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私相授受是宝黛爱情悲剧的根源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私相授受是宝黛爱情悲剧的根源

作者:何洋  收录时间:2018年3月20日 星期二 下午14:16

       《红楼梦》中关于男主角贾宝玉婚姻爱情最出名的有两套说词:金玉良缘(二宝);木石前盟(二玉)。最后是成就了金玉良缘,木石前盟落空。绝大多数红楼梦读者(包括脂砚斋)认为是金玉派耍阴谋诡计坑了木石派,最后造成宝黛爱情悲剧。其实,这完全是个误会。误会造成主要是因为红楼梦作者曹雪芹主观认识上、写作上无意中造成,也是我们读者读书分析不细造成的。其实,金玉派缺却认为自己是正大光明成功的。先分析如下:

  一、明面上的宝黛爱情是少年游戏。红楼梦虽然花了大量篇幅描写了宝黛爱情,但如果我们细心阅读,我们会发现宝黛之间闹得最凶的是在前三十回,说酸化、吵闹。尤其是张道士说亲哪回,摔玉、砸玉、剪穗,不可开交。关于那回,有个比较明确的年龄暗示,薛宝钗刚过十五岁生日,宝钗大宝玉两岁,宝玉大黛玉一岁,也就是说那是宝玉十三、黛玉十二。第三十二回宝玉诉肺腑后(当年夏天),读者如果细心,就会发现,宝黛之间再也没有大闹过,宝黛私情再也没有造成过大面积的影响。也就是说在公众面前,林黛玉再也没有和贾宝玉大吵大闹过,而贾宝玉对林黛玉也就没有再肆意温柔,情意款款过。所以说在贾府众人面前,宝黛爱情在那次大吵大闹,摔玉、砸玉后消失了,没有了下文。

  二、宝黛爱情稳定于私相授受。宝黛关系的稳定在于宝玉诉肺腑。第三十二回:诉肺腑心迷活宝玉;宝玉诉肺腑对于宝黛、对于作者、甚至于对于读者是公开的,是宝黛爱情确定,草木盟约形成的关键一环。但对于贾府公众、贾母、王夫人、甚至凤姐,薛宝钗、袭人,宝黛盟约是不存在的。首先诉肺腑是私密的,只有宝黛二人知道(那种话也不可能在公开场合说),没有、无法,当时情况下他们也不敢公之于众。唯一的见证者(袭人无意撞来),还是莫名其妙。其次,盟约后没有了下文,没有对外公开他们的关系,没有找人向贾母、王夫人说和他们的关系(提亲))。因此,虽有宝黛盟约,但他们的盟约是私下进行的(私相授受),没有公开的,没有媒证的。公开的宝黛爱情盟约是不存在的。因此,木石盟约对于金玉良缘之争对于木石(宝黛、作者、读者)派是结束了,当时对于木石派高层(贾母、王熙凤)盟友(晴雯、紫鹃))金玉(王夫人、薛宝钗、薛姨妈)派却没有结束。而是突然木石前盟休战弃权了。

    二、宝黛爱情从公开状态转变为阴密地下状态。第三十二回后,宝黛爱情从相互试探、大吵大闹阶段转为柔情蜜意,私下相亲阶段。宝玉受贾政暴打,林黛玉趁无人私下探望(因哭红眼避开凤姐);宝玉挂念黛玉差晴雯私赠旧帕(连晴雯也不知何意);宝玉、紫鹃说话稍过,林黛玉就翻脸提醒责难。因黛玉、宝玉估计彼此颜面及影响,明面上的宝黛爱情几乎了无痕迹。对于作者、宝黛、读者宝黛爱情固然在继续,在熊熊进行;对于贾府众人(贾母、凤姐、王夫人、薛姨妈、薛宝钗、袭人、紫鹃等)如果不刻意留心,宝黛爱情已经不在了。何况二玉在大观园,其他人在荣国府。

    三、木石派高层可能认为宝黛弃权了。上面分析道:木石盟约的形成是宝黛私下里的行为,既没有向木石派高层公开(贾母、王熙凤),也没有向金玉派(公开),大家都不知道宝黛爱情已(暗)定。因此王熙凤才讲吃了我们家的茶还不与我们家做媳妇?是家私配不上还是门第配不上?的问话,看似开玩笑,实际上是提醒,是疑惑!王熙凤是公认的木石派,贾母的亲信,她的疑惑也就代表了贾母的疑惑,林黛玉羞涩地以凤姐贫嘴岔开;贾母一看,王熙凤试探无果,只得亲自上阵。薛宝钗堂妹薛宝琴来了,贾母假意为薛宝琴、贾宝玉提亲,试探宝黛。可惜因木石前盟在,宝黛没有正确领会贾母传递的信息。林黛玉不但没有像前面张道士提亲那样大闹,而且还去和薛宝琴搞好关系。连薛宝钗都酸溜溜地说我就不信我哪一点不如你,但宝黛浑不在意。史太君破陈腐旧套:贾母讲只见一个清俊的男人,不管是亲是友,便想起终身大事来,父母也忘了,书礼也忘了,鬼不成鬼,贼不成贼”“便是满腹文章,做下这些事来,也算不得佳人了。当着大伙的面,说得何其明确,宝黛竟不醒悟?如果大家不知道已有宝黛盟约情况下,很难不理解为宝黛爱情已不在。连紫鹃都忍不住要情辞试莽玉(为何试?不了解情况)。可见宝黛二人将其情隐匿太深,非在其中者难以发觉。紫娟可是黛玉的身边人。

   四、金玉良缘争夺越来越公开化。表现有六:(1)元春(王夫人促成)赐礼,二宝相同,黛玉与三春相同;(2)宝钗有事无事(也不避嫌)就去怡红院坐着。连晴雯都讲有事没事都来坐着,让我们怎么休息?(那是晚上);绣鸳鸯梦兆绛宏轩,公然在贾宝玉午睡时在边上绣鸳鸯(鸳鸯何寓意不说大家也明白),一点也不避嫌了;(3)逼婚到贾宝玉面前:贾宝玉为何梦里突然反对金玉良缘,应因多人在其面前公开提金玉良缘,才会如此。(日有所扰,始有所梦)可惜贾宝玉的反对是在梦里,不是公开的,大庭广众的;(4)公开场合薛宝钗攻击宝黛,薛宝钗借扇机带双敲,对于贾宝玉向林黛玉赔礼道歉公开表示不满,所以凤姐才会说这么辣;(5)薛宝钗公开示爱贾宝玉:贾宝玉遭贾政暴打,薛宝钗大白天公然拿着丸药向宝玉示爱心,并且说就我看着也心疼。(6)薛宝钗公开拆台宝黛爱情:每次宝黛一闹矛盾,贾宝玉刚要向林黛玉示好,必有薛宝钗、王夫人、薛潘、袭人(喜人更是多次为薛宝钗创造与贾宝玉独处机会,如梦兆绛宏轩)等将贾宝玉带走;薛宝钗就曾半开玩笑说要将林黛玉说与薛潘。是玩笑也是试探。所以说从莺儿间接透露金玉良缘,到最后金玉良缘说越来越公开化,越来越不避讳,肆无忌惮。太公开了,没有一星半点隐藏之意。

  五、金玉派认为己方完胜已经开始拉拢宝黛了。金玉、木石相争时,薛宝钗与宝黛是针锋相对、毫不退让的。送宫花最后一个送黛玉(可以认为是公然挑衅、羞辱);无论听曲文宝玉悟禅机、还是宝钗借扇机带双敲。可以说薛宝钗毫不相让,从没有想过拉拢林黛玉。到宝钗公然送丸药贾宝玉,宝黛无反应;宝钗绛宏轩绣鸳鸯,宝黛无反应;凤姐开玩笑做我家媳妇,宝黛回避。然后薛宝钗才开始劝黛玉、送燕窝,拉拢林黛玉。因为薛宝钗认为争夺贾宝玉金玉良缘已完胜。

  六、宝黛盟友最后的抗争。慧紫鹃情辞试莽玉:紫鹃讲:替你愁了这几年了,无父母无兄弟,谁是知疼着热之人?趁早儿老太太还明白硬朗做定了大事要紧,俗话说老来春健秋后热,老太太一时有了好歹,那时虽也完事,只怕耽误了时光。说得何其明白,黛玉一句:这丫头今儿不疯了”“我可不敢要你了。紫鹃(气的)竟自睡了。寿怡红群芳开夜宴:芳官开篇一段《赏花时》洞宾(宝玉)呵,你得了人可便早些儿回话;若迟呵,错教人留恨碧桃花。都差提醒到贾宝玉脸上了(芳官由此被王夫人撵了)。宝玉如此聪明的人无视了。如此奈何,实在叫不醒装睡的人。宝黛有情吗?真想在一起吗?

 七、金玉良缘完美收官。薛姨妈爱语慰痴颦:薛姨妈、薛宝钗一看贾宝玉因林黛玉疯魔,坐不住了,赶紧到潇湘馆探虚实(明面上当然是爱语慰痴颦)。薛姨妈讲:凭父母本人都愿意了,或是年年在一处的,若月下老人(媒人)不用红线栓的,再不能到一处。比如你姐妹两个的婚姻。。。。。。说得何其明白。薛宝钗:真个的,妈明儿个求了他(林黛玉)做媳妇,岂不比外头寻得好,说的一直是薛潘和林黛玉亲事。所谓亦真亦假,半假半真,林黛玉居然还能陪薛家母女笑得出?紫鹃讲;姨太太既有这主意(成全二玉),为何不和太太说去。被薛姨妈用话岔开你也要早些寻个小女婿去?。木石派求到金玉派总策划者身上?也是醉了,呵呵。(不是敌友不分,就是隐含讽刺)。所以金玉派以为一切妥帖,可以放心大胆撤了,薛姨妈先搬出大观园,薛宝钗又观察一段时间,发现无忧,也借机(抄检大观园)搬出。可以放心大胆做高层工作了。

 双方争夺正酣,宝黛突然(无故)撤军,大家还认为他们已认输呢!

  从以上分析我们可以看出,由于有诉肺腑情迷活宝玉,宝黛二人认为关系已妥(表白清楚)。所以既没有和木石派高层(贾母、凤姐)沟通也没有和盟友协调(紫鹃、晴雯),更没有对外公开(没有媒证提亲),两人爱情就转入地下秘密进行,私相授受礼物。明面上因要避嫌,两人反而显得疏远,爱情迹象隐匿。相反,金玉良缘从莺儿微露,到宝钗送药,频访怡红院,越来越公开。一个隐匿,一个公开,从外界(贾母、凤姐虽不甘心)(王夫人、薛姨妈、薛宝钗)自然会认为宝黛爱情消失,金玉良缘完胜。所以二宝取代二玉顺理成章。

   所以宝黛爱情悲剧,既不是王夫人、薛姨妈阴谋结果,也不是贾母、凤姐不再偏爱黛玉,而是宝黛二人以私相授受代替了当时的明媒正娶造成的误会(敌我皆误会了)导致。因为有诉肺腑,宝黛以为妥了,然后什么事都没做,其实没妥,贾母、贾政、王夫人等不知情,没允诺。林黛玉是无合适人(和黛玉足够亲厚,和贾母、王夫人可以对等对话)可以托付心事;贾宝玉是闲踏天门扫落花,就是不(或托人)向贾母、王夫人说二玉亲事(前八十回始终没有只言片语提及贾宝玉向贾母霍王夫人、贾政说及宝黛婚事)。你让一个要尊严、爱面子的娇小姐如何开口?所以林黛玉只能怨东风”“心事终虚化。《金鸳鸯三宣牙牌令》,黛玉亲口说出“纱窗也没有红娘报”可见其无奈。金玉派因金玉良缘宣传许久,二玉没有(或碍于情面不愿)明确表示反对意见,又见宝黛爱情隐匿,以为一切妥当,从而堂而皇之成就金玉良缘。

   因此、宝、黛、钗三人婚姻悲剧即使因为宝黛私相授受导致的。即非因为薛姨妈、王夫人玩阴谋,也非贾母、王熙凤不在偏爱二玉,实在双方不在一个频道上,误会产生的恶果。黛玉 宝钗一个含恨而终,一个孤苦终老,本来可以避免的婚姻爱情悲剧就因为私相授受最终铸成大错,作者、读者、宝黛想起宁不同断肠!

      

    作者简介:何洋 2001-),男,河南濮阳,高中,濮阳市油田三高20163)班,河南省濮阳市华龙区划清文苑4-3-7  邮编 457001 联系电话:13839276687 e-mail:hyf131333@sohu.com .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邮箱 
hyf131333@sohu.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