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再论“吴氏石头记”之伪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再论“吴氏石头记”之伪

作者:朱光东  收录时间:2018年3月14日 星期三 上午09:31

在“吴氏石头记”结尾,林黛玉误杀小红后自杀。贾宝玉有篇哀悼林黛玉的祭文。全文如下:

维干戈寥落之年,霜凄风紧之月,悲艳伤红之日,怡红院落魄公子含悲洒泪,唏嘘考答苍茫高天,感怀触绪,长歌当哭,嗟悼亡妻。思及奠祭之所非祠非堂,仅荒渚野陇,衰蓬枯草,怎不悲恨盈腑,愤怨塞胸?然一无香烛佳酩,二无乐奏拜毯,三无果品腊猪,四无陪祭献帛,仅拔茅以茹,折柳插槐而已,终不免愧悔嗟泣,无可如何至矣!思及当初妹妹所作:“天尽头,何处有香丘”语,而今竟成谶言,浊玉泪亦殆尽,思慕感悼,岂有另备奠仪?凄恻哀痛,恨无瑶台仙药。然情真意切,足表诚心,望妹妹泉下息怨体谅。吾今实乃瞻前不能顾后,唯有以虔诚痴心感我知音。又记卿诗曰:“尔今死去侬收葬,未卜侬身何日丧。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字字句句,似沾泪血。

吾妻林氏黛玉自临人世,迄今凡十有九载,乡籍姑苏盛地,杰出名宦高府,棨戟抛却故里,远投亲眷新庐,萱椿终不相首,永作他乡之客,思其容则清雅飘逸、堪同西子比娉婷,思其度娇姿弱态,敢与飞燕赛婵娟,其品貌则花月犹觉浅庸,其風度则茝兰自为惭怜,看其眉娟丽似蹙若颦,横云卧柳,一番韵味,华章莫述,看其目明秀似凝凄含露,点漆灼星,万般怜爱,斐文难赋,量其才则道韫掷笔,宋玉神疏,念其尊则金玉陋俗,珠翠粗鄙,禄蠹看官惭颜,世俗孺媪咸仰;其为洁冰雪尚有微尘,其为尚昆仑犹在足下,其为节劲竹可同比肩,其为德松柏堪誉深长。妙笔兴咏有章,诗社菊花魁夺,文雅点洒馥郁,似闻桂醑兰香;俭约惜物尚古,闺性严毅平修。持家以宽克众。德美旦奭(shì)清一,疏昵惟善是嘉,孰料晴日蒙蔽乌云,姣兰偏逢狂飚,浊雾弥掩清灵,碧空泼染浓墨,遂使明妍褪尽罔屈,佳思沦为幽沉,飞龙陷于曲沼,遗恨无尽无穷。蒹葭似闻冤啼,匝地疑有悲声。悲呼恍出荆棘,愤怨如聚蓬榛,蔓延天地,直上苍穹。赤子黼黻,愿以众命换取玉容仙质;银汉霜娥,齐助月兔捣杵回生之药。然芳姿终散,倩影难寻,一把辛酸,唯叹夭折。枫杨萧萧,阴阳浩浩,杳杳潜寐,千载不寤。年命譬如朝露,失我故欢;人生忽如風絮,余之永伤。忆昔妹妹抛家别父,孤苦无依寄身府下,姊娣悉慕诗才,奴婢咸仰深恩。虽有慈祖仁亲呵护,忠婢贞鬟勤侍,然内心凄苦又谁能知?曾记妹妹初来始见,睹颜面善,权作旧时相识,心有灵通,恰似远别重逢。感慕娇颜弱姿,送妹颦颦妙字,厌俗高低不择,癫狂狠命摔玉。亲密友爱意重,青梅竹马情深,晨夕言和意顺,行止略无参商。金玉谣言生妒,熟惯难免求全,赌气荷包误剪,躬自俯就回转。笼袖喜闻奇香,俏语笑学咬舌。畸角同埋花冢,桥石共读西厢。我是多愁多病,卿乃倾国倾城。情重愈发斟情,一心反成两心。卿自临風洒泪,吾则对月长吁。虽系人居两地,实为情发一心。紫鹃慧辞试玉,公子魂魄失守。桩桩件件难忘,朝朝暮暮谨记。良缘喜待佳姻,宅院風波四起。蜥蜴谣诼龟龙,贞烈见嫉遭危。仕途人情纸薄,盍府竟被检抄。恶子外通流寇,姨娘内引强梁。遮天黑云污浊,遍地白骨重叠。楸榆飒飒鬼泣,蓬艾啼猿哭屈。官高尽遭杀戮,骨肉自相戕伐。血污游魂惊心,草舞腥風溅泪。世情万事衰歇,兄弟天伦丧乱。幽冥日近,蓬莱路远。厮园依旧,卿何薄命?柳遮槐隐,孰何孤骨寂寞?青枫鬼吟,惟独佳人无坟。绳碎巾沤,颦颦怀恨自缢,帕陈泪浸,潇湘旧迹模糊。今日归园,紫鹃芳影难觅,新仇旧恨,凭自堆上心头。仰天泣号,青帝缘何无情?低首沉吟,地府忘收悲魂。昔景如影,思之历历凄梗。思虑趋深,难解失妻之惑。必定自缢槐枝,古今多少相似,屈子怨深,悲投汨罗,庞涓有恨,师败自刭,西施功空,沉江泥葬,飞燕遭诋,贬庶己亡,如是运舛,郁郁投缳。楚王愧心,乌江刎颈,扶苏情苦,泣昭抛生,文种愤主,剑逝楚郢,子胥诚心,夫差逼杀,不韦受牵,忍泪服毒,叔齐节高,首阳饿亡,幽王宠姒,骊山命归,林林总总,不可尽述。

被诼谮兮悲兮愁,心烦愦兮哀兮忧。

虎兕争兮咸京晦,狼蝎侵兮旧邦堕。

宫廷蒙兮不见光,道遐迥兮业勋垂。

凌惊雷兮而狐疑,违紫都兮沼水堵。

犬戎为患,自尧舜侵扰中华。

汉唐诸朝兮,深受其害;

胡虏成势,于秦楚觊觎长城,

宋元各代兮,尽遭之袭。

不幸兵戈之祸兮,蔓延当今之世。

欺舜之正裔,辱圣虞之功德。

嘲父辈之仁孝,蔑赫赫之灵天。

朝中跳梁兮,小丑猖獗。

世代剿袭之难灭,日月亿兆兮不绝。

恨不能操戈被甲兮,以灭胡虏;

车毂短接兮,报切齿痛。

带剑挟弓兮,以破戎羌;

持长矛兮,以除贼首。

帝阳司权,缘何包恶邪兮。

贼寇举国施虐,四野血肉遍地。

胡骑满城扬尘,八方哀声载道。

天何如是之无情兮,龙战于野血玄黄。

地何如是之冷漠兮,宦民奔逐孺妇丧。

华夏饮泪,黎庶含悲。

甘采菊逸兮,携同颦卿。

仙乘辇车兮,不问尘寰,

人面何处兮,荒渚有骨。

神灵有验兮,不容佳侣。

恨如春草兮,划尽犹生。

朱楼有梦兮,历历如近。

欲生双翼兮,探寻鸿蒙。

碧落仙界兮,颦卿静居。

烟萝为障兮,临兹莫睹。

破苍蒲荆棘兮,誓携卿手。

献诚心怦然兮,忘却烦愁。

结缡于瑶池兮,普仙同贺。

倏忽嗟叹兮,幻影成虚。

唏嘘涕泣兮,佳缘不再。

人生不如意兮,遗恨难遣。

欷欷怅怏兮,彷徨语寂。

志哀无尽兮,虔诚是祷。

聊成礼兮,志为期祥。

呜呼哀哉!尚飨!

 

这篇祭文是用古文写的,具有欺骗性。但是,恰恰是这篇模仿“芙蓉女儿诔”而作的祭文,证明“吴氏石头记”是伪书。

一、  画蛇添足

晴雯被迫害致死之后,宝玉怀着无比悲愤的心情,撰写了“洒泪泣血,一字一咽,一句一啼”的哀悼晴雯的“芙蓉女儿诔”。

“芙蓉女儿诔”诔的是晴雯,但其实也是诔林黛玉的。

诔文写道:“芳名未泯,檐前鹦鹉犹呼”——晴雯不养鹦鹉,何来“檐前鹦鹉犹呼”?

“及闻槥棺被燹,惭违共穴之盟;石椁成灾,愧迨同灰之诮”——宝玉与晴雯并无儿女私情,何来“共穴之盟”?

“人语兮寂历,天籁兮筼筜”——筼筜,一种竹子;“天籁兮筼筜”,是竹子发出的声音;晴雯居住的地方没有竹子,何来“天籁兮筼筜”?

而这些描写,用在黛玉身上却完全符合:“共穴之盟”是宝黛的爱情誓言;“檐前鹦鹉”是黛玉养的鹦鹉;“天籁兮筼筜”是潇湘馆竹子发出的声音。

为什么在“晴雯诔”里出现黛玉的情况?脂批批道:明是为与阿颦作谶,却先偏说紫鹃,总用此狡猾之法。”“一篇诔文总因此二句而有,又当知虽诔晴雯而又实诔黛玉也。奇幻至此!若云必因晴雯诔,则呆之至矣。”“慧心人可为一哭。观此句便知诔文实不为晴雯而作也。”

对此作者也作了暗示:当黛玉听到“茜纱窗下,我本无缘;黄土垄中,卿何薄命”时,“忡然变色”(第七十九回)。

其实,林黛玉也是“芙蓉”。在第六十三回,宝钗抽到的签上画着一支牡丹,题着“艳冠群芳”四字,下面又有镌的小字一句唐诗,道是:任是无情也动人。又注着:“在席共贺一杯,此为群芳之冠,随意命人,不拘诗词雅谑,道一则以侑酒。”众人看了,都笑说:“巧的很,你也原配牡丹花。”

林黛玉抽到的签上面画着一枝芙蓉,题着“风露清愁”四字,那面一句旧诗,道是:莫怨东风当自嗟。注云:“自饮一杯,牡丹陪饮一杯。”众人笑说:“这个好极。除了他,别人不配作芙蓉。”

到此我们可以明白,林黛玉也是芙蓉女儿。“芙蓉女儿诔”,也是“黛玉诔”。

这说明,芙蓉女儿诔,既是诔晴雯,也是诔黛玉的。迫害晴雯是迫害林黛玉的序幕,预示着林黛玉不可避免的悲剧命运。

既然如此,“吴氏石头记”在故事最后再来一篇祭黛玉文,就是画蛇添足了。如果故事最后还有一篇祭黛玉文,在前八十回就没必要借诔晴雯来诔黛玉了。所以“吴氏石头记”作者不懂红楼梦,画蛇添足。

二、  歪曲林黛玉的死因

对于林黛玉的死因,“芙蓉女儿诔”有暗示。

“孰料鸠鸩恶其高,鹰鸷翻遭罦罬;花原自怯,岂奈狂飙;柳本多愁,何禁骤雨。偶遭蛊虿之谗,遂抱膏肓之疚。故尔樱唇红褪,韵吐呻吟;杏脸香枯,色陈顑颔。”。

鸠鸩是古代传说的一种毒鸟。“孰料鸠鸩恶其高”,意思是黛玉和晴雯遭到鸠鸩的妒忌。“花原自怯,岂奈狂飙;柳本多愁,何禁骤雨。”意思是花柳柔弱之物,怎经得起狂风暴雨的摧残。“偶遭蛊虿之谗,遂抱膏肓之疚。”意思是晴雯和黛玉遭到毒虫蛇蝎般的谗言。

这些描写很清楚地表面,晴雯和黛玉遭到恶人妒忌进谗言。贾宝玉对进谗言之人和迫害晴雯黛玉之人十分愤慨,写到:“箝诐奴之口,讨岂从宽;剖悍妇之心,忿犹未释!”“箝”指撕裂、撕烂。诐奴,即阴邪的奴才。贾宝玉在诔文中憎恨的,不是“吴本”里所说的贼寇和清兵,而是进谗言的恶奴和迫害黛玉晴雯的悍妇。

这些说明,林黛玉和晴雯都是因恶人进谗言受到迫害的。而“吴本”却将林黛玉变成误杀小红,愧恨自杀,跟前八十回的暗示风马牛不相及,严重歪曲了林黛玉的形象。

综上所述,“吴本”画蛇添足,歪曲经典,是不折不扣的伪续。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邮箱 
fczrh@163.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