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以简单的美学观点鉴别《红楼梦》作者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以简单的美学观点鉴别《红楼梦》作者

作者:文古清 收录时间:2017年12月29日 星期五 下午16:59

文古清2017-12-29

引言

美学是对人类社会存在的各种美的现象与意识的全面概括总结,解释提炼。

然而美学是社会科学中最通俗易懂的大众学说。美学最基本的原则之一就是“简单就是美”。因此,装腔作势地将美学神秘化,束之高阁的行为本身就不合乎美学原理。

老子曰: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已;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已。故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形,高下相倾,音声相和,前後相随。

姬子曰:美远乎哉,我欲美斯美近矣。

面对一部美学创造《红楼梦》,否定曹姓奴隶假作者的过程,以及探索《红楼梦》非奴隶籍的真正作者都是对美的追求。

臆造的《红楼梦》假作者曹包衣奴隶家人写红不合美学义理

《红楼梦》是一种美学创造,其作者受到《红楼梦》背景素材的真实社会与历史事实的制约和影响,这是形成和创造《红楼梦》美学的先决条件。

美的创造:审美理想,即对美的理解,认识,要求和愿望。

现实美是来自现实生活的感受与体验。

现实美的创造:环境的美化,日常生活的美化,人与人关系,社会关系的美化。

艺术美是艺术家对现实生活进行创造性的反映产物。

艺术美的创造:审美感受,艺术构思,艺术传达,精神活动的转化为物质在形式的实践活动。

首先,《红楼梦》真正的作者们要有现实美的客观环境,实际经历与思想认识。

其次,作者们要有其美学传统的文化熏陶。

然而,树立了一定的审美理想是否就一定能有效地进行美的创造呢?远没有这么简单!要经历从主观到客观的长期实践的努力。

第一要有健全的社会化的审美感官。

第二是必要的审美修养,知识,文化,生活阅历。

第三是审美心境,一个较长时间影响整个持久的情绪状态。

对照以上简要的美学概念,对照残忍杀戮,种族压迫的八旗部落军队组织编制,猪尾巴满族的私人包衣奴隶曹家人,和族世代为满族人作私人包衣奴隶,归内务府管制,没有人身自由,家族女性包衣奴隶都是不识字的文盲。这种人性变异的下贱奴隶写作充满美学的《红楼梦》是否可能?

创作《红楼梦》是将现实的美转化为艺术的美。

现实美包括:环境的美化,日常生活的美化。

曹包衣奴隶没有自由选择生活环境的权利,曹颀作煮茶总领,内务府给56间房暂时居住。曹寅,曹颙,曹頫所有户口情况,家居情况要随时向主子(糠稀)详细跪奏上报。

康熙五十四年朱批:你家中大小事,为何不奏闻?

这种奴隶生活环境,事实上是在精神与物质的枷锁中苟活,事实上不久以后曹頫在物质上物理上,确确实实扎扎实实地戴上几十公斤重的枷锁赔付,精神上呦,物质上吽,好臭美啊哈?!美吗?不美,丑陋!

康熙三十六年江宁织造.郎中曹寅进送腌鲥鱼二百尾,便蛋二千个,腌蛋四千个,两种玫瑰露八罐,连同汉文单一并送至。

这种便蛋,腌蛋”通政使美吗?不美,丑陋!

康熙四十七年曹寅谨奏:京畿麦甚好,山东麦长五、六寸,江南麦已长一尺

这种小麦庄稼长势观测员,包打探,与美学无关。

现实美还包括:人与人关系的美化:社会关系的美化:

曹包衣奴隶合族没有人身自由,满汉朝臣都看不起内务府的包衣奴隶,他们没有汉族知识分子选择科举或经商的自由。汉族知识分子比如顾炎武,他可以云游天下,结交学子,以文会友。而包衣奴隶的身份是固定的,代传的。曹包衣的奴隶女儿既没有人身自由,也没有读书识字的权利,由文盲女奴隶结成女子诗社?!可能吗?那是癞蛤蟆梦天鹅!美吗?不美,丑陋!

常有弱智曹无学家拿曹寅接驾说事。事实上,满人皇帝康熙南巡跸驻织造府是视察工作,是公事,不是与民同乐,也不是来与私家汉族曹包衣贱奴同乐!更不是与蝼蚁下贱同乐!康熙四十七年曹寅谨奏:臣蝼蚁下贱,过蒙圣恩,涓涯莫报。

比如康熙跸驻织造府时拷问江宁知府陈鹏年,威严的几乎有人要掉脑袋,李煦包衣奴隶害怕曹寅包衣奴隶说话惹祸,背后拉扯曹寅奴隶的衣襟,吓的要死。

拿接驾说事,接驾首要的形式之一就是作诗颂圣,这是对接驾过程起码的艺术美化。而曹包衣奴隶狗男女既无资格,也无权力献诗颂圣,更连最起码的文字语言基础都没有。曹包衣女奴隶都是不识字的文盲,别说无资格作马屁诗,即使额外开恩给女包衣奴隶作诗的权力,文盲女奴也是睁眼瞎,张嘴哑。曹佳氏,曹挂氏,李煦捏造女,这些文盲女奴颂个屁圣。洗衣房一边回避着,在洗衣里承服倒是她们的正经事!

曹包衣贱奴身份永无改变,想要美化枷锁下的奴隶自身与其他自由官民的关系是痴心妄想。

艺术美的创造,先要有美学传统的文化熏陶,审美感受,一个较长时间影响整个持久的情绪状态。再有艺术构思,然后成为艺术精神活动的转化为物质在形式的实践活动。

美是主观与客观的统一,苏东坡的《琴诗》:“若言琴上有琴声,放在匣中何不鸣?若言声在指头上,何不于君指上听?”

荀况:“心忧恐,则口衔刍豢而不知其味,耳听钟鼓而不知其声,目视黼黻而不知其状,轻暖平簟而体不知其安,故嚮万物之美而不能嗛也。”

曹寅包衣奴隶生前死后巨额亏空,曹颙,曹頫,曹天忧,曹不沾,等等各位奴隶子孙,无论被说成是寅包衣的正出,庶出,领养子,填塞孙,都根本既没有现实美的环境,也没有艺术美的实践,贱奴身份加巨额亏空,更没有美的心情意境。按说既然是包衣奴隶嘛,总得作点“包衣吟”,“奴隶咏”的自况诗吧,但迄今为止红无学家,曹无学家死缠烂打的“考证”,都证明曹庸,曹腐,曹添莠,曹粘,包括女奴曹佳氏,曹挂氏,李捏氏连任何类似《包衣吟》《奴隶咏》一类诗集都没有。《包衣吟》《奴隶咏》应是曹奴隶起码的文学美学实践练习,零,没有。

曹包衣奴隶没有精神上的美学心情意境:

康熙五十五年朱批:知道了。米价还贵,如何说得十分收成?病故人写在请安摺内,甚属不合!此一任比不得当时。若有疏忽,罪不容诛矣。

雍正朱批:因你们向来混帐风俗惯了,少乱一点。坏朕声名,朕就要重重处分,特谕。

曹寅包衣奴隶的过继子孙,臆想孙,只能作亏空,被满贵压榨敲诈,被康熙雍正训斥的等死噩梦。莫说曹包衣奴隶家人根本没有美学的环境,即使有,“心忧恐,故嚮万物之美而不能嗛也。”

至于被曹无学家肉麻吹捧的二敦曹某雪芹,一生能拿出手的诗就是“白傅诗灵应喜甚,定教蛮素鬼排场”,这两句狗屁诗,“应喜甚,定教”美吗?不美,恶心,丑陋!

肉麻二敦曹,弹食客铗,扣富人门,一只摇尾乞食狗,美吗?不美,丑陋!

蝼蚁下贱曹奴隶家人写的出美学《红楼梦》吗?扯臊吧!不值一提,不值一驳。

曹包衣奴隶之外的诸多作者人选研究者各有各自的美学观点

当今之所以出现不胜枚举的诸多曹奴隶以外的作者人选,概因稍具美学鉴赏能力的研究者很容易发现,曹包衣奴隶作者之说的全部内容十分丑陋,没有一丝一毫的美感。

对比之下,他们心目中的作者人选各具一定的美学表象,最起码都不是奴隶籍,至少作为《红楼梦》作者人选比曹包衣奴隶令人感觉心情舒服畅快,正如老子之言“长短相形,高下相倾”,知其新人选之美为美,斯曹奴隶之恶已。

比如张岱,有《陶庵梦忆》,《夜航船》,奇美无限。

明季荣国公张玉,英国公张辅,南北两京,东西两府,中规中矩,宏伟壮丽之美。

冒辟疆,名成四公子,襟连秦淮八艳,独步水汇园,四美具,二难并。

其余各家研究者对其作者人选的审美概括在其胸中自有丘壑,这里不为他人越俎代庖。

真正最具现实之美,创造之美,人文之美,文学之美,艺术之美于一体的则是杭州钱塘《蕉园女子诗社》的二十几位女性诗人及其家族,蔚为大雅之美,壮丽古典之美。

顾若璞以《卧月轩稿》闻于时。

顾长任有《谢庭香咏》《梁案珠吟》。林以宁有《墨庄诗钞》《凤箫楼集》。

钱凤纶有《古香楼集》。钱静婉有《天香楼集》。

柴静仪有《凝香室诗》。冯又令有《湘云集》《和鸣集》。

顾姒有《静御堂集》。徐灿有《拙政园诗馀》。

蕉园诗社女子诗集美不胜收,包孕《红楼梦》之美而远过之,涵盖大观园诗社,风雅超逸。

以《红楼梦》与蕉园诗社女子作比较,相形见绌矣,何足为奇,《红楼梦》之美取材于《蕉园诗社女子》之美而隐之,半遮半掩。《红楼梦》实乃窥《蕉园诗社女子》管中之豹也,焉能尽睹蕉园女子其全貌之美于万一,《蕉园女子诗社》群体具有浩瀚美,宏廓美,美得气势磅礴;美的精微,细致深邃。欲快《红楼梦》之真美,尽在蕉园女子诗社。

对此,曹无学家掩耳遮目也无法盗铃,仅能盗来丑陋之极的草包衣。

对作者的探究方法合乎科学美学才近真理

科学中的美是使人愉悦的源泉。科学中的优美,主要体现在对称美、比例美和简洁美。

对美的追求可以把人们引向真理的发现,如海森堡所说“美对于发现真理的重要意义永不过时。”英国科学家麦卡里斯特认为“现代科学最引人注目的特征之一就是许多科学家都相信他们的审美感觉能够引导他们到达真理”。

因为《红楼梦》真正的作者们必须有与红楼梦,大观园相匹配的美学家族生活环境与精神境界。而学术研究是科学研究的一个分支科目,学术研究的美与科学研究的美有相似性。

探究真正作者就是探究《红楼梦》的美学与其作者及原始素材美学背景的对应,对称,和谐的影像,镜像关系。所以对《红楼梦》真正作者的探究是对美学的追求,是多方面追求科学美的实践活动,因而可以运用科学美学启迪引导。

科学的和谐之美具有普遍的价值。科学家法国数学家彭加勒在《科学的价值》中强调“普遍和谐是众美之源”,“内部和谐是唯一的美”。

科学之美可分为科学事实美、科学理论美和科学实验美。科学事实美是自然界和谐的结构和运动规律等客观存在的的美。明晰、严密的科学理论是美的。科学实验美指的是科学实验设计及其实施过程中的科学美。

爱因斯坦说:“音乐和物理学领域中的研究工作在起源上是不同的,可是被共同的目标联系着,这就是对表达未知的东西的企求”。“那些最微妙的、最高尚的乐趣”是,“对艺术创造和思维的逻辑秩序的美的乐趣” 。

 传记作家沙利文写道:“我们要想为科学理论和科学方法的正确与否进行辩护,必须从美学价值入手,没有规律的事实是索然无味的。”

胡适及其继承者作同语反复的所谓考证,乃至根据《红楼梦》内容编造改写,想象,编造,捏造曹姓奴隶假作者的家史与身世,将癞蛤蟆描绘成骏马,以讹传讹,自愚自乐。试问红无学家曹无学家们,尔曹如此耽沉于如此丑陋的曹李二包衣下贱奴隶族群,所谓证据自相矛盾,驴唇不对马嘴,真的有美的感受吗?!有规律美吗?有对称美吗?尔曹有审美,鉴赏美的能力吗?!

这不是对真理的探求,而是东施效颦,以东施曹奴隶效红楼西施之颦,这既不存在发现真理过程的实验美,也不是客观真理的事实美。曹包衣奴隶的断滥琐事有规律吗?!

任何传世诗文裸无的曹某雪芹说成是红楼梦的作者,和谐吗?美吗?不美,恶心。

为满人洗衣服倒马子起家的曹包衣贱奴“二骚鞑子”,织造府闲差售卖杂役采办杂役,说成是贵族,美吗?不美,丑陋。

投降异族免死苟活的曹包衣贱奴仰望神武民族英雄岳武穆?相称吗?和谐吗?美吗?不美,恶心。

内务府管制的曹包衣贱奴,蝼蚁下贱称作“诗礼”,“簪缨”,“世家”。相称吗,美吗?不美,丑八怪。

二敦曹雪芹“弹食客铗”“扣富人门”,蒙吃蒙喝,蹭吃蹭喝不顾脸面,美吗,不美,鄙夷,丑陋。

民族英雄岳飞,于谦遇害抄家,高风亮节,名并日月,重于泰山,死的壮烈凄美。

曹包衣贱奴身事胡虏,亏空,试图盗窃转移财产,骚扰驿站,获罪抄家哼哼唧唧,声同蚊蝇,轻于鸿毛,美吗,不美,恶心。

曹某雪芹所谓善画据说就是专画石头,狗屁,扯谈!中国画没有石头一科。《宣和画谱》分为:道释,人物,宫室,番族,龙鱼,山水,畜兽,花鸟,墨竹,蔬果十科。曹某雪芹的画石涂鸦美吗?不美,丑陋。

蒜市口十七间半曹寅遗孀将意淫,淫滥传授填鸭给曹芹假孙,可能吗?美吗?恶心!

曹李二包衣奴隶家庭与红楼梦诗礼簪缨大家庭族群对称吗?成比例吗?

将来历不明找不到爹妈的二敦曹某雪芹说成是家族众星捧月的宝玉,将曹李二家包衣奴隶说成是贾史王薛林五六姓世家族群,对称吗?有规律吗?冇,曹李二包衣奴隶家事索然无味!

二敦曹某雪芹生父是颙是頫?胡安。二敦曹生卒年是15246364?扯皮。

这有规律美吗?有科学美吗?没有,丑陋,令人厌烦。

曹无学家,红无学家想象曹包衣奴隶是红楼梦作者,这种没有证据,没有逻辑,同语反复的所谓考证,所谓研究,从科学思维方法上看就是十分丑陋的,没有丝毫科学之美。其结论是荒谬绝伦丑态百出的垃圾论文。

综观明末清初的世家人选,只有杭州钱塘的黄顾钱洪林柴沈,包括毛(先舒)李(渔)朱等等蕉园诗社成员的族人,才与红楼大家庭构成对称,和谐与比例美。

蕉园诗社女子的诗集作品美不胜收。

钱塘望族科第人才蝉联,美哉,幼学琼林。

蕉园诗社自顾太君若璞(贾母史太君)以降,

顾之琼(薛姨妈),林纶,黄灿,洪武卫(林儒海,贾政)。

黄启埏(宝玉),顾重楣,张玉霄,林以宁(黛玉),钱元修钱肈修(薛文起),

钱凤纶(薛宝钗),钱静婉(宝琴)。

这些合乎科学事实美,和谐美,对称美的证据不胜枚举。

蕉园诗社五十几位人物原型及家庭全面对应红楼人物及家庭不胜枚举。合乎科学事实美,对称美。

说文解字的文字科学联系五十几位原型人物名号。合乎科学事实美,科学理论美,规律美。

全部几百句诗谜的谜底都是五十几位原型人物名号。合乎科学理论美和科学实验美,规律美。

蕉园景观对应大观园景致有钱凤纶的游蕉园诗为证。

钱凤纶《春日偕林亚清(林黛玉)重过蕉园》一诗中:

柳芽金嫩草青青,(即柳叶渚)。

竹里镌诗惊翠羽,(即潇湘馆)。

去年黄菊开三径,(即菊花题,螃蟹宴,隔座香分三径露之所)。

风卷微波水榭虚,(即藕香榭)。

廊围泉石楼围竹,(即石楼闲睡鹤)。

采药双鬟穿涧出,(即蘅芜苑)。

梅裁小院凭开谢,(即栊翠庵宝玉乞红梅处)。

结伴重登君子亭。(即枕霞阁)。

一泓清溜漾蟾蜍。案有琴书池有鱼。(即菱荇鹅儿水)。

种蔬野老带云锄。(即一畦春韭绿)。

花径纡回静掩关,远峰犹见翠眉弯。(即秀水明山抱复回,)。

合乎科学事实美,和谐美,对称美,规律美。

《争联即景诗》是林亚清钱肈修《钱塘观潮》的和对。合乎科学事实美,和谐美,对称美。

顾重楣的《五美吟》有钱肈修的《五君咏》和对。合乎科学事实美。和谐美,对称美。

题帕诗是黄启埏与顾重楣之间的陆唐情愁《钗头凤》翻版。合乎和谐美,对称美。

蕉园诗社大家族整体构成浩瀚美,轮廓美。

林亚清等等诸子的诗集,如《墨庄集》,《逸莪集》,《天香楼集》,《卧月轩稿》有精细深邃美。

蕉园女子诗社蕴藏红楼全部美学证据不胜枚举。

以此美学素材证据得到必然的结论,红楼梦的真正作者是黄启埏,钱肈修,洪昉思,林亚清,冯又令等人。

面对这些蕉园诗社的美学证据,曹无学家都可以矢(shit)口否认,但是曹无学死抱着连狗屁都没有的曹包衣奴隶丑陋饭囊献丑招摇过市,只能在知识有头脑的世人面前出尽丑态。

老子曰: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已;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已。

钱塘诗礼世家与曹包衣奴隶家人美丑自辩,智者察之,毋庸多言。

被红无学曹无学蒙蔽欺骗者虽然芸芸众生,然而蕉园诗社的美妙创造为其醍醐灌顶,顿开茅塞之日,将是曹无学家们自取其辱之时。

 声明:未经本站与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wenguqing@126.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