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红学是非辩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红学是非辩

作者:刘振兴  收录时间:2016年8月24日(星期三) 下午20:16

红学是非辩

百年红学,是是非非,真真假假,似有似无,真真应验了曹雪芹大师的那句话:“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一、研究方法上的是与非

曹著《石头记》以及程高修改本《红楼梦》,是我们的祖先留给我们后人的宝贵财富,是两部十分珍贵的历史文物。我们后人的首要任务是,充分尊重、十分珍惜并精心保护好这两部作品。在校勘这两部作品时,必须保持作品的原貌,真正保证做到脂批所云:“一字不可更,一语不可改”。使我们及我们的后代真正能够见到“真品”,而不是“赝品”。

曹著《石头记》以及程高修改本《红楼梦》,是不以我们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客观实在。我们必须首先做到尊重这两部作品的客观性、完整性和特殊性。

红学200年,在阅读和研究这两部作品时,始终存在着两种截然不同的方法。一种是辩证唯物主义的科学方法,一种是主观唯心主义的错误方法。坚持一切从《石头记》和《红楼梦》的客观实际出发,实事求是的研究,就是科学的方法。坚持一切从文学的小说的概念出发,从自己的主观愿望、兴趣爱好、知识结构出发的研究,就不是科学的方法。

旧索隐派,研究程高修改本《红楼梦》,提出“家事说”的观点。其研究方法是“道听途说”,“笨伯猜谜”。

考证派自传说,研究程高修改本《红楼梦》,提出“自传说”的观点,其研究方法是“简单比附”。

小说评论派,研究程高修改本《红楼梦》,提出“《红楼梦》是小说”、“要把《红楼梦》当作小说来研究”、“研究它的艺术魅力和美学价值”、“研究它的创作艺术和创作思想”的观点。其研究方法是“文学解读”。

霍国玲的石学《红楼解梦》,研究曹雪芹的原著《石头记》,用马克思主义认识论的科学方法,用逻辑思维“反照风月鉴”,揭示其背面的“真事隐”,认为《石头记》是一部奇书,按照脂批“此书正反皆有喻也”的提示,研究它的三个层面:正面小说,正面之喻,背面之喻。

二、研究版本上的是与非

曹雪芹的作品是《石头记》,或叫《脂砚斋重评石头记》。这是曹雪芹的原本、真本、真品。从现在已经发现的几个版本来看,都是八十回,或不足八十回,且书中有大量脂砚斋等人的批语,书中有大量“谬误”(脂砚斋语)。甲戌本《石头记》1754年面世。曹雪芹1763或1764年去世。

程高修改本《红楼梦》(程甲本)产生于1791年,《红楼梦》(程乙本)产生于1792年。此时距离曹雪芹去世已经27或28年。所以,程高修改本《红楼梦》是一个后来人的修改本。他们删掉了全部脂批,修改了书中“谬误”,后面加上了高鹗或无名氏的四十回文字,形成了现在的一百二十回本《红楼梦》。解放后校勘出版的《红楼梦》版本,署名为“曹雪芹、高鹗著”。现在看来,这种署名有些不妥,容易使读者产生误解,把曹雪芹和高鹗看成是同时代的人。确切的说,应该署名“前八十回曹雪芹著,后四十回高鹗著,程伟元、高鹗整理”。仔细分析,也不确切。因为《红楼梦》的前八十回文字与曹著《石头记》也不是一个概念。曹著《石头记》的作品结构是:八十回文字+书中“谬误”+脂砚斋批语。《红楼梦》的前八十回文字是在《石头记》的八十回文字的基础之上修改而成的,既然做了修改,那就不是一回事了。何况脂砚斋有言在先:“一字不可更,一语不可改”。现在看来,只有《石头记》才能体现曹雪芹的著书本意。而程高修改本《红楼梦》只能体现程高修改者的修改意图。二者不可同日而语。

三、曹著《石头记》中的有与无

曹著《石头记》只有八十回,似是未竟之作,有人说后四十回文字在流传中“迷失”。经霍国玲女士研究得知,带脂批的八十回本《石头记》即曹著之全璧。作者说,“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如果你把假的当成了真的,那真的也就变成了假的了。如果你把没有的看成了有的,那有的也就变成了没有的了。这里的“有”和“无”,即指八十回以后的文字。八十回以后的文字,看似“无”,实则“有”。八十回以后的文字,主要指正面小说中的人物的结局。因为《石头记》又名《风月宝鉴》,具有正反、真假两面。正面似小说,反面隐写了一部历史,一部传记。正面是“假语存”,反面是“真事隐”。作者说,“只看此书背面,方是会看”。脂批说,“痴弟子正照风月鉴”。对于正面文字来说,作为隐写历史的工具,它可以是一部完整的小说,也可以是半部小说。如果我们把《石头记》看做一个特大谜语,这个谜语的谜面,可以写成一部完整的小说,也可以写成半部小说。总之,它只要把谜底那段历史真事说清楚就行了。作为谜面的小说是不是完整就不是那么重要了。按照霍国玲的研究结果,八十回以后的文字,看似“无”实则“有”。是作者曹雪芹采用了“回风舞雪,倒峡逆波”的隐写秘法,把后四十回的文字内容,“翻过来”,折叠过来重复写在了前八十回之中,用“谶语”、“判词”、“十二支曲”的形式写在了第五回。

在第二回,写贾雨村出门闲步,信步至一破旧庙宇,门巷倾颓,墙垣拆散,门前题曰“智通寺”三个字,(甲侧:谁为智者?又谁能通?一叹!靖眉:是智者,方能通。谁为智者?一叹!)门旁有一副破旧对联: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雨村看了,因想道:“这两句话,文虽浅近,其意则深。(甲侧:一部书之总批。)也曾游过些名山大刹,倒不曾见过这话头,其中想必有个翻过筋斗来的,也未可知。何不进去试试。”想着走入看时,只有一个龙钟老僧在那里煮粥。雨村见了,却不在意。及至问他两句话,那老僧既聋又昏,(甲侧:是“翻过”来的。)齿落舌钝,(甲侧:是“翻过”来的。)所答非所问。雨村不耐烦,便仍出来,(甲眉:毕竟雨村还是俗眼,只能识得阿凤、宝玉、黛玉等未觉之先,却不识得既证之后。未出宁、荣繁华盛处,却先写一荒凉小境;未写通部入世迷人,却先写一出世醒人。回风舞雪,倒峡逆波,别小说中所无之法。)

这段话是对《石头记》八十回以后文字的说明。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这两句话,文虽浅近,其意则深。甲侧:这是“一部书之总批”,“翻过”来的。是用了“回风舞雪,倒峡逆波”之法,这是“别小说中所无之法”。“是智者,方能通”。

第一回,“一僧一道”隐写作者。“生得骨骼不凡,丰神迥异”,脂批:这是真像,非幻象也。靖眉:作者自己形容。第五回,十二支曲,第一支,【红楼梦引】,“开辟鸿蒙,谁为情种?”,脂批:非作者为谁?余曰,亦非作者,乃石头也。《石头记》又名《情僧录》,作者是一个情僧。第五回的“一个龙钟老僧”也是作者。甲侧:是“翻过”来的。“想必有个翻过筋斗来的,也未可知”。《石头记》的背面隐写了作者的“半生潦倒之罪”,书中的时序是按照作者的年龄大小顺序写成的。女娲石隐写作者,贾宝玉也隐写作者。女娲石投胎之日,贾宝玉诞生之时,隐写作者出生之日。贾宝玉十三岁,隐写作者十三岁。作者把一个“龙钟老僧”提前到第五回来写,就是把八十回以后文字中的作者老年时的情景“翻过来的”,“翻过筋斗来”的。

四、曹著《石头记》中的真与假

曹著《石头记》,作者明言,是用“假语村言”、“满纸荒唐言”铺陈故事,故将真事隐去。这就是“贾雨村”(谐音“假语存”)和“甄士隐”(谐音“真事隐”)概念的真正内涵。作者又命其作品叫做《风月宝鉴》,有正反两面。明告读者,只看此书背面,方是会看。脂批:“痴弟子正照风月鉴”。第一回,作者说,它写作此书的目的,是将“半生潦倒之罪,编述一集,以告天下人”,“亦可使闺阁昭传”。这就明确告诉读者,他的这部《石头记》是一部传记。这部传记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传记,即不是用传统的方法写成的传记,而是利用半部小说的形式,在其背面隐写而成的一部完整的传记。

五、百年红学的真与假

红学百年,无论是旧索隐派,考证派自传说,还是小说评论派,都是以程高修改本《红楼梦》(假本、篡改本)为研究对象的。以一个后来人的修改本、篡改本《红楼梦》作为自己的研究对象,自然不会有什么正确的研究结果,也绝不会明了曹雪芹创作《石头记》的目的和意图。所以,百年红学,自始至终都是错误的!只有研究曹雪芹的真本《石头记》,还必须使用科学的研究方法,你才能够走上通往正确解读曹著《石头记》的道路。只有“智者”,才能“通”(“智通寺”的含义:“是智者,方能通”)。

研究《石头记》的学问应该叫做“石学”。石学与红学,这是两个学,不是一个学。红学为假,石学为真。直至今天,真正研究石学的也只有霍国玲、紫军、霍纪平等寥寥数人。

红外人刘振兴无事生非,乐在其中,作于201732日新疆伊宁市

 



声明:未经本站与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liuzhenxing227@126.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