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五5  从《红楼梦》第一回中,对作者所隐写之胤禛篡改康熙遗诏之事的揭示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五5  从《红楼梦》第一回中,对作者所隐写之胤禛篡改康熙遗诏之事的揭示

作者:段清潭  收录时间:2018年2月15日 星期四 上午04:42

  直截了当地说,我认为《红楼梦》此书里的中心隐事,作者写的是,从康熙四皇子胤禛篡改康熙遗诏而当上皇帝开始,到胤禛被削首而亡,这一时间段的清宫秘史。我的本篇文章的主旨,就是要对作者于《红楼梦》第一回里所隐写的,胤禛篡改康熙遗诏的事进行揭示。我认为,我们要对《红楼梦》中的上述隐事进行揭示,我们必须从《红楼梦》此书的另一书名——即《石头记》这一名称的隐匿之意写起。对于《石头记》这一书名的隐意,我的看法是这样的:

《石头记》这一书名之中的“石” 字的字音,隐射的是“十” 字,这样,《石头记》这一书名的隐匿之意也就是:《十头记》——即指:对胤禛的两个“十头” 之历史的记录。我这里所说的“胤禛的两个十头” 其中的第一个“十头”是指——康熙四皇子胤禛将康熙遗诏“可传位十四阿哥” 中的“十” 字改为“于” 字之时,而在“十” 字的最上边所添的“十字之头(即一横)”,其中的第二个“十头”是指——胤禛的皇子弘历,为了能够继承皇位而取走的胤禛之“禛” 字上边能够隐指胤禛之头颅的“十头”

下面我就开始对《红楼梦》第一回里,作者隐写胤禛将康熙遗诏中的“十” 字添上“十头(一横)” 改为“于” 字这一隐情的笔墨,运用将此“笔墨”分为若干部分进行解析的方法,揭示其中的隐意,以下是上述“笔墨”的原文(按:我以下所引录之正文,主要出自人民文学出版社一九七三年出版的一百二十回本《红楼梦》,如需引自其他版本时,届时我会注明):             

                       

 却说那女娲氏炼石补天之时,于大荒山元稽崖炼成高十二丈、见方二十四丈大的顽石

三万六千五百零一块,那娲皇只用了三万六千五百块,单单剩下一块未用,弃在青埂峰下

 

以下解其隐意。

我认为要解释上引文字的隐意,我们必须将上引文字分为外面一部分和里面一部分这样两个部分之后才可对其进行解释。下面,我们就将上引文字分为上述两个部分、分别抄录于下:

 

外面部分: 却说那女娲氏炼石补天之时,于大荒山无稽崖炼成               弃在青埂峰下。

 

里面部分:高十二丈、见方二十四丈大的顽石三万六千五百零一块,那娲皇只用了三万六千五百块

,单单剩下一块未用,

 

 

以下首先解释“里面部分”之 文字 的隐意。

由于旧时人们通常都将一年的天数笼统地看作为365天,所以娲皇氏所炼成的顽石“三万六千五百零一块”,也就隐指的应是一百年零一天(365x100+1=36501天),而娲皇氏用去的“三万六千五百块”也就隐指的应是整一百年(365x100=36500)。这样,一百年零一天,用去一百年,也就剩下的应是“一天”。因此上述“里面部分”之 文字中的“单单剩下一块未用”这句话的隐匿之意也就是“单单剩下‘一天’未用”。 这样,“单单剩下一块未用”这句话中的“一块” 也就隐匿的应是“一天”。

这样,既然上述“一块”隐指的即是“一天”,那么上述“里面部分”之 文字中作者针对“一块”顽石的大小所写的“高十二丈、见方二十四丈”,也就显然隐指的应是“一天”的十二个时辰和用“自鸣钟”(此一名称出自《红楼梦》第七十二回)计时的“一天”的二十四小时。   

现在,我们就将上述“里面部分”之 文字中的“顽石” 和“一块” 所隐匿的“一天” 这两个词语,放回到上述“外面部分”之 文字里,然后再对上述这新组合在一起的文字的隐意进行解释。以下是上述“外面部分”之文字放进“顽石”和“一天”这两个词语的 文字:   

 

 却说那女娲氏(娲皇)炼石补天之时,于大荒山、无稽崖炼成......顽石“一天”......弃在青埂峰下。

 

 下面,我就开始对以上去掉了第一层障碍之“文字”的隐意进行解释。

【女娲氏】“女娲”是我国古代神话中炼五彩石补天的女神,所以作者在这里利用“女娲氏”炼石补天的神话,演义《红楼梦》此书的故事,也就显然是作者为自已创作《红楼梦》此书的主旨,披上神话故事的外衣。

【娲皇】这一名称是作者根据《红楼梦》中所隐“真事”的需要,而为“女娲氏”所设计的一个名称。而“娲皇”这一名称的第一步隐匿之意应是:以“娲皇” 二字的字音隐匿的“娃皇”,这样,由于《康熙字典》中对“娃”字之字意的注释,第一条是“美女也”,所以“娃皇”的隐射之意也就显然是:美女和皇帝。由于《红楼梦》中作者所隐写的,为胤禛将康熙遗诏中的“十”字改为“于”字的人是一女子(按:我认为此女子正是雍正的孝敬宪皇后),所以上述“娃皇”所隐射的“美女和皇帝”,其中的“美女”应该正是指的为胤禛篡改康熙遗诏的女子孝敬宪皇后,而其中的皇帝,则正是指的胤禛本人。

【炼石补天】这一词语的隐匿之意显然是指:炼“十”补添——即指对康熙遗诏中的“十”字,经过反复推敲琢磨之后,而对此一“十”字进行补添。

【大荒山】这一名称应该隐指的是:撒弥天大谎的意思。

【无稽崖】这一名称的隐匿之意显然是指:无法考查的意思。

【顽石】此一名称的隐射之意应是以其字音隐射的:完十——即指将“一”添在“十”字上,而“十”字的概念也就完结了。 

【青埂峰】这一名称的隐匿之意,显然应是以其字音隐射“䞍更锋”。这样,由于“䞍”字的字义是“承受”或“继承”,而“锋”的字义是指“锐利或尖锐的部分”,所以“䞍更锋”的具体含意也就是:继承更改的笔尖或者更改继承的笔尖。

【一天】由于“一天”弃在“䞍更锋下”这种说法的隐意只能是:“一添”放在了“继承更改的笔尖之下”——即指更改继承(皇位者)的笔尖之下将“一添上”。因此这里的“一天”也就显然是作者用“暗度金针法”隐射的:一添——即指将“一添上”。

这样,这节正文的隐匿之意也就是:却说那“娃皇”炼“十”补添之时,于大谎山、无稽崖炼成“完十”的“一添”,弃在“䞍更锋下”——即指:却说那“美女和皇帝”,对康熙遗绍中的“十”字,经过反复思考或琢磨之后,而进行补添之时,在向世人撒弥天大谎、让世人无法考查的这种思想的驱使下,琢磨成了完结“十”之概念的“一添”(即在“十”字上将“一”添上),放在了更改继承(皇位者)的笔尖之下。

 

        谁知此石自经锻炼之后灵性已通                     

                  

【此石】这里的“此石”显然指的是上引正文中所说的“顽石”,而“顽石”的隐匿之意即是:完十。

【自经锻炼】“自”字在此处应以其中的“目”字隐射“四”字,而此时的“四”字,应该指的即是康熙皇帝的四皇子胤禛。“锻炼”在此处的隐射之意,显然是指反复的思考或琢磨。所以这一词语的隐匿之意也就是:四皇子胤禛经过反复的思考或琢磨。

【灵性已通】“灵”字的字义此时应该是指:灵验——即:奇特的效能。“性”字中所拆出的“生”字,隐射的应是“出生”的“生”字。“通”字中所拆出的“甬”字,应以其字音隐射代指雍正的“雍”字。因此“灵性已通”这一短语的隐匿之意也就是:灵验生已雍——即指:奇特的效能生出的已经是雍正皇帝了。

这样,此句正文的隐匿之意也就是:谁知此“完十”四经锻炼之后,灵验生已雍——即指:谁知此一“完十(即‘十’字上所添的一横)”四皇子胤禛经过反复的思考或琢磨之后,奇特的效能生出的已经是雍正皇帝了。此句的这种隐意说直接点则是:康熙皇帝的四皇子胤禛,原来并不是康熙在其遗诏中所确定的皇位继承人,但改诏者在康熙遗诏中的“十”字上,添上“完十”的“一道儿”之后,而此一“完十”的奇特效能,也就生出了雍正皇帝。

有正本的此句正文之处,有条侧批是:

 

锻炼后灵性方通,甚哉人生不学也。

 

【缎炼后灵性方通】这里的“锻炼”一词显然隐射的应是反复的思考和琢磨。“灵”字即指:灵验——即奇特的效能。“性方通”隐匿的显然是:生万甬(雍)——即指:生出万岁雍正。所以这句批语的隐匿之意也就显然是这样的:锻炼后灵验生万雍——即指:(胤禛)反复琢磨后奇特的效能生出万岁雍正。

所以这条脂批的隐匿之意也就是:锻炼后灵验生万雍,太过分了!人生不可学也。

 

自去自来,可大可小

 

【自去自来】这一短语中的两个“自”字,应以其中的“目”字隐射“四”字,这样“自去自来”的第一步隐射之意应是“四去四来”,而其第二步隐射之意也就是:“四来四去”。下面我们开始解释“四来四去”的具体含意:

由于康熙皇帝的四子胤禛,在康熙皇帝遗诏中的“十”字上所添上的“十头(一横)”使没有皇位的胤禛立刻有了皇位,又由于胤禛的四子弘历,取走胤禛之“禛”字上的“十头(即胤禛的头颅)”之后,使没有皇位的弘历立刻有了皇位,所以这里都与皇位相等同的上述两个“十头”,也就理应也是相等同的。因此“四来四去”的具体含意也就是:康熙四皇子胤禛使“十头(一横)”来,而胤禛的四皇子使“十头(即胤禛的头颅)”去。

【可大可小】我认为这一短语的隐匿之意应是:“可”这个人是能够决定上述“十头(一横)”之大、小的。以下开始解释这一隐意的具体含意:     

从文字游戏的角度看,被篡改的康熙皇帝的遗诏即“可传位于四阿哥” 也是可以被看作为:是“可” 这个人,传位于四阿哥的。因此我认为《红楼梦》中的“可” 字,有时候是隐射胤禛所指派的篡改康熙遗诏之人的。所以“可大可小” 这一短语的隐匿之意也就是:“可” 这个篡改康熙遗诏的人,是能够决定在康熙遗诏的“十”字上所添之“十头(一横)”之大、小的人。

对于《红楼梦》中的上述“可”字 所隐指的篡改康熙遗诏的人,我在此前的文章中,都将此人错误的解作了康熙死后宣读康熙遗诏的隆科多。现在,我认为此人应该是胤禛的第一个皇后即孝敬宪皇后,《红楼梦》中的此一隐情,我以后会在解释“十二钗”之判词的隐意时再对其进行解释。    

 

因见众石俱得补天,独自已无材不堪入选,遂自怨自叹,日夜悲号惭愧(按:此节引文,引自甲戌本)。 

 

 

【众石】“众”字的古写是“眾”字,这样“眾石”的隐匿之意也就是:第一步隐射的是“四十”,而“四十”的再次隐射之意应是:十四——即指:康熙十四皇子胤祯。

【俱得补天】这一词 语的隐匿之意应是:据德补天——即指:依据其德才补充天子的位置。

【獨】此字中所拆出的“四”字,应隐射行四者胤禛。

【悲号】这一词语的隐匿之意是:悲叹号码——即指:胤禛悲叹自已的排行之“四”这一号码,不如十四弟的号码好。

这样,以上引文的隐匿之意也就是:因见十四据德补天,四自已无才不堪入选,遂自怨自叹,日夜悲号惭愧——即指:(由“完十”所生出的行四者雍正皇帝胤禛,当初)因见“十四(胤祯)”据其德才补充天子之位置,行四者(胤禛)自已无才不得入选,遂自怨自愧,日夜悲叹自已的排行之“四”这一号码,不如“十四”好,因而深感惭愧。

 

        一日,正当嗟悼之际,俄见一僧一道,远远而来,生得骨骼不凡,丰神迥异,           来到这青埂峰下,席地而坐(按:最后四个字引自庚辰本)。

 

【正当】这一词语的隐射之意应是:雍正要当(皇帝)。

【嗟悼】这两个字的隐射之意应是:差倒——即指:差遣人去倒换。

【俄】此字的字音隐射的应是康熙皇帝的第十皇子胤 俄。

【一僧一道】由于汉字中的“一画儿”俗称“一道儿”,所以更改康熙遗诏者,在康熙遗诏中的“十”字上所添之“一画儿” ,也应该叫作“一道儿”。这样,由于康熙遗诏中的“十”字上所添之“一道儿”,至使继位者由胤祯变成了胤禛,所以这里的“一道儿”,实际也就等于是胤禛此人。又由于信奉佛教的胤禛,在他的《自疑》诗中,曾经称自已为“野僧”,所以胤禛也是可以被称作僧人的。因此“一僧一道”中的“一僧”隐射的应是胤禛此人,而其中的“一道”所隐射的改诏者添在康熙遗诏中“十”字上的“一道儿”也等于是胤禛此人。

【骨骼不凡】按照迷信的说法,皇帝(即天子)是受命于天的神,所以此句的隐射之意应是:(指胤禛的)体格不是凡人,而是神。

【丰神迥异】“丰神”的隐射之意应是:封神——即指:任命天子(即皇帝)。“迥异”,指的是与通常差别很大。所以这一词语的隐射之意应是:封神迥异——即指:胤禛自已封自已为天子(即神)的方法与通常的方法差别很大。

【席地而坐】这种说法的隐匿之意是:席帝而坐——即指:以皇帝之位为席而坐下(指:坐在了皇帝的位置上)。

这样,上引这节正文的隐匿之意也就是:一天,正当差倒之际,俄见等于“一僧胤禛”的“一道儿”,远远而来,生的体态不凡,封神迥异,来到这“䞍更锋下”,席帝而坐——即指:一天,雍正要当(皇帝),差遣人去倒换(康熙遗诏中所确定的皇位继承人)之时,胤俄见到一个等于僧人胤禛的“一道儿”,远远而来,生的体态不象凡人,自已封自已为神(天子)的方法非常特别,来到这“䞍更锋下(即更改继承的笔尖之下)”,以皇帝的位置为席而坐下。(按:这节正文的上述隐意,说明了胤禛派人篡改康熙遗诏之事,是被康熙皇帝的十皇子胤俄发现的。然而胤俄的这一发现,也许正是胤禛于康熙死后不久,便指派胤俄送哲布尊丹巴胡土克图【此人到京师拜谒康熙灵堂而死】灵龛回喀尔喀,以及后来胤俄被革去世爵并被抄没家产的根本原因)。

 

        见着这块鲜莹明洁的石头,且又缩成扇坠一般,甚属可爱,那僧托于掌上

 

【鲜瑩明洁的石头】“鲜”字里所拆出的“鱼”字,应以其字音隐射“于”字,这样,此一“于” 字也就隐匿的应是,被“可”这个人所篡改的康熙遗诏中的“于”字。“瑩”字的字音隐射的应是输赢的“赢”字。“明”字中所拆出的“月”字,第一步隐射“胤”字,而“胤”字又应隐射胤禛(“月”字为什么隐射胤禛的问题,这是我在前面的文章中已经做过了交待的,所以这里也就不再重复)。“洁”字的字音应该隐射抢劫的“劫”字。“石头”的字音显然隐射的应是“十头”,而“十头”的具体含义也就是指:“十”字之“头”——即指篡改康熙遗诏者将康熙遗诏中的“十”字改成“于”字之时,而在“十”字上所添的“十之头(即一横)”,这一“十头”也正是我们于前面已经提到过的“完十(顽石)”。综合以上解释,“鲜瑩明洁的石头”这种说法的隐匿之意也就是:“于” 赢“月” 劫的“十头(即一横)”——即指:更改康熙遗诏者,将康熙遗诏中的“十” 字所改成的“于” 字赢了胤祯,而雍正(即胤禛)所劫来的这一“十头(即一横)”。

【且又缩成扇隧一般】这句的隐匿之意是:指出了篡改康熙遗诏者,将康熙遗诏中的“十”字上所添上的“十头(即一横)”,其大小与扇子坠一般。

【甚属可爱】此句的隐匿之意应是:很受被篡改的康熙遗诏即“可传位于四阿哥” 之中的,“可”( 胤禛的孝敬宪皇后)这个更改康熙遗诏之人的喜爱。

【那僧托于掌上】“那”字的字音隐射“衲”字,而“衲”字的字义应是“僧人的自称”, 例如有的僧人称自已为“老衲” ,而“老衲”也就是指“老僧” 的意思,所以“那僧”所隐射的“衲僧”也就隐射的应是:在《自疑》诗中称自已为“野僧”的这个“老衲” 或者“老僧”胤禛。“于”字隐射的应是将康熙皇帝的遗诏——“可传位十四阿哥”中的“十”字所改成的“于”字。“掌”字中所拆出的“手”字,其字音隐射的应是字义为“头颅”的“首”字。所以这句正文的隐匿之意应是:衲僧托“于”首上——即指:将“老衲” 或者“老僧” 胤禛寄托在“于”字的首(即头)上。

下面说明——“将‘老衲’ 或者‘老僧’胤禛寄托在‘于’ 字的‘首’上”—— 这一隐意的具体含意:

由于更改康熙遗诏者,在康熙遗诏中的“十”字上,所添上的“十头(一道儿)”,使康熙皇帝的皇位继承人由原来的胤祯突然变成了胤禛,所以这里的“十头(即一横)”,也就理应等于是胤禛此人,因此将衲僧胤禛寄托在“于” 字的首上,也就等于是将“十头(即一横)”添在了“于” 字的首上(即指:将“十” 字添上“一横” 改成了“于” 字)。

这样,上引正文的隐匿之意也就是:(胤俄)见着这块“于” 赢“月” 劫的“十头(即一横)”,且又缩成扇坠一般,甚属“可” 爱,衲僧托于首上——即指:(胤俄)见着这块“于” 字赢了,胤禛劫来的“十头(即一横)”,此一“十头(即一横)”与扇子坠一般大小,很受更改康熙遗诏者“可” 这个人的喜爱,“可” 这个人 将“老衲” 或者“老僧” 即胤禛此人寄托在“于” 字的首上(即指:胤俄看到了更改康熙遗诏的“可” 这个人,将等同于胤禛的“十头(即一横)”添在了“十” 字上,将此“十” 字改成了“于” )。     

 

笑道:“形体倒也是个宝物了(按:此句引自甲戌本)。。。。。。”。

 

因为“形体倒也是个宝物了”这句正文前边一句正文的隐意是——更改康熙遗诏的“可” 这个人,将康熙遗诏中的“十” 字改成了“于” 字,所以“形体倒也是个宝物了” 这句正文中的“形体”一词,作者也就显然是针对此一“于”字的“形体”而言的。因此这里的“形体” 一词也就必然是暗指的上述“于” 字。由此说来,作者设计“形体倒也是个宝物了”这句话的本意,作者也就必然是要让“形体倒也是个宝物了” 这种说法,暗示出“‘于’ 字倒也是个宝物了” 这样的意思。这样,既然作者让上述 “于”字具有了“宝贵” 的这一性质,那么这一“于” 字不就正是可以被称之为“宝于” 吗?因此作者在《红楼梦》的第二回之中所命出的“宝玉” 此名,作者也就显然是根据上引这句正文中所暗含的“宝于”之意, 而用“暗度金针法”所命出的。所以我认为“宝玉” 这一名字的第一种隐匿之意应该是:宝于。

由于我在前面的第三篇文章之中,所涉及到的一条脂批里的“茜纱公子情无限”这一诗句的隐匿之意我认为应该是——“(‘茜’之字意射‘红’,‘红’之字音射‘弘’)弘杀公子䞍无现——即指:弘历杀死的康熙帝的四公子胤禛,没将被其篡改的康熙帝确定皇位继承人的遗诏,向众人展现出来”,所以我根据此一诗句的这种隐意也就有理由做出如下判断:篡改康熙帝的遗诏者,只将康熙帝的遗诏——“朕如有不测,可传位十四阿哥胤禎”之中的“十”字改成了“于”字,而遗诏中的“禎(音:争)”字,改诏者并未将其更改成“禛”字,宣读遗诏的隆科多只将“禎(音:争)”字读作了字形相近的“禛”字;胤禛登基后,又将被其篡改过的康熙帝之遗诏进行了重新改写。

按语:我认为康熙皇帝的十四皇子胤祯其名字中的“祯”字,在康熙朝以及此朝之前是只读“争”字之音的,因为康熙皇帝不可能让自已的两个儿子的名字之字音是相同的,另外,明朝末代皇帝的年号——“崇祯”之中的“祯”字,不就只能读作“争”字之音吗?

 

 

 

附录一条资料以供参考:

 

“第四,所谓的圣祖遗诏有问题。康熙帝死后颁布的遗诏,经学者们考证,是胤禛伪造的假遗诏,是在康熙五十六年手书御旨基础上删削、修改再添上一个光明的尾巴拼凑而成......

 

摘自史学家梁希哲先生著《雍正帝》一书中的58


声明:未经本站与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13930296076@163.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