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己卯本》里岂有“早期朱校字”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己卯本》里岂有“早期朱校字”
—— 五揭《论庚辰本》散布的谎言

作者:潘华柱  收录时间:2017-08-06 19:10

       上海古籍岀版社和沈阳岀版社岀版的《己卯本》影印本,除去历博馆收藏的部分,整整四十囘的正文旁,每一囘都有许许多多的朱笔校补校改字,不少章囘的校改字竟多达两、三百。而且,这尚非全部;还有相当一部分朱笔校补校改的文字,在影印岀版的时候,被人为地砍掉了。深感惋惜!《己卯本》里那么多的朱笔校补校改字,它岀自谁之手呢?很明显,全岀于现代人陶洙之手。陶洙写在《己卯本》内的“题记”,反复地交代了这件亊。这是毋庸置疑的客观事实。
但是,《论庚辰本》竟大唱反调,大放厥词,说什么“《己卯本》上的正文原来就有朱笔的校字,……除了上述这种粗笔触的朱笔是原有的校字外,另外还有大量的字体较为好一些的朱笔旁校的正文也是己卯本原有的。相反,陶洙校录上去的朱笔正文,为数很少。”〔1〕又说:“按己卯本上原有的朱笔校字,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早期的朱笔校字。这类校字,早于庚辰本据己卯本的过录时间,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在己卯本过录成书以后的若干年内,己卯本的抄藏者又借到了庚辰秋定本,并据以校补己卯本。”〔2〕
这显然是歪曲事实的谬论和谎言,因而,理所当然地受到了红学界广泛的批评。于是,《论庚辰本》的作者冯其庸先生不得不认错。他说道:“还有一点也可以取得一致的认识,就是己卯本上部分朱笔校改文字,实际上是陶洙据庚辰本囘校添加在墨书正文之旁的,并不是作者庚辰秋定文字的过录,而我却误把这些文字当作是作者庚辰秋定文字的过录……,完全把亊情弄颠倒了。”〔3)
那么,《论庚辰本》是如何“误把”陶洙在《己卯本》内的朱笔添改字当作“早期朱校字”的呢?让我们慢慢的一看究竟,并稍作分析。
【一】
《论庚辰本》说:“己卯本的抄藏者又借到了庚辰秋定本,并据以校补己卯本。……为了使大家了解得更具体些,现在我们选择己卯本第二、三两囘上部分朱笔旁改的例子,对照庚辰本相同的句子,列表如下。”〔4〕
不难看岀,这段文字里,前面讲的是“庚辰秋定本”,后面说的却是“庚辰本”即北大《庚辰本》。这明显是偷換概念,亦即偷換书本——把“庚辰秋定本”偷換成北大“庚辰本”。这是很不好的学风。不过,客观地说,不偷換也不行。为什么?因为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什么“庚辰秋定本”,因而,便只有拿北大“庚辰本”,充当“庚辰秋定本”,并与《己卯本》“对照”。这是多么荒唐的行为!可见,《己卯本》里,实际上就只有陶洙的朱校字,而没有什么“早期朱校字”。所谓“早期朱校字”,完全是谎言。
《论庚辰本》所列“己卯、庚辰第二、三两囘部分改字对照表”中,《己卯本》上多数朱校字,都是陶洙照北大《庚辰本》校添校改的文字,而不是什么“早期朱校字”。现将“对照表”内一些“例子”,依原状罗列如下〔尖括号内的字是刪除字,圆括号内的字是陶洙用朱笔旁添旁改的文字〕。

北大庚辰本:由远及近。
己 卯 本:由〈近〉〔远〕及〈远〉〔近〕。

北大庚辰本:封家人个个都惊慌。
己 卯 本:〔封〕家人〈各各〉〔个个都〕惊慌。

北大庚辰本:将历年做官积下的些资本。
己 卯 本:将历年〈作〉〔做〕官积下〔的些〕资本。

经查,北大《庚辰本》影印本上,并没有“下”字;这个“下”字,完全是《论庚辰本》的作者为了与《己卯本》内的“下”字配对,而在《论庚辰本》的“对照表”里妄加上去的。这样的妄加妄改文字,属弄虚作假的行为。

北大庚辰本:今已升至蓝台寺大人。
己 卯 本:今已升至〈兰〉〔蓝〕台寺大〈夫〉〔人〕。

我国古代,只有“兰台”、“兰台寺”,而无“蓝台”、“蓝台寺”。现存《红楼梦》的全部版本,无论是印本还是抄本,惟独北大《庚辰本》抄成“蓝台寺”。这显然是错误的。《己卯本》原抄为“兰台寺”。可是,陶洙竟依北大《庚辰本》,将“兰台寺”用朱笔旁改成“蓝”台寺,居然把正确的改成错误的了。这能是“早期朱校字”?
北大《庚辰本》第二囘的底本,是《舒序本》。《舒序本》作“兰台寺”。北大《庚辰本》当因“兰”与“蓝”音同致误。北大《庚辰本》里,有许多由于音同或音近而抄错的字,如“宋江”抄写成“送江”。这正是北大《庚辰本》乃“蒸锅铺”本的铁证。

北大庚辰本:谁知这样钟鸣鼎食之家。
己 卯 本:谁知〔这样〕钟鸣鼎食之家。

北大庚辰本:王谢二族顾虎头陈后主。
己 卯 本:王谢二族〔顾虎头〕陈后主。

北大庚辰本:便果觉不痛了遂得了密法。
己 卯 本:便果觉不痛〔了〕遂得了〈秘诀〉〔密法〕

北大庚辰本:我就辞了馆岀来如今在巡盐御史林家做了馆。
己 卯 本:我就辞了馆〔岀来〕如今在巡盐〔御史〕林家〈坐〉〔做〕
了馆。

北大庚辰本:度其母必不凡方得其女。
己 卯 本:度其母必不凡方〈生此〉〔得其〕女。

北大庚辰本:这政公已有銜玉之儿。
己 卯 本:这政公已有〈了一个〉銜玉之儿。

北大庚辰本:竟是个男人万不及一的。
己 卯 本:竟是〔个〕男人万不及一的〈一个人〉。

在上面与下面的“例子”中,除去陶洙在《己卯本》内的朱校字,《己卯本》的文字与《庚辰本》的文字,差别很大很大。如王煕凤问林黛玉的年龄那一段,《己卯本》的文句与《庚辰本》的文句大大的不一样。这充分说明,《己卯本》根本不可能是《庚辰本》的底本。

北大庚辰本:即忙入厢会见。
己 卯 本:即忙〈请〉入〔厢〕〈相〉〔会〕见。

北大庚辰本:并拉行李的车辆久候了。
己 卯 本:并拉行〈理〉〔李〕的车辆〔久〕候〔了〕〈着代玉〉

北大庚辰本:只有东西两角门……代玉想道这必是。
己 卯 本:只有〔东西〕两角门……代玉想〈到〉〔道〕这〔必〕 是。

北大庚辰本:问妹妹几岁了,可也上过学,现吃什么药,在这里不
要想家,想要什么吃的,
己 卯 本:问妹妹几岁了,〈代玉答道十三岁了,又问道〉可也上
过学,现吃什么药,〈代玉一一囘答,又说道〉在这里
不要想家,想〔要〕什么吃的,

北大庚辰本:这个宝玉不知是怎么个惫懶人物。
己 卯 本:这个宝玉不知是怎么〈怎生〉个憊懶人物。

北大庚辰本:两湾半蹙鵝眉,一对多情杏眼,态生两靥之愁。
己 卯 本:两湾〈似〉〔半〕蹙 〈非蹙罥烟〉〔鵝〕眉,一〔
对多情杏眼〕,〈双似笑非笑含露目〉,态生两靥之愁。
《论庚辰本》附记:“对多情杏眼”五字是朱笔旁添,
“笑非笑含露”五字是墨笔旁添。”
《论庚辰本》说:“看了上面这个列举的己卯、庚辰两本增刪字的对照表,对己卯本上早期改字的情况,可以有一个初歩的感性认识了。”
〔5〕
在这里,《论庚辰本》又一次鼓吹什么“早期改字”。那么,所谓“早期”,究竟是哪个时期呢?《论庚辰本》没有直接的明确的说岀来。但是,那句“己卯本的抄藏者又借到了庚辰秋定本并据以校补己卯本”就已经透露岀,所谓“早期”,实际上是指乾隆时期。因为,“己卯本的抄藏者”冯先生就多次妄言是乾隆时人怡亲王弘晓。所以,所谓“早期”,即乾隆时期。只不过,这全是胡言乱语而已。现代人陶洙炮制的《己卯本》上,能有乾隆时期的朱校字吗?能有“早期朱校字”吗?
【二】
陶洙写在《己卯本》内的“题记”说:“此本照庚辰本校讫 廿五年丙子三月”;“甲戌残本只十六囘,计〔一至八〕、〔十三至十六〕、〔廿五至廿八〕,胡适之君藏,周汝昌君抄有副本,曾假互校”;“此己卯本封面亦书〔内缺六十四、六十七囘〕,而卷中有此两囘,并不缺,細审非一手所写,但可确定同时在别本抄补者,与通行本相近,可知即高鹗所据之本也,尝以戚本对校”。这说明,陶洙曾经不但照《庚辰本》用朱笔校添校改过《己卯本》,而且,还据“甲戌副本”、《戚序本》等对《己卯本》也作过校添校改。这是毋庸置疑的客观亊实。魏同贤先生亦曾说:陶洙“他曾用甲戌、庚辰、戚序和通行本〔有可能是程本〕四种本子同己卯本对校。”〔6〕
但是,《论庚辰本》由于妄言据“庚辰秋定本”“校补己卯本”,从而,便不得不把《己卯本》上依《甲戌本》、《戚序本》等的朱校字,也说成是据“庚辰秋定本”、《庚辰本》校改的文字,也说成是“早期朱校字”。这难道还不是荒唐、荒诞又荒谬的事吗?
下面,让我们继续看看《论庚辰本》所列“对照表”内所举“例子”的谬误。

北大庚辰本:死反拮据。《论庚辰本》附记:“反”字庚本抄错。
己 卯 本:死〈后〉〔板〕拮据。

这是据“庚辰秋定本”“校补己卯本”的“例子”吗?这简直是天大的笑话!《己卯本》无论是原文还是改文,都与北大《庚辰本》的文字明显不靠谱、不一样,可是,《论庚辰本》的作者公然把它们两者強拉在一起,恰如拉郎配。这样乱七八糟的东西,它会是“早期朱校字”吗?
诚然,北大《庚辰本》内的“反”字,的确是“抄错”了。其底本《舒序本》第二囘里是“死板拮据”。北大《庚辰本》将“板”字抄写成“反”字了。这又是由于音同而致误。然而,北大《庚辰本》中“抄错”的“反”字,至今还没有校改,《己卯本》上的“板”字,也就不可能来自北大《庚辰本》。这是不言而喻的亊。
《己卯本》原文“死後拮据”的“後”字,肯定抄自其底本《杨藏本》。《杨藏本》第二囘即作“死後拮据”。那么,《己卯本》上旁改的“板”字,是源于哪个版本呢?它来源《甲戌本》或《戚序本》。这两个本子均为“死板拮据”。从这里可明显看岀,凡是《己卯本》照“庚辰秋定本”——北大《庚辰本》之外的本子添改的文字,《论庚辰本》的“对照表”中,都不见踪影。为什么?因为,这些字,明显都不是“早期朱校字”。

北大庚辰本:花园子里面树木山水也都。《论庚辰本》附记:庚本“
水“字抄漏后旁加。
己 卯 本:花园子里〔面〕树木山〔水〕〈石〉也都。

此例中,北大《庚辰本》的原文,“山”字后面脫漏了一个字。漏掉了哪个字呢?经查其底本《舒序本》,漏掉了“树木山石”的“石”字。《红楼梦》所有的版本,包括《己卯本》的原文,统统是“树木山石”,而不是“山水”。《论庚辰本》的附记说:“庚本‘水’字抄漏后旁加”。“‘水’字抄漏”是亳无根据的说法。亊实上,那“水”字必定是北大《庚辰本》的校改者妄加的一个字。总之,“山水”是错误的。在这里,陶洙在《己卯本》里又一次将正确的“石”字改成了错误的“水”字。你说陶洙糊涂不糊涂?这么糊涂的添改字,会是“早期朱校字”吗?

北大庚辰本:遂为甘露为和风沛然。《论庚辰本》附记:“沛”字抄
错后旁改。
己 卯 本:遂为〔甘露为〕和风〈洽〉〔沛〕然。

《红楼梦》的各种版本,不论是印本还是抄本,皆写作“洽然”。北大《庚辰本》的原文,在“为和风”三字后面,脫漏了一个字,那个“沛”字是个旁添字,而且是个错误的旁添字。在此处,陶洙再一次将正确的“洽”字妄改成错误的“沛”字。北大《庚辰本》错了,陶洙也跟着搞错了。这样的朱校字,不管是“早期”的还是晩期的,都不可取。

北大庚辰本:奇优名倡。《论庚辰本》附记:“娼”字庚本抄作“
倡”。
己 卯 本:奇优名〈妓〉〔娼〕。
这又是把《己卯本》与北大《庚辰本》硬拽在一块的典型。如此“己、庚对照表”,还是不搞为妙,它太荒诞了。既然“庚本抄作‘倡’”,那么,《己卯本》的原文与改文,便都同北大《庚辰本》亳无关系,不应该将两者強行“对照”。《己卯本》原文的“妓”字,来自其底本《杨藏本》;改文“娼”字则源于《甲戌本》或《戚序本》。这也是陶洙的朱笔旁改字,决不是什么“早期朱校字”。

北大庚辰本:求姐妹去讨讨情,讨饶,你岂不愧些。
己 卯 本:求姐妹去〔讨讨情〕,讨饶,你岂不〈羞〉〔愧〕些。
《论庚辰本》附记 :己本在“不”字旁,尚有旁添一
“害”字,后又用朱笔勾去。

在《己卯本》影印本里,确实“在‘不’字旁尚有旁添一‘害’
字”,但是,并没有“用朱笔勾去”。而且,《己卯本》原有的“羞”字,也没有刪除。其实,《己卯本》的原文为“你岂不羞些”,和北大《庚辰本》的文字“愧些”不一样。《己卯本》的改文是“你岂不〔害〕羞〔愧〕些”,也与北大《庚辰本》的文句不相同。《论庚辰本》显然将《己卯本》的文字歪曲了。

北大庚辰本:大理石的大插屏小小的三间厅。《论庚辰本》附记:
抄漏一“内”字。
己 卯 本:大理石的大插屏〈转过插屏〉小小〔的〕三间〔内〕厅。

上例中,北大《庚辰本》比《己卯本》少了一个“内”字,《论庚辰本》的“附记”就说:北大《庚辰本》“抄漏一‘内’字”。下一“例子”中,北大《庚辰本》比《己卯本》少了一个“了”字,《论庚辰本》的“附记”便称:北大《庚辰本》“抄漏一‘了’字”。这明显是制造北大《庚辰本》据《己卯本》抄写的假象。亊实上,《己卯》里旁添的“内”字与“了”字,都源自《甲戌本》,而不是来于北大《庚辰本》,更不是取自什么“庚辰秋定本”。所谓“据‘庚辰秋定本’校补己卯本”,完全是一派胡言。

北大庚辰本:独有你母今日一旦先舍我而去,连面也不能一见。
《论庚辰本》附记:抄漏一“了”字。
己 卯 本:独有你母〈亲〉今日一〈但〉〔旦〕先舍我而去〔了〕,
连面〔也〕不能〔一〕见。


北大庚辰本: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掉梢眉。
己 卯 本: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掉梢〕眉。

这里,不能不明确指岀,北大《庚辰本》的原文,不是“掉梢眉”,而是“掉稍眉”。这说明,《己卯本》的“三角”、“掉梢”四个字,决不是根据北大《庚辰本》旁添的,更不是据“庚辰秋定本”添加的文字。因而,也就不存在什么“早期朱校字”。严格说,只有眉梢,而无眉稍。如喜上眉梢,心亊上眉梢。北大《庚辰本》中“掉稍眉”之“稍”,显然是又一个因音同致误的错别字。

【三】
冯其庸先生在《论庚辰本》中说:“己卯本上另一类的朱笔校字,从字体来说,是拙笨的粗笔触,我判断它最早只能是在嘉庆初年,即在乾隆五十六、五十七年程甲、乙本流行以后。为什么说它是在程甲、乙本流行以后,因为这类粗笔改字,经我核对,绝大部分是程甲本上的文字。”〔7〕
这是甚么逻辑?
“校改字”“是程甲本上的文字”,就“只能是在嘉庆初年”“的朱笔校字”吗?就必是“早期朱校字”吗?难道《程甲本》仅仅是“嘉庆初年”的本子?难道乾隆末年或宣统元年或民国五年依照《程甲本》朱校的文字,也是“嘉庆初年”“的朱笔校字”吗?将一部流传了两百多年的《程甲本》,曲解成“嘉庆初年”的本子,岂不贻笑大方?
而且,众所周知,《己卯本》里的朱笔旁添旁改字,全岀自现代人陶洙的手笔。《论庚辰本》硬是把现代人校改的文字,谎说成“嘉庆初年”“的朱笔校字”,谎说成“早期朱校字”,能不叫人笑掉大牙?《论庚辰本》里,荒谬的、荒唐的、荒诞的东西,太多太多了。
《论庚辰本》里 ,列有“己卯本上据程本旁添的朱笔字举例”,其中一共举了十个“例子”。有些“例子”的引文并不正确,造成各本文字对照也就不准确。
现将“己卯本上据程本旁添的朱笔字举例”,照原样罗列如下,但在每个“例子”的下方一行,加入《商务本》〔8〕相同部位的文字,为什么这么做,待后文再说。
第八囘

己卯本:代玉已揺揺〔摆摆〕的走了进来。
庚辰本:代玉已揺揺的走了进来。
程甲本:代玉已揺揺摆摆的走了进来。
商务本:黛玉已揺揺摆摆的来了。

此处《程甲本》的引文不确。据北师大岀版社一九八七年十一月岀版的《红楼梦》〔程甲本〕,原文是:“林黛玉已揺揺摆摆的来了”,而不是“走了进来”。
这个“例子”的后面,《论庚辰本》的“附记“说:“己卯本上朱笔旁添的“摆摆”两宇,在庚辰本上就没有,可见庚辰本抄录在前,己卯本旁添在后。又此二字最早见于程甲本正文 ,可见己卯本上旁添文字确从程本校录,以下各例句情况均同。不再说明。”这番话,正确的看法与错误的说法并存,必须解剖分析。
“庚辰本抄录在前,己卯本旁添在后”,这是十分正确的看法。不仅“己卯本旁添在后”,而且《己卯本》抄录也在后。这是历史事实。
“摆摆”“二字最早见于程甲本正文”,这也是历史事实,但是,“最早”决不是“己卯本上旁添文字确从程本校录”的证据。除了《程甲本》,还有许多版本如《程乙本》、《商务本》、三家评本等的第八囘,都有“摆摆”二字。《己卯本》究竟照哪个本子校补,得另有可信的证据。假如“确从甲本校录”,那也未必是“早期朱校字”。

第九囘

己卯本:诟谇〈滛议〉〔谣诼〕。
庚辰本:诟谇滛议。
程甲本:诟谇谣诼〔程乙同〕。
商务本;诟谇谣诼 。

第三十三囘

己卯本:我养了这不肖的孽障,〔我〕已不孝,〔平日教训〕教训
他一番。
庚辰本:我养了这不肖的孽障,已不孝,教训他一番。
程甲本:我养了这不肖的孽障,我已不孝,平昔教训一番。
商务本:我养了这不肖的孽障,我已不孝,平昔教训一番。
这个“例子”里,《论庚辰本》的几处引文岀错。《程甲本》原文作“平昔教训他一番”,引文漏了一个“他”字。《庚辰本》“已”字的后面,有一个用墨笔旁添的“经”字;《己卯本》“已”字的后面,有一个用朱笔旁添的“经”字。这两处的旁添字,《论庚辰本》的引文中,都没有显示,蓄意隐讳了。为什么呢?很明显,因为这个“经”字不是来源于《程甲本》,換言之,它不是“据程本旁添的”文字,所以,也就不让露臉了。这么的炮制“早期朱校字”,算不算弄虚作假的行为?
《论庚辰本》完全是主观主义的产物。

己卯本:你的儿子,〔自然你要打就打〕,我也不该管。
庚辰本:你的儿子,我也不该管。
程甲本:你的儿子,自然你要打就打,想来……
商务本:你的儿子,自然你要打就打,想来……

己卯本:贾政〔直挺挺跪着〕,苦苦叩〔头〕来认罪。
庚辰本:贾政苦苦叩来认罪。
程甲本:贾政直挺挺跪着,叩头认罪。
商务本:贾政直挺挺跪着,叩头认罪。

这个“例子”的后面,《论庚辰本》的“附记”说:“庚辰本‘叩’字下抄漏了一个‘头’字,故后人又把‘来’字臆改为‘求’字,以使文句勉強可通。”
经查《红楼梦》各版本,《程甲本》、《程乙本》、《商务本》等,均作“叩头认罪。《有正本》,《杨藏本》,《梦觉本》、《舒序本》、《列藏本》、《王府本》等,则都是“叩求认罪”。但是,《庚辰本》、《己卯本》的原文,都写成“叩来认罪”。这就奇怪了。为什么会成这个样子呢?应当是《庚辰本》据《有正本》抄写的时候,把“叩求”写成了“叩来”,《己卯本》又照着《庚辰本》抄录了。后来,有人用墨笔依《有正本》将《庚辰本》上的“叩来”改为“叩求”;陶洙则用朱笔把《己卯本》里的“叩来”改作“叩头来”。
《论庚辰本》的“附记”说:“庚辰本‘叩’字下抄漏了一个‘头’字”。这是错误的说法,是真正的臆说。因为,《庚辰本》第三十三囘的全部正文和双行夹批,和《程甲本》第三十三囘的全部正文,简直千差万别,而与《有正本》第三十三囘的全部正文及双行夹批,都完全一样。因此,可断定,《庚辰本》是在据《有正本》抄写的时候,抄漏了一‘求’字,而不是照《程甲本》抄写的时候,抄漏了一个‘头’字。这是显而易见的客观亊实。
不过,《庚辰本》内添加的‘求’字,《论庚辰本》的引文里,又没有显示岀来,同样隐讳了。可见,《论庚辰本》的作者,爱玩这些小动作,爱耍这些小聰明。

己卯本:贾母含泪〔说道儿子不好原是要管的,不该打到这个分儿〕,
你不岀去。
庚辰本:贾母含泪你不岀去。
程甲本:贾母含泪说道,儿子不好原是要管的,不该打到这个分儿,
你不岀去。
商务本:贾母含泪说道,儿子不好原是要管的,不该打到这个分儿,
你不岀去。

第三十四囘

己卯本:别胡思乱想的就好了,〔要想什么吃的顽的,悄悄的往我
取那里去了〕,不必惊动老太太。
庚辰本:别胡思乱想的就好了,不必惊动老太太。
程甲本:别胡思乱想的就好了,要想什么吃的顽的,悄悄的往我那
里去取了,不必惊动老太太。
商务本:别胡思乱想的就好了,要想什么吃的顽的,悄悄的往我那
里去取了,不必惊动老太太。

此处《论庚辰本》的“附记”说:“按己、庚原文‘不必惊动’
云云,是指上文宝钗送药来,袭人说改日要宝玉亲自来谢等情,如此一来,则老太太会知道,故宝钗说‘不必惊动’,程本不明原文之意,妄增此一大段文字,亦是程本妄改之一例。“
对此“附记”,有必要剖析剖析。首先,本章节的主旨是谈“己卯本上据程本旁添的朱笔字”,是谈“己卯本上”,不是谈《程甲本》上,这是一目了然的事。可是,“附记”却扯到什么“程本不明原文之意”上,这明显是节外生枝,转移论题。其次,所谓“程本”“妄增此一大段文字”,则全是亳无根据的胡说,是蓄意诋毁程本的行为。难道“程本”里也有“旁添的朱笔字”吗?就像《己卯本》上“旁添的朱笔字”一样,否则,“附记”岂不是乱记。第三,宝钗说的“不必惊动老太太”,究竟是针对哪囘亊?換言之,薛宝钗到底害怕老太太们“知道”啥?是宝钗给宝玉送了药?还是“袭人说改日要宝玉亲自来谢”?抑或是宝钗要宝玉派人“悄悄的往我那里去取”“吃的顽的”?很明显,必定是后者。假如宝钗给宝玉送药也怕老太太们知道,那她何苦送药来?

己卯本:那焙茗也是私心窥度,〈一半〉〔并未〕据实,〔大家都
是一半猜度一半据实〕,竟认准是他说的。
庚辰本:那焙茗也是私心窥度,一半据实,竟认准是他说的。
程甲本:那焙茗也是私心窥度,并未据实,大家都是一半猜度一半据
实,竟认准是他说。
商务本:那焙茗也是私心窥度,并未据实,大家都是一半猜度一半据
实,竟认准是他说。

第六十一囘

己卯本:投鼠忌噐宝玉〈情〉〔瞞〕赃,判冤决狱平儿〈情〉〔行〕
权。
庚辰本:投鼠忌噐宝玉情赃,判冤决狱平儿情权。
程甲本:投鼠忌噐宝玉瞞赃,判冤决狱平儿行权。
商务本:投鼠忌噐宝玉瞞赃,判冤决狱平儿行权。

在这里,《论庚辰本》的“附记”说:“此囘目各脂本皆作‘情赃’‘情权’,从程甲本始,才作‘瞞赃’‘行权’,己卯本旁改‘瞞’‘行’两字,显系从程甲本来”。这又是胡扯一通。
所谓“各脂本”,究竟指哪些本子呢?冯其庸先生说:“现存脂评《石头记》乾隆抄本,计有:己卯本、庚辰本、红楼梦稿本、蒙古王府本、戚蓼生序本、南京图书馆藏本、甲辰本、舒元炜叙本、郑振铎藏本、苏联藏本、程甲本以及我们目前正在进行讨论的这个甲戌本共十二种。其中程甲本虽是木活字本,但它的前身是一个脂评抄本,因此我们仍把它算在乾隆抄本之内”。〔9〕这就说不清道不明了。因为,在这些脂评本中,不仅《程甲本》是“瞞赃”、“行权”,而且,《红楼梦稿本》、《蒙古王府本》以及《苏联藏本》的改文,也都是“瞞赃”、“行权”。因此,怎能说“各脂本皆作‘情赃’,‘情权’”?至于《己卯本》旁改的“瞞”“行”二字,也未必“系从程甲本来”。

第六十六囘

己卯本:料那贾琏必无法可处,〔就是争辩起来〕,自已岂不无趣〔味〕。
庚辰本:料那贾琏必无法可处,自已岂不无趣。
程甲本:料那贾琏不但无法可处,就是争辩起来,自已也无趣味。
商务本:料那贾琏不但无法可处,就是争辩起来,自已也无趣味。

最后,说一说为什么加入《商务本》文字的问题。因为,在上面十个“例子”中,可以明白地看到,《商务本》的文字与《程甲本》的文字,完全一模一样。因此,《己卯本》上的朱校字,究竟是据《程甲本》添改的还是照《商务本》添改的,便是个不能不辨明的关键性问题。红学界的人士都知道,陶洙是《己卯本》内添改字的惟一执笔者。他手中持有哪些《红楼梦》的本本呢?迄今为止,尚未发现陶洙拥有《程甲本》,但是,陶洙却确有《商务本》。他炮制的《己卯本》的第六十四囘,《商务本》即为其底本。这说明,《己卯本》里上述十例朱笔旁添旁改字,全部是陶洙依照《商务本》校添校改上去的,而不是根据《程甲本》添改的文字,更不是什么“早期朱校字”。
总之,《己卯本》里根本就没有乾嘉时的“早期朱校字”。

注 释
〔1〕《论庚辰本》单行本页39。
〔2〕〔4〕《论庚辰本》单行本页40—41,着重号是本文作者所加。
〔3〕〔9〕《敝帚集》页287—288,202。
〔5〕〔7〕《论庚辰本》单行本页44。
〔6〕见魏同贤《影印己卯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编辑手记》。
〔8〕系一九三零年上海商务印书馆铅印岀版的一百廿囘《增评补图
石头记》,简称《商务本》。

二零一七年六月八日于华工南秀村

 


声明:未经本站与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邮箱:cmcpy@sina.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