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曹著《石头记》中究竟是谁在“哭泣”?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曹著《石头记》中究竟是谁在“哭泣”?

作者:刘振兴  收录时间:2017年10月12日 星期四 下午21:54

曹著《石头记》不是一般的小说,即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小说。它的作品结构是“八十回文字+脂批+书中‘谬误’”。它的另一个书名叫《风月宝鉴》。作者和批者都说此书有正反、真假两面。《石头记》中的“哭泣”,也应该有真假两面。在正面小说中,是林黛玉在哭泣:“想眼中能有多少泪珠儿,怎禁得秋流到冬尽春流到夏”。是贾宝玉在哭泣,哭谁呢?哭晴雯,哭黛玉!怎样哭?“洒泪泣血,一字一咽,一句一啼,宁使文不足,悲有余方是,不可尚文藻而反失悲切。”作者说这是假的,是“假语存”,“假话”,“荒唐言”。而在作品的反面,是写作者在哭泣。这才是真的,是“真事隐”。君不见,《石头记》第一回有作者自云:将“半生潦倒之罪,编述一集,以告天下人”,“亦可使闺阁昭传”。蒙侧脂批有:“因为传它,并可传我”。这是说,《石头记》的文体是传记,其本质属性是历史。
在第一回的前面有一个凡例,说作者本意,“原为记述当日闺友闺情”,并有一诗:“浮生着甚苦奔忙,盛席华筵终散场。悲喜千般同幻渺,古今一梦尽荒唐。谩说红袖啼痕重,更有情痴抱恨长。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这里写的是作者在哭泣。哭谁?哭“当日闺友闺情”。“红袖”指闺阁女子。“情痴”指作者。在“一僧一道远远而来,生得骨骼不凡,丰神迥异”处,有脂批:这是真像,非幻象也。靖眉:作者自己形容。“一僧一道”是作者。“一僧一道”易名为“情僧”,改《石头记》为《情僧录》。“情僧”也是作者。
第一回,原来,女娲氏炼石补天之时,于大荒山无稽崖练成高经十二丈,方经二十四丈顽石三万六千五百零一块.娲皇氏只用了三万六千五百块,只单单剩了一块未用,便弃在此山青埂峰下.谁知此石自经煅炼之后,灵性已通,因见众石俱得补天,独自己无材不堪入选,遂自怨自叹,日夜悲号惭愧.
原来就是无材补天,幻形入世,(脂批:八字便是作者一生惭恨。)蒙茫茫大士渺渺真人携入红尘,历尽离合悲欢炎凉世态的一段故事.后面又有一偈云:无材可去补苍天,枉入红尘若许年。(甲侧:惭愧之言,呜咽如闻)此系身前身后事,倩谁记去作奇传?
上面所写,是说女娲补天剩余石指代作者。是作者“无材补天”、“自怨自叹,日夜悲号惭愧”、“是作者一生惭恨”、是作者“惭愧之言,呜咽如闻”。同时告诉读者,《石头记》一书所写,是作者的 “身前身后事”,是作者“历尽离合悲欢炎凉世态的一段故事”。所以,《石头记》的文体有传记色彩。
第一回,“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这里的“辛酸泪”写的也是作者。下面有甲眉:“能解者,方有辛酸之泪,哭成此书。壬午除夕,书未成,芹为泪尽而逝。余尝哭芹,泪亦待尽。每意觅青埂峰,再问石兄,奈不遇癞头和尚何?怅怅!今而后,惟愿造化主再出一芹一脂,是书何幸!余二人亦大快遂心于九泉矣!甲午八月泪笔。”这里写的是作者曹雪芹和批者脂砚斋(一芹一脂)在哭泣。
第一回,“只因西方灵河岸上三生石畔,有绛珠草一株(脂批:点’红‘字。细思’绛珠‘二字,岂非血泪乎?),时有赤瑕宫(按’瑕‘‘字本注,玉,小赤也。又,玉有病也。以此命名恰极!点’红‘字二。)神瑛侍者,(点’玉‘字二)日以甘露灌溉,这绛珠草始得久延岁月。后来既受天地精华,复得雨露滋养,遂得脱却草胎木质,得换人形,仅修成个女体,终日游于离恨天外,饥则食蜜青果为膳,渴则饮灌愁海水为汤。只因尚未酬报灌溉之德,故其五内便郁结着一段缠绵不尽之意。恰近日,这神瑛侍者凡心偶,炽乘此昌明太平朝世,意欲下凡,造历幻缘,已在警幻仙子案前挂了号。警幻亦曾问及灌溉之情未偿,趁此倒可了结的。那绛珠仙子道:‘他是甘露之惠,我并无此水可还。他既下世为人,我也去下世为人,但把我一生所有的眼泪还他,也偿还得过他了(甲眉:知眼泪还债,大都作者一人耳。余亦知此意,但不能说得出。蒙侧:恩情山海债,惟有泪堪还。)。因此一事就勾出多少风流冤家来陪他们去了结此案。”
这段话的正面,是说绛珠仙子和神瑛侍者下世为人,绛珠仙子用眼泪偿还、酬报神瑛侍者的灌溉之恩,亦即林黛玉整体哭哭啼啼,偿还贾宝玉的恩情债。其反面,脂批说是作者用眼泪还债。还谁的债?还闺阁女子竺香玉(小名红玉)的“恩情山海债”。绛(寓红)珠(拆玉),隐红玉。赤(寓红)瑕(拆玉)、神瑛(拆玉),也隐红玉(拆字法、寓意法)。女娲石=红石=通灵宝玉=红玉。女娲石“照应”正副十二钗。正副十二钗都是红玉的分身。所以,绛珠仙子、林黛玉、神瑛侍者、贾宝玉都是红玉的分身。
第三回,“那女学生黛玉,……上无亲母教育,下无姊妹兄弟扶持(甲侧:可怜!一句一滴血!一句一滴血之文!)
——小说人物林黛玉是闺阁女子竺香玉的主要分身。作者是“滴泪为水”、“砚血为墨”为闺阁女子竺香玉“昭传”。
“我有一个孽根祸胎,(四字是作者痛哭。甲侧:四字是血泪迎面,不得已无奈何而下!四字是作者痛哭!)是这家里的‘混世魔王’(与‘绛洞花主’为对看)”。
——贾宝玉是作者的主要分身。是作者在痛哭。
第四回,回前批:请君着眼护官符,把笔悲伤说世途。作者泪痕同我泪,燕山仍旧窦公无。
——作者和批者同哭一人——闺阁女子竺香玉。
第五回,此茶名曰“千红一窟”(隐“哭”字。),因名曰“万艳同杯”(与“千红一窟”对,隐“悲”字。)
作者创作《石头记》的主题就是为闺阁女子竺香玉昭传,“哭”的、“悲”的,就是这个竺香玉其人。“千红一哭”、“万艳同悲”,就是用千万个红艳的女子形象(小说人物)来“哭”、“悲”竺香玉,来赞美竺香玉。
第七回,不和我说别的还可,若再说别的,咱们红刀子进去,白刀子出来!(甲侧:忽接此焦大一段,真可惊心骇目。一字化一泪,一泪化一血珠!靖眉:焦大之醉,伏可卿死。作者秉刀斧之笔,一字一泪,一泪化一血珠!惟批书者知之。)
——是作者在哭泣。可卿之死,隐写竺香玉之死。
第八回, 他父亲秦业,(甲:妙名。业者,孽也,盖云“情因孽而生”也。)现任营缮郎,(甲:官职更妙!设云“因情孽而缮此一书”之意。)年近七十,夫人早亡。因当年无儿女,便向养生堂抱了一个儿子并一个女儿。谁知儿子又死了,只剩女儿,小名唤可儿,(甲:出名。秦氏究竟不知系出何氏?所谓“寓褒贬,别善恶”是也。秉刀斧之笔,具菩萨之心,亦甚难矣!如此写出可儿来历,亦甚苦矣!又知作者是欲天下人共来哭此“情”字。)长大时,生的形容袅娜,性格风流.因素与贾家有些瓜葛,故结了亲,许与贾蓉为妻。
——秦可卿是正十二钗之一,隐写的是历史人物竺香玉。因作者与竺香玉有一段情缘,故曰“情因孽而生”,故用“孽”字,故曰“妙名”。作者“因情孽而缮此一书”,“亦甚难矣”!“亦甚苦矣”!写作者为竺香玉“昭传”,是一件苦事,是一件难事。其中“寓褒贬,别善恶”,需要读者自己去分辨。作者是想让天下人共来哭此“情”字。
《石头记》一书,不是作者曹雪芹写成的,而是“哭成的”。“书未成,芹为泪尽而逝。余尝哭芹,泪亦待尽”。作者和批者把眼泪都哭干了。他们的哭,是“一字化一泪,一泪化一血珠”的哭!是“千红一哭”!是“洒泪泣血,一字一咽,一句一啼,宁使文不足,悲有余方是,不可尚文藻而反失悲切”的哭!是“嚎啕大哭”!是“捶胸顿足”的哭!是“秋流到冬尽春流到夏”、一年四季不停的哭!为什么哭?是因为作者“无材补天”。这“是作者一生惭恨”。故“自怨自叹,日夜悲号惭愧”、“惭愧之言,呜咽如闻”!
霍国玲的《红楼解梦》认为,竺香玉是作者曹雪芹的闺友恋人(小说中的分身:龄官、晴雯、黛玉),十五岁被选入清宫(分身:惜春、金钏跳井),做了公主郡主们的伴读,十七岁被雍正帝纳为皇贵妃(分身:元春)。第二年,竺香玉生皇子弘曕,遂被封为皇后(分身:秦可卿)。雍正十三年八月二十三日,曹雪芹与竺香玉联手用丹砂毒死雍正(分身:贾敬),欲立弘曕为帝。曹雪芹辅佐幼帝(成者公侯败者贼)。政变失败(无材补天),弘历篡权。竺香玉出宫为尼,带发修行(分身:妙玉)。为了记述这段故事,这段情缘,为了纪念竺香玉,作者曹雪芹用眼泪写成了《石头记》一书。《石头记》是作者为竺香玉树立的一座硕大的丰碑!它高经十二丈,方经二十四丈,矗立在青埂峰下。《石头记》是作者为竺香玉和自己撰写的一部“传记”。这个传记是作者利用小说的形式隐写而成的。《石头记》的文体又像一个特大谜语。八十回文字是谜面,脂批是谜目,谜底就是这个“传记”。《石头记》的本质属性是历史,是一部关于曹雪芹、竺香玉和雍正帝三个人之间的情孽、情缘、爱情、婚姻的历史![1]

刘振兴2015年6月2日于新疆伊宁市

注:
【1】霍国玲的《红楼解梦》

 


声明:未经本站与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liuzhenxing227@126.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