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因闲取乐乐极生悲  祭不了情情何以堪——第四十四回赏析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因闲取乐乐极生悲  祭不了情情何以堪——第四十四回赏析
     

作者:拂尘斋主人  收录时间:2017年4月8日 星期六 下午23:00

    第四十四回,同样是非常精彩的一个章回!

    首先是作者巧妙地构思,一个大框架,两条情感色彩迥异的主线分别延伸,在筵宴中相交汇,在这大场面中使众多人物形象活灵活现于读者面前。其次,出其不意地躲过庸俗、读者熟悉的场景,以未料之异样之文来代替,引发了深刻的戏剧效果。第三,用致细、灵活的笔触在众多的人物中选择重点,勾勒出栩栩如生的形象,自然而然的成为他们的正传。第四,娴熟巧妙的语言描写对于刻画人物起到了画龙点睛的特殊作用。

    本回目头三个字就交代了这场筵宴就是闲取乐,是老太太在园中闲情逸致的享乐意识的一个呈现。说白了就是变着法子的利用诗书簪缨为题,老太太享尽世上幸福快乐的生活:九月初二是凤丫头的生日,一是原来总是不得消停。仔细想想也是心累的了,从元春晋封,这些日子以来,林林总总,悲悲喜喜,或张或驰,亦惊亦乍。按照老太太的说法:大事儿都过去了,现在又是人比较全的时候,要操持着给凤姐过生日。再就是为了增加趣味性,改变原来的呆板无聊的旧方式,学学小家子做法,大家凑份子。于是才有了好看的下文,也是贾母的提议,也算是总策划吧,给了凤姐和尤氏等以张扬和施展的舞台,从而为后来精彩纷呈故事做铺设。可以说通篇的故事就是为了突出闲取乐这个主题,给凤姐过一个别致快乐的生日。是老太太想乐呵乐呵,于是东西两府主子丫头和管家婆子们投其所好何乐而不为呢。每个人的言行举止,无不以这个主题为纲。从而我们看到了一开始连一直被老太太称之为木讷的王夫人也一味地迎合和趋奉着老太太,只要老太太高兴,看着怎么办就怎么办。老太太屋里招来了乌压压一大堆人,贾母的炕上、对坐,怀里,底下,杌子上坐着的站着的都是人啦。这么大的人气,这么快乐的气氛,不高兴老太太才怪呢。

    接下来可以说是这个故事的一个高潮,可谓凤姐的正传。话题是由老太太怜惜李纨引起的......

     每个人报出自己的份子钱:尤氏李纨也笑道:我们自然又矮一等,每人十二两罢。贾母忙和李纨道:你寡妇失业的,那里还拉你出这个钱,我替你出了罢。凤姐忙笑道:老太太别高兴,且算一算账再揽事。老太太身上已有两分呢,这会子又替大嫂子出十二两,说着高兴,一会子回想又心疼了。过后儿又说:都是为凤丫头花了钱。使个巧法子,哄着我拿出三四分子来暗里补上,我还做梦呢。说的众人都笑了。贾母笑道:依你怎么样呢?凤姐笑道:生日没到,我这会子已经折受的不受用了。我一个钱饶不出,惊动这些人实在不安,不如大嫂子这一分我替他出了罢了。我到了那一日多吃些东西,就享了福了。因为老太太要代出李纨的份子钱,凤姐由此引出了一段话,曹雪芹用生花妙笔把凤姐写得活灵活现,一个口齿伶俐,心机百转,花言巧语,左右逢源的管家少奶奶的立体形象跃然纸上,令人如闻其声,如见其人。这一段话从三个层面说事儿,有娇嗔,有埋怨,有感谢,有不平,其实都是讨好和逗乐,准确地达到了使老太太快乐高兴的目的,又把气氛烘托得非常活跃高涨,在场的大家都被感染了。再加上赖大母亲出来替贾母说公道话,既能使我们看到此时已经大家高兴到无主无仆、没大没小的地步了,其实仔细想来这何尝不是老太太所愿意看到的快乐情景呢!老太太一高兴,话也自然多了起来,但是我们也可以看到老太太还是极聪明和掌握分寸的,她主张赖大之母不能少了:因为她们是土财主,果位虽低,钱却比他们多(这句话还是耐人寻味的啊)。她主张姑娘们不过应个景,每人照一个月的月例就是了。她主张平儿不应入在这里面,应该单独给主子过生日,人逢喜事精神爽,由此我们见到了一个眉飞色舞,手舞足蹈,喜不自禁的老太太。

    作者细腻的描写还在后面,试想如果这里不提两位姨娘,仿佛从情理上也过不去,读者也似乎觉得少了点什么。虽然丫头去通知作者也没让这两个苦瓠子出场,于是才有了凤姐和尤氏的斗嘴,不过句句都精彩,由此我们看到了尤氏和凤姐的非同一般的关系,也看到了两位姨娘跟大家的另一种关系。

    这件事就算定下来了,具体怎么来操作,凤姐儿有一句点题之言:(对尤氏)你不用问我,你只看老太太的眼色行事就完了!你看阿凤是何等心机啊,而在这个时候,尤氏看似轻松的一句话,也绝非是淡淡的一句闲言和调侃:你瞧你兴的这个样儿。我劝你收着些儿好,太满了就要泼出来。现在我们知道,马上就有她泼的呢,不用说远的啦。

    一百五十余两银子,两三日的度用都够了,贾母早有言在先:多少尽着这钱去办,但是我们往下接着看,尤氏虽然没有凤姐的精明心机,但是能跟凤姐打上架的,也绝不是窝囊废,再说了窝囊废也不会被老太太委以重任啊。老太太、二太太、姑娘们和底下姑娘们的、还有大奶奶的,这些都从二奶奶手里发。于是凤姐早已包好了上述银子递与尤氏,并说都有了,快拿去吧,丢了我不管!尤氏也不含糊,当着凤姐的面清点,果然少了李纨的。我们看凤姐是怎么应对和解释的:那么些还不够使啊,短一分也罢了,等不够了,我再给你。于是我们联想到旺儿说的那些话,明是一盆火,暗是一把刀,嘴甜心狠,两面三刀。昨儿还在人跟前做人呢,现在却如此贪婪。虽然凤姐即被尤氏看破,没有脸红,那是因为如果尤氏较真的话,凤姐也会:明日你有了事儿,我也丁是丁卯是卯。这就是等于抓住了尤氏的软肋了,我们看到一个贾府上下错综复杂,阳奉阴违的人际关系。

    既然到了如此挑开了的时候,尤氏也就不客气了,叫我们看看尤氏的机灵吧:先要听听鸳鸯的意见,怎么才能讨得贾母喜欢,趁机送还了鸳鸯的份子,你看尤氏多会来事儿啊,。到王夫人屋里,还了彩云的一份,这是拉拢夫人的丫鬟,同时背着凤姐把周赵二人的也还了。这是什么?分明是利用矛盾,收买人心。我们看到周赵一是不敢收,收了还千恩万谢。难怪庚辰本此处批曰:尤氏也可为有才矣,论有德,比阿凤高十倍......

   曹雪芹的手法高妙往往就在这样的大场面大背景之下的笔锋逆转,令人出乎意料。这里也是这样,躲开庆生大场面,躲开大场面的众人,而写背后的小场面,写少数人。还有就是在喜剧背景下,偏偏增加人物的悲剧分量。两件事对仗,一喜一悲,一庆生,一祭亡,起到两相对照,印象深刻,引人入胜的戏剧效果。

在全府上下欢声笑语,推杯把盏之际,作者把镜头却对准了善于在女儿堆里瞎参合的宝玉,只不过他这次却没有在那里凑热闹,而是怀揣心思带着茗烟一个人悄悄的溜出城外了。我们不难与在场的人一同诧异:断然没有的事儿!凭他什么,再没今日出门之理。但是宝玉就这样没理,真的就躲开了欢乐的众人,在他心里,定会有他认为比这个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

    那么宝玉究竟做什么去呢?当你读完这部分文字之后兴许和我一样对宝玉的行踪举止感觉扑所迷离,难以琢磨。名义上对外说是去北静王府,其实是素服策马去了荒郊野外,在水仙庵讨得一个香炉,在一个井边含泪施了半礼,接下来茗烟的祝告也是令人看不出端倪。曹雪芹在这儿给我们卖了个不小的关子,直到穿堂那边玉钏独坐在廊檐下垂泪,我们恍然大悟,原来宝玉是去祭奠投井自尽的金钏去了。

   文行至此,对作者我们也钦佩到了,精彩情节也欣赏了,人物性格我们也领略了,按说我们也该到此为止了。但是我也感觉意犹未尽呢,首先,红楼梦不是可以断章取意的来读的,因为我们看到的红楼梦是一个唯美的古典名著,它的美就在于它的相对完整的故事情节。而不是从一个侧面一个角度一个孤立的情节来欣赏的。

现在回过头来看,仅仅这一回,又蕴藏着多少故事以外的东西呢,

    例如,文中告诉我们贾府的风俗:年高服侍过父母的家人比年轻的主子还有体面。所以,尤氏,凤姐儿等只管地下站着,那赖大的母亲等三四个老妈妈,告个罪,都坐在了小杌子上。

    还有,贾母对赖大之母等说:你们虽该矮一等,我知道你们这几个都是财主,果位虽低,钱却比他们多。既说明老太太的心明眼亮,又说明这看来是自古就有的通病,管家岂能守着干粮筐子挨饿的。

    说起周、赵姨娘,尤氏拿凤姐调侃,凤姐说,他们为什么苦呢,有了钱,他们也是白填送别人。这岂实凭空一讲的呢。

    尤氏劝凤姐:太满了就泼出来了。我们知道这句话就在下面等着呢,莫忘了下一回是凤姐泼醋。

    尤氏抓住了凤姐短了银子,凤姐反而警告:明儿你有了事儿,我也丁是丁卯是卯。尤氏有对平儿说:只许你那主子作弊,就不许我做情,足见成了公开的秘密了。

    在举家欢乐的时刻,宝玉这样诡异的行动在我们看来也不足为奇了,无故寻愁觅恨,有时似傻如狂,行为偏僻性乖张,否则就不是宝玉了。可是这次宝玉却是真的没有行为怪癖,因为在他来说,去为久久不能释怀的芳魂祭奠要比为凤姐做寿要重要的多,当你明白了之后定会觉得不难理解了。问题是为什么偏偏在九月初二这一天,宝玉去寄托对金钏的哀思呢?我闪出第一个想法应该是金钏的百日。可是从含耻辱情烈死金钏那儿我们知道,金钏死于五月初六,已经快四个月了。那么只能是茗烟所说的那句话了啊:今儿咱们里头大排筵宴,热闹非常,二爷为此才躲了出来,横竖在这里清静一天也就尽到礼了。 其实茗烟的说法也是猜测而已,他那里知道主子的心思,只有读了下一回的喜出望外平儿理妆,我们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一天竟然也是金钏儿的生日啊!

    躲避给凤姐过生日,而去给含耻辱而亡的金钏祭奠,对宝玉,对读者已经毫不奇怪了了!

    这也就是《红楼梦》带给我们的魅力!

 



声明:未经本站与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邮件:bzdr8798@sina.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