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也说《红楼梦》的特殊性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也说《红楼梦》的特殊性   

作者:雪森  收录时间: 2017-07-17 11:17


有不少人强调《红楼梦》的特殊性,争论中有小说,政治小说,历史,野史,隐史,秘史,子书,经书等等。主要以推论的为多,都够不上有全面的切实的站得脚住的理由。若否定她不是一部中国古典小说,是要有全面的实际的论证的。
一,关于特殊性的问题。
鲁迅先生在评论《红楼梦》时说:
“至于说到《红楼梦》的价值,可是在中国底小说中实在是不可多得的。其要点在敢于如实描写,并无讳饰,和从前的小说叙好人完全是好,坏人完全是坏的,大不相同,所以其中所叙的人物,都是真的人物。总之自有《红楼梦》出来以后,传统的思想和写法都打破了,它那文章的旖旎和缠绵,倒是还在其次的事”。
鲁迅先生首先是把《红楼梦》当作小说来看待的。在肯定她是一部古典小说的基础上,并说这部书的写作是打破了传统的思想和写法,这就是《红楼梦》的特殊性。
现今,某些人以《红楼梦》特殊性为藉口,以主观臆断为前题,任意发挥,妄说什么是隐写“毒死某个皇帝的历史”的书,又说什么“‘君门九重’是宁国府有‘九门’实隐清皇宫”,把特殊性讲的玄之又玄。还又主张“奴隶说”,按他(她)们认为清初应该是奴隶制度或奴隶社会?像这种缺乏历史知识,又缺乏国学功底的人,正是一种主观的危言耸听。并又说什么广大读者不会读《红楼梦》。而他们极少数人是“读懂了《红楼梦》”的人。象这种自吹而又欺人的一套,至少是会让人一眼就能看清的!
上叙这些,本人已写些文章给以批评,(见红楼艺苑,红楼品茗等网站。)因为他们国学功底差,在文章中不可能详尽指出,现在只谈个别的较为一般的问题。

二,关于读《红楼梦》的问题
“读懂读不懂《红楼梦》或会看不会看《红楼梦》的问题,我上面说的某些人那种自吹欺人之表演,就见一斑了,这少数人大肆吹嘘自已是看懂了《红楼梦》的,是会看《红楼梦》的。而且别的红学家都看不懂《红楼梦》或不会看《红楼梦》,对于全国广大一般的《红楼梦》读者,在他们少数人眼中更是不会看《红楼梦》的人,只有他这几个极少数人在红学界中是鹤立鸡群,对千百万红楼读者更不及他们一谈了?如此自我吹嘘自命不凡的人,在他们文章中也找不到有什么特出的地方,多的是主观唯心主义的推论,很少有说服人的根据,而且文史功底也不怎样,不过是一种脱离群众脱离社会的自我吹嘘而已。
我们中华民族生活在这样一个泱泱大国。我们的国家在古典文学方面产生了一部巨著《红楼梦》,自己国家产生的文学巨著只有极少数几个人看的懂,而百分之九十九点九多的人都不懂,那对国人来说又有什么可骄傲的?他(她)们这种观点,不仅诬蔑了全国广大人民,还根本不知道群众中有不可限量的智慧,把自己孤立在广大人民群众之中。
现在来谈谈一般读者和红学专家的问题:舒芜先生在他的《红楼说梦》“新版前言”中说:“我坚信,对于任何小说,特别是成为传世的经典小说的评价,千千万万普通平凡读者,永远是最高最后的裁决人”。他又在“自序”中作了个估计,在那1980年时期,全国约有普通读者六百万人,而红学专家,共约有三百多人,比例是19,999比1。也可说是二万比一。而在我自身的了解中,我所接触比较认识的或直接间接的同学,同事,亲朋,远友等约总共千多人,但看过《红楼梦》的只有几十个人。这些都是最低层的广大普通读者。如果按照上叙那少数自夸者,他们自然是《红楼梦》广大读者对立面的极少数,但其中还竟然有人说,“看八十回带脂批的石头记,才是会看《红楼梦》,看一百二十回的是不会看《红楼梦》之人”他们从版本方面来划框框,定下看那种版本才是会看《红楼梦》,把大多数普通一般读红者说成是不会看《红楼梦》的人,公然不怕自己孤立在广大读红者的汪洋大海之中。
三,关于作者的特殊性问题
不言而喻,《红楼梦》对中国古典文化的触及面是很广的。要不然,为什么会被人喻之为“封建社会的百科全书”呢!作者有丰富的古代传统文化知识,他涉及的面广阔。堪称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概括。在书中有封建社会的典章制度,封建大家族的广泛生活,宗法家规,以及经济基础的田庄典当等。还有文学、艺术、技艺的各种形式,包括诗、词、曲、赋、歌、赞、诔、偈、匾额、对联、尺牍、谜语、笑话、酒令、说书、百戏、雕刻、泥塑、参禅、测字、占卜、医药,诗话、文评、画论、琴理等等,真可以说是文备众体;这就是作者的特殊性。没有多方面的文化积累,断写不出《红楼梦》这样作品。这样的评价,才是恰如其分的。
当然,在具有传统思想的气质中:庄子之超逸,屈原之慨叹,佛家之性空,儒家之忧世。无不有其于红楼之中。因此,红楼梦所折射的也异常复杂,儒释道三教都能在其中找到自己的身影,但似乎又都不是,也就不能一概的绝对的做什么“经书”“子书”的论断。
四,“主观推论”和“猜测实隐”是否就是结论?
这两项本身就不是科学的东西,只能是站在主观唯心主义的立场上来说话的。它不是“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它是从根本上背离了唯物主义的实实在在的本义。有的人强调《红楼梦》的特殊性,就专门从片纸只字中来“主观推论”,或“猜测实隐”。缺乏事物进程中实实在在的空间和时间性,说不清是何时,何地,何故,何人,何事。不从客观之事物和时间空间来考虑问题,是一种完全的主观臆断,与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背道而驰。红学中极少数个别人,最为典型的。是他历数了高鹗许多罪行,说《红楼梦》后四十回是“伪续”?是“政治阴谋”?但“伪续”四十回大书,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什么时候完成的?写四十回的巨著,要用几年时间才完成?在写作过程中又搞了些什么名堂?既然是“政治阴谋”,那程高又是被那些政治大人物在什么地方受命的?完成以后又是被那些大政治人物在什么时间批准刊印的?又为什么只在一般民间的萃文书屋刊印发行?这些都是基本的常识,因为世界上不管什么人,做任何一件事,都有时间和地点的,也就是列宁所说世界上运动着的物质都是有其时间和空间。如果只凭主观推论,是不能做结论的。
“实隐”必竟也是虚的,是没有坐实的。不能在没坐实之中再又大胆臆测,那就真的成了幻想的世界了,就不是真正的严格的学术研究。
总之,《红楼梦》也只是一部小说,她的特殊性也只是鲁迅先生概括的那样,她不过是中国文学的一部伟大箸作,并不是像某些人说的玄之又玄的什么猜谜学。对作者的评价也应该实事求是,不要像“泰斗”那样误导人家钻到几千年的曹氏族谱中脱不出来,没有证据就作主观推论,坚持唯心主义的一己之见,在死胡同中越走越深,这是应该警惕的啊!。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xuesen168@gmail.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