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黛玉入府的真实隐情探究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黛玉入府的真实隐情探究

作者:程洪洲  收录时间:2017年10月7日 星期六 下午21:45

     “金陵十二钗”中,最先进入荣国府的便是林黛玉。黛玉父亲姓林,名如海,乃是前科探花,林家五世皆是科第出身,“虽系钟鼎之家,却亦是书香之族”,今被圣上钦点出为巡盐御史,刚到任一月有余。她的母亲是荣府贾政之胞妹,名贾敏;在贾雨村受聘林家西宾的第二年,这位林夫人“一疾而终”,小黛玉便“侍汤奉药,守丧尽哀”。

    忽一日,小黛玉因母丧而“哀痛过伤,触犯旧疾”,所以连日不曾来上学。雨村闲居无聊,又见风日晴和,乃饭后出来闲游,在一乡村酒肆中恰遇旧日相识的冷子兴,乃聊起贾府旧事,相谈甚欢。畅谈许久,算还酒帐待要起身离去之时,雨村又遇旧日同僚、一同参革的张如圭说起“听得都中奏准起复旧员”之信,故为雨村谋划前程,“令雨村央烦林如海,转向都中去央烦贾政”,由其引荐,求一京职。次日,雨村面谋于如海,欣然允诺,并将黛玉一并托付于雨村,择日起程,投京中贾府而来。雨村也得由贾政书信引荐于内兄王子滕,得授顺天府尹,遂了平生所愿!

    这里我们要弄清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林如海为何要将小女黛玉送往贾府?他的真实意图与难言隐衷是什么?从表面上看来,林如海送走黛玉的初衷是“因贱荆去世,都中家岳母念及小女无人依傍教育”,并且“前已遣了男女船只来接,因小女未曾大痊,故未及行”。其实不然,林如海送黛玉投奔贾府的真正隐情不是贾母眷念外孙女,而是林府即将遭受灭顶之灾,他预感自己将要大祸临头,皇上正欲着手清算林家,为了保存仅有的血脉,不让幼小的黛玉受到牵连,故提前将黛玉送往贾府“避祸”!

    曹雪芹写作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手法:越是重要之人,越是用简省之笔一叙带过,稍后再于特不显眼之处,又用“暗语”点明某人或是某事,自留地步而让观者去思考!

    林如海之“隐事”便是的这种写作手法的具体体现。除了在小说文本第二、三回中对其人有所叙述外,至“林黛玉抛父进京都”入住荣府之后,对林如海这人鲜有提及。在第十二回“王熙凤毒设相思局  贾天祥正照风月鉴”回末有叙:谁知这年冬底,林如海的书信寄来,却为身染重疾,写书特来接林黛玉回去。贾母定要贾琏送她去,仍叫带回来;其后的第十四回“林如海捐馆扬州城  贾宝玉路谒北静王”中段有同贾琏去苏州的昭儿回来送信说“林姑老爷是九月初三巳时没的。二爷带了林姑娘同送林姑老爷灵到苏州,大约赶年底就回来。”等语。再第十六回“贾元春才选凤藻宫  秦鲸卿夭逝黄泉路”中写黛玉回府“林如海已葬入祖坟了,诸事停妥,贾琏方进京的。本该出月到家,因闻得元春喜信,遂昼夜兼程而进,一路俱各平安。”

    林家突遭何种变故,文中为何只字不提?为何作者只以“身染重疾”四字一笔悄悄避过?这些隐晦之笔不禁让人疑窦丛生。黛玉住在贾家,对人言谈也从不提及家中之事,就是她从林家带过来的茜雪等近婢,平日与人闲聊为何也从未敢触及林家家事半句?显然,这是曹笔故作掩饰,避论当朝国政,以杜天下幽幽众口!

    其实曹氏笔下的林如海其人,其影射的历史原型正是清朝雍正初年威名赫赫、权倾朝野而被诛杀的抚远大将军————年羹尧。

 

    年羹尧(16791726),汉军镶黄旗人,进士科第出身,曾任四川总督、川陕总督、抚远大将军,一等公,加太子少保;其父年遐龄,曾任湖北巡抚,其妹为雍正皇帝之贵妃.

因协助雍正登位兼平叛西藏动乱有功,与隆克多同受雍正倚重,称为"朝廷柱臣".后受雍正猜忌,于雍正三年(1725)六月从西安调任杭州将军,九月雍正尽削其职,被逮进京.十二月议其九十二款大罪,后雍正下诏勒令其自裁.

 

     曹笔在文本中曾多次暗示过林如海的隐秘身份,这些文段如下:

1)第二回"贾夫人仙逝扬州城 冷子兴演说荣国府"中之一段:

    那日,偶又游至维扬地面,因闻得今岁鹾政点的是林如海.

鹾政:即盐政,负责管理朝廷盐务的官职。清代在江南设有两淮盐巡御史一职,曹雪芹祖父曹寅曾与苏州织造李煦轮流任过此职。此处鹾政一词暗隐错鸩(鸩:用毒酒害人)之意,暗指林如海是遭错误毒杀身死的。

    雍正三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年羹尧的妹妹年贵妃病逝。雍正便迫不急待的下旨迫令年氏自裁。当时年羹尧是上吊自尽的,雍正特指定蔡珽(此人是年氏政敌,曾在四川巡抚任上被年氏所参,年氏死后亦被雍正整肃)为监刑官,督促年氏自裁。雍正登位开始剪除异己、诛杀功臣,当时的百姓将雍正视为暴君年羹尧被杀一案当时亦曾轰动全国,百姓私下亦有许多负面评论,可能曹雪芹当时听到的民间传闻与此有讹。

 

(2)第二回有叙林如海家世:

     这林如海姓林名海,表字如海,乃是前科的探花,今已升至兰台寺大夫,本贯姑苏人氏,今钦点出为巡盐御史,到任方一月有余。

   林如海的历史原型人物年羹尧也曾是科举出身,他在康熙三十九年(1700)中过进士,后被授为翰林院检讨,这点与林如海颇为相似。

 

(3)在第十二回“王熙凤毒设相思局  贾天祥正照风月鉴”回尾:

     谁知这年冬底,林如海的书信寄来,却为身染重疾,写书特来接林黛玉回去。

 身染重疾:隐指伸重稽。染,污染、沾染。本指本欲申明身染官司的原委,却遭到更严厉的审查。这里是说林如海蒙受冤屈,本想在圣上面前申辩几句,却遭到了同僚的更为严酷的打压。

 

 

(4)第十四回"林如海捐馆扬州城 贾宝玉路谒北静王"中从扬州回来的昭儿之语

  凤姐便问:"回来作什么?"昭儿道:"二爷打发回来的.林姑老爷是九月初三日巳时没的......"

 巳时:指上午九时到十一时。

巳时没的:没,覆没;隐指肆蚀没的,被同僚参劾肆意侵吞财物而遭覆没的。

     雍正二年十月,年羹尧从西安来京陛见皇帝。因为年氏傲慢无礼,前来迎接他的许多同僚与王公大臣颇有微词。在雍正面前,他也御前箕坐,无人臣礼,引得皇帝不悦,再加年氏极力为亲信部属请功,皆被人传为皆出年意,使得一向自尊的雍正觉得倍受羞辱,对年羹尧厌恶更甚。这时的皇帝亦萌生惩治之心,遂暗中对各地督抚及年氏亲信打招呼,表达对其的不满,以此分化、瓦解年氏的势力,为日后罚治年羹尧消除不利影响。

 

     雍正三年二月天降祥瑞,各大臣纷纷上折,以表祝贺。可年羹尧的折中却字迹潦草,并误将朝乾夕惕四字祝语写成夕惕朝乾,这被雍正认为是大不敬,是年氏故意给他难看,意在讥讽皇帝。这个时候雍正对年氏不满已公开化了,且屡下圣旨严责于他。雍正三年四月雍正要年羹尧交出抚远大将军印,调任杭州将军,并对西北军政官员重新布局,严惩年氏子弟。七月廿九日又下旨罢去年氏杭州将军的闲职;九月下旬年氏被锁拿进京,到十一月初到京。随后年氏被劾九十款大罪,遭到百官的一致声讨,请正典刑。在年贵妃病逝几天后,年羹尧被雍正下旨令其自裁,年氏亦自感回天无力,便在绝望之中被迫自缢而亡

    此处昭儿林姑老爷是九月初三日巳时没的,这在时间上与年羹尧被下旨锁拿进京的时间基本吻合,同在九月(年羹尧是雍正三年九月廿八日在杭州住所被锁拿的);再此处小厮的取名也别有一番用意,昭儿乃是昭示、昭明之意,是曹雪芹藉此向世人隐秘暗示:我写的林如海这人是有历史原型的,我不便明说,大家去猜吧!

 

 

(5)第十九回"情切切良宵花解语 意绵绵静日玉生香"回尾中宝玉讲洞中小耗商议偷米一事:

 

原文:老耗问:"米有几样?果有几品?"小耗道:"米豆成仓,不可甚记.果品有五种:一红枣 二粟子 三落花生 四菱角  五香芋."

 

米豆成仓,不可甚记:隐指縻窦成,不可胜记。縻窦:靡费造成的巨大亏空与漏洞;

指因过度靡费造成的银钱亏空酿至巨灾,不胜一 一记录。

果品:裹品,遭人裹挟的罪名;红枣:即哄、噪。  粟子:逆旨。落花生:络哗绅。

菱角:狞矫,憎狞、矫饰。       香芋:相愚。整句如下:

  林老爷遭人裹挟的罪名有如下五项:一欺哄上司、鼓噪生事,二忤逆圣命,三暗络哗绅,四面目憎狞、阴险矫饰,五蒙蔽朝廷。

从如上分析可知:林如海所犯的是钱粮亏空罪,但事实是被人诬陷的;以上五项罪名是在受胁迫的情形之下,别人强加于他的。

恰巧在雍正三年的年羹尧一案中,朝廷曾列举他有九十二款大罪,如下:大逆罪五条,欺罔罪九条,僭越罪十六条,狂悖罪十三条,专擅罪六条,忌刻罪六条,残忍罪四条,贪婪罪十八条,侵蚀罪十五条.这些罪名与林如海所遭之罪竟是惊人的相符,这绝对不是历史的巧合!

 

 

(6)同是十九回中原文:

    那一年腊月初七日,老耗子升座议事,因说:"明日乃是腊八,世上人都熬腊八粥,如今我们洞中果品短少,须得乘此打劫些来方妙."

世人都熬腊八粥:这句刚好暗嵌年羹尧的名字。年羹尧可理解为年羹熬,即是过年熬制年羹(腊八粥)之意;再林如海之名,如海二字本有遇害之意,即是暗指年羹尧。

 

是此,我们不难看出:黛玉寄居贾府,实是为避抄家之祸,他的父亲自感林家将大祸临头,遂将年幼的黛玉送往贾家寄养;林如海其人影射历史原型人物亦是清史上颇负争议的抚远大将军年羹尧,文中开始所叙之节亦是年氏被朝廷发往杭州的历史背景,只是作者将地域略改。虽然历史上真实的“年羹尧被诛”案中年氏在大将军任上确有许多证据确凿的违法乱纪之事,其被雍正正法亦是咎由自取,但是我们却不能苛责身处那个时代的曹雪芹应该用理性的眼光与视角去叙述历史人物。因为历史无法倒流,我们每一个人都无法身临其境的去真正感受那个时代作者经历过的血雨腥风的丧家之痛!正是皇权至高无上的威严铸就了曹家的历史悲剧与曹雪芹童年无法忘怀的创伤,当时雍正在处理曹家所谓的“亏空”案之时完全没有考虑曹家出现“积欠”与“亏空”的历史原因和其特殊性,过于偏听谗言,导致了难以挽回的误判,竟将曹家在江南的家产抄没充公,于是曹家自此厄运连年。虽然曹雪芹在书中对当今圣上一片称颂之词,但在其内心深处却是怨恨尤深。所以在处理林如海这个非常特殊的书中角色之时,他谨小慎微,屡用简笔奇笔为其张目,是不欲干涉朝廷,招惹是非,阅者当明白作者的一片良苦用心!

   原创文章作者:

 

程洪洲 电话:13612916749 邮箱:2681604785@qq.com


声明:未经本站与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