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小说评论派究竟错在哪里?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小说评论派究竟错在哪里?

作者:刘振兴  收录时间:2017年9月25日 星期一 下午21:14



1954年诞生的小说评论派,执意把程高修改本《红楼梦》当作小说来研究和欣赏,至今已经过了一个甲子之年。他们置清人戚蓼生的《石头记》序和霍国玲的石学《红楼解梦》于不顾(岂止是不顾,而且是盲目的反对、否定和排斥),固执的、主观的、不理智的认为,“《红楼梦》就是一部小说”,就是要研究它的“艺术魅力和美学价值”。我们说,小说评论派的这个观点,这个判断,这个认识是错误的,是没有从《红楼梦》的客观实际出发的,是不符合《红楼梦》的客观实际的,是不客观、不唯物、不正确的。现在地球人都知道,一百二十回本《红楼梦》是一个后来人的修改本,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篡改本,是程伟元、高鹗二人主观意志的产物。程高二人于1791年、1792年连续修改出版了《红楼梦》(程甲本)和(程乙本)。他们在曹雪芹的作品《脂砚斋重评石头记》这个手抄本的基础之上,删掉了全部脂砚斋批语,部分修改了书中“谬误”(《石头记》的八十回文字是一个特大谜语的谜面,里面充满了“谬误”,要完全彻底的修改这些“谬误”,是绝对不可能的!)并在八十回文字的后面加上了并非曹雪芹的四十回文字。经这样修改后的《红楼梦》,其作品的结构和主题主线,体现的只能是程高修改者的修改意图,已经与《石头记》的原作者曹雪芹没有关系了。因为《红楼梦》的前八十回文字与《石头记》的八十回文字,已经不是一个概念了。程高二人违背了作者曹雪芹的著书本意,违背了脂批关于“一字不可更,一语不可改”的告诫,没有做到尊重《石头记》的客观性、完整性和特殊性。程高修改本《红楼梦》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杂烩!就像舞台上小丑的裤子一样,一条裤腿是红色的,一条裤腿是绿色的。1974年和1979年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红楼梦》上署名曹雪芹、高鹗著,这是对曹雪芹及其作品《石头记》的亵渎和侮辱。红学理论家刘梦溪先生和红学大家俞平伯先生对小说评论派的研究已经给予了的彻底否定,说他们的研究已经形成了许多“死结”,说这是文学的“梦魇”,“越研究越糊涂”。更有红学家提出要用“科学态度”研究《红楼梦》,这个观点更是说不通,更是滑稽可笑。研究一个篡改本,如何做到“科学”?
霍国玲的石学《红楼解梦》已经面世28年了。这么长的时间,小说评论派可以视而不见,可以熟视无睹,可以批评、批判、围剿、封杀。但是,作为一个有着极高学术价值的、具有客观真理性的研究成果,小说评论派是绝对绕不多去的,必须勇敢的面对。《红楼解梦》指出,曹雪芹的作品《石头记》、《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是一部奇书!它的作品结构是八十回文字+脂砚斋批语+书中“谬误”。脂砚斋批语是这部作品的重要组成部分,且居于主导地位。脂砚斋批语和八十回正文一样,都必须受到应有的尊重!《石头记》的另一个书名叫《风月宝鉴》。它有正反、真假两面。“正反皆有喻也”!它的文体是谜语,不是小说。八十回文字+书中“谬误”是这个特大谜语的谜面。脂砚斋批语是这个特大谜语的谜目。其反面的真事隐是这个特大谜语的谜底。作者和批者都告诫读者,“不要看此书正面,只看它的背面,方是会看”,“痴弟子正照风月鉴”。仅此作者的一句话,就完全否定了百年红学!百年红学三个学派可都是“正照风月鉴”的,即都是“痴弟子”了。程高修改本《红楼梦》的前八十回文字,取自《石头记》的八十回文字,也是这个特大谜语的谜面。尽管程高二人做了修改,但是,作为一个特大谜语的谜面的基本属性没有变。把《红楼梦》的前八十回文字当作小说来研究,就是把一个特大谜语的谜面当作小说来研究。焉有不错之理。
《石头记》的“披阅增删者”是曹雪芹。《石头记》的原作者也是曹雪芹。第一回,在“后因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纂成目录,分出章回,则题曰《金陵十二钗》”处有脂批(甲眉):若云雪芹“披阅”,“增删”,然则开卷至此这一篇《楔子》又系谁撰?足见作者之笔,狡猾之甚。后文如此处者不少。这正是作者用画家“烟云模糊法”处。观者万不可被作者瞒蔽了去,方是巨眼。这就明白无误的告诉读者,《石头记》的作者就是曹雪芹,别无他人。况《楔子》中也明白无误的告诉了读者,“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曹雪芹辛辛苦苦著书十年,每一个字都是用自己的血和泪写成的。“能解者,方有辛酸之泪,哭成此书。壬午除夕,书未成,芹为泪尽而逝”。“余谓雪芹撰此书,中亦有传诗之意”。“哭成此书”,“雪芹撰此书”,还有比这两句话的概念更明白无误的么?可是,就有这么一些人,闭目塞听、视而不见、充耳不闻,熟视无睹,硬说《石头记》之先有一个《原本红楼梦》。这个《原本红楼梦》的作者不是曹雪芹,而是明末清初的什么人写的。那我们就要问了,即便如此,《石头记》的著作权也应该属于曹雪芹。因为经过曹雪芹“披阅”、“增删”后的这个《石头记》本子,其作品的结构形式和主题主线都体现了曹雪芹的创作意图和修改意图,已经与其他什么人没有关系了。那我们要问,研究《石头记》之先的那个什么底本又有什么意义呢?
曹雪芹是谁?他就是江宁织造曹寅的孙子,曹颙的遗腹子曹霑、曹天佑!考证派自传说的考证结论是科学的,是符合《石头记》的客观实际的。据说,红学界已经研究出来99个《石头记》的作者。这是很滑稽的事情。然而,真理性的结论只能有一个。《石头记》的作者只能有一个。其他98个作者都是错误的,都是主观意志的产物!这是由真理的唯一性、确定性决定的,也是由《石头记》的客观性决定的。《石头记》具有自传性。书中写的是作者的“半生潦倒之罪”。书中隐写了作者的生辰。作者生于康熙五十四年五月初三,即1715年6月4日。书中还隐写了作者父亲的年龄,曹颙属狗,生于康熙三十三年 。隐写了作者的母亲,他的母亲是康熙皇帝的十六公主,名“桥”,生于康熙三十二年。只有符合这些条件的人,才有可能是《石头记》的作者。这是从《石头记》的固有逻辑中推理出来的。
《石头记》的成书年代问题。根据霍国玲的研究结果,宁国府的反面隐写的是清皇宫。小说人物贾敬的反面隐写的是雍正帝。小说人物贾宝玉、甄宝玉、赖尚荣和一群“二爷”的反面隐写的是作者曹雪芹。小说人物十二钗的反面隐写的是曹雪芹的恋人竺香玉。竺香玉17岁做了雍正帝的皇后。这就充分说明,《石头记》中写的是清朝雍正朝时期的事情。书中还说了,康熙皇帝六次南巡,有四次是由江宁织造曹寅接驾的。康熙皇帝的第六次南巡,是康熙四十六年,即1707年 。凤姐说她晚生了20年,没有赶上看南巡盛况,凤姐当年20岁左右。这就说明,《石头记》的成书时间是1707年以后的四十年左右,即1747年左右。这完全符合《石头记》成书时间1744年至1754年(甲戌本)的客观实际。很显然,把《石头记》的成书时间提前一个甲子(土默热),或提前71年(张志坚),是完全错误的。
总之,脂批的一句话“一字不可更,一语不可改”彻底否定了程高修改本《红楼梦》。“痴弟子正照风月鉴”彻底否定了百年红学。把一个特大谜语当作小说来研究,岂有不错之理。


刘振兴老有所乐作于2017年3月31日新疆伊宁市


声明:未经本站与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liuzhenxing227@126.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