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正本清源话红学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正本清源话红学

作者:刘振兴  收录时间:2017年9月25日 星期一 下午21:14



综合手抄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甲戌本、乙卯本、庚辰本)的共同特点:
1、书名都叫《脂砚斋重评石头记》。
2、最多只有八十回或不足八十回。
3、书中有脂砚斋等人的大量批语。
4、书中有大量的“谬误”(脂砚斋语)。
对于这样一部极其特殊的文字作品,研究者必须首先做到尊重它的客观性、物质性、完整性和特殊性,必须做到坚持一切从该作品的客观实际出发,实事求是。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具有两种不同的可能性,红学界对之也有两种不同的认识:
1、作品的文体可能是小说。按照小说创作的要求,八十回文字可能是未竟之作,后半部作品可能是在流传中迷失了。脂砚斋等人的批语可能是作者的亲友所加。对于书中的“谬误”没有做出合理解释。这是小说评论派的主要观点。
2、作品的文体可能是谜语。曹雪芹为读者编制了一个特大谜语。《脂砚斋重评石头记》这个书名告诉读者,脂砚斋批语是作品的重要组成部分,且居于主导地位。作品的结构非常奇妙:八十回文字+书中“谬误”+脂砚斋批语。这就是作品的全部。作品的本身可能就是作品之全璧。脂砚斋等人的批语主要部分可能就是由作者自己所加。八十回文字加书中的“谬误”(作者叫它“假语存”)可能就是一个谜语的谜面。脂砚斋批语可能就是谜目。八十回文字的背面“真事隐”可能就是这个谜语的谜底。作品的本质属性可能是历史,是传记,是作者为自己和闺阁女子作传。这是霍国玲石学的主要观点。
关于《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的作者是谁?也有两种不同的可能性,红学界也有两种不同的观点:
1、认为曹雪芹仅仅是一个披阅增删者,不是作品的原作者。原作者是清末民初的大文学家洪昇或者其他人(土默热、张志坚等)。
2、认为曹雪芹既是作品的披阅增删者,也是作品的原作者。《脂砚斋重评石头记》这部伟大作品的著作权只能属于曹雪芹。理由是:(1)曹雪芹对作品“披阅十载,增删五次”。(2)《楔子》:“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3)脂批:在“增删五次”处有甲眉:若云雪芹“披阅”“增删”,然则开卷至此这一篇《楔子》又系谁撰?足见作者之笔,狡猾之甚。后文如此处者不少。这正是作者用画家“烟云模糊法”处。观者万不可被作者蒙蔽了去,方是巨眼。(4)在“谁解其中味”处,有甲眉:能解者,方有辛酸之泪,哭成此书。壬午除夕,书未成,芹为泪尽而逝。余尝哭芹,泪亦待尽。每意觅青埂峰,再问石兄,奈不遇癞头和尚何?怅怅!今而后,惟愿造化主再出一芹一脂,是书何幸!余二人亦大快随心于九泉矣!甲午八月泪笔。——在这里,脂批明确告诉读者,曹雪芹就是《石头记》的作者。《石头记》是曹雪芹“哭成”的,“书未成,芹为泪尽而逝”。“今而后,惟愿造化主再出一芹一脂,是书何幸!余二人亦大快随心于九泉矣!”——这一句话告诉读者,脂砚斋也是此书的作者。
程高修改本《红楼梦》(程甲本、程乙本)是曹雪芹去世27年以后出笼的。这两个版本违背了脂批关于“一字不可更,一语不可改”的警示,在《脂砚斋重评石头记》这个版本的基础之上,只取八十回文字,删掉了全部脂砚斋批语,部分修改了书中的“谬误”,后面加上了并非曹雪芹的四十回文字,拼凑成了一个所谓的一百二十回本《红楼梦》小说。我们不管程高二人是有意还是无意所为,他们把《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的八十回文字看成小说本身,就是一个错误。把一个特大谜语的谜面看作小说,不是有意而为之,便是无知。程高修改本《红楼梦》是一个后来人的篡改本,是一个不伦不类的大杂烩。前八十回是一个特大谜语的谜面,后四十回是小说。尽管他们把书中的“谬误”做了部分修改,但是,他们不可能完全把一个谜面修改成一个标准的小说。八十回文字的谜语文体的属性没有改变。
百年红学,产生了三个学派:旧索隐派、考证派自传说、小说评论派。三个学派的研究版本都是这个后来人的篡改本《红楼梦》。三个学派的研究都以失败而告终,都属于脂批所云“痴弟子正照风月鉴”。究其原因,都是因为研究的对象不是作者的原本,研究的方法也不科学。旧索隐派是“道听途说”和“笨伯猜谜”。考证派自传说是“简单比附”。小说评论派用阅读和研究小说的方法阅读和研究《红楼梦》(前八十回文字的文体是谜语),最后是形成了许多“死结”(刘梦溪),是文坛“梦魇”,“越研究越糊涂”(俞平伯)。
1989年,以《红楼解梦》的出版发行为标志,宣布了霍国玲石学的诞生。石学《红楼解梦》厘清了《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和程高修改本《红楼梦》两个不同版本的区别,厘清了红学与石学两个不同学派的区别,厘清了小说与谜语两个不同文体的区别,厘清了“披阅增删者”与作者的联系和区别。时至今日,28年过去了,红学界真正看懂了《红楼解梦》的人不是多数,而是少数。究其原因,不外乎以下几点:(1)真的没有看懂,不具备看懂的基本知识素养,知识水平和认识水平低下。(2)真的看懂了,但是囿于某种利益关系,不情愿、不甘心,不准备站出了公开支持,或属于文人相轻,或出于嫉妒心理。总之,这种人属于道德水平低下,人品人格不佳、学风文风不正的范畴,不具备热爱真理、追求真理、服从真理、捍卫真理的起码觉悟。(3)属于损人利己,道德败坏,不惜违法犯罪,批判、诽谤、贬低、攻击、污蔑、造谣、围剿、封杀一个具有真理性结论的学术观点,破坏“双百方针”。
一个是曹雪芹的原作《脂砚斋重评石头记》,一个是程高修改本《红楼梦》(实属篡改本),200年间没有人能够看懂。小说评论派也已经有60多年了,没有人能够搞搞清楚。一个是霍国玲的《红楼解梦》,28年过去了,没有人能够看懂。这其中的奥秘究竟何在呢?俗话说,十年一剑,三十年一剑,似乎不适用于红学!

刘振兴没事找事作于2017年5月11日新疆伊宁市


声明:未经本站与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liuzhenxing227@126.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