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曹雪芹的一个预言与200年的红学实践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曹雪芹的一个预言与200年的红学实践

作者:刘振兴  收录时间:2017年10月12日 星期四 下午21:54

曹雪芹的作品是《石头记》。《石头记》的另一个书名叫《风月宝鉴》。《风月宝鉴》有正反两面,正面是“假”,反面是“真”,且“正反皆有喻也”。作者曹雪芹和批者脂砚斋都反复强调,“要看此书反面,方是会看”,“痴弟子正照风月”。
一、曹雪芹的一个预言
曹雪芹创作的带脂砚斋批语的八十回本《石头记》,是一部非常特殊的文字作品。它与古今中外的所有文学作品具有完全不同的特点。曹雪芹非常担心,作品问世以后,会出现两种情况:一是担心读者不会看,或者看不懂这部作品。二是担心有人借故修改或销毁这部作品。于是,曹雪芹在他的作品中安排了这样一个故事情节,目的是提醒读者,一定要避免这两种情况的发生。
在《石头记》第十二回,作者写到:
贾瑞病,一个跛足道人来为贾瑞治病,从褡裢中取出一面镜子来(脂批:凡看书,从此细心体贴,方许你看,否则此书哭矣。)——两面皆可照人,(此书表里皆有喻也。)镜把上面錾着"风月宝鉴"四字(明点。)——递与贾瑞道:“这物出自太虚幻境空灵殿上,警幻仙子所制,(言此书原系空虚幻设。庚眉:与《红楼梦》呼应。)专治邪思妄动之症,(逼真!)有济世保生之功.(逼真!)所以带他到世上,单与那些聪明杰俊,风雅王孙等看照.(所谓无能纨绔是也。)千万不可照正面,(观者记之,不要看这书正面,方是会看。庚侧:谁人识得此句!)只照他的背面,(记之!)要紧,要紧!三日后吾来收取,管叫你好了。”说毕,佯常而去,众人苦留不住.
贾瑞收了镜子,想道:“这道士倒有意思,我何不照一照试试。”想毕,拿起"风月鉴"来,向反面一照,只见一个骷髅立在里面,(所谓“须知青冢骷髅骨,就是红楼掩面人”是也。作者好苦心思!)唬得贾瑞连忙掩了,骂:“道士混帐,如何吓我!我倒再照照正面是什么。”想着,又将正面一照,只见凤姐站在里面招手叫他.(奇绝!庚侧:可怕是“招手”二字。)贾瑞心中一喜,荡悠悠的觉得进了镜子,(写的奇峭,真好笔墨!)与凤姐云雨一番,凤姐仍送他出来.到了床上,哎哟了一声,一睁眼,镜子从手里掉过来,仍是反面立着一个骷髅.贾瑞自觉汗津津的,底下已遗了一滩精.(蒙侧:此一句力如龙象,意谓正面你方才已自领略了,你也当思想反面才是。)心中到底不足,又翻过正面来,只见凤姐还招手叫他,他又进去.如此三四次.到了这次,刚要出镜子来,只见两个人走来,拿铁锁把他套住,拉了就走.(真醉生梦死也。)贾瑞叫道:“让我拿了镜子再走。”(可怜!大众齐来看此!蒙侧:这是作书者之立意。要写情种,故于此试一深写之。在贾瑞则是“求仁而得仁,未尝不含笑九泉,虽死亦不解脱者。悲夫!)——只说了这句,就再不能说话了.
旁边伏侍贾瑞的众人,只见他先还拿着镜子照,落下来,仍睁开眼拾在手内,末后镜子落下来便不动了.众人上来看看,已没了气.身子底下冰凉渍湿一大滩精,这才忙着穿衣抬床.代儒夫妇哭的死去活来,大骂道士,“是何妖镜!(此书不免腐儒一谤。)若不早毁此物,(凡野史俱可毁,独此书不可毁。)遗害于世不小。”(腐儒。)遂命架火来烧,只听镜内哭道:“谁叫你们瞧正面了!你们自己以假为真,何苦来烧我?"(观者记之!)正哭着,只见那跛足道人从外面跑来,喊道:“谁毁‘风月鉴’?吾来救也!"说着,直入中堂,抢入手内,飘然去了。【1】
这段文字十分精彩。作者究竟想通过这段文字向读者传达一些什么信息呢?
1、这段文字是一个谜语的谜面,脂砚斋的批语是谜目,谜底是:一、反看《石头记》,二、《石头记》的本质属性是历史。
2、这里的跛足道人也是作者曹雪芹。在第一回, 有“一僧一道远远而来,生得骨骼不凡,丰神迥异”处有脂批:“这是真像,非幻象也”,靖眉:“作者自己形容”。一僧一道是作者的化身。
3、这里的"风月宝鉴"是一柄铜镜,比喻曹雪芹的《石头记》这部书。铜镜“风月宝鉴”两面皆可照人,比喻、比附、照应、形容《石头记》这部书也有正反两面,“两面皆可照人”。《石头记》中有两个小说人物,一个叫“甄士隐”(真事隐),一个叫“贾雨村”(假语存)。意即《石头记》正面是“假”,反面是“真”。《石头记》是一个特大谜语。正面的“假语存”是谜面,脂批是谜目,反面的“真事隐”是谜底。
4、作者和批者都在反复叮咛读者:“千万不可照正面,只照他的背面,要紧,要紧!”。“此书表里皆有喻也”。“观者记之,不要看这书正面,方是会看”。蒙侧:“此一句力如龙象,意谓正面你方才已自领略了,你也当思想反面才是”。读《石头记》,最要紧的是只看这书背面,不要看这书正面。
5、作者曹雪芹估计到一定会有那么一些人不听劝告,像贾瑞那样,正照“风月鉴”,等到出现问题以后,如贾瑞正照身亡,便归罪于作品《石头记》本身,如骂其“妖”、“谤”、“毁”、“烧”。此时,作者借铜镜的口说道:“谁叫你们瞧正面了!你们自己以假为真,何苦来烧我?"同时,令批者出来说话:“此书不免腐儒一谤”。“凡野史俱可毁,独此书不可毁。”作者在此重申,《石头记》的反面是历史,是为“闺阁女子昭传”,正所谓“须知青冢骷髅骨,就是红楼掩面人”是也。“此书不可毁”!《石头记》的真正价值在其反面隐写的历史。
第一回,一僧一道(作者),见一块鲜明莹洁美玉,且又缩成扇坠大小,可佩可拿,镌上数字,使人一见,便知是奇物方妙,有脂批:世上原宜假,不宜真也。谚云:“一日卖了三千假,三日卖不出一个真。”信哉!“太虚幻境”两边对联:“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说的也是多数人都会“以假为真”。
6、作者曹雪芹为了保护自己的作品《石头记》与“腐儒”做了坚决的斗争。当有人大骂“是何妖镜!”扬言要毁掉此物,架火来烧时,是跛足道人(作者)挺身而出救出了铜镜(《石头记》)。作者曹雪芹是通过自己高超的艺术造诣和《石头记》的举世无双的艺术魅力和美学价值,征服了读者,通过读者保护了《石头记》。
7、在庚辰本第三十四回的“分位虽低钱却比他们多”处有夹批曰:惊魂夺魄,只此一句,所以一部书,全是老婆舌头,全是讽刺世事,反面《春秋》也,所谓痴弟子正照《风月鉴》,若单看了家常老婆舌头,岂非痴弟子乎?《石头记》的正面是一篇“空虚幻设”的假话,“全是老婆舌头,全是讽刺世事”。这是专门写给那些“无能纨绔”、“痴弟子”、“聪明杰俊,风雅王孙”们看的。正所谓痴弟子正照《风月鉴》。
上述这段话并不难理解,只要我们坚持唯物主义的实事求是的客观态度,坚持一切从《石头记》的客观实际出发,充分尊重《石头记》的客观性、完整性和特殊性,充分尊重作者和批者的谆谆教导,就一定会清楚、明白、善解作者和批者的意图。
二、200年的红学实践
据《红楼解梦》的研究结果,乾隆帝看懂了《石头记》,欲借编纂《四库全书》之机,彻底收缴、禁毁《石头记》,但未成功。于是,在曹雪芹去世27年以后的1791年,令程伟元、高鹗二人对《石头记》进行修改补充。他们删掉了全部脂批,部分修改了书中“谬误”,后续了无名氏的四十回文字,使得一部结构为“八十回文字+脂批+书中‘谬误’”的、文体为谜语的特殊作品,变成了一部貌似完整的小说,取名《红楼梦》(程甲本),第二年,1792年,又修改成程乙本。无论是程甲本,还是程乙本,其前八十回与《石头记》的八十回文字没有多少变化。从那时起,人们就只知道有个《红楼梦》,不知道还有一个《石头记》。从那时起,人们就开始了把《红楼梦》当作小说来研究,并形成了一个独立的学科——红学。200年的红学,无论是旧索隐派,考证派自传说,还是小说评论派,都是以程高修改本《红楼梦》作为研究版本的,都是把《红楼梦》当作小说来研究的,都是属于“痴弟子正照风月鉴”之类的。无论是乾隆帝的禁毁《石头记》,程高二人的篡改《石头记》,还是200年的红学实践,都毫无例外的恰恰验证了曹雪芹的预言的正确性。从1954年开始的小说评论派,到2014年,恰是一个甲子年。评论红学一甲子,不知何谓痴弟子。误把谜语当小说,糊涂研究到几时?这究竟是为什么?
北京的霍国玲女士从1982年就开始了对曹雪芹的真本《石头记》的研究。她写出的“反照‘风月宝鉴’”一文,早在1989年出版的《红楼解梦》中就与读者见面了,一次印刷28000册,至今已有26年之久。《红楼解梦》(增订本)第一集于1995年出版发行,首次印刷30000册,至今也有20年了。其影响不可谓不大,但是,小说评论派却置若罔闻,不仅不接受其观点,而且还无端的对其开展了长达20多年的批评、贬斥,甚至围剿和封杀。这究竟是为什么?
有人说,《石头记》只有八十回,是未竟之作,后四十回在流传中迷失,这是一个遗憾。所以,《石头记》不如《红楼梦》。因为《红楼梦》毕竟为读者提供了一部完整的小说。这算不算是脂批所云:“此书不免腐儒一谤”?
有人看不懂书中“谬误”究竟是怎么回事,于是就怪罪作者“不检点”,作品有“瑕疵”(蔡义江)。这算不算是“腐儒一谤”?
还有人把脂批看作是作者曹雪芹以外的什么人所加,影响了他们的文学欣赏,于是就大骂脂砚斋及其批语是“自封的老大”、“红学祖师爷”、“一大灾难”、“扫帚星”(王蒙)。这与程高修改本《红楼梦》删掉全部脂砚斋批语的做法,如出一辙。这算不算是“腐儒一谤”?
我不敢相信,我不情愿相信,60年的辉煌岁月,红学研究者竟然对于作者和批者的谆谆教导视而不见、充耳不闻、熟视无睹!红学研究者竟然我行我素的把《红楼梦》“当作”(冯其庸语)小说研究了60年而不知其错!红学研究者竟然把曹雪芹的真本《石头记》冷落了200多年!难怪俞平伯先生说,《红楼梦》“在中国文坛上是一个梦魇”,“越研究越糊涂”。
《石头记》在哭泣!曹雪芹在哭泣!曹雪芹在大声地呼唤:谁是智者?谁是知音?
刘振兴2015年1月20日于新疆伊宁市
参考文献:
【1】霍国玲、紫军校勘的《脂砚斋全评石头记》2006年1月东方出版社
【2】霍国玲《红楼解梦》1——8集
【3】新浪博客:伊犁河刘振兴
1. 曹著《石头记》的特殊性
2. 《石头记》与《红楼梦》具有本质的区别
3. 曹著《石头记》是一个特大谜语
4. 曹著《石头记》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小说


声明:未经本站与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liuzhenxing227@126.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