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探索《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的旧作毫无意义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探索《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的旧作毫无意义

作者:刘振兴  收录时间:2017年9月25日 星期一 下午21:14



经过曹雪芹“披阅十载,增删五次”后的《脂砚斋重评石头记》一书,是一部非常特殊的文字作品。它的特殊结构是:八十回文字+书中“谬误”+脂砚斋批语。它的特殊文体是谜语。八十回文字+书中“谬误”是谜面。脂砚斋批语是谜目。作品反面的“真事隐”是谜底。它的本质属性是历史,是传记,是作者自己和闺阁女子的传记。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又名《风月宝鉴》,有正、反两面。作者说,正面是“贾雨村”,谐音“假语存”、“贾化”谐音“假话”、“满纸荒唐言”;反面是“甄士隐”,谐音“真事隐”。“真事隐”的概念是“托言将真事隐去”。“真事”就是“追踪蹑迹,不敢稍加穿凿”的“实录其事”。
既然作品的正面是一篇“假话”,那么,正面文字中的有些话我们就不应该太当真、太坐实。比如,书中说,先是由“石头”向空空道人介绍《石头记》的内容,然后空空道人“将这《石头记》细阅一遍,因毫无干涉世事,方从头至尾抄录回来,问世传奇。因空见色,由色生情,传情入色,自色悟空,遂易名为情僧,改《石头记》为《情僧录》。至吴玉峰题名曰《红楼梦》,东鲁孔梅溪则题曰《风月宝鉴》(甲眉:“雪芹旧有《风月宝鉴》之书,乃其弟棠村序也。今棠村已逝,余睹新怀旧,故仍因之”),后因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纂成目录,分出章回,则题曰《金陵十二钗》。”怎样认识这一段话?读者分歧较大。有人据此认为曹雪芹不是《石头记》的第一作者,而仅仅是一个披阅增删者。《石头记》的原作者另有其人。另外也有人认为,曹雪芹既是一个“披阅增删者”,也是《石头记》的原作者。他绕了一个大圈子,施放了一个烟幕弹,制作了一个大谜语。《石头记》的作者就是一个谜语。一会儿说“女娲石”是作者,“无材补天,幻形入世”。一会儿说“一僧一道”是作者,脂批:“作者自己形容”。又说“吴玉峰”,“东鲁孔梅溪”如何如何。其实,作者和批者说的很清楚了,曹雪芹就是原作者。
1、《楔子》说“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这里说的是,《石头记》中的每一个字都是作者用血和泪写成的。
2、在“增删五次”处有甲眉:若云雪芹“披阅”“增删”,然则开卷至此这一篇《楔子》又系谁撰?足见作者之笔,狡猾之甚。后文如此处者不少。这正是作者用画家“烟云模糊法”处。观者万不可被作者蒙蔽了去,方是巨眼。——脂批说这是作者的“狡猾之笔”,是蒙人的,是假话,读者需用脑子认真思索和判断。其实,这条脂批已经明白无误的告诉读者,《石头记》的作者就是曹雪芹!《楔子》也是曹雪芹所撰!脂批的主要部分也是曹雪芹所为!这才是“巨眼”!
3、在“谁解其中味”处,有甲眉:能解者,方有辛酸之泪,哭成此书。壬午除夕,书未成,芹为泪尽而逝。余尝哭芹,泪亦待尽。每意觅青埂峰,再问石兄,奈不遇癞头和尚何?怅怅!今而后,惟愿造化主再出一芹一脂,是书何幸!余二人亦大快随心于九泉矣!甲午八月泪笔。——在这里,脂批明确告诉读者,曹雪芹就是《石头记》的作者。《石头记》是曹雪芹“哭成”的,“书未成,芹为泪尽而逝”。
4、“今而后,惟愿造化主再出一芹一脂,是书何幸!余二人亦大快随心于九泉矣!”——这一句话告诉读者,脂砚斋也是此书作者。
5、《石头记》又叫《风月宝鉴》,有正反、真假两面。作者说,“只看此书背面,方是会看。要紧!要紧!”。脂批紧接着说,“痴弟子作者风月鉴”。还说,此书“一字不可更,一语不可改”。——由此可以看出脂砚斋的作者角色。
6、在“东鲁孔梅溪则题曰《风月宝鉴》”处有甲眉:“雪芹旧有《风月宝鉴》之书,乃其弟棠村序也。今棠村已逝,余睹新怀旧,故仍因之”。——这就明告读者,《风月宝鉴》的作者是曹雪芹。至于棠村是谁?并不重要。
至此我们看到,女娲石、石头、一僧一道、空空道人、情僧、吴玉峰、东鲁孔梅溪、曹雪芹都是《石头记》的作者,都是曹雪芹这个人。其他几个人名都是属于梦幻之笔,属于“假话”、“假语存”、“荒唐言”之列,属于谜语的谜面。谜底的“真事隐”就是曹雪芹。
曹雪芹的作品叫《石头记》,也叫《脂砚斋重评石头记》,也叫《风月宝鉴》,也叫《金陵十二钗》,也叫《红楼梦》,也叫《情僧录》。一部作品,六个书名,从不同的侧面反映了作品的主题和主线。六个书名也是一个谜语。谜底就是《红玉传》。
因为女娲石(石头)=通灵宝玉=红玉,所以,《石头记》=《红玉传》。
因为女娲石(石头)=(照应)金陵十二钗。又因为女娲石=通灵宝玉=红玉。所以,《石头记》=《金陵十二钗》。
因为红玉做了雍正帝的三年的皇后,在清皇宫(红楼)度过了三年的梦幻人生。所以,《红楼梦》=《红玉传》。
因为《石头记》的作者曹雪芹是一个情僧,所以,《石头记》=《情僧录》。
因为《石头记》(《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具有正反、真假两面,所以,《石头记》=《风月宝鉴》。
有人从某一句脂批出发,翻阅故纸堆,找到了历史上的那个“棠村”,他叫“梁清标”,是清朝初年的一位宰相,与洪昇、曹寅是同一时代的人。据此,就说梁清标(棠村)是曹雪芹的弟弟。曹雪芹就是梁清标的哥哥,也是那个时代的人。据此认为,《石头记》甲戌本不是1754年的作品,而是要向前推71年(张志坚),或前推一个甲子。即60年(土默热)。我们且不说这是一种“管中窥豹”、“盲人摸象”的错误研究方法,也不说这是一种“简单比附”的错误方法,就说按照科学认识论,这种离开《石头记》文本的客观实际的主观猜测,就不具有科学的价值。
《石头记》的创作年代,作者隐写在了《石头记》作品之中。根据霍国玲的研究结果,宁国府的反面隐写的是清皇宫。小说人物贾敬的身上隐写了雍正帝的十五个特征。这就充分说明,《石头记》中写的是清朝雍正朝时期的事情。康熙皇帝六次南巡,有四次是由江宁织造曹寅接驾的。康熙皇帝的第六次南巡,是康熙四十六年,即1707年 。凤姐说她晚生了20年,没有赶上看南巡盛况,如果凤姐当年20岁左右。《石头记》的成书时间应该是1707年以后的四十年左右,即1747年左右。赖尚荣的奶奶赖嬷嬷小的时候经历过康熙帝的南巡盛况。如果赖嬷嬷当时10岁,已经记事了,现在60岁,那么,《石头记》的成书时间应该是1707年加五十年,即1757年左右。这完全符合《石头记》成书时间1744年至1754年(甲戌本)的客观实际。很显然,把《石头记》的成书时间提前一个甲子(土默热),或提前71年(张志坚),是完全错误的。
《石头记》是一个乾隆时期的作品。书里面有洪昇和曹寅时代的影子和文脉是非常自然的事情。何况曹寅藏书十万余册。曹雪芹在这样的书香门第,礼乐人家出生长大,自然受到曹寅、洪昇等人的文化熏陶。这个叫做文化传承。如果仅仅因为《石头记》的文脉与洪昇文学的文脉有某些相同或相似之处,就主观的认定《石头记》的作者不是曹雪芹,而是洪升。《石头记》不是乾隆时期的作品,而是明末清初的大文学家洪昇的作品,那就太牵强附会了,而且不符合《石头记》的客观实际。
《石头记》是曹雪芹编制的一个特大谜语。谜底中的“真事隐”,都是用谜面的形式表述出来的。比如,历史故事发生在北京,在正面文字中,即在谜面中,却被作者说成了“长安”、“中京”、“天子之邦”。说这是“从古之称”。清皇宫被作者隐写在了国公之家“宁国府”的身上。“大观园”隐写的是皇家园林圆明园。清朝的八旗军,被作者说成“赤眉”、“黄巾”。说这是“盖云不过此等众类”。在时序上,作者是“假借汉、唐等年纪添綴”。金钏跳井,脂批说“水”隐“清”。贾宝玉说,“虽死不死”。隐写闺阁女子竺香玉15岁进清皇宫做了公主郡主们的伴读。还有,模仿《洛神赋》写成的《警幻仙姑赋》,模仿《推背图》的写作方法写成的十二钗判词等。
任何一部文字作品,其内容都是历史人物和历史故事的演绎和升华,或者说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不可能预知未来,除非是科幻小说。《石头记》也是如此,乾隆时期的文字作品可以写康熙时期的事情。但是,明末清初的洪昇绝对写不出康熙南巡(1707年)以后的事情!

我们不管《石头记》有没有原作(旧作),也不管这个原作(旧作)的作者是曹雪芹还是其他什么人,我们只认《脂砚斋重评石头记》这个版本和曹雪芹这个最后的“披阅增删”者,因为只有这个经过了曹雪芹最后“披阅增删”的版本,所体现的主题和主线才是曹雪芹的修改意图和创作意图。道理非常简单,用我们现在的话说,各级领导干部的重要讲话稿件,都是秘书或秘书班子起草的,经过领导的审阅、批改以后,就变成了领导的讲话。这个讲话稿的著作权已经不再是秘书的了,而是领导的了。曹雪芹的作品《脂砚斋重评石头记》也是同样的道理。

刘振兴没事找事作于2017年5月21日新疆伊宁市


声明:未经本站与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liuzhenxing227@126.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