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读胡文彬系列红书感怀 (前言)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读胡文彬系列红书感怀 (前言)

作者:许映明  收录时间:2018年4月23日 星期一 下午14:28

[一] 美学观点融入严肃的学术思考中

读胡先生的书所感怀的心语,已化在其八十七篇文章的开篇或末端。笔者在开篇首语说:读别人的书,得益的是自己!而读贤人的书,给人启迪,借鉴运用,同时也给人心灵获得精神愉悦!的确是这样,当我从胡先生--<<红楼梦.人物谈>>丶<<感悟红楼>>丶<<世纪回眸.当代红学的记忆>>丶<<红楼梦与中国文化论稿>>四册大著中,选择“梦里”五十多个人物认真阅读。读毕之后,令笔者惊叹的是:胡先生对“梦里”各色人物的命运走向,性格特征,才情与其所在处境;或曹雪芹对某人物的起名,其用意岀于某种暗喻,以一字或两字点题而论。此种写法可以说是一字之师,也可以说被点人物的某个“字”,是在窥究某人物在“梦里”其情态之状。这个新颖的创举,在红坛自树一帜,独领风骚!可以说,自<<红楼梦>>面世以来,单从点评派而言,还没有人如此系统地用此举对人物以一字之师进行全方位的论述,这在两百多年来也是极其罕见的。由此可见,文之大者,每论一“字”,必然积理盈篇;或换言之,文章之胜,心有积轴使然。一“字”之论乃点睛之笔也!而有创见,敢担当,换来回报,自然是成果累累,这是事物之必然!

在被论的众多人物论中,胡先生对每一个人物通过精微细察,情态透视,并运用美学的审美意识,对审美对象进行剖析,辨明是非,以至寻典觅根源作为辅助手段,从而去释解作者在人物设计的用意与真实意图,并对人物反映在美学意识,及其文化内涵与实质意义进行考量分辨。例如在:啼尽春风不忍飞--紫鹃之“慧”,胡先生对紫鹃的剖析,详述深刻,用情亲切,他分析道:

“紫鹃的名字似取于杜甫的<<杜鹃>>诗:“古时杜鹃称望帝,魂作杜鹃何微细。”故被曹雪芹赐以“慧”字,以此来概括她的人格。”“......紫鹃即杜鹃所化,有啼血之喻。黛玉之哭有如杜鹃啼血,血尽而化。故黛玉逝,紫鹃遁入空门。她正是在情尽之后升华自己的感情,达到了纯情乃至“无情”。” 

你瞧,将紫鹃之名的来历,及其喻意的文化内涵与审美情趣说得极切极恰,论人所未论,胡先生解得妙,论得绝!一句:“黛玉之哭有如杜鹃啼血,血尽而化。”短短十四个字,便道岀美学的本质与发现!其文化内涵与意义不言而喻!类似此例证,对于引导读者读懂曹雪芹为什么将紫鹃放在黛玉身边,暗喻主仆之间的关系是相互依附性与紧密性的认知,自然有莫大的帮助。

再举一例:
 
天寒雁啼苦--雪雁之“苦”,在胡先生的笔下,竟然探岀个源头来丶探岀个究竟来,且所述之内容推陈出新,新视角丶新观点丶新发现。胡先生在此篇,层层深入地剖析雪雁其名来由,从而悟岀曹雪芹对雪雁这个人物的创作意图,并用美学观点阐释了雪雁是林黛玉人格和命运的象征符号!这篇文章虽说是随笔体裁,但将美学观点融入严肃的学术思考中,为读者在读<<红楼梦>>读至有关雪雁故事情节时,多了一层思考,多了一层认识!而我读后,感叹曹雪芹是伟大的,胡文彬是博学的!前者一册书,影响整个世界;后者一篇文,影响整个红学界!由于此文较长,连精彩部份都无法全部引上,故只能极简的说一下:

“以雪雁象征林黛玉身世的凄凉与孤苦。”丶“以雪雁象征林黛玉的“拋父进京都”丶漂泊异乡又思乡恋旧的心情和处境。”丶“以雪雁象征林黛玉客居贾府的凄苦的心情。”丶“以雪雁象征林黛玉对爱情的渴望丶焦虑和忠贞不渝。”“以雪雁象征林黛玉对爱情的“自伤”情感。”

五个核心主题,个个论述到位。曹雪芹安排雪雁在林黛玉身边作使唤,经胡先生深入细腻独一分析,其论点鲜明丶论证有据,雪雁之“苦”,雪雁立意之内核,意在象征林黛人格和命运的符号,所以,曹雪芹对雪雁之命名其意随之而破题!一个雁字,里面竟藏着大乾坤。笔者感叹胡先生治学之精,睹人之明,我们从这篇范文找到了答案。他从解说“雁”与雁作为一种文化意象以至不遗余力,并用雁之“苦”,来揭示对应林黛玉之身世。曹雪芹在天若有灵,见到今日有知音,是会邀胡先生饮两杯的。笔者在这里只举两例鉴别欣赏,其几十篇人物论,基本都是用美学观点融入严肃的学术思考中,为读者奉献了诗意般,那极其意蕴的美文,使读者在细品之后精神愉悦,并收获了一份原来未被你发现的“礼物”!

[二] 学术与文学相融相辉映

<<红楼梦>>作为一部文学经典,已被世人所推崇,它是中国文学史上一座空前绝后的文学丰碑,一条流之不尽的文化长河,其辉煌灿烂之光,已照耀了整个世界!可以骄傲地说,这部经典名著已站在世界书林的顶峰,它是中华民族文化之魂!作为一部文学作品,自问世至今,长盛不衰,且有愈来愈旺之势。究其根源--是书魂无处不在丶玄机无处不在丶瑰宝无处不在丶此乃是二百多年来,文人墨客不断去探本求源的原因。因作者在“梦里”所表达的是--怨与恨丶悲与惨丶情与爱丶生与灭叠叠相映,其寓意深刻,主题思想各有解读。特别让人迷惘的是,其故事情节既有半含半露,又

有首不连尾的形状,不愿叙其真,不愿披其意。也许,作者其时感怀身世之悲与世态炎凉,他心灵在争扎,在吶喊,故其笔下才映射了悲凄重叠亦生辉的一部文学巨著。这部巨著之所以感人至深,是它的无穷魅力征服了一代又一代人,并催生了一个学说--红学,可见其文学内核与形态之宏伟!故在这册隐藏着无数瑰宝的书里,业经两百多年来风雨之洗礼,造就少部份智慧兼备,能解疑释惑并有真知卓见者应运而生脱颕而岀,胡文彬先生便是其中一位佼佼者。


笔者细读胡先生笔下五十多篇人物论之后,感其叙文将文学性巧妙地融于学术性之中,这种模式,范例,尽管两个概念不同,但根本没看岀有丝毫冲突之处,而是彼中有此,此中有彼,相得益彰,正如同<<红楼梦>>本身一样,它是一部地地道道的小说,而读起来却有着诗一般迷人的效果。胡文彬先生虽是当今红学大家,但他也是一名作家[中国作协会员],这就不难理解在他的文章中,其文学色彩浓厚的原因。就笔者读书心得而言,胡文处处彰显鉴赏的情趣,而鉴赏本身正是属于文学范畴;而在文章有关辨明是非的义理,考证等却是属于学术范畴。如在--“霁月光风耀玉堂--论史湘云”他说:

“同大观园内众金钗相比,史湘云只是“偶尔露峥嵘”,她同那些长年累月居住在这座园子里的人始终保持着一种若即若离的朦胧美丶距离美,又是令人永生永世不能忘的美!毫无疑问,史湘云是大观园内的一位真正的欢乐英雄。她的天真丶豪放丶活泼,乃至她的憨态娇音,都给这座“天上人间诸景备”的园子増添了几分青春活力,给所有的人带来无限欢乐,使园美丶景美丶人美融为一个和谐与温情的人间仙境。如果人们将观察的视角转向<<红楼梦>>人物的情态上,那么我们就会发现史湘云的情态是最丰富的丶最鲜明的,也是最令人感到可爱的。因为在她的情态中,渗透着人性中最善良丶最宽容丶最真诚的那一面,而没有丝毫的虚假和扭捏作态。”

读者从上面这段文字清楚地看到,整段文字几乎是从人物情态上,用鉴赏的眼光去写,其中一句:“她同那些长年累月居住在这座园子里的人始终保持着一种若即若离的朦胧美丶距离美,又是令人永生永世不能忘的美!”整句话的文学色彩不但浓郁,且修辞更是得体,充满艺术感染力。所以,“霁月光风耀玉堂--论史湘云”以标题而言,分明是一篇学术文论,笔者通过細心领会胡先生在文中的娓娓之音以及文字角构性质,认为“霁月光风耀玉堂--论史湘云”是一篇学术性与文学性相融相辉映的范文;两者彼此渗透,相互呼应,章法之精,文岂不妙?
行文至此,绕不过红学这个概念。红学在“神”与“仙”的眼里,各有解读,而在一些“神”看来,学术与文学之间的关系,应该是“上帝归上帝”“凯撒归凯撒”。从学术规范来说没错,但不要忘记红学是一门特殊的学科丶它是从一册<<红楼梦>>诞生而来的,与生命科学丶自然科学等学科其属性与内核关系截然不同。所以我认为,红学应该是,上帝心中有凯撒,凯撒心中有上帝,即内学与外学有机的结合起来才正理。有的“神”伸岀手,难为地去隔一道篱笆,这种作法似乎对红学发展没有帮助,反而会引起不必要的争辨。有关对红学的再认识,下篇:红学的内涵,再“岀丑”。

[三 ] 红学之内涵

红学者,笔者用最简单的表述,即凡是研究有关《红楼梦》内容的都应该算是红学。当然,那些歪理邪说丶戏说丶伪说等除外。笔者认为:关于“曹学”“版本学”“探佚学”“脂学”,则是研究文本以外红学的一个支学;换言之,“四学”是《红楼梦》一个辅助学科,它的研究纯粹是为《红楼梦》服务的。因此,简言之--研究“曹学”其目的是要弄清楚曹雪芹的身世及他在创作小说时的家庭背景丶社会背景;研究“版本学”,则是为了弄清楚甲戌本丶己卯本丶庚辰本,蒙府本等十几个版本的错综复杂现象;研究“探佚学”,即在《红楼梦》成书前一些章节,材料丢失了,将其找回来的意思。而“脂学”即对脂砚斋这个特殊人物的研究,因他在文本批了很多玄妙或暗示的“脂语”。
 
除了“四学”之外,文本的思想性与艺术性在我看来比“四学”更为重要!因《红楼梦》本身是一部地地道道的小说,而小说所反映的不止是一两种思想。其中政治丶阶级丶哲学丶佛学丶国学等思想都渗透于其中。为什么我说:“文本的思想性与艺术性在我看来比“四学”更为重要?”设想一下,若如没有“四学”的存在,那么《红楼梦》依然是一部伟大作品!正是由于《红楼梦》其思想性与艺术性在中国文学史上达到了峰顶,才征服了世界文坛丶才征服了一代又一代人!逆前推之,“四学”只是一直在研究,尽管成绩不少,但与文本绽放的巨大光芒相比,能与争锋吗?我说这个意思是文本与“四学”之间的关系,主次必须分清楚,而不是去否定“四学”的存在,本人时时強调:红学应该是以文本研究为主!因<<红楼梦>>一书在先,而脂学丶曹学丶版本学丶探佚学则在后; 故对红学的

研究,不能本末倒置,这是一般常识,亦符合逻辑推理。当然,对脂学丶曹学丶版本学丶探佚学的研究也有必要。因这“四学”,其中任何一“学科”岀成果,都能对文本研究提供有力的佐证,这才是研红的实质意义与问题之所在。

既然对红学说了这么多 “费话”,不妨继续再说多一问题。根据我多年的对红学的观察,其中“四学”是一门“险学”。因“四学”每一门学科的内容,答案只有一个是对的,而自有新红学以来,众多文人墨客,红学专家一直在研究它,其文论究竟有多少?若有朝一日,某个学科真的让张三探个究竟岀来,且是唯一的答案,那么李四陈五们,穷尽一生,不遗余力苦苦追求的东西瞬间即逝,这个后果是相当可怕的。所以,我说“四学”是一门“险学”,其理便在于此。

[四] 红学文化的传播者

对红学的研究,归根到底,文本才是取之不尽的源泉!据笔者手头的资料,胡先生自1980年至今岀版红学著作25种;合作,主编,校注图书21种。其代表性著作有:<<红楼梦在国外>><<红楼放眼录>><<红楼梦与中国文化论稿>> <<跨越海峡的记忆:红楼梦与台湾>> << 历史的光影--程伟元与<红楼梦> >> <<红楼梦人物谈—论红楼梦>> <<红楼梦与北京>> <<感悟红楼--一个红边梦痴的阅读心语>> <<胡文彬点评红楼梦>>等。凡大手笔者的著述,其文脉必定是自然,积理,通透,典丽,宏富!胡先生业经几十年对红学的钻研,成绩斐然,有目共睹!其著作内容广泛,他的大部分作品,以学术性为主,文学性为辅;他的思想与感情,都倾尽全力注入其中!作品在众多红学书籍中,自树一帜,独领风骚;他的文章则以短小精悍著称,炳炳琅琅的著述,自成体系,著作等身!因此,胡先生在红学界与坊间影响极大,为红学作出了巨大贡献有目共睹!

胡先生之所以在红学界人望之高,影响之大,在此其中,除他的学术造旨成绩斐然外,更为人称道的是他的学风;他的为人!正所谓,先做人,后做事。自谦,是胡先生赢得学人尊重,敬佩之前提;而为师者,提掖后学俊彦不遗余力,则是他经世之道!换言之,为师者,德才兼备,清廉刚正;后学者,涵摄师长其德,循声追逐,其学业自然卓有成效;其人品自然优良。值得一提的是,胡先生胸怀大局,对不同观点持坦诚相待之态。他曾说:“多听不同声音,多看不同其说,未必是坏事。”笔者为此叹道:一个人的气度厚薄,长短,是决定一个人的高度,深度!凡作大事者,拥有其“高度”与“深度”缺一不可,两者兼之,则贤达也!

许映明.2018年4月22日

 

图:作者(右)与胡文彬先生

                      


 

声明:未经本站与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电子邮箱:1141447802@qq.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