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曹雪芹和脂砚斋谈“红学”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曹雪芹和脂砚斋谈“红学”

作者:刘振兴  收录时间:2016年8月24日(星期三) 下午20:16

 

曹雪芹和脂砚斋:列位看官:200 多年前,我们二人合作写了一个小册子,在达官贵族中传阅。我们为这个小册子起了六个书名,不过“本名”仍叫《石头记》或《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我们预料到一定会有人不喜欢这个小册子,或者看不懂这个小册子,或者把它看成了“淫书”而加以禁毁。于是,我们就在书中预先有了个交待和告诫。“此书不免腐儒一谤。”“凡野史俱可毁,独此书不可毁。”“一字不可更,一语不可改”。

实践证明,我们的担心不是多余的。就在我们去世27年以后,1791年出来了一个程甲本《红楼梦》,1792年又出来了一个程乙本《红楼梦》。这两个版本的广泛流传,使得世人只知道有个《红楼梦》,却不知道还有个《石头记》。后来我们才知道,这件事是程伟元和高鹗二人干的。我们不知道他二人是受谁人的指使这么做的,也不知道他二人拿了多少俸禄。总之,他们是干了一件缺德事,一件蠢事。这两个小子胆大包天,居然违背了我们的意志,删掉了全部脂批,修改了书中“谬误”,后面加上了据说是高鹗续写的四十回所谓的小说,致使我们的作品变成了一个有一百二十回取名为《红楼梦》的所谓的完整的小说。他们还居然把高鹗的名字与曹雪芹的名字公然并列的写在了书的封面。

再后来,我们听说,研究《红楼梦》倒成了一门学问,叫做“红学”。研究《红楼梦》的人叫做“红学家”。红学200年,形成了几个学派。最早的是评点派,在《红楼梦》书面上评评点点。点评这个小说写得如何如何。后来出现了一个索隐派,以蔡元培为代表。他们认为,《红楼梦》不太像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小说。书中说有“真事隐”,这就不能算是一般的小说了。是小说就不会有“真事隐”。既然有“真事隐”,我们何不去索一索这个隐到底是什么?于是就出现了“家事说”。有人说是“付家事”,也有人说是“和家事”,不一而足。再后来出了一个考证派自传说,以胡适为代表。他们肯定了索隐派的研究方向,认为,《红楼梦》中一定有所隐,但不是其他什么人的家事,而是作者自己的家事。君不见,作者有言在先,第一回就有所交代,书中所隐乃是自己的“半生潦倒之罪,编述一集,以告天下人”,是“亦可使闺阁昭传”。脂批也有“因为传他,并可传我”。于是,他们得出结论:《红楼梦》乃是作者曹雪芹的自传。书中的贾宝玉就是作者曹雪芹,贾家就是曹家,金陵十二钗就是闺阁女子。以为大获全胜,然细究其祥,终究不像是那么回事。

时光进到了1954年,昔日的评点派,摇身一变,成了现在的小说评论派。小说评论派说,你们看,索隐派错了吧,考证派自传说也不对。《红楼梦》中本来就没有隐,没有史,也没有传。它就是一部小说,一部普普通通的小说,没有什么特殊,与其他小说无异。我们就把它当做小说来研究吧!研究它的“艺术魅力和美学价值”。一晃60年过去了。小说评论派的研究没有任何实质性的突破,使他们的研究形成了许多“死结”,并认为“这书在中国文坛上是个‘梦魇’,你越研究便越觉胡涂”(俞平伯)。

列位看官:你道这是为什么?原来,我们的这个小册子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它不是半部作品,不是未竟之作,而是作品之全璧。它的文体也不是小说,而是谜语。它是我们二人为读者编制的一个特大谜语,里面包含有无数个小谜语,不仅其中的诗词曲赋具有谜语的特性,就连书名、作者、作品结构也都具有谜语的特性。曹雪芹和脂砚斋是我们的真名还是笔名?我们是两个人还是一个人?是男人还是女人?这也具有谜语的特性。所以,要看懂我们的作品,是需要具有一定的智慧的。如此看来,程伟元、高鹗二人不具备这个智慧。索隐派、考证派自传说也不具备这个智慧。小说评论派也不具备这个智慧。

我们令《石头记》的另一个书名叫《风月宝鉴》。明告读者,《石头记》有正反、真假两个面。正面是“贾雨村”,谐音“假语存”。反面是“甄士隐”,谐音“真事隐”。此书“两面皆可照人”,“此书正反皆有喻也。”“千万不可照正面,只照它的背面,要紧!要紧!”“观者记之,不要看这书正面,方是会看。记之!”“痴弟子正照风月鉴”。这就非常明确的,明白无误的告诉读者,《石头记》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小说,它的文体是谜语。正面的“假语存”是谜面,反面的“真事隐”是谜底,脂砚斋批语是谜目。看反面就是看谜底,看正面就是看谜面。由此看来,红学三派都上了程高二人的当了。程高二人可能没有看懂我们的作品,真的错把它当作半部小说、未竟之作了。也可能真的看懂了,但受到别人的指使或收买,故意对我们的作品进行了篡改。我们的作品里确实有“真事隐”,但是,索隐派没有研究我们的《石头记》,而是研究的程高修改本《红楼梦》。“真事隐”不在《红楼梦》中。索隐派研究的版本错了,他们的研究方法也不科学,而是“道听途说”,“主观猜测”。考证派自传说的研究版本也是这个程高修改本《红楼梦》。《红楼梦》的前八十回文字是我们作品《石头记》这个谜语的谜面。曹雪芹的自传也不在谜面中,而是在谜底里。所以,考证派自传说从谜面里去考证曹雪芹的自传,只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小说评论派的智商也不高,竟然分不清谜语与小说的区别!我们的书中,明明有脂砚斋批语,脂砚斋批语是我们的作品的重要组成部分,且居于主导地位。你们怎么就是看不懂呢?书中还有大量“谬误”,程高二人是不可能删除干净的。《红楼梦》的前八十回文字中残留了大量“谬误”,你们却视而不见!要么解释为是我们的“不检点”,我们的“逊色”,要么解释为是小说的“艺术魅力”。“谬误”就是“谬误”,怎么倒成了“艺术魅力”了呢?谜面就是谜面,怎么倒成了小说了呢?小说评论派把《红楼梦》当作小说来研究,还有人特别的推崇《红楼梦》程乙本,这都是文学专业的怪癖!在他们眼里,除了小说,再也“别无他物”了。

曹雪芹之后真的就没有智者了吗?我们真的就寻不到知音了吗?也不尽然。这不,有个叫戚蓼生的清人学者,他就很有智慧。他看懂了我们的《石头记》,并给予了极高的评价。他在戚序本《石头记》序中说,《石头记》是“一喉二歌”、“一手二读”之书。“此万万所不能有之事,不可得之奇,而竟得之《石头记》一书。嘻!异矣。”

到了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北京出了一个霍国玲,她是一个很有智慧的女士。她的《红楼解梦》还是比较符合我们的作品实际的。她研究我们的真本《石头记》,摒弃了程高修改本《红楼梦》,对比红学三派,这是一个天大的进步!她没有把我们的作品当作小说来研究,而是“反照风月鉴”,利用逻辑思维论证《石头记》反面的“真事隐”,解开了《石头记》这个特大谜语的谜底——曹雪芹毒杀雍正帝。毫不夸张的说,霍国玲才是我们找到的第一个知音。

我们实在想不通,你们这些后世儿孙们的智商为什么如此之低下?我们明明告诉你们说,我们的作品“一字不可更,一语不可改”。你程高二人就是不听,偏偏要篡改它!我们明明告诉你们,“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你们还是以假当真,拿篡改本《红楼梦》如获至宝,而且至今不思悔悟。我们明明告诉你们,《石头记》里面写的是曹雪芹“半生潦倒之罪,编述一集,以告天下人”,“亦可使闺阁昭传”,“因为传他,并可传我”,你们却还是视而不见,充耳不闻,还是把《红楼梦》当作小说来索隐、考证、评论。我们明明告诉你们,我们的《石头记》是“实录其事”,“事则实事”,“追踪蹑迹,不敢稍加穿凿”,比任何“历来野史”写的都好,“凡野史俱可毁,独此书不可毁。”可是你们就是不承认它是历史,非要说它是小说,是“稗官野史”。我们明明告诉你们,“千万不可照正面,只照它的背面,要紧!要紧!”“观者记之,不要看这书正面,方是会看。记之!”“痴弟子正照风月鉴”。可你们偏偏不看背面,偏偏去看正面,偏偏去当那个“痴弟子”,真真是“人拉你不走,鬼推你飞跑”。我们明明告诉你们,书中有“奇法”、“秘法”,“书中之秘法,亦复不少,余亦于逐回中搜剔刳刨,明白注释,以待高明,再批示误谬”。你们却矢口否认,背着牛头不认账。我们明明告诉你们,带脂批的八十回本《石头记》即曹著之全璧,八十回以后的文字通过“回风舞雪,倒峡逆波”的形式,“翻过来”,重叠在了前八十回文字之中,把正面文字中的人物命运提前到了第五回,利用谶语,通过判词和红楼梦曲子的形式表达出来。你们却看不懂,搞不清,还要为《石头记》写续书,包括刘心武先生,真真是画蛇添足,狗尾续貂也!我们明明告诉你们,我们是利用正面的“假语存”,隐写反面的“真事隐”,在八十回文字里面隐写了一部传记,为“闺阁女子昭传”。林四娘的故事隐写了这个闺阁女子的死因,她死于抗清。《芙蓉女儿诔》是为这个闺阁女子写的诔文、祭文、悼词。至此,反面隐写的那部历史圆满结束。列位看官:请问,你们看懂了吗?

列位看官:我们不是职业小说家。我们的作品也不是小说。我们是为了记述一段重要的历史事实,一个天大的历史事件!为了躲避官家的查抄,我们不得不采取了非常的形式,用一个特大谜语的形式隐写这段历史事实。我们的分工是,曹雪芹写八十回正文,脂砚斋写批语。脂砚斋的批语都要写在八十回正文之间,使正文与批语融为一体。这就是我们的作品的全部。我们把这种写法叫做“分写法”。脂批是整个作品《石头记》的重要组成部分,且居于主导地位。所以,脂批是不能够被否定的,也是不能够被删除的。所以,阅读我们的作品,不能够仅仅使用常识的、常规的、小说的、习惯的、习以为常的、一般的方法,而必须使用非常之法。我们创作《石头记》时使用了上百种奇法秘法。读者解读《石头记》时也必须首先搞清楚这些奇法秘法。我们是用写作小说的方法写成的一个谜语。也可以说,我们是用写作谜语的方法写成的一部小说。《石头记》看似半部小说,其实是一个特大谜语。

我们的作品不是一般的文学作品。前人没有这样写过,后人也不会再这样写。这部作品的特殊性在哪里呢?其实我们已经告诉读者了。那就是脂批所云:“此书正反皆有喻也”。《石头记》有三层意思。1、正面文字。2、正面之喻。3、反面之喻。三个层次,面向三个读者群体。正面文字面向那些“纨绔子弟”、“无能纨绔”、“痴弟子”、“腐儒”,让他们在“醉饱淫卧之时,避世去愁之际”,“把此一玩”,亦可“消愁破闷”。正面之喻面向那些懂得政治、历史、文化,政治文化素养较高的人群。比如有人看到了“反清复明”,“反清的思想倾向”。蔡元培就认为该书是“清康熙朝政治小说”,意在“吊明之亡,揭清之失”。反面之喻面向那些智商高、悟性强、知识面宽的文化精英。比如戚蓼生,他就能够看到《石头记》的“一喉二歌”、“一手二牍”。比如鲁迅,他就能够从正面文字中看到“吃人”两个字。鲁迅也看到,多数读者都是从自己的感受、兴趣、主观意志、知识结构出发来研究《红楼梦》。鲁迅说,“单是命意,就因读者的眼光而有种种: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比如霍国玲,她能够从《石头记》的反面看到“曹雪芹和竺香玉毒杀雍正帝”。

我们二人都是智者、哲人。读者不要小看了我们,不要低估了《石头记》。《石头记》中有哲学。第五十六回“敏探春兴利除宿弊”中,有一段探春与宝钗“对讲学问”的故事。探春讲,赖大家花园子让“人包了去”,一年下来“足有二百两银子剩”。“从那时我才知道,一个破荷叶,一根枯草根子都是值钱的”。接着,探春引用《姬子》上的话说,“登利禄之场,处运筹之界者,左窃尧舜之词,右背孔孟之道”。宝钗说,“天下没有不可用的东西,既可用,便值钱”。李纨笑道,“叫了人家来,不说正事,且你们对讲学问”。宝钗道,“学问中便是正事。此刻于小事上用学问一提,那小事越发作高一层了。不拿学问提着,便都流入市俗了”。很显然,这里的“小事”,即指人们的“社会实践活动”。这里的“学问”,即指“尧舜之词,孔孟之道”,相当于现在的“科学理论”、“领导指示”。这里的“提着”,即“指导”之意。用哲学语言来表述这段话就是,人们的各种社会实践活动都要有科学理论的指导,使这种实践活动做得更好。没有科学理论指导的实践活动,是盲目的,也是不能成功的。
用脂砚斋的话说,这是一段“老婆舌头”,但是它却道出了一个深刻道理:我们不论做什么事情,都要有正确的思想和科学理论作指导。有了这种指导,事情就能够“作高一层”,离开了这种指导,事情就会“流入市俗”。大观园虽说不大,但也有好几百号人。探春作为一个大观园的管理者,也算是“登利禄之场,处运筹之界”了,那就应该“左窃尧舜之词,右背孔孟之道”。只有拿这些“学问提着”,才能把管理工作“越发作高一层”,而不至于“流入市俗”。
你们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创立于1840年,比我们的《石头记》晚了100年。马克思关于理论与实践的辩证关系指出,实践是认识的来源,实践是认识发展的动力,实践是检验认识的唯一标准,实践是认识的目的。反之,认识、理论对实践也具有指导作用,没有实践做基础的理论,是空洞的理论;没有理论指导的实践,则是盲目的实践。【1】

研究我们的《石头记》,应该说不算是小事,应该“用学问一提”,才能“越发作高一层”。这个“学问”不是别的,就是你们的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主义的辩证唯物论和历史唯物论,马克思主义认识论,就是研究我们的《石头记》的最好的指导理论和科学方法。

你们的邓小平先生在全国实行的“联产承包责任制”取得了成功。你们可知道,我们的《石头记》中,贾探春管理大观园,实行的就是这个“承包制”,比你们早了230多年。

我们的《石头记》中,充满了辩证法:正反、真假、有无、正邪、阴阳、男女、好坏、褒贬、盛衰、荣辱、贫富、贵贱、成败、得失,“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物极必反”,“登高必跌重”,“月满则亏,水满则溢”,“树倒狐猴散”,“回风舞雪,倒峡逆波”,“颠倒相酬”,“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何非梦幻?何不通灵?作者托言,原当有自。受气清浊,本无男女别。”第三十一回,还有一段史湘云与丫鬟翠楼论说“阴阳”的故事。

列位看官:我们的作品有很多特殊性,完全不同于历来的小说。可是,现在的红学家们非常眼拙,看不出来。告诉他们,他们还不相信。这些人对我们和我们的作品没有敬畏之心,自诩高明,盲目自大,说什么“《红楼梦》就是一部小说”,“不觉得有什么特殊”,“我把它看成是中国文化、文学达到的一个高峰。这些人如果不是别有用心,那便是无知。无知的非常可爱。用你们马克思的话说,这叫不客观,不唯物,不辩证,没有做到充分尊重《石头记》的客观性、完整性和特殊性,没有坚持一切从《石头记》的客观实际出发,是主观唯心、形而上学的方法在红学领域的一种表现。在这里,我们愿意再重复说一遍。如若再看不懂,那我们只能叫你们“腐儒”、“痴弟子”、“无能纨绔”了。1、《石头记》书名有特殊性。六个书名,从正反两面揭示了作品的主题和特点。2、《石头记》作者有特殊性。曹雪芹和脂砚斋都是作者,是作者的两个笔名。他们人生经历特殊,文学造诣特殊,思想倾向特殊。3、《石头记》作品结构有特殊性。“八十回正文+书中‘误谬’+脂批”的三位一体。4、《石头记》内容有特殊性。正面是“假语存”,反面是“真事隐”。5、《石头记》写作背景有特殊性。为避免罹祸,只好托言之小说,“必委屈譬喻以为寓言”。《石头记》就是用托言喻事的影射手法写成的。正是这种极端特殊的历史背景造就了独一无二的奇人曹雪芹,写出了举世无双的奇书《石头记》。6、《石头记》写作方法有特殊性。“一声两歌,一手二牍”,“如春秋之有微词,史家之多曲笔”。7、《石头记》写作目的有特殊性。为了隐写一部历史给后人,为恋人竺红玉写传,为作者自己写传,揭开雍正暴亡之谜。8、《石头记》思想倾向有特殊性。曹雪芹具有初步民主主义思想。9、《石头记》社会影响有特殊性。社会关注度很大。10、《石头记》社会价值有特殊性。它不仅具有很高的文学艺术价值,同时具有极高的社会历史价值。【2】

列位看官:至此,你还认为《红楼梦》仅仅就是一部小说,没有什么特殊性吗?如果你们还不醒悟,那可真真是弱智的不可救药了!

红外人刘振兴无事生非,乐在其中,作于2016年9月12日新疆伊宁市

注:

1、刘振兴:红学研究只有“拿学问提着”才能“作高一层”    

2、刘振兴:论曹著《石头记》的特殊性



声明:未经本站与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liuzhenxing227@126.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