所等于的雍正也就升为了皇帝。

由此说来,“急痛之时。。。。。。因叫了一声,果觉疼得好些”这句话的隐匿之意也就是:(雍正)急痛之时,因为“十”了“一”升,果觉疼得好些——即指:雍正急痛之时,因为改诏者将康熙遗诏中的“十”字改为“于”之时,而在“十”字上所添的至使“十”字的概念了结、而使等于雍正此人的“一”字升为了皇帝,也就觉得疼的好些了。

 


声明:未经本站与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13930296076@163.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