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致红学理论家刘梦溪先生的一封公开信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红学理论家刘梦溪先生的一封公开信

作者:刘振兴  收录时间:2016年8月24日(星期三) 下午20:16

刘梦溪先生是我国著名的红学理论专家。刘先生对于百年红学的成败得失有着自己独特的精辟的总体把握和真知灼见。他在《红楼梦与百年中国》一文中指出:1、“回顾百年以来的红学,我们可以发现一个特异的现象,现代中国思想文化舞台上许多第一流的人物,都程度不同地卷入红学。王国维之外,蔡元培、胡适之、陈独秀、顾颉刚、俞平伯、吴宓等,都写过研究《红楼梦》的专著或单篇论文。”。2、“许多知名作家介入红学,为百年来的红学研究增添了色彩。沈从文、鲁迅、巴金、沈雁冰、冰心、张天翼、吴组缃、周立波等著名小说家,都写过重要的《红楼梦》文字。”3、“其结果研究队伍如此庞大、不时成为学术热点的百年红学,所达成的一致结论并不很多。相反,许多问题形成了死结 ”。最后,他总结说: “对一门学科来说,研究了一百年,在许多问题上还不能达到比较一致的结论,甚至形成了许多死结,无论如何也不能说这是这门学科兴旺的标志。所谓真理越辩越明,似乎不适合《红楼梦》。倒是俞平伯先生说的‘越研究越胡涂’,不失孤明先发之见”。【2】
大红学家俞平伯先生也说过: ……至于《红楼梦》本身底疑问,使我每每发生误解的,更无从说起。我尝谓这书在中国文坛上是个“梦魇”,你越研究便越觉胡涂。…… 《红楼梦》底名字一大串,作者的姓名也一大串,这不知怎么一回事?……从这一点看,可知《红楼梦》的的确确不折不扣,是第一奇书,像我们这样凡夫,望洋兴叹,从何处去下笔呢!【1】
刘梦溪先生和俞平伯先生对百年红学都做出了完全否定的结论。但是,他们并没有指出出现这些问题的原因何在,也没有指出红学今后研究的方向是什么,更没有找到解决这些问题的突破口在哪里?
百年红学,无论旧索隐派,考证派自传说,还是小说评论派,都是以程高修改本《红楼梦》作为自己的研究版本和研究对象的。而《红楼梦》这个版本,则是一个后来人的修改本,它体现的是修改者的修改意图。《红楼梦》的前八十回,取自曹雪芹的《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的八十回文字,后面加了并非曹雪芹的四十回文字。有人说后四十回文字是高鹗的作品。《红楼梦》(程甲本)1791年面世,《红楼梦》(程乙本)1792年面世。这两个版本都是在曹雪芹去世27年以后面世的。就是说,曹雪芹和高鹗并不是同时代的人。把两个并不是同时代的人的不同作品,人为的、主观的、硬性的拼凑在一起,创造了一个不伦不类的大杂烩。而百年红学,包括那些“第一流的人物”和“许多知名作家”的红学研究者,却都是以这个大杂烩作为自己的研究对象的。这样的研究焉能不错?
纵观百年红学,我认为,其错误的原因有二:一是研究版本错,二是研究方法错。三个不同学派都是以程高修改本《红楼梦》为研究对象的,而没有以曹雪芹的真本《石头记》为研究对象。当然,这有历史的原因。曹雪芹的作品,不是以《石头记》的形式流传于世的,而是以程高修改本《红楼梦》的形式流传于世的。三个学派的研究方法都是错误的。旧索隐派的“道听途说”、“笨伯猜谜”,考证派自传说的“简单比附”,已经被学界所认识。小说评论派的研究方法也是错误的。错就错在他们不加分析和鉴别的始终把《红楼梦》当作小说来研究。这是一种主观主义的研究方法。他们没有做到一切从《红楼梦》的客观实际出发,没有做到实事求是,没有把前八十回文字和后四十回文字作必要的区分,没有认清前八十回文字的文体是谜语而不是小说。《红楼梦》的前八十回文字是《石头记》这个特大谜语的谜面。把一个谜语的谜面当作小说来研究,焉能不错?
现在的问题是,小说评论派一直不承认其错,不承认其没有看懂《红楼梦》,而且非常固执的“坚守”(蔡义江语)其错。特别是当霍国玲同志解出了《石头记》这个特大谜语的谜底以后,他们仍然站在小说评论派的立场上,仍然从文学专业的角度来看待《红楼解梦》,在没有认真研究《石头记》到底为何物的情况下,在没有认真看懂《红楼解梦》的情况下,就急急忙忙的盲目的草率的主观的予以全盘否定,甚至利用多数人的“共识”和手中的权力予以围剿和封杀。
霍国玲的《红楼解梦》,是百年红学发展到今天的一个必然产物,是人们认识曹雪芹的作品的一个必然结果,是在红学走投无路情况下的一丝希望的曙光 。我支持《红楼解梦》,因为它研究的对象和版本是曹雪芹的原著《石头记》。这是一个真本,不是假本,具有客观的真理性。因为它的研究方法是科学认识论。这是科学的研究方法,不是错误的研究方法,具有客观的真理性。因为它的思维方式是正确的。这是科学的思维方式,不是错误的思维方式,具有客观的真理性。因为它的指导理论是科学的,具有客观的真理性。《红楼解梦》发展到今天,完全符合人类认识世界的一般规律。
如果从1989年《红楼解梦》出版发行时算起,也已经有27年了。红学界对它应该有一个正确认识和科学评价了。如果对一个客观事物,已经研究了27 年,还没有一个正确的说法,这就说明认识的主体存在问题。到目前为止,红学界不仅没有看懂《红楼梦》,也没有看懂《石头记》,更没有看懂《红楼解梦》。究其原因,不外有二:一是欠缺能够看懂它们的必要的知识,特别是“逻辑学”和“认识论”的知识。二是没有完全克服文学专业的局限性。《石头记》的文体是谜语。反照《风月鉴》需用逻辑思维。《红楼梦》、《石头记》、《红楼解梦》都是我们的认识客体,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认识论的科学方法,必须坚持一切从它们的客观实际出发,实事求是,反对一切形式的主观主义和形而上学。首先应该弄明白它们的文体到底是什么?是谜语就按照谜语的方法去解读,是小说就按照小说的方法去欣赏,是学术就按照学术的规矩去认识,是“娱乐化”就按照“娱乐化”的道道去研究。明明是谜语,你却当作小说去欣赏,那就错了。明明是学术,你却把它说成是“娱乐化”,那也就错了。
《红楼梦》和《石头记》是两部书,不是一部书;是两个概念,不是一个概念。石学和红学是两个学,不是一个学。霍国玲的《红楼解梦》是石学,不是红学。从红学到石学是曹著研究的一场学术革命。当红学走投无路的时候,石学却正方兴未艾。
因为刘梦溪先生是著名的红学理论专家,所以,我给您写信。目的是,在红学界一片茫然之中,希望先生能够指出一条光明大道。在小说评论派的研究“越研究越糊涂”的时候,希望先生能够给予《红楼解梦》一个正确的评价。如此而已。谢谢!

红外人刘振兴解放思想2016年8月27日于新疆伊宁市

声明:未经本站与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liuzhenxing227@126.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