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二2  揭开脂砚斋的原身为谁之谜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二2  揭开脂砚斋的原身为谁之谜

作者:段清潭  收录时间:2017-08-26 09:09

         

    因为《红楼梦》此书刚开始闻世时的书名,叫作《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所以写进此一书名里的脂砚斋此人,也就必然是知道《红楼梦》此书的来龙去脉的。因此我们对《红楼梦》中所隐之事的揭示,也就理当先从揭示脂砚斋的原身究竟为谁开始。

   对于脂砚斋的原身究竟为谁的问题,红学研究史上总共出现了这样四种说法:(1)作者说;(2)史湘云说(持此说法者认为史湘云与曹雪芹后来结成了夫妇);(3)堂兄弟说;(4)叔父说。而这四种说法有一个非常明显的相同之处即是:全都认为脂砚斋与曹雪芹属于同一家族之人。然而我认为,虽然《红楼梦》早期抄本中的有些未署名的批语里,的确透露出了该条批语的作者与曹雪芹属于同一家族之人的信息,但是这种批语的作者,却不是脂砚斋,而是畸笏叟。因为我的本篇文章的主旨,是要对脂砚斋的原身究竟为谁问题进行揭示,所以畸笏叟属于曹雪芹的同一家族中的谁人问题,我们也就只有另设专题探讨了。下面我就开始对脂砚斋的原身究竟为谁问题进行揭示。请先看通行的一百二十回本《红楼梦》里的一节文字中所隐匿的,与脂砚斋的原身究竟为谁问题有关的一条信息。这节文字是《红楼梦》的第四十二回里,作者写惜春向贾母告假要画大观园之时,而薛宝钗向惜春介绍画大观园时应该提前预备下的画具和颜料等什物时的笔墨,现在我们就将这一笔墨的要点摘录于下:                                                      

   

        宝钗说道:“头号排笔四支,……大着色二十支,……石黄四两,石青四两,石绿四两,管黄四两,广花八两,铅粉十四匣,胭脂十二帖,大赤二百帖,青金二百帖,广匀胶四两......

 

    以下开始揭示这节引文中所隐匿的一条极为重要的信息。

    这节引文中的“铅粉十四匣,胭脂十二帖”这两句话,接照旧时没有标点符号的抄写方式,应该是“铅粉十四匣胭脂十二帖”。下面,请看我们对这两句话中间的“十四匣胭脂”这五个字里的文字游戏的破解。

【十四】这里的“十四”显然隐指的即是康熙皇帝的十四皇子胤祯。

【匣】此字中所拆出的“甲”字,其字音隐射的应该是“真假”的“假”字。

【胭脂】这两个字的第一步隐射之意,应是将此二字的排列顺序颠倒为“脂胭”,这样,这里的“胭”字,其字音隐射的应是“砚”字,因此“脂胭”的隐射之意也就显然是“脂砚”。

这样,由于脂砚斋在《红楼梦》早期抄本里所作之批语的下款之处,有“脂砚斋、脂砚、脂研”这三种署名情况,所以“胭脂”二字所隐射的“脂砚”,也就正是指的脂砚斋本人。

由此说来,“十四匣胭脂”这五个字的隐匿之意的隐射步骤也就是这样的:十四匣胭脂——十四甲脂胭——十四假脂砚——即指康熙皇帝的十四皇子胤祯的假名就是脂砚斋。

    下面,请再看《红楼梦》的早期抄本中的一条脂批的下款里,所暗露的与脂砚斋的原身为谁问题有关的一则信息。在庚辰本第十五回之中,作者写贾宝玉路谒北静王时的这一情节之处,有条眉批是这样写的:

    

八字道尽玉兄,如此等方是玉兄正文写照。

                王文季春

 

    这条批语的下款,落的是“王文季春”。由于庚辰本中这条眉批的前后许多条眉批的下款,不是落的“壬午春”,则是落的“壬午季春”,所以《红楼梦》研究界中的人们,一般都把上引这条眉批的这一下款,看作是批者本来要写“壬午季春”,却写成了“王文季春”的笔误。但是,我们如果把批者设计这一下款的动机解释为:这是批者运用表面上看似写错,实际并没有写错的这一隐写法,特意让“王文”(即:王子的批文)二字,直接披露出这条批语的作者,是一个有王爵身份之人的这一信息,不是似乎更为合理吗?因此上引眉批的这一下款,也就不能不是化名为脂砚斋的恂郡王胤祯,为了透露自已在《红楼梦》的早期抄本里作批语的人们之中,是一个具有王子身份之人的这一信息而特意设计的。                               

    在暗露脂砚斋即是恂郡王胤祯的问题上,清代嘉庆年间,名子叫作讷山人者,在《增补红楼梦序》中,有一句话对此问题透露的最为明显,以下是讷山人这句话的原文:

 

    (《红楼梦》一书)有大人先生许其传留至今耶”( 引自《红楼梦卷》五十三页)

 

    讷山人这句话中所说的“大人” ,不能不是指的胤祯的恂郡王这一身份,而这句话中所说的“先生” ,不能不是指的化名为脂砚斋的胤祯点评《红楼梦》此书的这一身份。所以讷山人这句话的具体含义也就理应是这样的:(《红楼梦》此书)有一个既是“大人(恂郡王)”又是“先生(点评《红楼梦》此书的评书者)”这样双重身份的人(即胤祯),使其留传至今。

我对上引三个方面的笔墨(《红楼梦》此书的正文、脂批、嘉庆朝之人的序文)之隐意的解释如不谬,那么我从上述三则笔墨中所解析出的三种具有高度一致性的隐意,也就不能不是证明脂砚斋的原身就是康熙皇帝的十四皇子胤祯的有力证据。

下面我就用脂砚斋的原身就是胤祯的这一观点,对《红楼梦》早期抄本中一条脂批的具体含意进行解释,看看用上述观点对这条批语之含意的解释,是不是合情合理的。

    在庚辰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的第十二回里,有几条批者针对《红楼梦》此书的批语,其中有一条的原文是这样的:

 

        凡野史俱可 火毁,独此书不可 火毁。

 

我认为单凭这条批语的作者将《红楼梦》这部有“真事隐”的小说,直言不讳地说作为“野史”和对除去《红楼梦》之外的世上所有“野史”的否定这种口气,便可断定这条批语的作者只能是化名为脂砚斋的胤祯。以下我就开始以这条批语的作者就是胤祯的观点,对这条批语的具体含意进行解释:

    由于这条批语的具体含意只能是这样解释——即世上所有的野史都可烧毁,唯独《红楼梦》这部野史不可烧,所以我认为脂砚斋的原身胤祯之所以持有此条批语中的这种观点,其原因不能不是这样的:因为他认为,只有《红楼梦》这部“野史”  才是成此书者(即化名为脂砚斋的胤祯),让“执笔人”( 即曹雪芹的原身曹頫)记录的成此书者的自家之事,所以此部书中所隐写的历史,也就是世界上所有野史中最为真实的历史,因而此书也才是最有保存之价值的。

 


声明:未经本站与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邮箱:13930296076@163.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