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警幻仙姑之赞赋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警幻仙姑之赞赋

作者:程洪洲  收录时间:2017年11月12日 星期日 下午12:41

 

在第五回"游幻境指迷十二钗 饮仙醪曲演红楼梦"中宝玉在秦可卿绣榻上入梦,梦见梦里走出一个美人来,蹁跹袅娜,与凡人大不相同,但见她:

 

方离柳坞,乍出花房.但行处,鸟惊庭树;将到时,影度回廊.仙袂乍飘兮,闻麝兰之馥郁;荷衣欲动兮,听环佩之铿锵.靥笑春桃兮,云堆翠髻;唇绽樱颗兮,柳齿含香.纤腰之楚楚兮,回风舞雪;珠翠之耀耀兮,满额鹅黄.出没花间兮,宜嗔宜喜;徘徊池上兮,若飞若扬.蛾眉颦笑兮,将言而未语;莲步乍移兮,待止而欲行.羡彼之良质兮,冰清玉润;慕彼之华服兮,闪烁语文章.爱彼之容貌兮,香培玉琢;美彼之态度兮,凤翥龙翔.其素若何,春梅绽雪;其洁若何,秋菊被霜;其静若何,松生空谷;其艳若何,霞映澄塘.其文若何,龙游曲沼;其神若何,月射寒江.应惭西子,实愧王嫱.噫!奇矣哉,生于孰地,来自何方?信矣乎,瑶池不二,紫府无双.果何人哉?如斯之美也!

 

第一段原文及释文如下:

方离柳坞,乍出花房.但行处,鸟惊庭树;将到时,影度回廊.仙袂乍飘兮,闻麝兰之馥郁;荷衣欲动兮,听环佩之铿锵.靥笑春桃兮,云堆翠髻;唇绽樱颗兮,柳齿含香.纤腰之楚楚兮,回风舞雪;珠翠之耀耀兮,满额鹅黄.出没花间兮,宜嗔宜喜;

 

释文:方厘绺诬,诈出哗肪。诞行处,了金霆述;将盗时,隐蠹回攮。兴媚诈漂兮,闻涉婪之复裕;喝役欲动兮,听还呸之铿锵;掖校群啕兮,匀堆啐系;群谵应科兮,绺齿寒襄。签吆之楚楚兮,回封捂穴;铢碎之要要兮,满额讹皇。出没花笺兮,亦嗔亦喜。

出没花笺:出示早就消逝的花笺。

 

译文:才刚清厘帐目,同僚们就结群诬告曹家,蒙骗我们出钱赔补亏空然后又鼓哗说这是曹家历年聚敛所得。他们荒诞不经之行还有诸如本已了结的旧帐却背着我们雷霆上报,将要遣人盗发我的帐目档册时,他们就隐匿自己弄出的亏空且拼命打压曹家。

谄媚奉上蒙弊朝廷漂白自身之风盛行,听闻涉贪的案子就回复朝廷说该官员富甲一方;喝令牙役动搜查时,还能听到勒令赔付与鄙夷唾弃等造势之声响彻夜空;掌复查亏空之权柄而使群僚故意起哄责难,以致觊觎曹家的匀财者堆聚府门鼓噪拘系家人。你们回应群人胡谵而迁怒责罚于人,纠集在一处痛斥责骂并要我这寒门帮你们赔补亏空;遭人蒙骗的签文因你的吆喝而言之凿凿,回头便封堵言路虚报亏空;不属于你们的钱财却蛮横索要,并以预拟的满额亏空讹骗皇上。早已遗失沉没的花笺此时突然出现,有人嗔怪有人暗中窃喜不已!

 

第二段原文及释文如下:

徘徊池上兮,若飞若扬.蛾眉颦笑兮,将言而未语;莲步乍移兮,待止而欲行.羡彼之良质兮,冰清玉润;慕彼之华服兮,闪烁语文章.爱彼之容貌兮,香培玉琢;美彼之态度兮,凤翥龙翔.

 

释文:排淮弛上兮,偌非偌扬;扼糜频校兮,将延而谓瘐;廉簿乍遗兮,待指而预行;陷彼之量质兮,编侵预润;目彼之哗符兮,闪烁语文彰;暧彼之容冒兮,襄赔欲诼;美彼之太妒兮,奉主哝详。

 

译文:排挤淮官而任意张弛上报蚀情,不是故意编排便是随意张扬;拿人把柄频繁搜查,将要渲染扩大蚀情时又编排说这是官场沿袭已久的弊端。我的廉簿忽地莫名遗失,你们责难之先便已暗中开始妄行;为日后应对我提列的真实凭据,他们预先拟定蚀额并再三为此张目。看着他们为数额相符而不忿故意起哄,言辞闪烁之语更加彰显;他们平日暧昧太甚,比如容许奸宄冒名顶替,逼迫曹家为其赔补亏空还欲诋毁。他们刻意美化嫉妒之心,为奉承主子而陈述蚀情周详备至。

 

紧接前文第三段原文及释文如下:

   其素若何,春梅绽雪;其洁若何,秋菊被霜;其静若何,松生空谷;其艳若何,霞映澄塘.其文若何,龙游曲沼;其神若何,月射寒江.应惭西子,实愧王嫱.噫!奇矣哉,生于孰地,来自何方?信矣乎,瑶池不二,紫府无双.果何人哉?如斯之美也!

 

释文:其素若何,群糜绽穴;其结若何,秋局被双;其禁若何,松申空鼓;其验若何,瞎验陈帑;其闻若何,哝犹曲找;其绳若何,越慑寒将;应谗析指,实馈王强。噫!奇矣哉,生虞孰诋,来质何方?信矣乎,谣弛不二,子腐无双。聒何人哉?如嘶之魅也!

 

译文如下:

    若要说他们平素如何,个个靡费铺张而致亏空愈显;其结果怎样呢?立秋时再来了局,逼迫无辜者为其承负双倍的欠数;朝廷禁令执行得怎样?松年申斥待亏空较大时便极力鼓噪;他们清厘方法怎样?故意夸大虚报旧年的余额;我亲耳听到的情况如何?继续拿捏把柄纠缠不休。他们遵循的办案准则又是怎样的呢,稍有违越之行就言语恐吓残酷打压别人。为了回应谗惑者无休无止的责难,我们依据剖析蚀案发生的根源,指出真正的实有好处全落入了这班蛮横用强的贪吏腰包。

 

唉,真是奇诡难解!你们弄出这惊天亏空却还百般诋毁别人,来质问我们时何以能装得如此矫情与廉正无私呢?此时我深信不疑,只要这班同僚们继续任意张弛造势下去,曹家必定会成为当朝无出其右的大清最贪腐吏员的第一人!大家知道我在聒噪何人吗?如上这班哄闹生事的鬼魅之吏们。

 

这是曹雪芹本人对雍正上台之初在全国强力推行清查钱粮亏空运动的客观评价.当然,在这场声势浩大的追讨亏欠运动中,必然会损害一部分人的利益,曹家就是在这种大背景下被诬陷抄家的.一个自小衣食无忧的富家公子,一夜之间突然成为整日要为日常生计四处奔波的平民,过着朝不保夕的贫困生活,他的内心深处怎会对当时的皇帝和衙门官吏产生好感?况且曹家是遭人诬陷的.所以我们不能苛责曹氏本人在这场政治风暴中对当时政治与时事认知的局限性,因为我们不是他更没有他那样的痛苦经历,无法体会到当时那种严酷的政治压迫和黑暗的吏治气候给平常百姓的生活带来深重的灾难与影响.

在这场残酷的清查积赋行动中,难免会出现一些错案、冤案,像曹家这样被人陷害的不在少数.现在历史档案中对曹家的败落都持"巨额亏空"一说,那是统治者在为自己的过失寻找合法的法律依据,是不可信的.这篇曹雪芹本人苦心掩饰的赋文,就是最好的证明.

 

原创文章   作者:程洪洲


声明:未经本站与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2681604785@qq.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