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红楼梦》匿名作者曹頫究竟生于何年?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红楼梦》匿名作者曹頫究竟生于何年?

作者:曲乃汉   收录时间:2017年3月28日 星期二 上午09:19


本人以前有多篇文章论证了一百二十回《红楼梦》的真正作者是曹雪芹的父亲曹頫,曹頫同时又化名脂砚斋,在早期的《石头记》抄本中加写批语,其中就披露脂砚斋亦即曹頫就是小说主人公贾宝玉的生活原型。
曹頫究竟生于何年?由于没找到确凿史料,人们都在推测,在推测的时候,各种说法之间差别很大,五花八门。
有人认为曹頫生于康熙三十四、五年,其中樊志宾作《曹頫生年考》,据梦庵禅师《同事摄诗集》、《续汉口丛谈》、《国朝耆献类征》等文献,考证曹頫约生于康熙三十五年(1696年)。
他摆出的证据之一是《国朝耆献类征》卷一六四引宋和《陈鹏年传》,写到“乙酉,车驾至江宁,驻跸织造府,一日织造幼子嬉而过于庭,上以其无知也,曰:儿知江宁有好官乎?曰:知有陈鹏年。”
樊志宾先生认为“织造幼子”就是曹頫。他又根据康熙二十九年四月四日《总管内务府为曹順等人捐纳监生事咨户部文》记载,曹颙生于二十八年,到康熙乙酉,即康熙四十四年已有十七岁,不能称为“幼子”,这个“幼子”只能是曹頫,在康熙四十四年,曹頫应有九岁。
樊志宾先生的这种论证明显错误,“织造幼子”只能是指曹寅的儿子。曹寅在世的时候,曹頫始终都是曹寅的侄,可以称为“织造犹子”,决不能称“织造幼子”。
“织造幼子”是指曹寅的儿子,可以确定。“织造幼子”的“幼”如何解释?“幼”可有两种解释,一,所谓“幼”是指年龄小,如三五岁,七八岁等。二,是子女的排次称谓,大者为长,如长子、长女,小者为幼,如幼子、幼女。在康熙四十四年,曹寅没有年幼的儿子,所以“织造幼子”是指曹寅的小儿子曹颙,乳名连生。
根据《江宁织造曹家档案史料》所记,康熙五十一年七月,曹寅去世后,曹颙继任江宁织造,在当年九月初四有向康熙帝的上奏:“奴才年当弱冠,正犬马效力之秋。”
何为弱冠?《辞源》:《礼》,二十曰弱冠。《疏》,二十成人初加冠,体犹未壮,故曰弱也。表明这时曹颙正好是二十岁。以此可推,曹颙当生于康熙三十二年,比曹寅长女的出生年即康熙三十一年晚一年,曹颙的小名叫连生,就是连着他的姐姐晚生一年之故。在康熙四十四年,他有十三岁,知道江宁有好官陈鹏年。
樊志宾先生提到的康熙二十九年四月四日《总管内务府为曹順等人捐纳监生事咨户部文》这一资料,原为满文,译成汉文时,出现一些无法解释的错误,例如文中写“曹寅之子曹順”就是错误的,实际上曹順是曹荃的长子,是曹寅的大侄。文中写“曹荃之子曹颙”也是错误的,曹颙是曹寅之子,曹荃之侄。
另外,根据康熙五十一年九月初四,曹颙向康熙帝的上奏中提到“九月初三日,奴才堂兄曹颀来南,奉梁总管传宣圣旨”,提到曹颀是曹颙的堂兄。可是在捐纳监生时,为什么把年长的堂兄曹颀甩掉不报而写上曹颙呢?曹家在捐纳监生时决不会干这样的事。所以本人认为,这个所谓的“曹颙”应该是“曹颀”之误,曹荃第三子曹颀应该出生于康熙二十八年。
另外,曹颙在康熙四十八年才进京当差,曹寅在康熙四十八年二月初八,向康熙帝上奏中提到,“臣有一子,今年即令上京当差,送女同往”,如果曹颙生于康熙二十八年,到康熙四十八年进京当差时已有二十一岁,早已超龄了。曹家是内务府包衣人,即皇家的奴才,子侄辈长到十七八岁即令到内务府当差,决不会等到二十一岁。樊志宾先生说曹颙出生于康熙二十八年也不可靠,曹颙应出生于康熙三十二年。
那么曹寅的长子是谁?本人的回答是:小名珍儿,学名曹颜。在康熙二十九年四月四日为曹寅子侄辈捐纳监生那份史料,清楚地写着曹颜是曹寅的儿子,在康熙二十九年是三岁,应出生于康熙二十七年。在康熙五十年,曹寅写了一首重要的诗,谈到了珍儿殇,这个珍儿和曹颜应当是同一个人。曹寅作《辛卯三月二十六日闻珍儿殇书此忍恸兼示四侄寄西轩诸友三首》,第一首为:
老不禁愁病,尤难断爱根。
极言生有数,谁谓死无恩。
拭泪知吾过,开缄觅字昏。
零丁摧亚子,孤弱例寒门。
“辛卯”就是康熙五十年的干支。这个已殇的“珍儿”就是曹寅的儿子,诗中写“爱根”就是明证。《辞源续编》:根嗣,长子也。又表明珍儿是长子。
此诗第七句“零丁摧亚子”是解读此诗的关键之处。何谓“零丁”?何谓“亚子”?“零丁摧亚子”又指谁?
《辞源》:亚子,次子也。《类书纂要》,次息,季息,亚子,并次子之称。“零丁”是什么意思?
《辞源》:零丁,孤单之谓也。所谓孤单就是失去亲兄弟了。古人云:兄弟如手足,互相扶持,如果其中一人亡故,活着的那个就零丁了。“零丁摧亚子”,表明活着的曹颙是亚子,已殇的珍儿为长子。
有人提出,如果珍儿是长子,大于曹颙,则他亡故时已超过二十岁,不可谓“殇”,“殇”是指未成年而死。不错,“殇”的本意是这样。《辞源》:殇,未成人丧也,年十九至十六为长殇;十五至十二为中殇,十一至八岁为下殇,不满八岁以下,皆为无服之殇。
可是,殇又可指死在战场上的青壮年,例如屈原作《国殇》,就是悼念那些为楚国而战阵亡的青壮年,不是悼念未成年人。
曹寅写“珍儿殇”是不是意味着珍儿是为国事而亡故,现在尚未发现这方面的证据,但决不能说珍儿是未成年的小孩。
周汝昌等人根据曹寅在康熙四十八年二月初八的上奏中写“臣有一子,今年即令上京当差,送女同徃,则臣男女之事毕矣”,认定在在康熙四十八年曹寅只有一个儿子,珍儿为此后所生。这是误读。曹寅在上奏中说有一个儿子将要进京当差,但并不表明当时曹寅只有一个儿子。
曹寅在康熙四十八年已有五十二岁。康熙四十七年,曹寅五十一岁就做外祖父了,假如曹寅五十二岁以后生子,到康熙五十年殇,只有两岁,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儿,秘而不宣也就算了,有必要又“示四侄”又“寄西轩诸友”、兴师动众吗?
两岁的小儿天天要吃奶,离不开母亲和奶母,,如果死去只能死在家中,死在江宁,可是这个珍儿决不是死在江宁。“闻珍儿殇”,“拭泪知吾过,开缄觅字昏”表明,曹寅是读到远方来信才知道珍儿的死讯,当时他痛苦得泪流满面,连看信都困难了。
那么这个珍儿死在什么地方?曹寅的幕宾张云章的题诗《闻曹荔轩银台得孙却寄兼送入都》,有助于让我们找到答案。此诗写于康熙五十年冬月。
天上惊传降石麟,先生谒帝戒兹辰。
俶装继相萧为吕,取印提戈彬作伦。
书带小同开叶细,凤毛灵运出池新。
归时汤饼应招我,祖砚传看入座宾。
此诗第一句后有小注:时令子在京师以充闾信至。
“令子”当然是指曹寅的儿子,他究竟是谁?后面再谈。“在京师”,说明事情发生在北京。“充”应该是动词,充当的意思,“闾信至”好象是职务名称,大概是信使之类。
此诗多用典故。第一句“天上惊传降石麟”中的“石麟”,就是“石麒麟”的缩写,是指南朝时期陈国的徐陵。
《辞源》:石麒麟,陈书:徐陵母臧氏,梦五色云化为凤,集左肩上而诞生徐陵,徐陵幼而聪慧,博涉史书,八岁能属文,有一位高僧摩其头顶曰:此天上石麒麟也。
张云章用此诗句来比喻曹寅得的这个孙儿和历史上的徐陵一样,非常聪慧。
此诗第三句似指前汉继相曹参,第四句似指宋朝名将曹彬。此诗第五句是解读此诗的关键句,用了两个典故。“书带小同开叶细”中的“书带”是“书带草”的缩写。
《辞源》:书带草,常綠多年生草,叶如韭,长尺余,柔软丛生,鲜翠可爱······旧称出山东淄州县郑康成读书处,本名康成书带草。说明书带草和汉末经学家郑玄郑康成有关。
《辞源》:小同,郑康成子益恩有遗腹子,康成以其手文似己,名之曰小同。
《辞源》:遗腹子,父死后所生之子也。
张云章的诗句表明,曹寅所得的孙儿是生于北京,和郑康成所得的孙儿一样,是遗腹子,即婴儿出生前,其父已经亡故了,这就排除了他是曹颙之子的可能性,他只能是当年三月珍儿亡故后,其孀妻所生的儿子。
有人说,这个小孩就是未来的曹雪芹,也是无稽之谈。
谈到这里,人们会说,你文章的题目是探讨曹頫的出生年,可是开谈不久又东拉西扯,谈一些和曹頫生年无关的话题,好象跑题了,但本人认为,先搞明白如下问题至关重要:
*曹寅的长子究竟是珍儿(学名曹颜)还是连生(学名曹颙)?
*曹颙是曹寅长女的弟弟还是曹寅长女的哥哥?
*曹颙究竟生于康熙二十八年还是三十二年?
*曹寅在康熙五十年冬所得的孙儿是谁的子嗣?
搞明白这些,对我们探讨《红楼梦》小说中的某些人物原型很有帮助,例如贾政的长子贾珠影射谁?贾珠的孀妻李紈又影射谁?贾政的长孙、贾珠的独子贾兰又影射谁?在小说中,贾珠是贾元春的哥哥,在曹氏家族中,曹寅长女有没有哥哥?他是谁?等等。这对我们探讨曹頫的出生年也有帮助。
现在回归本题。目前有关曹頫出生年的各种说法中,最大的挑战者是陈林。陈林先生认为曹頫出生于康熙四十五年。在陈林作《破译红楼时间密码》等文章里写到:“由于小说按照从1706年到1724年这一真实年代序列逐年叙事,根据小说情节提供的时间线索,可推理出贾宝玉的出生日期是1706年6月8日(农历丙戌四月二十八日药王圣诞日),这个生日就是作者曹頫的生日”。
原来,陈林先生不是根据有关史料来探讨曹頫的出生年,而是根据小说的“真实的年代序列”,而这个所谓的“真实的年代序列是从1706年到1724年”,就缺乏说服力。陈林先生能证明小说是从1706年开始的吗?能证明小说是到1724年结束的吗?都不能。
小说第二十七回写“至次日,乃是四月二十六日,原来这日未时交芒种节,”根据很多研究者的查阅认定,从清朝初到清朝末,只有康熙四十五年(公元1706年)是四月二十六日交芒种节。(根据清朝时期的殿版万年书,而不是什么法国网站、台湾网站,什么现代版的数据等等。因为《红楼梦》小说的作者就是根据清朝时期的万年书,而不是其他的东西)。可是,第二十七回决不是小说的开始,在第二十七回,小说的主人公贾宝玉已经十多岁了,在这当中,恰恰可以证明贾宝玉的原型、小说作者曹頫不可能生于康熙四十五年。
我们再把陈林的说法“曹頫生于康熙四十五年”,拿到有关曹家史料中去验证一下,看看能否行得通。
陈林把曹頫的出生年月日都说到了,可是他没说出曹頫的出生地。曹頫显然不可能生于江南,而是生于北京,他父亲曹荃的生活地。他什么时候被曹寅带到江南,陈林先生也没提到。
假如按陈林先生所说曹頫生于康熙四十五年,他当然是生于北京。而曹頫的亲祖母孙氏夫人就在这年的春季某日在江南亡故,曹頫就没有机会在江南和他的亲祖母生活一段时间,他如何能塑造出贾母的形象?曹寅的长女也在这年的秋天北嫁纳尔苏平郡王,曹頫也没有机会在江南和他的堂姐生活一段时间,他如何会在小说中写到贾宝玉得到贾元春“手引口传”式的启蒙教育?他又如何会写出来“批书人领至此教,故批至此竟放声大哭”这样的批语?
康熙最后一次南巡是在康熙四十六年,这是曹家发生的泼天大喜事、大盛事,曹頫通通没有机会亲历过,他如何会写下这样的批语:“借省亲事写南巡,出脱心中多少忆昔感今”?
康熙五十年三月,曹寅因公务到扬州,接到珍儿的死讯,写了《闻珍儿殇》的诗,写到“示四侄”,表明曹頫也跟随到扬州。如果按陈林先生所说曹頫生于康熙四十五年,当时曹頫只有六岁,还是个不太懂事的孩子,曹寅为什么会带一个小孩离家到扬州?诗中写“予仲多遗息,成才在四三”,“四”就指曹頫,假如曹頫此时六岁,也谈不到成才不成才。
假如曹頫生于康熙四十五年,到康熙五十四年继其父兄任江宁织造时,只有十岁,这样的小孩能担任正六品主事衔的官职吗?这是不可能的事。曹頫在当年三月初七给康熙帝的上奏中写到“窃奴才包衣下贱,黄口无知”,其中“黄口”本指小儿,这不过是身为包衣奴才对皇帝主子的自贬之语,不能当真。例如曹寅在康熙五十年三月初九给康熙帝的上奏中写道“臣自黄口,充任犬马”。那么曹寅什么时候进京到内务府当差?是在十七岁以后。曹寅十岁的时候,尚在江南家中被来访的周亮工抱置膝上命背诵古文呢,他也说“臣自黄口,充任犬马”。所以决不能根据曹頫说自己为“黄口无知”,就断定他在康熙五十四年时是十岁。
陈林先生认定曹頫出生于康熙四十五年是不符合实际情况的,所以不会得到大多数人的认同。做学问,应该勇于坚持真理,同时也应该勇于修正错误。
曹頫究竟出生于何年?在八年前,本人在《再谈红楼梦的匿名作者曹頫》等文章中,认为曹頫应当出生于康熙三十九年前后,在有的文章中,又认为曹頫大约出生于康熙三十八年,经过多年的思考,现在认为曹頫应出生于康熙三十八年比较符合实际情况。
曹頫什么时候被曹寅带到江南?也缺乏相关资料。这个问题和曹頫生身父母、亦即曹荃和其妻子何时亡故有关。
很长时间以来,红学界周汝昌、吴美渌、朱淡文等人根据曹寅在康熙四十四年年底致汪绎的一封信后,署有“朞弟寅顿首”,表明当时曹寅有“期服”之丧,考定曹荃当在康熙四十三、四年之间亡故。
2012年,卷单行先生发表《曹宣卒年新论》,对以上说法进行驳斥,他根据曹寅死后,其文友王煐写下了十二首挽诗,第五首诗后有注:“令弟芷园于戊子岁先逝”,认定曹宣亦即曹荃死于康熙四十七年戊子,公元1708年。
既然曹荃在康熙四十四年没死,曹寅在康熙四十四年年底致汪绎的信后署为“朞弟寅顿首”,曹寅是在为谁服丧呢?卷单行先生只说:在康熙四十三、四十四年,只要是跟曹寅相关的五服内任何人去世,曹寅在给“东山先生”(即汪绎)的信后自称“朞弟”都是说得通的,具体的人是谁没能指出来。本人想,这个人会不会是曹荃之妻、曹頫之母呢?
几年前,本人曾在文章中提到,在曹荃去世之前数年,曹荃之妻、曹頫之母先去世了,由于曹荃在北京照料幼小的曹頫会有诸多不便,而曹寅在江南的生活条件相当优越,更重要的是曹頫的亲祖母孙氏夫人想孙心切,所以会令曹寅在曹荃还健在的时候,就把幼小的曹頫从北京接到江南,时间当在康熙四十三、四年。这样,曹頫自幼会得到亲祖母的关爱,以及曹寅长女次女的照顾,只少能经历过康熙第六次南巡。
自古以来,江南便是花柳繁华地,富贵温柔乡,当时的江宁织造曹家正值鼎盛时期,康熙四十三年,曹寅又兼两淮巡盐御史,代表朝廷征收盐税银,此乃江南最大肥差。康熙四十四年,曹寅又兼通政使司通政使,奉命主持扬州书局。当时的江宁织造曹家,宾客如云,人文荟萃。曹頫自幼就在这种极富文化艺术气息的环境中成长,大概在十岁刚出头的时候就能写诗。
在《楝亭诗钞》卷六,有《和竹磵侄上巳韵》一诗,在《楝亭诗钞别集》卷四,又有《赋得桃花红近竹林边和竹涧侄韵》一诗,曹寅的这两首诗写得较晚,大约在康熙五十年以前不久。“磵”为“涧”的古别体字,这表明“竹涧侄”和“竹磵侄”实际上是一个人,这个人是谁?
曹寅当时已是有名气的诗人,所以能和这位“竹涧侄”和诗,是因为读了这个侄儿的诗作之后,感到诗意很浓,又引发了自己的诗兴,依照原诗的用韵,另外写诗相酬和,这表明这位侄儿经常在曹寅身边,又表明这个侄儿的诗作已经写得有一定水平了。
那么,在康熙五十年前不久,曹寅会有另外的侄儿经常生活在江南、生活在自己身边吗?找不到了。所以本人认为,这个“竹涧侄”就是曹寅的四侄曹頫青少年时代的一个别号。
有人说曹頫的号是“竹居”,能举出具体的来历吗?
也是命运所致,曹頫的伯父曹寅在康熙五十一年七月病逝于扬州,不久,曹頫的堂兄曹颙也在康熙五十三年年底病故于京城。为了照顾曹家,在康熙五十四年年初,康熙帝命将曹頫作为曹寅孀妻李氏夫人的嗣子,并继承江宁织造之职,本人认为,这时曹頫当有十七岁左右,已经是个成年人了,具有起码的办事能力。
曹頫共做了十三年的江宁职造,到雍正五年年底被免官,第二年春夏之际,又被抄家、枷号示众,此时曹頫当有三十岁左右。
到了乾隆朝,曹頫了却官司,销声匿迹,在“蓬牖茅椽、绳床瓦灶”这种环境下著书时,已有三十五、六岁。
小说开篇就写“作者自云曾历过一番梦幻之后,故将真事隐去,而借通灵之说撰此《石头记》一书也。”
后面又写“当此日,欲将已往所赖天恩祖德,锦衣纨裤之时,饫甘餍肥之日,背父兄教育之恩,负师友规训之德,以致今日一技无成、半生潦倒之罪,编述一集,以告天下;知我之负罪固多,然闺阁中历历有人,万不可因我之不肖,自护己短,一并使其泯灭也。”
这是曹頫的自叙,加在曹雪芹身上就不对头了。曹雪芹有“天恩祖德”吗?曹雪芹有“锦衣纨裤之时、饫甘餍肥之日”吗?曹雪芹有“兄”吗?曹雪芹有“半生潦倒之罪”吗?
主流红学界认为曹雪芹是《红楼梦》前八十回作者,后四十回为高鹗所续,这种观点如日薄西山、风烛残年,快要走到尽头了,现在越来越多的人都不相信了;相反,相信曹頫是一百二十回《红楼梦》作者的人越来越多,势不可挡,历史将证明这一切!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qnh0306@sina.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