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刘心武续写《石头记》的八个误区(修改稿)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刘心武续写《石头记》的八个误区(修改稿)

作者:刘振兴  收录时间:2017年9月25日 星期一 下午21:14


曹雪芹的带脂批的八十回本《石头记》是一部“未竟之作”,还是“曹著之全璧”?《石头记》需不需要续写?如果需要续写,应该具备怎样的资质和能力?古往今来的续书者中,谁是成功者?刘心武续写《石头记》,能够成功吗?
依我看,包括刘心武在内的所有续作品,无一例外,其本质属性都是一种文学再创作,是一种主观意志的产物,是一种借题发挥,是一种游戏,一种娱乐而已。这种文学再创作,好也罢,不好也罢,都是续作者的自由。有人愿意写,读者愿意看,如此而已。其与曹雪芹及其作品《石头记》没有一点关系!
客观上,《石头记》真的需要续写吗?主观上,续写者有能力写好吗?我认为,一、《石头记》不需要续写。二、曹雪芹以外,无一人能够成功。刘心武续写《石头记》,至少存在八个误区。
一、画蛇添足
1991年,霍国玲等人提出了“带脂批的八十回本《石头记》即曹著之全璧”的新观点,并进行了有说服力的论证,认为曹雪芹的“著书本意”是利用半部“荒唐言”的文字作品,在其背面隐写了一部完整的历史。这部历史就是为“闺阁女子”竺香玉“昭传”。【1】早在1979年,蔡义江先生就说过,《石头记》是“真正的文备众体”,即,在《石头记》的八十回文字中,作者曹雪芹已经把汉语言文字的各种文体都用上了。【2】最近,新加坡的孙爱玲先生也著文说,《石头记》“所具的众文体……共有二十七种之多”。【3】中国传媒大学文学院的朱萍先生也著文,从《石头记》中“姑苏女子的出场和退场”的角度详细论述了《石头记》的结构“其实是首尾俱全、相对完整的”,“可能有一个相对统一、贯穿始终的姑苏女子主题”。他们的“出场、退场次序分明,章法布局可称严谨”。其结论是,“姑苏女子的出场与退场,是80回本系统中的一条比较明显的、非常重要的线索”,“一个完整的姑苏女子线索”。还有论著指出,《石头记》八十回文本已经充分展现了作者的全部艺术才华。《警幻仙姑赋》、《葬花吟》、《桃花行》和《芙蓉女儿诔》等诗作已经彰显了作者的最高文学艺术才能。而《芙蓉女儿诔》作为压卷之作,已经为那个“姑苏女子”、“闺阁女子”的一生事迹做出了圆满的概括和总结。【4】这几种新观点都是否定传统的“未完说”、“未竟说”观点的。在这种情况下,刘心武先生执意要为《石头记》这部完美作品续书,那就只能叫做“画蛇添足”了!
二、文体不同
曹雪芹创作的《石头记》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小说,而是一个特大谜语。八十回文字是这个特大谜语的谜面。脂砚斋批语是这个特大谜语的谜目。背面隐写的历史是这个特大谜语的谜底。八十回文字是作者用写作谜语的方法写成的,它的文体是谜语,不是小说!刘心武画蛇添足续写的那个后四十回文字是小说,不是谜语!小说和谜语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文体。
三、基因不同
都说曹雪芹是一个奇才,都说它的带脂批的八十回本《石头记》是一部奇书,该书是中国古典文学的最高峰,堪舆世界古典文学名著相媲美。其“艺术魅力”和“美学价值”至今无人企及。有人说,任何文学作品都是作者的孩子,遗传了作者的大部基因。也有人说,文学作品是作者的自传,写的是作者的身前身后事。非经历过的事情,无论如何是写不出来的。“脂批”有多处说到,《石头记》中的许多情节,都是作者亲身经历的,写的是“实事”。从这个意义上说,任何人都没有权利和资格续写《石头记》!任何续作者的续作品只能遗传自己的基因,都与曹雪芹无关!
四、时代局限
文学的概念是:形象的反映“社会生活”的艺术。文学作品的形式是艺术,其内容是“社会生活”,是“历史”。《石头记》的内容写的是曹雪芹的身前身后事,是清朝康雍乾时期的历史。唯物论说,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文学作品属于社会意识,来源于社会存在。刘心武先生没有康雍乾时期的社会实践,也不知道曹雪芹的身前身后究竟发生过什么事,仅凭对《石头记》的一知半解和一些残缺不全的历史资料,从文字到文字,从一种意识形态到另一种意识形态,从第二性的东西出发,到另一个第二性的东西。这样的续写究竟有何意义?它与曹雪芹和《石头记》究竟有什么关系?有多大关系?刘心武所处的历史时代决定了他的续写必定失败!这叫做历史时代的局限性!
五、班门弄斧
既然文学作品是一种“形象”的反映社会生活的艺术,那么,这个“形象的反映艺术”的能力就会因人而异。如曹雪芹,不仅是一个艺术大师,文学巨匠,而且是一个革命家、理论家、哲学家、历史学家。“爱君诗笔有奇气” ,“知君诗胆昔如铁,堪舆刀颖交寒光”(敦诚),“可知野鹤在鸡群”,“傲骨如君世已奇,嶙峋更见此支离。醉馀奋扫如椽笔,写出胸中块垒时”,· “诗才忆曹植,酒盏愧陈遵” (敦敏) ,“爱将笔墨逞风流,庐结西郊别样幽。门外山川供绘画,堂前花鸟入吟讴”(张宜泉),“传神文笔足千秋,不是情人不泪流”(永忠)。戚序本回前批:“……非具龙象力者其孰能哉?”对于这样的奇人、奇书,我们首先应该心存敬畏之心。刘心武是一个当代作家,并非佼佼者,为一部奇书、古典文学名著《石头记》写续书,岂非班门弄斧,关公门前耍大刀!
六、作书心境
曹雪芹的《石头记》,不是写出来的,而是“哭成此书”!“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一字一泪,一泪化一血珠”!“滴泪为水,研血为墨”!“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书未成,芹为泪尽而逝。余尝哭芹,泪亦待尽。”请问刘心武,您有这样的作书心境吗?您的续书里面有您的“一把辛酸泪”吗?您用“手”写出来的续书,能与曹雪芹用“血和泪”哭成的书相提并论吗?曹雪芹写作《石头记》是“批阅十载,增删五次”,刘心武续写的后四十回文字用了多少时间?刘心武的续书与曹雪芹的创作能够相提并论吗?
七、主观意志
研究曹著《石头记》,必须坚持“观察的客观性”(列宁)【5】,必须尊重《石头记》的客观性、完整性和特殊性。《石头记》的特殊结构是“八十回文字+脂批+书中‘谬误’”,且脂批有言在先:“一字不可更,一语不可改”。这个客观性必须受到应有的尊重。包括程伟元、高鹗、刘心武在内的所有续书者,删掉所有脂批,修改书中“谬误”,把“八十回文字”当作未竟之作小说来对待,然后为之写续书。从认识论的角度看,这是典型的主观唯心主义做法。其续书,无一例外是续书者主观意志的产物,与曹雪芹及其作品《石头记》毫无关系。
八、属性各异
《石头记》的本质属性是历史,是传记,是作者曹雪芹和他的闺阁女友竺香玉的传记。这个传记是作者用“梦’”、“幻”之笔写成的,正面看是“满纸荒唐言”,“假语存”,“假话”,反面看才是“传记”,“真事隐”,作者的“一把辛酸泪”。《石头记》又名《风月宝鉴》,有正反两面。“正反皆有喻也”。脂批:“痴弟子正照风月鉴”。刘心武等续书者把《石头记》的正面当作了小说看待,然后续写了后四十回小说。这与《石头记》的传记属性,与《石头记》的正反两面,何止是各异的问题,简直就是驴唇不对马嘴!——“痴弟子”续写《风月鉴》!
一个当代作家,不去搞自己的创作,不去讴歌这个伟大的时代,不去反映各族人民的火热生活,硬是挤进红坛瞎搅和。他的所谓“秦学”和续书,已经遭到众多读者的质疑和批评。对于曹雪芹的原著《石头记》、《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刘心武并没有看懂。他是在一知半解的情况下研究他的“秦学”,给《石头记》续书的。刘心武的红学,多数属于主观意志的产物,并不符合曹著《石头记》的客观实际。

刘振兴2011年6月8日星期三于新疆伊宁市(第一次修改于2014年11月3日)
第二次修改于2015年6月3日
注:
【1】《红楼解梦》第一集第241页,1995年3月中国文学出版社。
【2】蔡义江《红楼梦诗词曲赋评注》第1页,1979年10月北京出版社。
【3】《红楼梦学刊》2010年第3辑第30页。
【4】《红楼梦学刊》2010年第4辑第240页。
【5】《列宁选集》第二集607页


声明:未经本站与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liuzhenxing227@126.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