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依据刑事证据法则审理《红楼梦》作者案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依据刑事证据法则审理《红楼梦》作者案

作者:文古清 收录时间:2017年11月18日 星期六 下午19:21

20171118

前言

刑事诉讼法规在古今中外已经有数千年理论与实践的历史过程,我国现代实行的刑事证据判定准则是对以往古今中外的法规借鉴,继承与发展而来。特别是当今国内对刑事证据的勘察,收集,审理,判断准则与国外英美,甚至民国时期都有极大的相似共性,可见它的科学性与公正性。

以刑事证据准则的理论与实践方法办理各类作者疑案最严谨,比任何各种自我认为规范的学术活动都公正,严格。运用刑事证据准则审理《红楼梦》作者疑案可以作到不冤枉假作者。

在当代,一些心理阴暗的人为了一己之私,将曹某雪芹说成半仙,超天才,全局之才,先将曹某捧上九天,然后再拿曹某想怎么吹捧就怎么吹捧。这不是学术,而是一种自欺欺人的催眠术。这种催眠术一百年来将无数独立清醒的思维溺死于染缸槽中。

这样就将读者和研究者引入先入为主的偏见,这种耍赖的混乱歪缠等于说,因为曹某雪芹伟大,所以曹某必是《红楼梦》作者。

这种逻辑谬误等于先将被诬陷者判处死刑再编造罪状,即使找不到罪状也执行枪决。

所以,首先应将曹某雪芹视为破坏安定团结的反朝廷文字书籍犯罪嫌疑人,然后再为文字狱曹嫌犯可能的写作反书的刑事犯罪行为辩护开脱,这才是公正的勘误方法。经过严谨的刑事证据确认辩护之后再来决定曹某雪芹是半仙还是白癜。

手抄小说作者往往心虚,自认可能落得文字狱嫌犯境地。

在清朝,满清统治者随时可能将《红楼梦》作者定为文字狱的罪犯。

在当代,20世纪70年代初,手抄小说《第二次握手》的作者也是现行反革命嫌犯。

从而依据刑事证据的勘察,收集,审理,判断准则审查谣传的曹某作者嫌犯最科学,最公正

所以,当可能将乾隆时期的曹沾定为满门抄斩的罪犯时,依据我党新时期倡导的“不冤枉一个无辜,不放过一个罪犯”的刑事证据准则为他辩护。

刑事证据要点

(以下全部引自中华人民共和国法院,检察院,公安部公开实行的刑事证据法规)

我国刑事证据的性质

刑事证据法指出,证据是客观的,不是想象,猜测,捏造出来的东西。一切证据必须查证属实。

一,刑事证据的类型

1,共有六种证据:物证,证书,,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被告人陈述和辩解,勘验,检查笔录。

2,刑事证据分为证据材料,物证,书证。

3,物证主要指人身以外的证据。书证包括证书,证人证言(必须是了解案情的人),被害人陈述,被告人陈述和辩解,勘验,检查笔录等等。

二,证据又分控诉证据与辩护证据,即控证与反证。

三,从证据的来源,证据又分为原始证据和传来证据,直接证据和间接证据。

原始证据和传来证据

原始证据即,第一手材料,证人亲眼所见的证言,被告对自己犯罪行为的供述,被害人对自己受犯罪分子侵害的陈述,原物证,书证原本,

传来证据即,二手材料,要当面对质,来源不清的证据材料根本不能作为证据。

直接证据是犯罪目击或抓住现行犯,间接证据是构成犯罪的要素,包括工具,时间,痕迹甚至作案动机。

勘察及技术鉴定,勘察与鉴定只能就专业知识层面得到结论,不能在案件法律层面得出结论与裁决。

四,刑事证据的原则:重证据,不轻信口供。

1可能出于各种动机提供虚伪证据,嫁祸于人,伪造物证,伪造书证,甚至抵赖诬陷,也可能承认根本没有犯的罪行。

2,出于某种目的夸大,编造不实口供。

3,提不出反证不等于证明。

4,被告人的口供要与时间地点过程,手段,工具,赃物去向一致。

5,尊重事实真相。

五,证明工作过程准则

证明对象:

是需要用证据加以证明的,要查明的事实总体。

时间:

是否在作案现场,地点,过程,手段,工具,动机,行为能力,行为因果关系,前期准备,赃物去向,涉案对象,同案,协同犯。

确实的证据:

证据必须是客观事实,不是主观想象的,也不是大概其,差不多,更不是歪曲捏造的。

有罪推定是错误的。

收集证据:

要全面客观,不能预先设定框框,符合主观预想就收,不符合就不收。

控告证据与辩护证据都要收集。

证据的判断:一切证据必须查证属实。

不实的原因可能有:

1,出于各种动机提供虚伪证据,嫁祸于人,伪造物证,书证,甚至抵赖诬陷,也可能承认没有犯的罪行。

2 生理上,认识上提供不准确的陈述。

3 环境的特殊性。

4 鉴定人,侦查,检察,水平。

5 查证核实。

证人证言是否合理,有无矛盾,有无变化,联系其它证据是否相互印证,或矛盾。

自由心证是唯心主义的,非法的。以前的犯罪不是证据,受审时的表情不能作为证据,(疑邻窃斧)

6,证人是目击者,接受赃物者,受益者。

间接证据的运用

例如,听说甲杀人是直接证据,但它是传来证据,不是原始证据。

间接证据:

1,由犯罪而产生的痕迹,破坏性的痕迹。

2,罪犯留下的行为痕迹,如血衣,脚印,鞋印,指纹,犯罪人的所属物件,私人物品,交通痕迹。

3,被害对象的硬伤。

4,犯罪工具。

5,犯罪客体物,如赃物。

6,犯罪动机。

7,犯罪之前的准备。

8,犯罪时间,在现场,或离开现场。

9,为避免追责所采取的行动,伪造现场,毁灭证据,嫁祸于人。

10,由犯罪引起生活变化,如生活突然富裕起来。

判断准则,

1,一个间接证据不能得出证明。

2,间接证据与被告犯罪事实有必然的内在联系。

3,间接证据必须可靠。

4,间接证据之间,间接证据与犯罪事实之间必须协调一致,不矛盾,如果矛盾不能定案。

5,间接证据必须构成严密的证明体系。

物证的审查判断

1自己伪造,诬陷他人,

2物证来源,偷复偷,栽赃,买来的,

3,物证与案件有无内在联系

书证的概念意义,

以其内容定!

是物证还是书证。内容与犯罪事实无关是物证,有关是书证。

最重要的是“以其内容”四个字。

如谋反标语,谋反信件,策反信,谋反传单,武装起义计划,行动纲领,贪污账本,私人原始日记本。

审查书证是否伪造,匿名检举与出处不明的文件不能作为证据

是否伪造,他杀伪造遗书。

书证有可能有错误:

1,匿名检举,出处不明的文件不能作为证据。

2,要看与事实有无内在联系。

3,要与其它证据联系一体考虑。

4,要检查书证是否是在暴力,威胁,欺骗的境遇下作成。

5,与案件事实没有内在联系的书面文件不能用作证据。

6,书证与其它证据不一致则是辩护证据。

证人证言

了解案情的人才能充当证人。

能表述清楚的人才可以作证人。

证人证言的收集和要求

要求如实叙述所了解的案件情况,间接得到的信息要说明来源

影响证人证言真伪的诸因素

1,职业生活经验。

2,记忆。

3,反应,主观方面的影响,政治立场,观点,表现自己,不从事实出发,而是从政治环境,形势出发。

4,甚至与被告的关系好坏,赞美,开脱,或嫁祸。

证人证言的判断,

1,是否受外来因素影响,逼供,诱供,骗供。

2,证人证言内容是怎样获得的,直接,间接。

间接的要弄清谁讲的,什么时候,什么地点,说不出来源,不能作为证据。

3,证人证言与其他证据是否一致,证人与当事人的关系,有可能夸大和缩小。

4,证人的思想品行高,更可靠,反之可靠性低。

5,证人证言是否合理,有无矛盾,有无变化,联系其它证据是否相互印证,或矛盾。有矛盾就是反证!

6,表述不清楚的话语不能作证言。

被害人陈述,被告人的供述与辩解的分析与判断

1,与其他证据核对是否一致。

2,前后是否一致。

3,有无骗供诱供。

技术鉴定

技术鉴定必须由有专业技术资格的技术人员独立完成。

鉴定只能就专业知识层面得到结论,不能在案件法律层面得出结论。

不能凭嫌疑人被要求写的字迹,还要嫌疑人平时的字迹,以免有意造假模仿。

仅凭家属的说法,没有法医不科学。

鉴定人员是否有外界因素影响。

为嫌疑作者曹某雪芹作刑事辩护

一,胡适征引的资料审理

一一,关于袁枚的《随园诗话》

首先来说,袁枚与曹雪芹不认识,没有任何交往。

根据刑法,

“了解案情的人才能充当证人”。

袁枚不了解曹某的案情,没有证人资格!

根据刑法,

“间接得到的信息要说明来源”。

“一个间接证据不能得出证明”。

“传来证据即,二手材料,要当面对质,来源不清的证据材料根本不能作为证据”。

袁枚的所有说法都不是直接证据,都是传来证据,来源不清。原本就不能作为证据!

《随园诗话》涉红第一条,卷二第二十三:“康熙间,曹练亭为江宁织造,每出拥八驺,必携书一本,观玩不辍。人问:‘公何好学?’曰:‘非也。我非地方官而百姓见我必起立,我心不安,故藉此遮目耳。’素与江宁太守陈鹏年不相中,及陈获罪,乃密疏荐陈。人以此重之。其子雪芹撰红楼梦一部,备极风月繁华之盛,明我斋读而羡之。当时红楼中有某校书尤艳。我斋题云:病容憔悴胜桃花,午汗潮回热转加。犹恐意中人看出,强言今日较差些。威仪棣棣若山河,应把风流夺绮罗。不似小家拘束态,笑时偏少默时多。”

这则诗话前半段关于曹寅陈鹏年的传闻与曹某雪芹作者之说没有任何关联,不是证据!

后半段,其子雪芹撰红楼梦一部,当时红楼中有某校书尤艳。这个雪芹是寅子的说法不合理,某校书尤艳也不是红楼梦的故事,红楼梦没有女校书,矛盾。

康熙4828日曹寅谨奏:。臣有一子,今年即令上京当差康熙521015日奴才曹谨奏:窃奴才包衣下贱,年幼无知,继承父职。二月初二日巳莅任。康熙54118才李煦跪奏:曹病故,特命将曹承继袭职。

曹颙1709年上京当差,1713年因曹寅死回转到任,1715年曹颙死。颙为曹练亭子者,何时“撰红楼梦一部”?

曹寅继子曹頫生于1709年,1715年过继寅孀暨任织造,1728年戴枷,18年经历的织造亏空,曹家男主连续死殁,连年亏空,抄家监管,全部是曹包衣奴隶家庭的贱奴寻死觅活乱象。如此继子何能“撰红楼梦一部,备极风月繁华之盛”?与袁枚说法不着边际。

《随园诗话》涉红第二条,卷十六第一七“丁未八月,余答客之便,见秦淮壁上题云;“一溪烟水露华凝,别院笙歌转玉绳。为待夜凉新月上,曲栏深处撤银灯。”深得《竹枝》风趣。尾署“翠云道人”。访之乃织造成公之子啸崖所作,有才如此,可与雪芹公子前后辉映。雪芹者,曹练亭织造之嗣君也。相隔已百年矣”。相隔百年,既非寅子,更非寅孙,完全不合理,又与1763年死芹矛盾!袁枚说法不知所云。

《诗话补遗》涉红第三条,卷一第五六:“余买小仓山废园,旧为康熙间织造隋公之园,故仍其姓,易“隋”为“随”,取随之时义大矣哉之意。”

所谓隋公隋赫德,任江宁织造始于雍正六年(1728年),袁枚说是康熙间。根据隋赫德跪奏,确认曹包衣家根本没有花园!更没有什么大观园。曹家有园是造谎,隋赫德时间与康熙有矛盾,与其它证据相互矛盾。全是编造的谎言。

根据刑法,

 “证人证言是否合理,有无矛盾,有无变化,联系其它证据是否相互印证,或矛盾。有矛盾,不能互相印证就是反证。”

“证人的思想品行高,更可靠,反之可靠性低。”

首先,袁枚没有证人资格,其次,其诗话的内容及涉及红楼梦的说法来源不明,第三,证言不合理,与其它证据相互矛盾。第四,袁枚在活着的时候就被时人称为说谎精,思想品行低劣,诗话全无可靠性。

所以,袁枚的三条涉《红》诗话都不是证据,都是反证!

一二,关于《居常饮馔录》

《录》作为书证客观上是反证!

居常饮馔?!《红楼梦》故事中的菜肴是居常饮馔吗?

请看茄鲞,野鸡瓜子,果子狸,荷叶羹,哪一味是家常,日常,平居里巷的常态饮食?!居常吃得起这些菜品吗?!

根据刑法,

“书证的意义,以其内容定!”

“要看与事实有无内在联系。与案件事实没有内在联系的书面文件不能用作证据。

书证与其它证据不一致则是辩护证据。

曹寅的《居常饮馔录》与红楼梦案件饮馔事实没有丝毫内在联系,与其它证据不一致,而且相反,是反证。

一三,关于《四松堂集》与《懋斋诗钞》,

《四松堂集》作者敦诚,《懋斋诗钞》作者敦敏。

《寄怀曹雪芹(霑)》“扬州旧梦久已觉”句下笺贴条“雪芹曾随其先祖寅织造之任”。

贴条“雪芹随织造任”。不清楚是谁讲的,什么时候,什么地点。

根据刑法,

“证人证言的判断,内容是怎样获得的,直接,间接。间接的要弄清谁讲的,什么时候,什么地点,说不出来源,不能作为证据”。

“曾随织造之任”。也与写《红楼梦》没有内在联系,不是随织造任就能写红楼梦。

根据刑法,

 “书证与其它证据不一致则是反证。”

由于无法证明曹雪芹是曹寅的儿子或孙子,所以此贴的说法与其它证据矛盾。

根据刑法,

“证人证言的判断,是否受外来因素影响,逼供,诱供,骗供。”

很显然,编造贴条者字面背后的意思是一个为特别人定制的几乎明说的暗示,即此曹某雪芹曾随织造任,所以经历过繁华。这就暴露出贴条的诱供性,骗供性,证明贴条就是为想象织造府有繁华的人所编造。为下一步主观臆断作铺垫,即,随任,似有机会历繁华,似过上好日子,因而是作者。这是个诱供贴。

所以是反证!

根据刑法,

“间接证据要与被告犯罪事实有必然的内在联系。”。“书证要看与事实有无内在联系。与案件事实没有内在联系的书面文件不能用作证据”。

考察《四松堂集》与《懋斋诗钞》的所有诗作,没有任何此曹某雪芹创作《红楼梦》的直接与间接言词证据。所以《四松堂集》与《懋斋诗钞》与红楼梦作者案件没有任何内在联系。所以《四松堂集》与《懋斋诗钞》不是证据,而是反证!

一四,关于永忠的说法

《因墨香得观红楼梦小说,吊雪芹三绝句》传神文笔足千秋,不是情人不泪流;可恨同时不相识,几回掩卷哭曹侯;

永忠与传说作者曹雪芹不认识,没见过,他的话是来源不清的传来证据,

根据刑法,

“了解案情的人才能充当证人”。

“传来证据即二手材料,要当面对质,来源不清的证据材料根本不能作为证据”。

永忠与曹雪芹不认识,没有任何交往。没有证人资格!所以永忠的话不能作为证据。

一五,关于富察明义的《题红楼梦》二十首

明义诗大多与各种版本红楼梦内容不符。其中高潮迭起,妙趣横生,跌宕起伏,锥心刺骨,文人雅趣,吟诗联句,题联作对的数十回:

30回机带双敲,40回三宣牙牌令, 41回茶品梅花雪 49回白雪红梅 57回情辞试忙玉,62回醉眠芍药茵. 12回毒设相思局 46回誓绝鸳鸯偶, 47回呆霸遭苦打,52回病补雀金裘, 65回尤三姐思嫁,66回耻情归地府,  74回抄检大观园。 17回大观园题封额,18回宝玉呈才藻, 38回魁夺菊花诗, 50回争联即景诗, 70回重建桃花社 76回 凹晶馆联诗,全不见于明义诗。

常有人为明义《题红楼梦》辩解说,作为题咏诗,明义不可能全面复述《红楼梦》的内容,而仅仅是对其中感兴趣的部分内容抒发自己的感触,体会,联想,等等。即使是其感兴趣的内容,也是借题发挥,充分地联想,遐思,和原内容可以不一样。

这真是掩耳盗铃式的辩解,假如明义对以上高潮迭起的数十回没兴趣,那么他何必看红楼梦,必定对脂本甚至程高本也没兴趣。这且不说,即使看所谓明义感兴趣的部分,

悄向花阴寻侍女,问他曾否泪沾襟,原书没有此情节,

尽力一头还两把,扇纨遗却在苍苔,原书没有此情节,宝钗拾花不可能大把薅!绝不是明义的想象。

留得小红独坐在,笑教开镜与梳头,原书情节,是麝月开镜梳头,小红是临时工,站着或跑来跑去,不可能独坐!绝不是明义的想象。

分明窗纸两挡影,笑语纷絮听不真,原书没有此情节,

碗边误落唇红印,便觉新添异样香,原书没有此情节,碗边没有误落唇红印,红楼梦喝汤都用调羹!绝不是明义的想象。

拔取金钗当酒筹,大家今夜极绸缪,原书没有此情节,丫环头上也没有钗!绝不是明义的想象。

所以明义看到的不是脂本,也不是120回程高本,而是被人删改的二十回本。

根据刑法,

“了解案情的人才能充当证人”。

明义与曹雪芹不认识,没有交往。没有证人资格!

 “传来证据即,二手材料,要当面对质,来源不清的证据材料根本不能作为证据”。

而且明义得观的所谓抄本来历不明。

“书证的意义,以其内容定”。“书证与其它证据不一致则是辩护证据。”

富察明义的《题红楼梦》二十首内容与《红楼梦》书证很矛盾,不一致,是反证。

一六,关于《枣窗闲笔》

《枣窗闲笔》作者裕瑞,生活的时代与曹雪芹稍晚,其中记载曹雪芹是在前人作品《石头记》基础上,删改成一部新书《红楼梦》:“聞舊有《風月寶鑒》一書,又名《石頭記》,不知為何人之筆。曹雪芹得之,以是書所傳述者,與其家之事蹟略同,因借題發揮,將此部刪改至五次,愈出愈奇,乃以近時之人情諺語,夾寫而潤色之,藉以抒其寄託。曾見抄本,卷額本本有其叔脂研齋之批語,引其當年事甚確,易其名曰《紅樓夢》。此書自抄本起至刻續成部,前後三十餘年,”

根据刑法,

“了解案情的人才能充当证人”。

裕瑞与曹某雪芹不同时,不认识,所以裕瑞没有证人资格。

“传来证据即,二手材料,要当面对质,来源不清的证据材料根本不能作为证据”。

裕瑞的叙述来历不清,不能充当证据。

“书证与其它证据不一致则是辩护证据。”

裕瑞认为曹某是删改者不是原作者,与曹作者之说已经矛盾,也恰好是反证。

所以裕瑞的话不是证据,恰恰都是反证!

一七,关于《春柳堂诗稿》,

作者张宜泉,《伤芹溪居士(其人素性放达,好饮,又善诗画。年未五旬而卒)》:

根据刑法,

“证人证言是否合理,有无矛盾,有无变化,联系其它证据是否相互印证,或矛盾。有矛盾,不能互相印证就是反证。”

张宜泉诗的内容与二敦的证据相互矛盾,不是证据,是反证!

在《题芹溪居士》一首诗题下有附注:姓曹名沽,有雨头,非霑,字梦阮,号芹溪居士。曹沽有雨头,和曹霑不同。

二敦诗中贴条说曹雪芹名霑,字雪芹或芹圃。二敦与宜泉诗的曹某名号,年岁矛盾极大,不是证据,而是反证。

 “书证最重要的是“以其内容”四个字。

 “要看与事实有无内在联系。与案件事实没有内在联系的书面文件不能用作证据。

书证与其它证据不一致则是辩护证据。

宜泉诗中从未提及这个曹芹溪与《红楼梦》有任何关系,张宜泉诗的内容与红楼梦没有任何联系,不是证据!

二,关于曹某雪芹与江宁曹包衣奴隶织造家的关系审理

二敦诗“扬州旧梦久已觉”句下笺条“雪芹曾随其先祖寅织造之任”

袁枚称,寅子雪芹著红楼梦一部。

曹寅没有叫雪芹或(带不带雨头)的沾,沽,梦阮,芹溪,芹圃的孙子!

二敦曹某雪芹在年岁上也根本不可能随曹寅任江南织造。

根据刑法,

“间接证据与被告犯罪事实有必然的内在联系”。

贴条所说“雪芹随织造任”之事,即使有,与写红楼梦并不是必然的内在联系。随织造任与写不写红楼梦没有必然联系。何况此曹某雪芹没有随任织造。

此贴的目的在于暗示,曹雪芹曾经历好日子,所谓好日子即使有,与写红楼梦也不是必然的内在联系。过上好日子与写不写红楼梦没有必然联系。

况且,此贴的情况根本不成立,即,

1,曹寅巨额亏空,曹包衣奴隶家族并没有什么好日子,

2,曹某雪芹即使生于1715年,也随不上曹寅织造任,所以就更没有曾过上什么好日子,

所以,此贴条没有任何意义上的证据作用。

根据刑法,

“间接证据之间,间接证据与犯罪事实之间必须协调一致,不矛盾,如果矛盾不能定案”。

“证人证言是否合理,有无矛盾,有无变化,联系其它证据是否相互印证,或矛盾。有矛盾,不能互相印证就是反证。”

1,二敦曹某雪芹称寅孙,也没有随曹寅任织造。袁枚称雪芹为寅子。矛盾!

2,曹寅根本没有叫雪芹或(带不带雨头)的沾,沽,梦阮,芹溪,芹圃的儿子或孙子!与袁枚说,二敦贴,都矛盾

3,宜泉曹与二敦曹名号,年龄大不相同,矛盾!

“有矛盾,不能互相印证就是反证。”所以,袁枚,二敦,宜泉的证据都是反证!

根据刑法,

“证据是客观的,不是想象,猜测,捏造出来的东西。”

“证言要看与事实有无内在联系。”

“有罪推定是错误的”。

有人根据二敦诗句“扬州旧梦久已觉,秦淮旧梦人犹在,不如著书黄叶村”。推定此曹某雪芹就是作者,这是想象,猜测,捏造!

请注意:红楼梦 ≠ 秦淮梦和扬州梦!

《红楼梦》贾宝玉的繁华是大家庭,表姐妹,青少年,不是社会活动,更不是“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扬州梦,秦淮梦与至亲姑表姐妹,姨表姐妹之间的《红楼梦》有妓女与深闺之别!《红楼梦》文本哪回讲过有哪位贾府的哥儿,姐儿到过秦淮河?!

《红楼梦》与扬州梦,秦淮梦相比,前者《红楼梦》是青少年诗书礼乐家庭生活梦,后者扬州梦,秦淮梦是成年人妓院嫖妓社会交际柳永的玉堂春生活梦,两者有天壤之别!

何况连曹包衣奴隶家人也根本没有参与任何扬州,秦淮的社会风骚活动。哪位曹包衣奴隶家人参与秦淮河的夜夜笙歌?!草包衣奴隶,出入织造府的主要任务是观测记录晴雨表,麦田看庄稼长势,包打听等等,他们去秦淮河看庄稼长势?!晴雨表,麦田庄稼旧梦既≠秦淮梦扬州梦,也≠红楼梦!

更重要的是:红楼梦更 ≠ 秦淮梦和扬州梦!!!!!!

学点逻辑!

至于著书立说是作学问,治经,注汉书,不是写小说。

以二敦的这几句诗推定曹某是作者是弱智昏庸无知识的傻子思维。

所以,二敦诗,宜泉诗都是反证!二敦曹既不是《红楼梦》中人,也根本不是曹寅包衣奴隶的族人。

三,关于脂砚斋批语的审理

根据刑法,

“匿名检举,出处不明的文件不能作为证据”。

“传来证据即,二手材料,要当面对质,来源不清的证据材料根本不能作为证据”。

“证据必须是客观事实,不是主观想象的,也不是大概其,差不多,更不是歪曲捏造的”。

“证人证言是否合理,有无矛盾,有无变化,联系其它证据是否相互印证,或矛盾”。

“间接的要弄清谁讲的,什么时候,什么地点,说不出来源,不能作为证据”。

“表述不清楚的话语不能作证言”。

事实上,脂砚斋评本来源不清,来路不明!脂砚斋评本的所有批语都弄不清谁讲的,什么时候,什么地点,说不出来源,完全是匿名检举,出处不明的文件,完全不能作为证据!

脂砚斋批语自相矛盾,语义不清,不能作证言。

作脂砚斋批语都不知道出自什么人,与作者是什么关系。都没有证人资格!

很多证据表明,脂砚斋评本的大部分批语是无关的人后加的,有几种脂本根本就是伪造的,胡适手持的从不敢公开的本子就是陶洙等人伪造骗钱用的。

根据刑法,

脂砚斋批语完全不能充当证据。本来不需要浪费时间批驳脂批的证据论,尽管如此,曹某雪芹的反思(fans)们没完没了地将脂批当成救命稻草,胡搅蛮缠。为此,不得不以刑法证据准则再次审判脂砚斋批语的所谓证据论的伪谬!

(胡适称《红楼梦》是狗屁,我不同意,但若说脂砚斋批语是狗屁,我赞同。)

根据刑法,

“表述不清楚的话语不能作证言”。

1, 第一回:后因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纂成目录,分出章回,则题曰《金陵十二钗》,《甲戌本》眉批:若云雪芹披阅增删,然则开卷至此这一篇楔子又系谁撰?足见作者之笔,狡猾之甚。后文如此处者不少。这正是作者用画家烟云模糊处。观者万不可被作者瞒蔽了去,方是巨眼。

这条批语意思含混不清,作者与雪芹是两条叙述的主语,所谓巨眼也不等于将披阅增删认为是原创这么简单。

这条批语是反证。

根据刑法,

“证人证言是否合理,有无矛盾,有无变化,联系其它证据是否相互印证,或矛盾”。

2,第一回:《甲戌本》眉批:能解者方有辛酸之泪,哭成此书。壬午除夕,书未成,芹为泪尽而逝。余尝哭芹,泪亦待尽。每意觅青埂峰,再问石兄,奈不遇癞头和尚何!怅怅!惟愿造化主再出一芹一脂,是书何幸,余二人亦大快遂心于九泉矣。甲午八月泪笔。

能解者,哭成此书。书未成,芹为泪尽而逝。不合理,没有书怎样叫能解?!况且书未成,芹逝,书在芹逝后还未成书,而且是成书,不是写作。

本条眉批既不合理又与雪芹作者之说矛盾,所以是反证。

根据刑法,

“证人证言是否合理,有无矛盾,有无变化,联系其它证据是否相互印证,或矛盾”。

“证据是客观的,不是想象,猜测,捏造出来的东西。”

3、第一回:脂批,好防佳节元宵后,(甲戌侧批:前后一样,不直云前而云后,是讳知者。)便是烟消火灭时。(甲戌侧批:伏后文。)指甄家因葫芦庙大火烧成一片瓦砾场。《甲戌本》脂批写出南直召祸之实病。

有人认为“写出南直召祸之实病”指的是1728年织造府被查抄。纯属“想象,猜测,捏造”!织造府招祸是曹頫在送货路途骚扰驿站,索要财物,与葫芦庙大火风马牛不相及。

与事实无联系,无法印证。而且矛盾。没有任何证据性。

根据刑法,

“证人证言是否合理,有无矛盾,有无变化,联系其它证据是否相互印证,或矛盾”。

 “表述不清楚的话语不能作证言”。

4,第一回:甲戌双行夹批:这是第一首诗。后文香奁闺情皆不落空。余谓雪芹撰此书中亦有传诗之意。

此条批语是针对一首诗,“雪芹撰此书中”指的是将诗编撰在书中(增)。是为了传诗。

恰恰证明曹某是编辑者,在编辑时在书中增撰某种隐意诗词,与雪芹是嫌疑作者矛盾。所以本条批语是反证。

根据刑法,

“表述不清楚的话语不能作证言”。

5,第二回:大门前虽冷落无人,后一带花园子里面树木山石《甲戌本》侧批:后字何不直用西字?恐先生堕泪,故不敢用西字。

这条批语所称的先生身份不明,对西字敏感不能说明任何问题,古代私家园林很少称东花园!称西花园是最普遍的叫法。

这条批语表述不清,与红楼梦没有内在联系,什么意义也没有,不是任何意义上的证据。

根据刑法,

“证人证言是否合理,有无矛盾,有无变化,联系其它证据是否相互印证,或矛盾”。

 “表述不清楚的话语不能作证言”。

6,第二回:在皇上因恤先臣,遂额外赐了这政老爹一个主事之衔,令其入部习学,如今现已升了员外郎了,《甲戌本》有侧批:嫡真实事,非妄拟也,总是称功颂德。

在江浙一带,五十来岁,而且一般有家小子女才称“老爹”!曹奴隶家庭的颙,頫继任作织造都还是10几岁乳臭未干,更没有子女,扯不上老爹不老爹的臊。与红楼梦文本矛盾!

此外,颙,頫都是包衣奴隶,连秀才都不是,没有任何入部习学的经历。

曹家事情全部与红楼梦文本故事矛盾。

这一条是反证!

根据刑法,

“证人证言是否合理,有无矛盾,有无变化,联系其它证据是否相互印证,或矛盾”。

7,第五回:在《红楼梦曲收尾》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甲戌本》旁批:又照看葫芦庙。与树倒猢狲散反照。

8,第十三回:秦可卿托梦所说若应了那句树倒猢狲散的俗语处,《甲戌本》有眉批曰:树倒猢狲散之语,今犹在耳,屈指卅五年矣。哀哉,伤哉!宁不痛杀!

曹頫包衣奴隶家庭抄家后看管,押解上京,还归内务府监管,劳动!食尽,鸟没有“投林”的自由和机会,树倒,猢狲也没有散的自由和机会。而织造府转给隋赫德,也不是白茫茫一片真干净。

“树倒猢狲散”是俗语,任何人都可以说,不是曹寅的发明造语,何况曹寅死后多年嫌疑犯曹雪芹才出生,曹寅的口语他的隔世假想孙曹某雪芹能言犹在耳吗?!

“树倒猢狲散之语,今犹在耳,屈指卅五年矣”。如果按照曹某雪芹是作者的说法,甲戌年是1754年,倒退卅五年是1719年,死于1712年的曹寅,1719年怎样作“树倒猢狲散”之语?!?!

此条批语所有一切与曹家事没有任何相互印证,全部矛盾,都是反证。

根据刑法,

“证人证言是否合理,有无矛盾,有无变化,联系其它证据是否相互印证,或矛盾”。

 “表述不清楚的话语不能作证言”。

9,第十六回:《甲戌本》回前批:借省亲事写南巡,《甲戌本》侧批:甄家正是大关键、大节目,勿作泛泛口头语看,《庚辰本》侧批:真有是事,经过见过。

这条批语本身就是伪造!真有是事,经过见过?!康熙最后一次南巡是1707年,犯罪嫌疑人曹某雪芹即使生于1715年也“经过见过”个屁!矛盾之极。

这条批语表述不清,明显是伪造。不是任何证据。是反证。

根据刑法,

“证人证言是否合理,有无矛盾,有无变化,联系其它证据是否相互印证,或矛盾”。

 “表述不清楚的话语不能作证言”。

10,第二十八回:宝玉笑道:听我说来:如此滥饮,易醉而无味。我先喝一大海,发一新令,有不遵者,连罚十大海,逐出席外与人斟酒。《甲戌本》侧批:谁曾经过?叹叹!西堂故事,《庚辰本》眉批:大海饮酒,西堂产九台灵芝日也,批书至此,宁不悲乎?壬午重阳日。

曹某雪芹作者说的壬午年指1762年。有人认为说的是曹寅当时用大海饮酒庆贺。曹寅大海酒至少也在1698年之前,如果有经历并将其绘声绘色写入小说者,至少当时15岁以上,也就是1683年之前出生的人。既然说作者是1715年出生的曹某雪芹,则看到曹寅什么大海饮酒只能在阴间地府,与此无关。这些批语纯属无知者的伪造。今天与曹家强行联系者更是没有正常头脑。

此条批语表述不清,是编造的,充满矛盾。不是任何意义上的证据。是伪造的谎言。

根据刑法,

“证人证言是否合理,有无矛盾,有无变化,联系其它证据是否相互印证,或矛盾”。

11,第五十三回:一时只听自鸣钟已敲了四下,《庚辰本》双行夹批:按四下乃寅正初刻,寅此样写法,避讳也。

有人认为这是指避讳曹寅。真是神经过敏!对曹包衣皮肤过敏!

这条批语本身就是伪造。认为曹某雪芹是作者的人,认为批书者也是曹寅的儿子或侄子,那末,既然避讳,首先曹寅的儿子或侄子作批语就不应再提寅字。其次《红楼梦》其它章节并不避讳寅字,有人认为是抄写者错误,真是痴人说梦!在第二十七,二十八回,薛蟠笑道:昨儿我看人家一张春宫,没细看,只看落款,是庚黄画的,宝玉听心下猜疑道:古今字画也都见过些,那里有个庚黄?想了半天不觉笑起来道:别是这两字罢?原来是唐寅两个字,薛蟠笑道:谁知他糖银果银的。

薛蟠的庚黄,唐寅这一段很重要的章回,是表现力很鲜活的故事情节中的有机部分,是抄写错误吗?!曹反思(fans)胡搅蛮缠到了令人鄙视作呕的程度。

四,胡适的所谓考证是触犯刑法的造假行为!

根据刑法,技术鉴定

“传来证据即,二手材料,要当面对质,来源不清的证据材料根本不能作为证据”。

“技术鉴定必须由有专业技术资格的技术人员独立完成”。

“鉴定只能就专业知识层面得到结论,不能在案件法律层面得出结论”。

“不能凭嫌疑人被要求写的字迹,还要嫌疑人平时的字迹,以免有意造假模仿”。

“鉴定人员是否有外界因素影响。”

我(胡适)在二十多年前曾买到刘子重(铨福)收藏的《脂砚斋评红楼梦》十六回,有他的印章,又有他的三个短跋,现在我看了陶君收藏的两大册刘子重的短简真迹,看了他的许多印章,证实了他的字迹,我更相信我的《红楼梦》残抄本确是他手藏手跋的本子了。

胡适认为刘铨福的真迹与“甲戌本”上的跋语字迹相同,他应该出示两种字迹的对比图样,并由独立于红学与曹学之外的笔迹鉴定专家权威作出鉴定,从而给出基本的笔迹鉴定报告,公示天下以求验证,而不是由胡适自说自话。

根据刑法,

“传来证据即,二手材料,要当面对质,来源不清的证据材料根本不能作为证据”。

胡适所谓把藏书人的“姓名地址都丢了”“当时太疏忽,没有记下卖书人的姓名地址,没有和他通信”。

这样的说法能不能令人信服姑且不论,既然藏书人的“姓名地址都丢了”,那么这个传来证据即,二手材料的所谓刘铨福藏书就是“来源不清的证据材料,根本不能作为证据!”。

根据刑法,

胡适对脂本捂盘,对脂本的来源支支吾吾,根本原因是脂本是伪造的,胡适心明肚知!胡适明明知道脂本是伪造的,却偏拿它作证据,这是一种触犯刑法的诬陷作假证行为,是犯罪!

胡适很多年在红楼梦作者问题上都在撒谎,作伪证,是个骗子!

五,对嫌疑犯曹某雪芹的终审判决

根据刑法,

直接证据,犯罪目击或抓住现行犯罪行为,

犯罪嫌疑人曹某雪芹写红楼梦或石头记(后都以红楼梦名)没有目击者,没有人抓到现行。与之长期交往密切的二敦,宜泉从未目击。曹某嫌犯的新妇,旧妇也没有透露任何有关信息。况且,况且,童言无忌!曹某的儿子也从来没有向二敦,宜泉说过他爹在写红楼梦,写什么《梦》,写什么《记》。

间接证据,构成犯罪的要素,包括工具,时间,痕迹甚至作案动机。

犯罪嫌疑人曹某雪芹如果写红楼梦,需要有大量笔墨纸张,充裕的时间,遗留的草稿,

二敦从曹某嫌犯处没有看到任何草稿,以及足够量的笔墨纸张等等。

动机,曹某嫌犯写红楼梦很难找到明确的动机。

考察曹某的前期准备,赃物去向,同案,协同犯。

曹某如果写红楼梦,事先需要准备一整套红楼梦类似的联姻家族,准备出,父亲贾政,母王夫人,伯父贾赦,邢夫人,薛姨妈,凤姐贾琏,尤氏贾珍,表兄若干,性格薛蟠,同姓异姓充满才情的表姐表妹构成的女子诗社繁华,丫环,大观园,以及至少十几年的华夏文化,诗社,猜谜,酒令生活,等等,这些曹某嫌犯一件也没有。

间接证据:

犯罪客体物:即红楼梦原稿。

对于曹某嫌犯,原稿根本不存在。二敦没听说过,没见过,宜泉更没听说过,更没见过。

由犯罪引起生活变化,如生活突然富裕起来否?:

不同时代的裕瑞传言曹某嫌犯曾说,享我以南酒烧鸭,我就为他写书。但直接交往的二敦宜泉却非但从未听到曹某说这样话,并且抄本置之庙市昂值数十金,曹某吃过二敦多少请,无论哪一次卖抄本得到多少金,总得回请二敦一两次。二敦从未吃过这样的请,甚至从未说过曹某得到过润笔费,卖文钱!

二敦,宜泉都说曹某雪芹是素性放达之人,那么,卖小说不管得到银子多少,决不会与二敦,宜泉连一次掏腰包豪爽一把都没有,二敦宜泉从没有曹某请酒的点滴记述!所以这个曹某雪芹从来就没写什么昂值一二两银子的小说!更何况数十金。

物证来源,有时会有脏物被复偷,或买来的脏物:

所以曹某如果有什么稿本,必然是原作者间接传给他的,要或曹某根本就没有什么稿本。而是看过原稿,改写成明义得观的二十回本,赚不了几分银子。所以曹某永远是举家食粥,因为根本没有写什么红楼梦的犯罪行为,所以生活没有任何变化,更没有突然富裕起来,连南酒烧鸭都是子虚乌有。从生活没有任何变化看,曹某与脍炙人口,昂值千金的红楼梦也没有任何关系。

根据刑法,

证据不实的原因有:

证人出于各种动机提供虚伪证据,嫁祸于人,伪造物证,书证,甚至抵赖诬陷,也可能承认没有犯的罪行。

影响证人证言真伪的诸因素

不从事实出发,而是从政治环境,形势出发。(如清朝的文字狱,当代的57反右以及1966,都有巨量的伪证,诬陷案件。)

曹雪芹嫌疑作者证据不实的原因主要是:

原作者的家族集团,出于避免满清异族惨绝人寰的文字狱的动机,提供虚伪证据,嫁祸于不易获罪的旗人,谣传旗人曹姓包衣奴隶家族成员为作者,从而书中确实有许多碍语,由于谣传是旗人写旗人的事,终究没有形成文字狱。

结案:

胡适,袁枚,二敦,明义,永忠,宜泉,裕瑞,等等提供的都是来历不明的伪证,这些人与本案无关,都必须被清除出法庭。

二敦认识的曹某雪芹嫌疑作者犯没有犯写红楼梦的文字狱犯罪行为与任何证据,无罪释放!该干嘛干嘛去!

根据刑法,二敦宜泉认识的曹雪芹不是红楼梦作者,与红楼梦作者无关。

 声明:未经本站与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wenguqing@126.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