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131、刘心武的“秦学”不是索隐派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131、刘心武的“秦学”不是索隐派

作者:刘振兴  收录时间:2017年12月31日 星期日 下午20:42


在批评刘心武的“秦学”的专家访谈录中,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他和霍国玲一样,都是“新索隐派”,是“旧索隐派”的“复兴”或“复辟”。
然而我却认为,刘心武的“秦学”不是索隐派,而依然属于文学研究的范畴,与小说评论派属于同一个学派,或者叫它“文学派”,只是略有区别。小说评论派是对《红楼梦》小说的人物、故事、文学艺术价值等进行“评论”。刘心武是为《红楼梦》小说人物、故事寻找其“生活原型”。
刘心武研究的版本依然是程高篡改本《红楼梦》,同样认为《红楼梦》只是一部小说。他的所谓“揭秘”、“秦学”,就是寻找小说人物的生活原型。他找到了“秦可卿的生活原型是废太子之女,弘皙之妹”。所以,刘心武也属于“文学派”。所不同的是,红学家们都在“正照风月鉴”,品读程高篡改本《红楼梦》的“艺术魅力和美学价值”。而刘心武则是“揭秘小说人物的生活原型”。而“揭秘小说人物的原型”与霍国玲的石学“反照风月宝鉴”、索隐《石头记》背面的“真事隐”也不是一回事。“揭秘小说人物的原型”的前提是把程高篡改本《红楼梦》当作小说来研究。而索隐《石头记》背面的“真事隐”的前提,则是首先摒弃程高篡改本《红楼梦》这个假本,确定用曹雪芹的真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作为自己的研究版本。其次是承认《石头记》的正反、真假两面性,即《风月宝鉴》的两面性,承认并尊重作者和批者关于“只看此书背面,不看此书正面”,“痴弟子正照风月鉴”的告诫。
按照文学作品、小说的定义和概念,小说人物秦可卿的艺术形象应该是现实生活中的国公之家重孙子媳妇的群体的集中、典型、代表。刘心武为秦可卿找到的那个生活原型,“废太子之女,弘皙之妹”,与秦可卿的艺术形象严重不符。作者为秦可卿赋予的内涵是,卧室具有皇家气派,“连神仙也住的了”,死后所用棺木“非常人所用”,葬礼属于国葬级别。由此看来,秦可卿的生活原型至少是一个皇后,或者是一个皇太后。这又与文学的概念大不相符。还有宁国府的老爷子贾敬。作者把雍正帝的十五个特征写在了贾敬的身上,使小说人物贾敬失去了国公之家老爷子的典型特征。所以,刘心武按照小说的规矩,文学作品的理论,去寻找《红楼梦》中的小说人物的原型恐怕会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红学家们批评刘心武的“秦学”是“新索隐派”,看来是批评错了。他们混淆了“索隐”与“寻找小说人物原型”这两个概念。索隐《石头记》背面的“真事隐”,叫做“索隐派”。“寻找《红楼梦》小说的人物原型”,属于“文学派”。“索隐派”和“文学派”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研究方向。
红学家们批评霍国玲的石学《红楼解梦》是“新索隐派”,是批评对了。霍国玲的石学就是“新索隐派”。他们自称是“索隐、考证、评论派”。然而,“新索隐派”的研究方向不是错了,而是非常正确!现在看来,在整个红学界,也只有“索隐派”的研究方向是正确的,其他学派的研究方向和研究方法都是错误的。小说评论派研究的对象是一个后来人的篡改本,错了!其研究方向是“痴弟子正照风月鉴”(脂砚斋语),错了!程高篡改本《红楼梦》的前八十回是一个特大谜语的谜面,小说评论派把它当作(冯其庸语)小说来研究,错了!。探佚派和续书派都是“画蛇添足”,都没有看懂《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是曹著之全璧,都错把它看成了一个“未竟之作”,“残缺不全的著作”,“维纳斯断臂”,“八十回以后的原稿丢失了”,错了!小说评论派,探佚派和续书派,都应该反思一下自己的研究方向和研究方法,尽快回到“反照风月鉴”的正确方向上来。
红外人刘振兴老有所为2017年12月30日作于新疆伊犁州党校
注:
【1】冯其庸访谈录:“为了哗众取宠又闹出来了霍国玲的《红楼解梦》,闹了一阵,现在也都拆穿了,紧跟着又来了刘心武的‘秦学’。……不是红学,也算不上‘红外学’。……信口乱说就能算学问吗?……充其量只能算是‘红外乱谈’,……《红楼梦》不是谜语大全,找《红楼梦》猜谜就找错了。……无稽之谈,……信口开河,……随便乱说,……歪门邪道、哗众取宠,……”。
【2】李希凡访谈录:“现在这些提法都是以前索隐的东西的翻版,只不过影射的更具体,更没有根据。我劝刘心武先生不要引导大家去猜谜,这些东西过去老祖宗就猜过了,猜了那么多年都猜不对,他也不可能猜对。‘秦学’完全是他自己猜的”。
【3】张庆善访谈录:“‘秦学’是新索隐”。“你那算一家吗?但索隐而衍生的想象、误读,如何为‘家’?他的红学研究是学术小说。这是一种荒谬的体裁。”
【4】郭豫适《主观猜测,还是科学考证——评“红学”索隐派的研究方法》:“近半个世纪,尤其是七十年代以来,海内外出现不少索隐派红学著述,……这种情况,从索隐派观点看来,可说是索隐派红学的复兴;从批评者观点说来,则是索隐派红学的复辟;而从《红楼梦》研究史的角度来说,则是当年胡适和蔡元培新旧红学争论的继续”。

声明:未经本站与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liuzhenxing227@126.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