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也谈江宁织造府署之争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也谈江宁织造府署之争

作者:曲乃汉   收录时间:2017年12月11日 星期一 上午08:50

    一个时期以来,在网上读到了有关在康熙朝江宁织造曹家所住的地方称府称署的问题之争,一方是南京大学教授吴新雷先生,他认为当时的江宁织造曹家所住的地方,可以称江宁织造署,也可以称江宁织造府,署府同义,是同一个实体的两个不同称谓。
    另一方是《南京日报》离休记者严中先生,他认为康熙二年曹玺来到江南做江宁织造,是在总督部院前面开府,在康熙七年前,都是府署合一的。康熙二十三年,康熙皇帝第一次南巡,为预备接驾,两江总督于成龙和曹玺考虑到,府署合一的织造府下人等不得住此,故将督院以西的“操江衙门”改为新织造府别住。曹家所住的地方称江宁织造署。
    他根据康熙二十三年《江南通志》刊有的《江南省城之图》,还有乾隆元年《江南通志》刊有的《江宁省城图》,均标示总督部院东为协镇府,西为织造府,南为理事厅,他认为理事厅就是织造署,东南为进御机房,即织造局。严中先生据此认定,曹家时代的“金陵织使署”就是江宁织造署,旧在利济巷大街,即今南京大行宫处。另有下人住的江宁织造府在总督部院西,原为操江衙门,还有江宁织造局在总督部院东。
    吴新雷先生认为,两图所标示的在总督部院前的“理事厅”,应为江宁织造局中的理事厅。江宁织造府或称江宁织造署,在两江总督部院前,原为“操江衙门”,康熙初,操江衙门被裁撤,以原址改建为江宁织造府,也称署。康熙帝南巡,五次以此为行宫,到乾隆十六年正式改为行宫,它的方位是:东起利济巷,南临科巷,西临碑亭巷,北对长江路两江总督部院旧址。
    本人是辽宁丹东人,不掌握当地的第一手资料,看过吴新雷和严中两先生的各自表述,赞同吴新雷先生的说法,不同意严中的说法。
    严先生说康熙帝第一次南巡,两江总督于成龙和江宁织造曹玺为迎接御驾,认为府署合一的织造府下人不得住此,故将原总督部院以西的操江衙门改为新织造府别住。这样的说法既无史料根据,也不符合情理。在清朝的同一时期内,只有一个江宁织造,只有江宁织造及其家属才有资格住在江宁织造府里,织造府下人不是织造,他们住的地方能称江宁织造府吗?这是说不通的。下人完全可以赁居在附近的民房里,曹家的部分仆人,无论康熙南巡不南巡,仍然可以住在织造府里随时随地伺候主人,决不能为下人另建江宁织造府。
    严先生所说,在图中总督署院前的理事厅,就是江宁织造署,也是没有根据的,顾名思义,厅,是官员办公的地方,不是官员及其家属居住的地方,查曹寅著《楝亭集》及有关曹家的历史资料,从来没有把曹家所住的江宁织造署称为理事厅,这样的说法可谓闻所未闻。理事厅应为江宁织造局里的办公机构。
    谈起江宁织造局,人们往往说什么进御机房、染房,好像这里仅仅是工厂,是劳动场所,这是片面的说法。其实,江宁织造局才是江宁织造行使职责办理公务的衙门。本人看过旅美华人学者赵冈先生的文章,赵先生说,江宁织造署在《江宁府志》第十二卷建置篇中的正式名称是“织造廨署”,据《辭源》,廨,公廨也,故通称官舍曰廨署,所以它不是工厂,也不是办公处,而是清朝政府供给江宁织造的公馆。江宁织造的办公处是织造局,在西华门,系明汉王高煦旧第。
    本人同意赵冈先生的说法,并举一例证明:雍正六年七月初三日,江宁织造隋赫德跪奏:“切奴才查得江宁织造衙门左侧万寿庵内,有藏贮镀金狮子一对”,这个“江宁织造衙门”是指江宁织造署,还是指江宁织造局?可以肯定,是指江宁织造局,因为江宁织造局和万寿庵比邻,江宁织造署和万寿庵中间又隔着江宁织造局,距离就远一些。
    江宁织造使命何在?简而言之,是督察御用缎匹和官用缎匹的生产,具体一点说,首先要督察购进的蚕丝、染化料、机械等原材物料的品质和价格,防止官商勾结、内外勾结、虚报价格、以次充好等行为。在生产的流程中,既要照顾养蚕人、缫丝工、织绸工、印染工等合理的收益,又要防止奸商掮客从中插手偷工减料、抬高价格,要经常发现并及时清除各个环节中的积弊,使产品既保质保量,又要保持合理的价位,然后通过驿马押运到北京。
这些工作在哪里进行?是在江宁织造署吗?不是,而是在江宁织造局,在江宁织造局里的理事厅。因为这里和织机房染房很近。还有江宁织造的下属,如笔帖式、库使、库吏等七八个人,他们都是七品到九品的官员,都在织造局里办公。所以本人赞同吴新雷先生的说法,理事厅是织造局里的办公机构,决不是什么江宁织造署。
    另外,根据雷严两先生所举出来的一系列有关南京地区的地方志:康熙七年刊本《江宁府志》、康熙二十三年《江宁府志》、康熙二十三年刊本《江南通志》及该志刊有的《江南省城之图》、康熙六十年《上元县志》、乾隆元年《江南通志》及该志刊有的《江宁省城图》、乾隆十六年《上元县志》以及嘉庆十六年的《重刊江宁府志》等等,在同一份史料中,凡提到江宁织造府,就不提江宁织造署,凡提到江宁织造署,就不提江宁织造府,没有一份资料在提到江宁织造府时又提到江宁织造署,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根据这种情况,都有助于证明,江宁织造署就是江宁织造府,是同一个实体的两种不同称谓。
    那么,严中先生的说法是不是完全空穴来风、毫无根据呢?不是,他根据的是两幅图:即康熙二十三年《江南通志》上刊有的《江南省城之图》和乾隆元年《江南通志》上刊有的《江宁省城图》。
在所有的文献资料中,凡提到江宁织造署或江宁织造府的位置,都毫无例外地写着是在总督部院前,即总督部院的南面,可是在这两幅图中,却把织造府搬到了总督部院的西面。关于理事厅,吴新雷先生认为是江宁织造局里的办公机构,织造局是在原西华门大街,原汉府内,是位于总督部院的东面,可是在这两幅图中,织造局里的理事厅却搬到了总督署院的前面(南面),两者的方位都向相同的方向移动了九十度。
    本人认为,这两幅图的方位有问题,破解这两幅图的方位问题,就能找出问题的症结所在。
    我们现代人,经常看地图或某地区布局的示意图,在没有箭头标示方向的情况下,都把上面视为北方,把下面视为南方,把右侧视为东方,把左侧视为西方,这早已成了习惯,一种规则。
    可是在二三百年前,古人也是这样做的吗?由于古人不经常接触这种图,可能有的绘图者就不这样做,例如这两幅图。
    由于两江总督署院是江南省的最高军政衙门,在绘图时,人们往往把它当成坐标。当时的绘图者不是站在总督部院的南面,而是站在总督部院的东边,面向总督部院的方向,他绘制的图,自然是总督部院在上方,自己为下方;由于织造局里的理事厅也是位于总督部院的东方,和绘图者同位,他绘图时,自然要把理事厅绘在总督部院的下面,这样,就会被现在的人看成是在总督部院的南面(前面)。
江宁织造府本来位于总督部院的前面(南面),由于绘图者是位于总督部院的东面,角度不同,他绘图时就自然地把江宁织造府绘在总督部院的左侧,被现在的人看成是在总督部院的西面。
    本人的这种解释是对是错,有一个简单的验证方法,本人没见过这两幅图,必须找来这两幅图,假若在这两幅图中,有文字标明理事厅是在总督部院的前面,江宁织造府是在总督部院的西面,则证明本人的判断是错误的。
如果在这两幅图中,没有文字标明理事厅是在总督部院的前面,没有文字标明织造府是在总督部院的西面,则证明本人的判断是有道理的,是这两幅图的绘图方位和今天不同。绘图者是把位于总督部院东面的理事厅绘在总督部院的下面,被今天的人们当成是在总督部院的前面(南面),把总督部院前面的江宁织造府绘在总督部院的左侧,被今天的人们看成是在总督部院的西边,是这两幅图给人们造成了错觉。
    本人多么希望有人能把这两幅图的原样发表在网上,让更多的人们发表意见。
    不过,在乾隆年间就有一幅图,和今天绘图的方位完全一致,即乾隆三十六年,大学士高晋等编纂的《南巡盛典》中收录的一幅《江宁行宫》图。
    在这幅图中,行宫的门都面向下方,即坐北向南。行宫占地大致呈方形,西北略突出一些,西南缺失一块。由于乾隆时的江宁行宫其前身就是江宁织造曹家人住了六十多年的江宁织造府,所以此图的史料价值很高。
通过此图,我们可以看到行宫的建筑格局及其景物的分佈情况。此图东部分是南北走向带有院落的一排排殿堂,西半部分南边有戏台、茶膳房、箭亭,其余大部分是山水园林,园的中心部位是水池,在康熙朝曹寅时代,被称为西园、西轩、西池,西南角的箭亭,被曹寅称为射堂。当时的楝亭、西堂、萱瑞堂是被拆掉,还是被改建,就不得而知了。
    通过此图,我们还可看到水池的四周有蜿蜒曲折的游廊,池中有亭榭,并有曲桥和岸边相通,池的四周还有楼台亭阁假山石,地势呈高低起伏之状。
    看到江宁行宫图,使我们联想到曹寅时代江宁织署中的西花园,本人坚定地认为,《红楼梦》中的大观园,就是以江宁织署中的西花园为原型,《红楼梦》小说中所描写的那种烈火烹油鲜花著锦之盛,表现的是曹家在康熙朝的四十年代,这个时候曹雪芹尚未出生,而他的父亲曹頫正值少年,所以,《红楼梦》的真正作者只能是曹頫。曹雪芹是之后的披阅增删者。
    乾隆时代的江宁行宫在西园部分又增添了一些景点,有绿静榭、听瀑轩、判春室、镜中亭、塔影楼、彩虹桥、钓鱼台等,从这些景点的名称可以看出来,景区的精华大多分布在西池周边,也能显示出西池的面积很大,有人估计西池的面积约占西园的一半,而西园的面积约占整个江宁行宫的一半。
    那么,整个江宁行宫面积有多大?这里引用网上的资料,主要有两种说法,一种是:清代康熙雍正时的江宁织造署后来成为大行宫的位置,大概为:东到龙蟠中路,西到碑亭巷,南到棉井巷、科巷、仁孝里,北到长江后街,长宽都是一公里的方框内。
    另一种说法是:作为南京地名的大行宫,实际上是片区名,指的是:今中山东路和太平南路、太平北路交叉十字路口为园心,周围五百米到八百米为半径画的圆形图案的范围。
综合这两种说法,粗略地估算一下,江宁行宫的总面积约有一百万平方米,比北京的紫禁城占地七十二万平方米还要大很多。现在修建的江宁织造博物馆占地1.87万平方米,大约只有原江宁行宫面积的五十分之一。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qnh0306@sina.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