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飞鸟各投林——由《红楼梦》十二钗的命运结局看《红楼梦》一书的成书过程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独特的视角、深刻的剖析
——《红楼梦宝藏》对《红楼梦》写作手法的解析与评论   

作者:虞卫毅  收录时间:2018年4月11日 星期三 下午21:07

《红楼梦宝藏》一书是民国时期著名学者、新文化运动闯将、作家高语罕先生于抗战时期避难重庆时写就。该书是民国时期研究、讲析《红楼梦》的一部特出之作,其内容博大精深,是研究和赏读《红楼梦》应读和必读的参考书。作者高语罕一生经历曲折,他是中国共产党的早期创建人之一,与陈独秀、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均有深交,是八一南昌起义宣言的起草人,曾介绍高一涵、蒋光慈、阿英、李克农、曹渊等加入共产党,曾任黄浦军校的主任政治教官,与邓演达、恽代英、张治中一起被蒋介石称为“黄浦四凶”。后期因追随陈独秀参加过所谓的“托派”组织而被开除党籍,新中国成立后很长一段时间,有关他的生平、经历及著述未能得到宣传与介绍。直到改革开放进入新世纪后,有关高语罕的介绍和研究才开始进入人们的视野。1999年,四川文艺出版社《老版本丛书》再版了高语罕的《红楼梦宝藏》。2011年,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了王军先生所著《高语罕传》。2012年6月,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出版社在《通识书系·重拾民国经典》丛书中,将高语罕此著以原名《红楼梦宝藏六讲》收录出版。

高语罕一生著译颇丰,1921年1月《白话书信》出版后,风靡全国,再版39次之多,与陈独秀的《独秀文存》、胡适的《尝试集》同为上海亚东图书馆最畅销的三部书。此外,出版的著作还有《国文作法》、《现代的公民》、《现代情书》、《百花亭畔》、《红楼梦宝藏六讲》、《辩证法经典》、《康德的辩证法》等30余部。

《红楼梦宝藏》是高语罕先生传世的唯一的一部研究讲析《红楼梦》的学术专著。从王军先生所著《高语罕传》的介绍中可知,高语罕早在1927年避难于澳门期间,即与康有为的侄女康若愚在一起剧谈《红楼梦》。1945年4月至6月,高语罕在重庆的江苏会馆举办了6次关于《红楼梦》的讲演,讲演主持人是李公朴先生,听众踊跃。六次讲演结束后,高语罕先生将六次讲座内容整理成《红楼梦宝藏六讲》,并于1946年7月,由重庆陪都书局铅印发行。①

1999年四川文艺出版社再版此书时,将书名由《红楼梦宝藏六讲》改换为《红楼梦宝藏》重排出版,这就是《红楼梦宝藏》成书与出版的情况。

《红楼梦宝藏》共有七个部分,即1、开山白;2、一面镜子;3、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史湘云附;4、王熙凤;5、几个奇女子;6、两个老太婆—一贾母与刘姥姥;7、红楼梦的宝藏。其中,开山白一篇是阐述为何要讲解《红楼梦》的原因及演讲的六个题目,是全书的一个引言,也可以看作是作者写的一篇序言。后面六个方面的内容则是作者六次讲演《红楼梦》讲稿的整理搞。作者的六次演讲,谈到了《红楼梦》研究与解读的方方面面,就作者自己的评价,最重要的是第一讲和末讲。第二讲与第五讲实际上是人物与故事分析,第一讲则从大的角度看《红楼梦》,将《红楼梦》与《水浒传》、《西游记》、《儒林外史》等进行了比较,同时,还将《红楼梦》与西方著名文学家巴尔扎克(1799—1850)、托尔斯泰(1828—1910)、左拉(1840—1902)等人的文学作品进行了比较,并得出“《红楼梦》是一部空前的写实主义的伟著”这一结论。可以说无论是所站角度之高,还是论述之精,这一讲对《红楼梦》的认识与评价都很有特色与高度。尤其是作者通过深入分析和大量举证,指出《红楼梦》一书是带有自传性质的写实性小说,对我们考察和认识这部小说的基本特征是很有参考意义的。

《红楼梦宝藏》一书最值得重视的部分是它的第六讲“红楼梦的宝藏”,这一讲作者从作家的立场评论红楼梦的写作特征,提出了鲜明的观点并进行了详细的解说。在这一讲里,作者将《红楼梦》的写作特征归结为五个方面,即(一)透澈的观察力;(二)对当时社会的批判精神;(三)运用俗语增加文字上的生活力;(四)超越的幻想力;(五)天才的描写技术。②

在论述“透澈的观察力”这一问题时,作者指出:“红楼梦的作者既然用写实主义的方法来描写他所生息其中的社会,自然要如实地须眉毕现地把他所描写的社会放在读者的眼前。但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一定要在森罗万象芸芸众生的社会中,找出它的最基本的因素来做为它的中心思想,那就必有透澈的观察力才行”。③

作者通过大量举例,说明曹雪芹是有对社会、人生深刻、透澈的观察力的,并且通过写作中的故事情节与人物对话,反映和突显出作者对社会现状透澈的观察力及其鲜明的批判精神。在论述《红楼梦》的批判精神时,作者从曹雪芹身世与性情出发,论述了作者具有这种批判精神的原因及《红楼梦》在批判社会现状时的多方面事例与出彩之处。在他所列举的例证中,即有前八十回中的一些描写如刘姥姥眼中看到的贫富差距、乌进孝年终送租课中看到的剥削与压迫,“护官符”描写中反映的官官相护与作威作福等,也有后四十回描写中关于贾雨村、贾赦为劫取“石呆子”的古扇而巧取豪夺、谋财害命及贾府被抄家,所有亲戚都远避不及,只有薛蚪敢于出入贾府;贾雨村受贾府之恩极重,而当朝庭命其查明实迹时,狠狠地踢了一脚,世道之险,人心之坏的举证。④

从中可知,高语罕在解读和评论《红楼梦》写作特征时,是将红楼梦前八十回与后四十回作为一个整体并且是同一作者来进行认识和评论的。在谈及红楼梦的俗语运用方面,高语罕在《红楼梦宝藏》中也例举了很多实例,其中,前八十回共举出61条例证,后四十回共列举了11条例证。这也说明,在论及红楼梦写作中的俗语运用上,高语罕是将前八十回与后四十回并举和做为一个整体而同等看待的。第四部分在谈到红楼梦写作中超越的幻想力时,作者通过对第三十五回中对宝玉“呆气”的议论与分析、第四十三回中宝玉带着焙茗在北门外水仙庵烧香祭人一节描写的分析与评论、和第七十八回关于晴雯死后变作花神的描写说明曹雪芹在写作《红楼梦》时,具有高超的想象力与幻想力。第五部分在评论红楼梦“天才的描写技术”时,作者分作两部分进行评说,一是关于肉的描写,二是关于灵的描写。在关于肉的描写方面,作者共举出十个案例,其中前八十回有九个案例,后四十回有一个案例,作者指出:“肉的描写在红楼梦一书中,绝不是得意之笔,就是说,这不是它的精采的部分。这种描写是承袭明人小说的余波。明人小说对肉的描写十九皆是赤裸裸的“。应该说,红楼梦中对“性”的描写是比较含蓄的,虽然也有描述,但基本上是点到即止,含而不露,只作旁敲侧击,而不直接描写性事,这是它的高妙之处。在关于灵的描写方面,作者注意到红楼梦在描写人的心理活动方面,有很高超很细致的描写,作者列举了第二十九回中宝玉与黛玉闹别扭时的心理想法,赞赏这种细腻的描写在人物刻画与心理描写中有曲尽人心的特殊作用。接着又列举第六十七回中对赵姨娘心理活动的描写,也是曲尽其意,使人物刻画变得栩栩如生。值得注意的是,作者还列举后四十回中第一一一回鸳鸯之死和第一二O回袭人之嫁的人物心理活动描写,也是如此的细腻和逼真。因此,可以说作者是通过前八十回与后四十回中的大量案例来证明红楼梦一书具有天才的描写技术,这种技术不仅在前八十回中有突出表现,在后四十回中也有突出的表现。作者在分析《红楼梦》第一一一回写鸳鸯死与葬的场景时,通过文本举例与分析,赞叹红楼梦在人物心理描写上具有高超的处理手法与细腻、逼真的写作技巧;指出:“这一篇故事中,有哭有笑,有真哭,有假哭,而哭的内容又各不相同,而各人的内心深处一段不可告人的真实真相都一一涌现了出来,这种心理描写的技术又何等高明啊!”⑤

作者的这种观察与认识,对我们研判《红楼梦》前八十回与后四十回在写作特征上的一致性与差异性上提供了独特的视角。《红楼梦》后四十回文本来源及其原作者是谁?一直是困扰红学研究者的一道难题,笔者在研红中曾提出《红楼梦》后四十回文本是由初稿本后四十回文本嫁接而成其原作者仍是曹雪芹的观点。透过《红楼梦宝藏》一书中对《红楼梦》写作特征的深入分析,我们感到《红楼梦》前八十回与后四十回虽有一定的矛盾与差异,但是在写作手法、方式、语言描述、人物对话多个环节上都具有一致性和同一性。由此也可以反证《红楼梦》一书前八十回与后四十回的作者是同一人。至于后四十回为何出现创作水平下降的现象,主要原因在于它用的是初稿文本,而前八十回文本则是一个经过多次增删修改的改写文本,所以尽管是同一个作者,而写作水平与写作思路都出现了变化。

对于《红楼梦》前八十回与后四十回之间的差异,《红楼梦宝藏》也有评论,并且有非常细致的考察与甄别。作者指出:“后四十回,就大体说,也是一部很好的作品,例如:八十七回叙述妙玉听琴;八十九回叙述林黛玉绝粒;九十六回叙述凤姐破坏宝玉、黛玉的婚姻而促成宝玉宝钗婚姻的‘偷梁换柱’之计;九十二回叙述司棋要求自由择配,竟以身殉,而潘又安亦继之以死;九十八回叙述林黛玉的焚搞;一O七回叙述贾母分散余资,告戒子孙;一一八回叙述平儿、刘姥姥独力救孤女之义侠行为……都是很好的作品,虽置之前八十回中,亦无愧色”。⑥

作者对《红楼梦》后四十回,虽有夸赞之辞,也有批评之语。在谈到《红楼梦》后四十回不足之处时,作者指出:“但是,我认为后四十回有个显著的缺点:一个是叙述的生动性较之前八十回差得多,态度颇觉板重不灵,这或许它没有前八十回那样多多使用熟语。一个是思想与前八十回不一致,宝玉本是坚决地反对那些腐儒所高谈的文章经济的,尤其对于当时的的考试制度—一八股试帖取士—深恶而痛绝之,他对于林黛玉的倾倒,也就是因为这个,因为“林妹妹始终没有说过这种混帐的话”,但在八十二回却有下述一段描述:“黛玉微微一笑,因叫紫鹃:‘把我的龙井茶给二爷泡一碗。二爷如今念书了,比不得头里。’紫鹃笑着,答应去拿,宝玉接着说道:‘还提什么念书?我最厌这些道学先生的话,更可笑的是八股文章,拿他诓功名混饭吃也罢了,还要说代圣立言,好些的不过拿些经书凑搭也罢了,更有一种可笑的,肚子里原没有什么,东拉西扯,弄的牛鬼蛇神,还自以为博奥,这哪里是阐发圣言的道理?目下老爷口口声声要我学这个,我又不敢违拗,你这会子还提念书呢?”这段话与前八十回的意旨是吻合的。但是下面黛玉的答话便和前八十回不一致了。黛玉道:“我们女孩儿家,虽然不要这个,但是小时跟着你们雨村先生念书,也曾看过,内中也有近情近理的,也有清微淡远的,那时候虽不大懂,也觉得好,不可一概抹倒,况且你要取功名,这个也清贵些。”(第八十三回)所谓‘这个’当然是指‘八股文章’而言了。黛玉像这样的思想,在前八十回中从来没有发表过,而且也绝不像黛玉的声口。”⑦

可见,作者对红楼梦前八十回与后四十回之间存在的同一性与差异性是看的很清楚的。





注释:

①参见《高语罕传》,中共党史出版社2011年第1版,第160页。

②参见《红楼梦宝藏》,四川文艺出版社1999年7月第1版第241—242页。

③参见《红楼梦宝藏》,四川文艺出版社1999年7月第1版第242页。

④同上书,第244页。

⑤同上书,第272—274页。

⑥同上书,第285页。

⑦同上书,第286页。



作者:虞卫毅

地址:安徽省寿县城关东门检察院小区

邮编:232200

手机号:13170183886

邮箱地址:qz2005xy@163.com

作者简介:虞卫毅,笔名卫毅、齐斋、若愚。自号淮上隐石。1958年生于安徽省寿县。大学本科毕业。当过知青、战士、部队教员等。现供职于安徽省寿县检察院。业余时间从事书法、篆刻研究。书法篆刻论文入选全国性书学讨论会二十余次。曾出席“全国第一、二、三届‘书法学’暨书法发展战略研讨会”、“全国书法史学、美学学术讨论会”。曾在《书法家》、香港《书谱》、日本《书道》、菲律宾《商报》、《中国书法》、《书法》、《书法报》、《美术报》、《书法之友》、《书法家》、《书法导报》、《中国书画报》、《青少年书法报》等专业刊物上发表大量书评、书论文章。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友声书社执事、《中国书法》杂志特约评述人、安徽省书协学术委员会委员、寿县文联副主席、寿州书法研究会会长、寿州书画院常务副院长。曾获“中国书法家协会德艺双馨会员”、“安徽省十佳青年书法家”称号。著有《友声书友逸事录》、《隐石庐论书随笔》、《当代书坛九十家——虞卫毅书法作品集》等。


声明:未经本站与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电子邮件 13170183886@163.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