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姽婳词》是红楼梦吊明反清思想的铁证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姽婳词》是红楼梦吊明反清思想的铁证

作者:朱光东  收录时间:2017年10月13日

    《红楼梦》第七十八回有“老学士闲征《姽婳词》”,讲述青州恒(衡)王及其宫人林四娘殉国的故事。书中记述他们是死于流寇之手。然流寇者谁,李自成部或清兵,历来诘讼不断,至今未有定论。
    林四娘的故事,《聊斋》有记载。《聊斋》里的林四娘对青州道陈宝钥自云“遭难而死,十七年矣”。陈宝钥康熙二年出任青州道。顺治共十八年,加上康熙元年应是十九年。尽管时间上略有差异,但林四娘死于清初是没有疑问的。
    1627年,末代衡王朱由棷继位。因此林四娘就是这位衡王的宫女。而这位衡王并非死于李自成部,据清《世祖实录》记载,顺治元年十月壬戌:“梅勒章京和托等自军中奏报:臣等率军至山东,流贼旗鼓赵应元等诈降入青州,杀招抚侍郎王鳌永,据其城。臣等即率师往援,擒斩赵应元等,恢复青州。”《清史稿·世祖本纪》所载略同:“流贼余寇赵应元,伪降入青州,杀招抚侍郎王鳌永,和托等讨斩之。”今人编写的《青州市志·大事记》于1644年条下亦书:“冬,李自成部将赵应元等诈降入城,‘封腐库,禁杀戮’占青州城。清梅勒章京和托等率军往援。李士元刺杀赵应元,纳清兵入城。”
    这些记载大同小异,都称李自成部将赵应元等诈降入青州,杀死清廷招抚侍郎王鳌永。后来又被附清的将领李士元所杀。
    在赵应元占领青州之前,青州守将李士元曾劝衡王反清复明:“神京失守,闯贼西窜,社稷无主,中原鼎沸。王亲宪皇之子孙,据全齐形胜之地。山东豪杰荷戈砺刃,大者数万,小者千百为群,引领以望王义师之起。胜兵百万,可传檄而集。南塞大岘之山,北扼河济之冲,迤逦而西,以光复大物。将见燕蓟士女,皆箪食壶浆以迎王师。此诚光武中兴汉祚、肃宗再造唐室之业也。否则坐失机宜,鹿死谁手?瞻乌靡定,异姓代兴,彼下尺书以征王,王其犊车出郭,乌能享此藩封乎?” (安致远《玉石岂集·李将军全青纪事》)
    赵应元占领青州之后,招兵买马,欲扶衡王朱由棷登基,又遭到朱由棷拒绝。后赵应元被杀,清兵重占青州,衡王便成了清人的俎上肉。最后朱由棷与其他十一名藩王一起被清廷同时被杀。《世祖实录》记述云:“京师纷传故明诸王私匿印信,谋为不轨。及行查,果获鲁(潞)王、荆王、衡王世子金玉银印。鲁王等十一人伏诛。”
    以上史料证明,李自成部是在明亡后才进入青州的。明亡前李自成部都是在西北方向活动,没有进犯过青州。衡王朱由棷不是死于李自成部之手,而是被清廷杀害的。因此书中矛头所指之“流寇”,是清兵而非李自成部。
山东是清兵掳掠的重灾区。在甲申事变前,清兵多次掳掠山东。
    崇祯十二年(1639年),清军越过长城,南下山东,攻破济南,俘虏明朝德王朱由枢,回师出塞,俘虏汉人四十六万余,白银百万余,满载而归。《明史•本纪第二十四“庄烈帝二”》记载云: 1639年崇祯“十二年春正月己未朔,以时事多艰,却廷臣贺。庚申,大清兵入济南,德王由枢被执,布政使张秉文等死之。戊辰,刘宇亮、孙传庭会师十八万于晋州,不敢进。丁丑,改洪承畴总督蓟、辽,孙传庭总督保定、山东、河北。二月乙未,刘宇亮罢。大清兵北归。三月丙寅,出青山口。凡深入二千里,阅五月,下畿内、山东七十余城。”
    崇祯十五年(1642年)十月,皇太极又命阿巴泰与图尔格入关攻明,明朝责成山东巡抚王永吉捍御清兵,保护山东德、鲁、衡三藩王;王永吉派海右道参议赴青州保卫衡王。这年十二月,清兵攻青州,总兵黄恒战死。安致远在《纪城文稿》中有《李将军全城纪略》一文,记录了黄恒与另一位守将李士元死守青州的状况。史书记载这次清兵进犯:“十二月,大清兵趋曹、濮,山东州县相继下,鲁王以派自杀。”
    另据记载,1643年,清兵“至兖州府,记攻克三府十八州六十七县,共八十八城”。
    对于清兵对山东的蹂躏,顾炎武这样记述:(清兵)“四入郊圻躏齐鲁,破屠邑城不可数。刳腹绝肠,折颈摺颐,以泽量尸” 。陈际泰《己吾集》收录的两封写于1639年的家书记录道:清兵“今番蹂六七十城……屠男妇百万,掠壮丁数十万,所过二千里莾为赤地”。
    德王朱由枢被俘,鲁王以派自杀。最后衡王投降清廷后被杀。这些说明,山东及山东明朝诸王没有受到李自成部的祸害,而是受到清兵的祸害。所以我们可以断言,姽婳词里的流寇指的是清兵而非李自成部。
    “贼”是当时中原人民对清兵的通称。清兵入侵明边,烧杀掳掠,尤其是掳掠各族人民为奴。入关前,由于满洲处于奴隶社会的末期,因此对奴隶有巨大的需求。掳掠其他民族人民作奴隶是满洲获得奴隶的主要途径。1630年4月,皇太极问永平之战的俘获情况,“对曰:人口较前为多。上(皇太极)曰:财帛虽多不足喜,惟多得人奴可喜也”。从努尔哈赤到皇太极时期,满洲通过征战俘获为奴的各族人民人口达到两百万左右。
    由于满洲进入明边的目的是掳掠,所以中原人民称之为“贼寇”。 如明金光辰的《金双岩集》云:“近来外孽蠢动,寇氛未平” ;董其昌的《万历事实录纂要》称清兵为“番贼”。不胜枚举。所以“贼寇”一词为清朝所忌讳。陈垣先生在《旧五代史辑本发覆》中,揭示了清朝的忌字,其中“忌伪忌贼第七”。在文字狱时期,这些称清兵为“贼”的著作,均被禁毁。如《金双岩集》于乾隆四十六年被禁毁,《万历事实录纂要》于乾隆四十四年被禁毁。
    因此,《姽婳词》称清兵为“贼寇”,与当时人民对清兵的称呼是一致的,作者称流寇为黄巾赤眉,不过是掩人耳目的幌子而已。作者通过衡王及衡王府宫女林四娘的死,凭吊故国之亡,抒发对清廷烧杀掳掠野蛮行径的无比愤慨,歌颂了林四娘英勇不屈的民族精神,鞭笞了昏庸无能的明朝君臣,是红楼梦吊明之亡的明证。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邮箱 
fczrh@163.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