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三3  揭示一首七律的隐意,看《红楼梦》中所隐之事的核心内容究竟是什么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三3揭示一首七律的隐意,看《红楼梦》中所隐之事的核心内容究竟是什么

作者:段清潭  收录时间:2017年10月28日 星期六 下午12:15

 

      因为我的本篇文章的主旨,是要对一首七律的隐意进行揭示,看看《红楼梦》一书里的隐事其核心内容究竟是什么,所以我的自此之后的行文,也就理应首先从证明《红楼梦》此书之中确实存在着隐事的问题写起。

      

凡是读过《红楼梦》的人恐怕全都会记得此书第一回里,以作者的身份忧虑读者不解《红楼梦》此书之“其中味”的那首五言诗,这首诗的原文是: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

        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由于“其中”即是“里面”的意思,所以“其中味”也就显然是指:里面的意味(即《红楼梦》此书里所隐藏的内容)。因此上引之诗的最后一句——“谁解其中味”,其具体的含意也就理应是这样的:(此诗作者,反问那些只看到了《红楼梦》中,由“满纸荒唐言”所构成之《红楼梦》此书的“表面内容”因而“都云作者痴”的读者:)有谁解开了《红楼梦》此书“里面的意味”呢?(而这一反问之句的言外之意不能不是这样的:)你们只要解开了此书“里面的意味”,你们也就不会说我作者“痴”了。

      

从上引之诗的上述具体含意看,可见这首诗,显然是《红楼梦》作者自已,为了披露自已所著述的《红楼梦》此书的“表面内容”是没有积极意义的,而其“里面的内容”才是有积极意义的这一信息而特意设计的。因此以上所引录的这首诗,也就不能不是证明《红楼梦》此书之中,确实存在着隐事的一个谁都无法否定的铁证。

     

 然而,《红楼梦》此书中的隐事究竟是什么呢?下面我就从一首七律的隐意中对此问题进行揭示。在《红楼梦》的一个早期抄本(庚辰本)的第二十一回的回目之前,有一条脂批其前半部分的笔墨是这样写的:

    

           有客题《红楼梦》一律,失其姓氏,惟见其诗意骇 警,故录于斯:

           自执金矛又执戈,自相伐戮自张罗。

   茜纱公子情无限,脂砚先生恨几多!

   是幻是真空历遍,闲风闲月枉吟哦。

   情机转得情天破,情不情兮奈我何?

凡是书题者不可(按:这里似缺不以二字)此为绝调。诗句警拔,且深知拟书底里,惜乎失石矣!

 

      以下开始分句解释这条脂批中所转录之七律的隐意。

 

        自执金矛又执戈,自相伐戮自张罗。

 

这两个诗句的字面意思显然是说:自已一家之人,却如同不共戴天的仇敌,自相残杀,自相陷害。

    

  茜纱公子情无限

 

【茜纱公子】在《红楼梦》的第四十回,作者设计了贾母众人用“银红”色的窗纱给贾宝玉糊窗户的情节。这样,作者也就为贾宝玉的“红纱窗公子”这一名称做好了铺垫。因此,由于“茜”的字义就是“红”的意思,所以“茜纱公子”的正面意思也就显然是指“红纱公子——即指:用红色的窗纱糊着窗户的公子贾宝玉”,而这一名称的隐匿之意也就显然是这样的:以“茜”字的字义首先隐射“红”字,之后又以“红”字的字音隐射“弘”字(按:这种隐射方法,脂批将其称之为“三昧”法——即指将作者所需要的隐意,隐藏在原来词语的第三层之内),以“纱”字的字音隐射“杀死”的“杀”字 ,这样,“弘杀公子”也就显然是指被弘历杀死的康熙帝的四公子胤禛了(按:贾宝玉既隐射雍正也隐射乾隆的问题,我会在后面另设专题揭示)

      【情无限】“情”字在这里的隐射之意,应是由此字的字音所隐射的“”                        字,这样,由于“䞍”字的字义,是“承受”或者“继承”的意思,所以此字在《红楼梦》中,有时是隐射皇帝指定皇位继承人之遗诏的。“无限”,在这里应隐射“无现”——即指没有展现出来的意思。所以 “情无限” 这一词语的隐匿之意应是:䞍无现—— 即指传承皇位继承人的遗诏没有展现出来。

      这样,此一诗句的隐匿之意也就是:弘杀公子䞍无现——即指弘历杀死的康熙帝的公子胤禛,没将康熙帝传承皇位继承人的遗诏向众人展现出来。

    

   脂砚先生恨几多

 

【脂砚先生】此人正是我们在前面已经揭示出的化名为脂砚斋的康熙十四皇子胤祯。由于胤祯是《红楼梦》此书的点评者,所以胤祯的点评《红楼梦》此书的这一身份,也是应该称其为先生的。以下是我根据官书中的记载和《红楼梦》此书中所隐写的与胤祯有关的“真事”,对胤祯之简历的概述:    

 

胤祯是康熙皇帝的十四皇子,与康熙皇帝的四皇子胤禛(音:真)是一母所生的同胞弟兄。胤禛(此人当皇帝的年号为雍正,所以雍正也就是此人的代称)登基之前,胤祯被康熙皇帝封为大将军王派往青海平息战乱。康熙帝驾崩后,新皇帝雍正,不但将康熙皇帝为表彰胤祯所立战功而为胤祯树立的战功碑除掉,而且将胤祯削去王爵降为贝子后,将其禁锢在康熙皇帝的景陵,并将胤祯的名子改为允禵(音:啼)。乾隆登基后,乾隆为了让胤祯稳定自已的皇权,便将胤祯封为恂郡王之后,将其从禁锢之地释放了出来(《红楼梦》正文中的“纵然是齐眉举案,到底意难平”这句话,就是针对胤祯被释放之后胤祯的心情而言的)。后来因为胤祯与乾隆皇帝及其母后钱氏在政见上产生了严重的分岐(按:上述三人产生分岐的主要原因,是乾隆皇帝的清君侧),胤祯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便离开皇城皈依了佛门。

      【恨己多】野史中对于雍正是怎样继承了皇位之事有一种说法是这样的:

康熙帝临终前所写之遗诏的主要内容是:“可传位十四阿哥”。康熙帝的四皇子胤禛,将康熙帝遗诏中的“十”字上,添上了“一横”(按:此“一横”在《红楼梦》中,作者将其暗称为“十头”,隐藏在贾宝玉的前身“石头”之中),当然还添上了“十”字下面的一勾,将其改成“于”字后(被篡改后的遗诏是:可传位于四阿哥)便篡夺了皇位。      

因为《红楼梦》中所隐写的胤禛是怎样当上的皇帝之事,与野史中的上述说法是基本一致的,所以“恨几多”的隐匿之意也就显然是指:恨己多——即指:胤祯怨恨自已的排行“十四” “十” 字上多了“一画儿”。

      所以此句的隐匿之意也就是:脂砚先生恨已多——即指:脂砚斋(胤祯)先生恨怨自已的排行“十四”的“十” 字上多了“一横”。

    

  是幻是真空历遍,

 

     【是幻】“是”字在此处的隐射之意,应是以其字音隐射“世”字,而“世”字在此处应指雍正死后的庙号——世宗。“幻”字在此处应以其字音隐射“交换”的“换”字。这样,由于雍正的皇子乾隆皇帝弘历,是由宫女李金贵所生的女儿与江苏省常熟县的杨林之子偷换而来,所以“是幻”二字的隐射步骤也就理应是这样的:是幻——世换——世宗偷换而来者乾隆皇帝弘历。

      【是真】“是”字在此处的隐射之意,应该是以其字音隐射“弑”字。“真”字的隐射之意应是以其字音隐射“禛”字,而这里的“禛”字,即指雍正皇帝胤禛。所以“是真”的隐射步骤也就是:是真——弑禛——即弑了胤禛。

      【空历遍】“空”字的字义在此处应指“没有了” 的意思。“历”字在此处应指弘历的“历”字“遍”字在此处的隐射之意应是以其字音隐射“变化” “变”字。这样“空历遍”的隐射步骤也就是这样的:空历遍——空历变——没有了之物弘历变—— 即指雍正的脖子上没有了的头胪,弘历将其变成了金的头。                        

       由此说来,此句的隐匿之意也就是:世换弑禛空历变——即世宗换来的儿子弑了胤禛,胤禛脖子上空了之处(即指胤禛的头颅被取走之处),弘历使其变成了金的头。

    

  闲风闲月枉吟哦。

 

 闲风】这两个字的字音应该隐射:衔封——即官衔被封。

       闲月】“闲”字在此处的隐射之意应是以其字音隐射“嫌”字。由于“胤”字中间部分的“幺月”与“一月”相等同(按:“幺” 字的字义有一条是“一” 的意思),所以这里的“月”字,第一步隐射的应是中间有“一月”的“胤”字,又由于雍正皇帝胤禛当上皇帝之后,不久便将康熙皇帝的皇子里,名字从“胤”字之人的名字中所从的“胤”字,除去胤禛一人之外,全都改成了字,所以这里的“月”字所隐射的“胤”字,也就单单指的是胤禛一个人。因此“闲月”的隐射步骤也就理应是这样的:闲月——嫌胤——即嫌怨胤禛。

      【枉吟哦】从这三个字中所拆出的“王、今、我”应该隐射王令我”——即王子命令我。

       所以此句的隐匿之意应是:衔封嫌胤王令我——即指脂砚先生(胤祯)的恂郡王这一官衔被封之后,因为嫌怨胤禛的篡夺皇位之事,而恂郡王便命令我曹雪芹(即曹䫍)撰此《红楼梦》一书。

    

        情机转得情天破

 

      【情机】这里的“情”字应以其字音隐射“䞍”字,而“䞍”字又因其字意是“承受”或者“继承”的意思,所以“䞍”字最后隐射的应该是康熙皇帝确定皇位继承人的遗诏。“机”字在此处的含义应是“事情变化的枢纽”。所以“情机”所隐射的“䞍机”,应指康熙皇帝传位遗诏上可发生变化的枢纽——即可变成“于”字的“十”字。

      【转得】“转”字在此处应是“转换”的意思。“得”字在这里应以其字音隐射内含“十四”的“德”字,这样“得”字所隐射的“德”字,应该再以“德” 字中所含有的“十四”,隐射康熙皇帝的十四皇子胤祯。所以“转得” 的隐射步骤也就应该是这样的:转得——转换德——转换了十四—— 即指:康熙帝四皇子胤禛,将康熙帝的遗诏“可传位十四阿哥” 中的“十四” 转换为“于四” ,使康熙帝的遗诏变成为“可传位于四阿哥”

      【情天破】这里的“情”字,应隐射大清王朝的“清”字。“天”字应隐射“天下(即“国家的统治权”)”的意思。所以这一词语的隐射之意应是:清天破——即指大清王朝的国家统治权破开了。

      这样,此一诗句的隐匿之意也就是:䞍机转德清天破——即指: 康熙皇帝指定皇位继承人的遗诏上的可变之“机”(指可变为于四十四),转换了“十四”,至使满清王朝的天下破开了(按:此句的隐意,应是对满清王朝的皇帝却由汉人的后裔乾隆皇帝弘历继承而言的)。

    

  情不情兮奈我何?

 

此一诗句的隐匿之意应是:兮碍我何——与不(继承或不继承)皇位与我《红楼梦》作者曹雪芹(即曹頫)何干?这一诗句的这种隐意,说明了这首《题红楼梦》的律诗,其作者正是《红楼梦》的作者本人。

 

以下解释上引脂批中有客题红楼梦一律这句话的隐意:

由于“客”字的字义有一条是与“主”字对称,而“主”字的字义有一条是与“奴”字对称,所以上引脂批的批者,既然称上述七律的作者为“客”,那么这条脂批的批者,也就理应是“主”,而这条脂批的批者既然是“主”,那么被上述脂批的批者称之为“客”的七律作者也就应该是“奴”。因此“有客题红楼梦一律”这句脂批中,也就十分巧妙的隐含了化名为脂砚斋的清皇族之人胤祯,与身份为清皇族之奴仆的《红楼梦》作者曹雪芹的原身曹頫二者之间的“主”、“奴”关系(按:上述这种“主”、“奴”关系,在《关于江宁织造曹家故宫档案史料》一书中反映的特别清楚)。

 

综合以上我从上引七律中所揭示出的隐意,可得结论于下:

我从上引七律中所揭示出的隐意,说明了《红楼梦》此书,是在雍正皇帝的同母弟胤祯的亲自主持下,胤祯让曹雪芹的原身即曾经担任过江宁织造的曹頫创作的(曹頫为了创作《红楼梦》此书而为自己所起的一组化名是:名——霑;字——芹圃;笔名——雪芹),这部书中的主要隐事,是以雍正和乾隆这两个皇帝的如何继承了皇位之事,为核心内容的清宫秘史(按:我在自己的拙作《揭开红楼梦的隐事之谜》一书里,也从《红楼梦》中,对作者曹頫夹写进《红楼梦》此书里的自己曹家的败落史中的一部分内容进行了揭示)。

 

由于《红楼梦》作者,将胤祯对兄长雍正和侄子乾隆二人的谋夺皇位、诛杀亲人、剪除异己的作为而伤心落泪的心态和情感,也隐写进了《红楼梦》此书之中,所以上引五言诗里,表明《红楼梦》此书之中有某个人的“一把辛酸泪” 的这一诗句,作者也就显然是针对胤祯的上述心态和情感而言的。然而,也正因为《红楼梦》此书之中,作者也隐写有胤祯对上述两个夺得江山之人的一些作为而伤心落泪的笔墨,所以曹雪芹的好友即满清皇族之人敦诚挽曹雪芹的诗句——“故人惟有青衫泪”,其隐匿之意,我认为也就理应这样解释:亡故之人曹雪芹,只有“清山泪——即清朝的江山之泪”这部书(指:《红楼梦》此书)留在了世上。


声明:未经本站与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邮箱:13930296076@163.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