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清代文字狱(一):顺治时期的文字案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清代文字狱(一):顺治时期的文字案

作者:程洪洲  收录时间:2017年10月28日 星期六 下午16:47

    

        “文字狱一词在《现代汉语词典》中的解释是统治者出于巩固权力的需要,有意从文人学士的著作言论中寻章摘句,罗织罪名,制造冤狱的案件。

        在清代以前的中国古代封建王朝历史上,不乏有统治阶级为了巩固政权、维护自身尊严而对知识分子的思想言论采取钳制与打压的措施,但是它的时间短,波及的范围小,造成的社会影响相对有限。而在清朝满人入主中原之后,有大批的明末遗民受正统儒家思想的影响,不满异族当政,他们仍奉明亡政权为先朝,暗中联络有志之士,举起反清的大旗,以复兴大明为己任,进行反清复明的抗敌斗争。他们中以顾炎武、吕留良、张煌言、屈大均等人最为有名,有的遁隐山林,著述立说;有的皈依佛门,终身不仕清朝;有的暗中资助义军,倾家荡产。他们的高风亮节使清朝统治者恼羞成怒,但也无计可施。这其中尤以吕留良一族被清朝迫害最为惨烈,其家族后人被流放沈阳,世代为奴,直到清末才被除去奴籍。

清朝的文字狱以顺治为开端,康熙继承并有所发展,到雍正时进一步扩大,至乾隆39年之后,达到了史无前例的残酷程度。据统计,有史记载的文字案例,顺治朝大约有7起,康熙朝12起,雍正朝20多起,而至乾隆朝则多达130多起,这其中有40多起被列为大案,有些冤案的发生及处理荒诞不经,令人匪夷所思!小民惴惴不安,而办案的官员如履薄冰,稍有不合上意,便会乌纱不保,性命堪忧。寻常百姓之家,一人犯案,祸及五族;地方商贾巨绅,一人涉案,累及妻儿。康乾圣世的背后,隐藏的是动荡不安!清人龚自珍有一句名言避席畏闻文字狱,著书都为稻粮谋道出了广大知识分子的隐忧与苦衷,真是发人深省!

清朝的文字狱前后长达150多年,它诛连甚广,其波及的范围和造成的社会影响较之前代,世所罕及!它给积贫积弱的中国埋下了巨大的隐患,自乾隆之后,清朝统治者面对全国各地风起云涌的反抗与暴乱,再也无暇顾及背乱犯上的忤逆之辞,钳制言论自由了。

我们谈论起曹雪芹的《红楼梦》,清朝的文字狱是个绕不开的敏感话题。曹雪芹生于康熙末世,成长于雍乾年间,这正是文字狱愈演愈烈的大动乱时代,他耳濡目染许多令人震惊的大案的发生,亲身经历了血雨腥风的惨痛时代,是清朝文字狱的亲历者与见证者。眼见一个个前辈因为书籍中违碍大逆获罪,不但自己身首异处,还牵连妻小家族,他能见此而无动于衷吗?所以了解这段历史,对我们更深入的理解《红楼梦》有很大的帮助!

 

(一)顺治(1644年~1661年)时期的文字狱

         顺治帝是清朝入关后的第一位皇帝,崇德八年(1643)八月二十六日即位,次年改元顺治,十八年(1661)正月初七驾崩,在位18年。其间发生的大案有:直接涉及违碍书籍的有僧人函可案(1647年)、毛重倬等坊刻制序艺案(1648年)、黄毓祺诗案(1647年)、冯舒编选《怀旧集》案、张缙彦诗案(1660年);科场舞弊的有丁酉科考案(1657年)、苏州哭庙案(1661年);群体性的政治事件有通海案(16591661年)、江南奏销案(1661年)案等。

    僧人函可案是清朝第一起文字狱。僧人函可,俗名韩宗,是明朝礼部尚书韩日缵的公子,广东惠州博罗县人。顺治四年(1647)丁亥四月,在江宁城被守城的满洲兵搜出《再变纪》书稿及南明福王答阮大铖的信件与明降将洪承畴发放的腰牌。被朝廷以触犯忌讳定罪,将他与徒弟四人流放沈阳。

顺治五年(1648)毛重倬为坊刻所写的制艺(即编写八股文的应试指导)序文而不书顺治年号被满官刚林参劾而获罪。与编印制艺序的其它人胥庭清、史树骏、缪惠远等被逮捕下狱。

 

        同年,江苏江阴人黄毓祺被人告发,搜获自编的诗集一本及南明鲁王颁发的一颗铅印,又诗集中有明显的背逆之词,如纵使逆天成底事,倒行日暮不知还。在讯问中黄毓祺病死于监,便清廷仍不放过他,将其戮尸枭首。

        顺治六年(1649,江苏常熟县令瞿四达告发冯舒编写的《怀旧集》不书顺治年号,且压卷诗《昭君怨》中有胡儿尽向琵琶醉,不识弦中是汉音等句涉嫌大逆之辞,咒骂清朝是胡儿,肆意罗织罪名,将其毙杀于监狱之中。

顺治十七年(1660)六月浙江布政使张缙彦(原明朝崇祯年间兵部尚书,先投李自成,后降清朝)被左都御史魏裔介举发其与诗友的往来之作中将明之才句涉嫌违逆大罪,有反对清朝之意,被逮捕下狱,11月没收其家产,流放宁古塔。

 

苏州哭庙案发生于顺治十八年(1661)二月,顺治帝驾崩之后。缘起于苏州吴县新任县令任维初催逼赋税,却又暗中盗卖官粮,引中吴中百姓士子怨声载道。以金圣叹为首的几名秀才写了揭贴往孔庙哭告县官,将控诉的矛头指向巡抚朱国治,引起朱国治的恼怒,下令将一干哭庙的秀才逮捕,后来也将金圣叹列为逮捕的对象,并定其为首犯。最后将倪用宾、沈琅、顾伟业、张韩、束献琪、丁观生、朱时若、朱章培、周江、徐玠、叶琪、薛尔张、姚刚、丁子伟、金圣叹、王仲儒、唐尧治、冯郅等判死罪,于七月十三日立秋,在南京三山街行长刑。

 

顺治十六年(1659)七月,郑成功进兵镇江瓜州失利,金坛县令任体坤谎称本县士民造反纳降,上报朝廷,朝廷以通海论处,下令追查,其间出现了多起官员挟私报复的事件。后来顺治十八年(1661)七月十三日判定冯征元王明试李铭常等65通海罪,与吴县哭庙案、大乘园果诸教案等囚犯共121人在江宁执行死刑。康熙元年(1662)魏阱、钱缵曾、潘廷聪、祁班孙等以通海罪被捕论罪。

纵观顺治一朝的文字狱,以个人诗文有违碍字句而获罪的处置较轻,而以群体性事件引发社会动荡的案件,则处置比较严厉。


声明:未经本站与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2681604785@qq.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