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红楼梦贾家大院是谁家大院解密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红楼梦贾家大院是谁家大院解密

作者:kuangquguihuabu@163.com  收录时间:2017-11-06 09:29


证据一:   《红楼梦》书中最常看到的两个词语是主子和奴才。    大家可能都看过2006年播出的电视剧《宰相刘罗锅》,剧中和珅向乾隆汇报都称呼自己为奴才,刘墉汇报的时候称呼自己为臣,就是刘墉被罢官了自称为草民,也不称呼自己是奴才,这称呼上的差异是因何而起呢?因为主人和奴才这两个词语是满人的专用名词。“奴才”是指待奉主人的仆人。明朝时期,太监称为“厂臣”“内臣”,大臣统统自称为“臣”,并无奴才称谓。到了清朝,皇宫内的太监、侍女便自称奴才。但到雍正时期,这些风气开始蔓延,一些家臣也开始自称“奴才”,一是自我贬低讨好主人,二是外人和主人觉得自己比别人对主人更忠诚,而关系也比一般人更加亲密!朝中的王公大臣在面对皇帝及皇帝的妃嫔时也开始统统自称奴才,以显示自己对皇帝及妃嫔的无限忠诚。   至此,奴才便成了王公大臣的邀宠的专用名词。“奴才”一词,虽含鄙意,却在清朝典章制度上有着其一个特殊的位置。清朝规定,给皇帝上奏章,如果是满臣,便要自称“奴才”;如果是汉臣,则要自称“臣”。汉臣如果自称为“奴才”就算是“冒称”。“奴才”与“臣”这两个称谓,谁尊谁卑,以今人的眼光,无疑是“奴才”低于“臣”。但这种判断,与清朝的实际情况相差甚远。“奴才”一称,从表面看,似不如“臣”字体面、尊严,实则“奴才”要比“臣”金贵得多。“奴才”,实际是一种满洲人主奴之间的“自家称呼”,非“自家人”的汉人是没有资格这样称呼的。   汉臣称“臣”,并不是皇帝为了照顾汉臣的面子,而是为了与“奴才”一称相区别,以显示汉臣的地位低于满臣。乾隆三十八年(1773年),满臣天保和汉臣马人龙,共同上了一道关于科场舞弊案的奏折,因为天保的名字在前,便一起称为“奴才天保、马人龙”。乾隆皇帝看到奏折后,大为恼火,斥责马人龙是冒称“奴才”。于是,乾隆帝做出规定:“凡内外满汉诸臣会奏公事,均一体称‘臣’。”这个规定,目的就是不让汉臣称“奴才”,为此,宁肯让满臣迁就汉臣也称“臣”。满族统治者不肯让汉人称“奴才”,这是为什么呢?鲁迅先生的杂文《隔膜》里提出了自己的见解。他说:满洲人自己,就严分着主奴,大臣奏事,必称“奴才”,而汉人却称“臣”就好。这并非因为是“炎黄之胄”特地优待,锡以嘉名的,其实是所以别于满人的“奴才”,其地位还下于“奴才”数等。奴隶只能奉行,不许言议;评论固然不可。妄自颂扬也不可,这就是“思不出其位”。可以看出大清时期,满人内部保持着很浓厚的奴隶制习气。满洲等旗下官员,觐见皇帝、皇后时,自称奴才。在奏折中也使用奴才这一自称,无论官职尊卑,甚至官居大学士、尚书之职,仍然自称为奴才。而汉族官员无论在觐见还是奏章中,都自称为臣。   《红楼梦》里主子和奴才这两个词可以说出现的太普遍了,看看大清朝的历史,谁家的大院里天天张口主子,闭口奴才地说呢,只有一家别无二家,那就是皇宫大院。   证据二:   再换个场景和角度说个例子:场景出现在第四回《薄命女偏逢薄命郎葫芦僧判断葫芦案》有这样一段门子一面说,一面从顺袋中取出一张抄的护官符来,递与雨村看时,上面皆是本地大族名宦之家的俗谚口碑,云:贾不假,白玉为堂金作马。阿房宫,三百里,住不下金陵一个史。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来请金陵王。丰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铁。大家都知道作者老先生的《红楼梦》是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的艰辛状态下著成的。作者老先生的《红楼梦》里没有废笔,可以说字字珠玑,句句悦目,篇篇见道。那这里就出现了个矛盾了,如果说作者老先生的《红楼梦》是以曹雪芹、曹寅家族为背景写的,贾家是曹家的话,这样形容就有问题了:贾不假,白玉为堂金作马。让作者老先生照这个句子再写一次,让作者老先生形容一下王府家,或是象索额图、明珠这样远高于曹家,家族富贵显赫程度远高于曹家的家族的话,照这样的句子:贾不假,白玉为堂金作马。来形容的话作者老先生就没法写了,咋写啊,什么为堂什么作马啊?钻石为堂钻石作马吗?这恐怕不可能吧?因为作者老先生这句话比拟富贵已经在汉语言中是最高级别的用句了,最高级的用句能来形容一个五品官员的家吗?答案是否定的,因为不是作者老先生形容的不对,而是我们读者理解错误了,因为这句话作者老先生形容就是最高级别的皇帝家,作者老先生又一次告诉读者贾家就是皇家。   证据三:   第五十四回史太君破陈腐旧套王熙凤效戏彩斑衣(斑衣戏彩是一个汉语成语,读音为bānyīxìcǎi,意思是指身穿彩衣,作婴儿戏耍以娱父母。后成为老养父母的孝亲典故。   宋杨万里《都下食笋自十一月至四月戏题》“斑衣戏彩春无价,玉版谈禅佛不如)中有这样一段:凤姐儿笑道:“外头已经四更多了,依我说:老祖宗也乏了,咱们也该‘聋子放炮仗——散了’罢?”尤氏等用绢子握着嘴,笑的前仰后合,指他说道:“这个东西真会数贫嘴!”贾母笑道:“真真这凤丫头,越发炼贫了!”一面说,一面吩咐道:“他提起炮仗来,咱们也把烟火放了,解解酒。”贾蓉听了,忙出去带着小厮们就在院子内安下屏架,将烟火设吊齐备。这烟火俱系各处进贡之物,虽不甚大,却极精致,各色故事俱全,夹着各色的花炮。黛玉禀气虚弱,不禁劈拍之声,贾母便搂他在怀内。薛姨妈便搂湘云,湘云笑道:“我不怕。”宝钗笑道:“他专爱自己放大炮仗,还怕这个呢!”王夫人便将宝玉搂入怀内。凤姐笑道:“我们是没人疼的!”尤氏笑道:“有我呢,我搂着你。——你这会子又撒娇儿了,听见放炮仗,就像‘吃了蜜蜂儿屎’的,今儿又轻狂了。”凤姐儿笑道:“等散了,咱们园子里放去,我比小厮们还放的好呢。”说话之间,外面一色色的放了又放。又有许多“满天星”“九龙入云”“平地一声雷”“飞天十响”之类的零星小炮仗。放罢,然后又命小戏子打了一回“莲花落”,撒得满台的钱,那些孩子们满台的抢钱取乐。大家一定要细看文本,这段里有这样一句话:“这烟火俱系各处进贡之物,虽不甚大,却极精致,各色故事俱全,夹着各色的花炮。”   查下字典解释下“进贡”这个词语,大家就明白了。进贡:指封建时代藩属对宗主国或臣民对君主呈献礼品。这里作者又一次告诉读者贾家就是皇家。   证据四:   一时大家散后,进园齐往芦雪庵来,听李纨出题限韵,独不见湘云宝玉二人.黛玉道:“他两个再到不了一处,若到一处,生出多少故事来.这会子一定算计那块鹿肉去了。”正说着,只见李婶也走来看热闹,因问李纨道:“怎么一个带玉的哥儿和那一个挂金麒麟的姐儿,那样干净清秀,又不少吃的,他两个在那里商议着要吃生肉呢,说的有来有去的.我只不信肉也生吃得的。”众人听了,都笑道:“了不得,快拿了他两个来。”黛玉笑道:“这可是云丫头闹的,我的卦再不错。”李纨等忙出来找着他两个说道:“你们两个要吃生的,我送你们到老太太那里吃去.那怕吃一只生鹿,撑病了不与我相干。这么大雪,怪冷的,替我作祸呢。”宝玉笑道:“没有的事,我们烧着吃呢。”李纨道:“这还罢了。”只见老婆们拿了铁炉,铁叉,铁丝来,李纨道:“仔细割了手,不许哭!”说着,同探春进去了.凤姐打发了平儿来回复不能来,为发放年例正忙。湘云见了平儿,哪里肯放。平儿也是个好顽的,素日跟着凤姐儿无所不至,见如此有趣,乐得顽笑,因而褪去手上的镯子,三个围着火炉儿,便要先烧三块吃。那边宝钗黛玉平素看惯了,不以为异,宝琴等及李婶深为罕事.探春与李纨等已议定了题韵。探春笑道:“你闻闻,香气这里都闻见了,我也吃去。”说着,也找了他们来.李纨也随来说:“客已齐了,你们还吃不够?”湘云一面吃,一面说道:“我吃这个方爱吃酒,吃了酒才有诗.若不是这鹿肉,今儿断不能作诗。”一时凤姐儿打发小丫头来叫平儿.平儿说:“史姑娘拉着我呢,你先走罢。”小丫头去了.一时只见凤姐也披了斗篷走来,笑道:“吃这样好东西,也不告诉我!”说着也凑着一处吃起来.黛玉笑道:“哪里找这一群花子去!罢了,罢了,今日芦雪庵遭劫,生生被云丫头作践了.我为芦雪庵一大哭!“湘云冷笑道:“你知道什么!是真名士自风流,你们都是假清高,最可厌的.我们这会子腥膻大吃大嚼,回来却是锦心绣口。”宝钗笑道:“你回来若作的不好了,把那肉掏了出来,就把这雪压的芦苇子上些,以完此劫。”   这个场景大家是不是很熟悉啊?就是我们现在生活中夏天街上的烧烤、撸串、喝啤酒。贾宝玉和史湘云他们烤的是啥啊?是鹿肉,(是驯鹿不是梅花鹿),南方的曹家(汉人)有这样的生活吗?就是在北京的汉人也没这样的生活吧?可以请教下历史学家,汉人是没有这样的生活习惯的。大家都看过电视剧《雍正王朝》,里面康熙说过一句话,是这样说的:“上次送来的鹿羔子血我吃了很受用,再给我准备些。”这是啥意思?就是说吃鹿肉,喝鹿血是满族人的生活标配。满人是有养驯鹿为食用的生活习惯的,东北的鄂伦春族现在还有这个生活习惯。这个场景告诉读者的,就是一群满族少男少女在烧烤,撸串,喝啤酒。请大家看清,写的是满族人(不是汉人)的生活场景。   证据五:   《红楼梦》书中多次提到贾家有皇帝御笔题写的匾额和对联,主要集中在第五十三回:《宁国府除夕祭宗祠,荣国府元宵开夜宴》。这样多的皇帝御笔题写的匾额和对联,读者不觉得奇怪吗?曹寅当时任职江宁织造,是个五品官员,他还有个兼职,就是皇家住江宁的办事处主任。不远的城市还有苏州织造,这说明曹寅工作范围很小,旁边的苏州的纺织工作都有人管,他就管江宁纺织品好了,权利小小的。有人说康熙和曹寅家关系好,康熙六次南巡有四次住在他家?是这样吗?康熙南巡到江宁不住办事处,难道还让康熙在江宁现找旅店吗?康熙南巡去的可不是一个城市,每个城市都有办事处,每个城市都有办事处主任。这样的城市办事处和办事处主任应该有百个之多,这样多的办事处主任家里,到处是皇帝的御笔题写的匾额和对联,那皇帝的御笔题写的匾额和对联也太不值钱了,不成漫天飞了。五品官员家了都这样,那像索额图、明珠、佟国维(有佟半朝这样的称呼)这样的国家柱石一品大员,哪家里还不都是皇帝的御笔啊!这绝对是不可能的。那这样的情况谁家会有可能呢?只有一个答案:就是皇宫内会有,就是皇帝自己家里会有,不信翻翻历史就明白了。(皇帝的亲笔御题的匾额和对联基本都有记载的,看看历史记载就知道谁家大院能有如此多的皇帝墨宝了。)   证据六:   《红楼梦》书中还有个更明显的场景贾宝玉家里一有人生病,就会去请太医,就连像袭人,晴雯这样的丫环病了,都得太医亲自出马?曹雪芹家住在南京,一生病就打电话给太医,你让太医是坐飞机啊,还是坐高铁去南京啊?而且太医一到贾家就眼睛不敢乱看,说话不敢高声。大家可别忘了,曹寅是个五品的江宁织造,在等级森严的封建社会,你让太医给个五品的官员看病这不天方夜谭吗?   现在查查字典说个基本的常识,“太医”是什么意思。太医:古代时于宫中替皇帝及身份尊贵的妃子及皇族人医治的大夫称为太医。这下大家一定清楚了,太医是给皇帝家看病的专职大夫,太医的工作只是为皇帝家服务的,其他人及家族是没有资格用太医看病的。其实,我们学过历史的朋友都知道,太医和太监虽然工作职责和范围不一样,但他们都是一个部门系统的人,就是皇家的专业工作人员,他们只为也只能为皇家服务。太医和太监这两个汉语词汇,实际就是为皇家特意造词语而产生的。   大家细想想:皇帝这个职称在中国已经消失了,太医和太监这两职称,是不是也随着皇帝的消失而不存在了呢?换句话说就是皇帝不在了,太医和太监也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了。这说明了什么?说明满院跑太医的贾家大院就是皇家大院。   证据七:   再说个《红楼梦》文本中的情况:贾家是很显赫富贵的,书中几次提到贾家出资供养寺院(指供奉佛菩萨的庙宇场所,有时也指其他宗教的修道院。但一般是指佛教进行宗教活动的场所),供养的意思就是贾家是母公司,寺院是子公司,是贾家的财产。不但供养多个寺院,而且,贾家在自己家里的大观院内还有盖寺院!大家是不是觉得这谱有点大啊?大家可以翻翻历史,看看各地方的地方志(地方志,全面记载某一时期某一地域的自然、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情况或特定事项的书籍文献。有各种研究参考价值),包括有省志,州志,县志等史料记载。好像真找不出来一个地方上显赫富贵王公贵族有这样大的谱,清朝历史上有记载就只有皇家有这样的谱。这里又一次说明贾家大院就是皇家大院。讲到这里大家应该能看出作者老先生的《红楼梦》写的是谁家的事情了。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邮箱 
kuangquguihuabu@163.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