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红楼梦》争联即景诗背后的细节故事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红楼梦》争联即景诗背后的细节故事

作者:文古清 收录时间:2016-12-27 13:53

笔者在前篇拙作《红楼梦》争联即景诗的原唱是林亚清的《钱塘观潮》”中,只是就诗论诗,有些细节还没有来得及发现。比如诗篇的写作年代,作者当时年龄,以及故事背景和后续产生的其他跟进和对诗,还有其他更重要的背景故事内情都未来得及提到。实际上这两首所谓“夫妻”唱和诗还有第三者,即薛文起原型钱肈修(1652-1722)的排律《钱塘观潮》。此外前两首诗各自的限韵是如何选择的,第三者的选韵与她们的关系,等等。由于写文章之前还没有读到清初钱肈修的诗词集《逸莪集》。而且也没有对比李渔(16111680)即李笠翁的《笠翁对韵》。对李渔的长女李淑昭(1638-1698)也没有特别注意。本文针对以上问题作进一步解析。

为了便于查阅比较,先将三篇观景诗一一列出,然后再作进一步分析比较。

《钱塘观潮》林亚清林以宁作,限九青韵

气以三秋肃,江因九折名。海门环凤阙,斗曜拱神京。舟楫三都会,鱼盐百货盈。

凉飙随舵发,新月傍船行。共指潮生候,争看雾气横。篙师屏息待,渔子放舟迎。

海外千山合,江边万谷鸣。蜃楼惊变幻,鲛室忽晶莹。鱼沬翻珠佩,腥涎喷水精。

玉山高作垒,雪浪俨如城。似有冯夷鼓,长驱掉尾鲸。前茅从赤鲤,后队亦青旌。

自可呑溟渤,何烦洗甲兵。蛟宫图广袤,蚁垤敢争衡。久欲寻天汉,频思访玉情。

乘槎常不达,浮海竟无成。近覩三江险,方知六宇平。奇观书短韵,尽幅海涛生。

《争联雪》李纨组织,限二萧韵

一夜北风紧,开门雪尚飘。入泥怜洁白,匝地惜琼瑶。有意荣枯草,无心饰萎苗。

价高村酿熟,年稔府粱饶。葭动灰飞管,阳回斗转杓。寒山已失翠,冻浦不闻潮。

易挂疏枝柳,难堆破叶蕉。麝煤融宝鼎,绮袖笼金貂。光夺窗前镜,香粘壁上椒。

斜风仍故故,清梦转聊聊。何处梅花笛?谁家碧玉箫?鳌愁坤轴陷,龙斗阵云销。

野岸回孤棹,吟鞭指灞桥。赐裘怜抚戍,加絮念征徭。坳垤审夷险,枝柯怕动摇。

皑皑轻趁步,剪剪舞随腰。苦茗成新赏,孤松订久要。泥鸿从印迹,林斧不闻樵。

伏象千峰凸,盘蛇一径遥。花缘经冷结,色岂畏霜凋。深院惊寒雀,空山泣老鸮。

阶墀随上下,池水任浮漂。照耀临清晓,缤纷入永宵。诚忘三尺冷,瑞释九重焦。

僵卧谁相问,狂游客喜招。天机断缟带 海市失鲛绡。寂寞封台榭,清贫怀箪瓢。

烹茶水渐沸,煮酒叶难烧。没帚山僧扫,埋琴稚子挑。石楼闲睡鹤,锦罽暖亲猫。

月窟翻银浪,霞城隐赤标。沁梅香可嚼,淋竹醉堪调。或湿鸳鸯带,时凝翡翠翘。

无风仍脉脉,不雨亦潇潇。欲志今朝乐,凭诗祝舜尧。

《钱塘观潮》钱肈修作,限十一尤韵

鼎时三吴郡,襟连百越州,万川趋大壑,四渎视诸侯,颢气乘金令,天风挟海流。

玉龙初蜿蜒,雪练乍沉浮。隐现留双阙,微茫辨十洲。芦人停榜待,江女弄珠逰。

倏忽摧陵谷,俄看汩斗牛。洪钧归橐錀,一气自春秋。怒卷千重锁,平移万龙舟。

目前惊滉漾,耳后觉飕飕。似有鱼龙孽,翻令天地愁。腾波嘶白马,掣练跃苍蚪。

海若威方壮,鸱夷怒未休。三千犀练甲,十万羽林逰。叠浪催鼍鼓,崩涛结蜃楼。

忠魂时出没,姣服正夷逰。勾践山河改,胥公俎豆脩。登临吊终古,遗业恨衰周。

雪涕归何晚,惊心为小留。回看江岸阔,潮落海帆收。

从以上三篇可以看出,林亚清林以宁的《钱塘观潮》限的是九青韵,“争联雪”限的是二萧韵,钱肈修的《钱塘观潮》限的是十一尤韵。为什么呢?怎样搞清三诗篇各自限韵的选择方式,既然是和对,为什么不统一韵脚呢,那样似乎更公平吗?其实不然,这里对公平的理解很有趣,即每个人选择自己名字中的一个字作为韵脚,这样不必抽签,又不会为选字理由说个不清。这是古代诗社唱和限韵的常用方法。

所以林亚清的《钱塘观潮》是以自己林亚清的“清”字即九青韵选为限韵的韵脚,正巧林亚清的别名林以宁的宁也属于九青韵。

大观园争联即景诗的限韵是二萧,这在《红楼梦》书中已经在联句之前说定过。然而为什么选择二萧韵,书中没说,当然也不能直说。按说李纨的后一字是纨,李纨字宫裁,表面看似应选纨或者裁二者之一,即十三元的纨,或者裁。却取与纨,裁无关的二萧,这就是作者无意中留给读者的榫臼线索。因为所谓红楼梦大观园诗社的社长李大嫂子李纨,原型是《笠翁对韵》的作者李渔李笠翁的长女李淑昭,即李缟明(纨,缟义全同)。既然是和对林亚清,那么选择限韵的方法当然必须与林亚清相同,即以名号最后一字限韵。那么,李淑昭的后一字是昭,属于二萧韵,所以选择二萧,昭。

正如文古清文章所说,林亚清的《钱塘观潮》不失大家风范,同样题材,同样景致再难和对,于是自三秋肃等到“阳回斗转杓”,应该已经过冬至了。竟然瑞雪迎春,正好景致,联韵铺陈,畅怀和对。但是即景诗虽说是集体争联拼凑而成,但正如文古清所说,这首即景排律思绪平和,生活态度恬静,看似格调诗风比较一致,即使是不同生活情趣的人拾柴积薪所成,也必是受同一创作思想意识主导。况且观雪即景诗选词用句深受李渔即李笠翁的《笠翁对韵》影响,所以实际上应该是李渔长女李淑昭的排句最多,是以李淑昭为主导,各人再按一定要求附和,而书中所说史湘云联句最多,是一种间接提示。后面细论。何况主韵只有李淑昭个人的昭字二萧韵,中间没有转韵,甚至有些副韵也属二萧。而且诗中出现蕉,樵,焦,应是蕉园雪景。因此笔者将其改名《蕉园观雪》或《李观雪》。

作为第三个赓者,其限韵选择也正是前两篇的同样方式,即以自己名字钱肈修的修字的十一尤作韵脚。

而且事实上,后来钱肈修(薛文起)成为原唱者林亚清(林黛玉)(1655-1740)的丈夫,但此时恐怕还未结亲,处于追求阶段。所以积极唱和,表现自己,争取林妹妹的好感。所以究竟哪两篇是“夫妻”,哪篇才是第三者,此时还不好说。下面作进一步分析。当然,很容易看出,钱肈修的诗确实是在熟悉了前两篇内容的基础上写出来的。并且,第三篇不像是在现场即景观察所作,更多是凭以前对钱塘潮的印象回忆。形容描述景致不具体。而且也没有点出到底具体是什么节气,搞了个模糊概念遮掩过去,用“一气自春秋”,即钱塘江海大潮自成气候了账。所以季节绝非在三秋,而是李观雪的季节,那时江潮波涛远不如八九月来的汹涌。观之了无诗义,所以不观也罢,凭往昔的记忆非为不可,况且肇修打定主意借此机会抒发十数年的愤恨情绪,也为表妹林以宁了解自己的心态提供机会。(钱肈修父亲钱开宗于1658年因科场案受牵连,罪从大辟。)

先看看林亚清的《钱塘观潮》所有九青韵字:名,京,盈,行,迎,鸣,莹,精,鲸,旌,兵,情,平。没有一个取自李笠翁的《笠翁对韵》中的例句,或与例句韵脚用字相同,就是说至少林亚清在作这首诗时她没有读过《笠翁对韵》,或者读过但受其影响几乎为零。

再以李淑昭的《蕉园观雪》摘句与《笠翁对韵》二萧例句对比:

笠翁对韵:斧对瓢        李淑昭:清贫怀箪瓢。

笠翁对韵:白缣对红绡    李淑昭:海市失鲛绡。

笠翁对韵:小蛮腰        李淑昭:剪剪舞随腰。

笠翁对韵:佳人品玉箫    李淑昭:谁家碧玉箫?

笠翁对韵:风定落月闲不扫。李淑昭:没帚山僧扫,

笠翁对韵:霜余残叶湿难烧。李淑昭:煮酒叶难烧。

笠翁对韵:钱王万弩射江潮。李淑昭:冻浦不闻潮。

笠翁对韵:六诏对三苗    李淑昭:无心饰萎苗。

笠翁对韵:出塞马萧萧    李淑昭:不雨亦潇潇。

笠翁对韵:鹿藏蕉        李淑昭:难堆破叶蕉。

笠翁对韵:牧对樵        李淑昭:林斧不闻樵。

笠翁对韵:琥珀对琼瑶    李淑昭:匝地惜琼瑶。

笠翁对韵:水远对山遥    李淑昭:盘蛇一径遥。

笠翁对韵:风吹弱柳覆平桥。李淑昭:吟鞭指灞桥。

笠翁对韵:月牖通宵      李淑昭:缤纷入永宵。

笠翁对韵:雕盘停后篆难消。李淑昭:龙斗阵云销。

可以比较清楚地看出,李淑昭以及其她参与者大部分人早已将《笠翁对韵》背诵的滚瓜烂熟,运用也还算自如。

《红楼梦》中说李纨“父名李守中曾为国子监祭酒,生了李氏时,不十分令其读书,不过将些《女四书》,《列女传》,《贤媛集》等三四种书,使他认得几个字,记得几个贤女便罢了”。看来这也是事实,她自小应主要就是将父亲李渔的剧作戏词书,包括《笠翁对韵》谙熟在心。李淑昭等人的蕉园观雪,用句从头至尾很多都类似从诗法入门教本的例举例句转换而来,特别是以下几例:

笠翁对韵:小蛮腰        李淑昭:剪剪舞随腰。

笠翁对韵:佳人品玉箫    李淑昭:谁家碧玉箫?

笠翁对韵:霜余残叶湿难烧。李淑昭:煮酒叶难烧。

笠翁对韵:月牖通宵      李淑昭:缤纷入永宵。

这几句几乎就是《笠翁对韵》例句转义而来。《蕉园观雪》虽然铺陈很全面,遗漏的景致与词藻几乎不多了,但有些就显得可有可无。特别是通篇创造性和思想性不强,兴,比,赋三者似乎没有什么兴与比。只是对景物叙述描写一番。

当然,这也是由李淑昭等人当时的生活状况与方式决定的。因为这几首诗应该是作于1672年之前,这时李渔还健在,戏班还景气,家境还不错,李淑昭以及其丈夫沈心友(即李渔弟子兼秘书长)一起,过着乐天知命的富足生活。所以通篇恬静,到最后两句则甚至是“欲志今朝乐,凭诗祝舜尧”为大清国朝歌功颂德。在她看来,简直就是生活在尧天舜地的时代。

这首李社观雪联句多多益善,工拙全覆盖,虽无大错,但也无警句。

而林亚清则不同,她自小受到很深的国学经典教育,还与博学宏词的征士哥哥林以畏研究学问无所不及。林以宁的诗是属于基于知识功底与才气的创造,所以可堪传世。

这时林亚清的父亲进士林纶在山西蒲城作县令,林以宁过的是伴随姐嫂顾重楣与伯兄的祥和平静的耕读针黹臼井生活。所以诗中平民的生活气息也比较浓郁,“舟楫三都会,鱼盐百货盈。凉飙随舵发,新月傍船行。共指潮生候,争看雾气横。篙师屏息待,渔子放舟迎。近覩三江险,方知六宇平。奇观书短韵,尽幅海涛生。”有这种热爱生活的心境与闲情逸致。

林以宁曾给冯娴《和鸣集》作跋云:“岁甲寅(1673),嫂得疾以卒。兄寅三命余为小启,请同人以吊,最先者又令冯夫人也。夫人第宅去余不数里,月必数会,又推其姻娅,若柴季娴、李端明、钱云仪、顾启姬,人订金兰,” 从这些文字可以知道甲寅即1673年18岁的林亚清经冯夫人又令才开始认识李淑昭,从而加入蕉园诗社。但是从红楼梦书中对争联雪每句的署名以及副韵判断,这首《争联即景诗》林亚清不在现场,其中没有她一句,也没有钱肈修的联句。而且发现有很多林亚清的嫂子顾重楣的联句,所以此篇当写于1673年顾重楣去世之前。但到1678年以后情况就不同了。林以宁随父林纶山西夏县任上。《哭伯兄》诗序:“岁戊午(1678),父任夏城令,兄随任河东,父以不媚权贵未期月被黜,柄事者将实于礼,兄上书请代为朝贵所阻,不获上闻……”。所以林亚清1678年既不在钱塘,也随父兄遭受着磨难。而自1680年以后,李淑昭的父亲李渔去世,李家班开始解散。所以对谁来说都不是什么尧天舜地了。所以肯定此次唱和发生在1672年之前,即林亚清17岁之前。暂时就算是1672年秋冬吧。

至于第三者钱肈修,可以看出,他的诗句用词用字多少也受到一些《笠翁对韵》的影响,以钱肈修的《钱塘观潮》一些摘句对比《笠翁对韵》十一尤的一些例句

笠翁对韵:酒消愁        钱肈修:翻令天地愁。

笠翁对韵:孔子作春秋    钱肈修:一气自春秋。

笠翁对韵:大江流        钱肈修:天风挟海流。

笠翁对韵:翠馆对红楼    钱肈修:崩涛结蜃楼。

笠翁对韵:蚁如牛        钱肈修:俄看汩斗牛。

笠翁对韵:列辟对诸侯    钱肈修:四渎视诸侯。

笠翁对韵:隋歌清夜游    钱肈修:江女弄珠逰。十万羽林逰。姣服正夷逰。

笠翁对韵:地下文章鹦鹉洲。钱肈修:微茫辨十洲。

笠翁对韵:牧童牛背稳如舟。钱肈修:平移万龙舟。

韵脚用字所取不无笠翁之提,个别例句也偶有转义。如:

“笠翁:孔子作春秋。肈修:一气自春秋。

笠翁:列辟对诸侯。肈修:四渎视诸侯。

笠翁:隋歌清夜游。肈修:江女弄珠逰。姣服正夷逰。

笠翁:牧童牛背稳如舟。肈修:平移万龙舟。”不无效法痕迹。

估计当时的情况是,林以宁的嫂子顾重楣(既是林黛玉原型,也是史湘云原型)与李淑昭(李纨),以及钱肈修的姐姐钱凤纶(宝钗),以及冯又令(也是湘云)经常笔会,这天顾重楣拿来林亚清小姑妹的大作给诗社成员看。大家交口称赞,社长李淑昭看到未曾谋面17岁林亚清的文彩不禁惊叹,亲自就要和对,大家一说不如一起乘兴即景争联,随即诸子和韵排句,珠联璧合,雅集一篇。事后钱凤纶(宝钗)也很佩服,回去向弟弟钱肈修(文起)转述,“瞧,咱家林表妹亚清才167岁,多好才情!大家集思广益争联一首,看起来还都不及她的原唱,你跟人家学学。”肇修那年也不过20岁,血气方刚,不服气,当即就要比试。凤纶则劝他,“也要先多看看林妹妹的原作与淑昭姐姐们的和对,知彼知己,才好构思匹敌。雪景诗虽然是拼凑得来,但众人有李大姐姐把握,全篇一总看起来也少有疏漏,概得益于韵书谙熟在心之力乎!特别是林妹妹年龄虽小却不失大家风范,真可叹服。”于是(后来的御史)肇修,照修,当晚将《笠翁对韵》读了几遍,又将林妹妹,李大姐姐们的篇章看了几遍,感觉有了底,略家宿构,准备来日一战,拿些本事出来,不占鳌头,也附骥尾。

然而钱肈修与林,李的精神状况毕竟不同,所以和对确实并未循规蹈矩,步人后尘,因而诗路与思想表达很有些冰炭水火。

且从单句开始比较,再作全篇的概括。

林亚清:气以三秋肃,李淑昭:一夜北风紧,钱肈修:一气自春秋。

(北风紧指明节气在冬日,对应三秋时令。一对三,紧对肃,风对气,等等。——相比之下,肇修的自春秋也有个性。)

林亚清:江因九折名。海门环凤阙,

李淑昭:开门雪尚飘。入泥怜洁白,匝地惜琼瑶。

钱肈修:万川趋大壑,四渎视诸侯,

(争联者目前的小园门前雪,瓦上霜,以及咫尺方圆的泥土地,对应林亚清全方位视角眼界的大江,大海,环绕的城郭。以小见大。——肇修视诸侯,似乎要君临天下吗,要造反吗。)

林亚清:斗曜拱神京。李淑昭:阳回斗转杓。(钱无句对)

林亚清:舟楫三都会,鱼盐百货盈。

李淑昭:价高村酿熟,年稔府粱饶。

钱肈修:鼎时三吴郡,襟连百越州。

(村府对应三都。粱,酿对应鱼盐百货。即粮食与酒水与副食及生活用品相对。——肇修毕竟是男儿,当然不管“柴米油盐酱醋茶”,但是也非“琴棋书画诗酒花”。而是想到三国吴地,孙占地利。但孙吴都城在金陵不在钱塘。既然颇有反意,毕竟有所隐晦,万万不敢提起自己的祖宗英烈,五代割据吴越的钱镠王,改提孙吴,毕竟还是罪臣家属,但心里所想的一定是乃祖钱王。)

林亚清:凉飙随舵发,新月傍船行。

李淑昭:野岸回孤棹,吟鞭指灞桥。

钱肈修:回看江岸阔,潮落海帆收。

(回,驻马,相对发,行。棹,桥对比舵,船。等等。——肇修本句是在末尾,终以回,收,结束。可见还是有理智的,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暂时忍耐,卧薪尝胆。莫学先兄钱元修“杀仇未遂身先逝,常使弱弟痛满心。”)

林亚清:共指潮生候,争看雾气横。

李淑昭:何处梅花笛?谁家碧玉箫?照耀临清晓,光夺窗前镜。

钱肈修:目前惊滉漾,耳后觉飕飕。

(孤身独处的舍居者,被动的耳听笛,箫之声,以及睡眼目不暇接被动地躲避强烈的照耀,光夺,对应万民之众,纷纷主动跻身上位,放眼指看远望雾气,潮生。——肇修风中独立,只当洗礼,心不在焉,无意融入潮流。)

林亚清:篙师屏息待,渔子放舟迎。

李淑昭:苇蓑犹泊钓,林斧不闻樵。

钱肈修:芦人停榜待,江女弄珠逰。

(林斧不闻樵,对篙师屏息待。后者遇雪即歇息,不出砍柴工了,前者全神贯注持篙准备发船出海。苇蓑犹泊钓,对渔子放舟迎,一个静静垂钓,一个放舟搏击。行止动静互补,不用多解释!——肇修此句只是翻林妹妹的意思罢了。)

林亚清:海外千山合,江边万谷鸣。李淑昭:寒山已失翠,冻浦不闻潮。(钱无句对)

(冷凝的寒山对应隐现浮动的千山,冻浦无潮对江鸣谷应,静寂不闻对应鸣响。等等)

林亚清:蜃楼惊变幻,鲛室忽晶莹。

李淑昭:天机断缟带,海市失鲛绡。

钱肈修:叠浪催鼍鼓,崩涛结蜃楼。

(海市对蜃楼,鲛绡对鲛室,鲛为两诗共用。等等。林亚清单用蜃楼而偶然忘记了海市蜃楼为一体,只用蜃楼,不见海市。这样却恰恰为李淑昭集体唱和留下海市对蜃楼的难得余地,为此《李淑昭》与《林亚清》相反,只用海市,不复用蜃楼。也使得《李淑昭》特意在《林亚清》诗篇佳句中捉对厮杀的具体思路和方法在读者面前暴露无疑。——肇修这句确实证明他是站在李姐组诗的身后。因为林妹妹本来说到蜃楼,如果是直接和对林妹,则应以海市相对,否则可以不应此联,但是肇修还是出于对林妹妹,特别是对姐姐队伍的谦让尊重,复用林妹妹的蜃楼,既低了林妹妹一头,又和对了李大姐的海市一联。而“催鼍鼓”对“断缟带”,“海市失”对“结蜃楼”,完全是对李组诗的这一整联。所以看来薛文起贾宝玉,即钱肇修钱石臣还是有教养的。)

林亚清:鱼沬翻珠佩,腥涎喷水精。李淑昭:深院惊寒雀,空山泣老鸮。(钱无句对)

林亚清:玉山高作垒,雪浪俨如城。

李淑昭:月窟翻银浪,霞城隐赤标。

钱肈修:玉龙初蜿蜒,雪练乍沉浮。

(日,月对应山,海。霞城对雪浪,且浪,城等字为两诗共用。等等。——肇修此联学习翻转林妹妹句义,一般。)

林亚清:似有冯夷鼓,长驱掉尾鲸。

李淑昭:伏象千峰凸,盘蛇一径遥。

钱肈修:似有鱼龙孽,翻令天地愁。

(伏象,盘蛇对鼓,鲸。一径对长驱。等等。——肇修埋藏在内心的哀伤与仇恨好似寄托于海潮的汹涌波涛之中。)

林亚清:前茅从赤鲤,后队亦青旌。

李淑昭:石楼闲睡鹤,锦罽暖亲猫。或湿鸳鸯带,时凝翡翠翘。

钱肈修:腾波嘶白马,掣练跃苍蚪。

(静卧的睡鹤,亲猫,鸳鸯带,翡翠翘对游动穿梭的赤鲤,青旌。——肇修心中还似奔腾的烈马。)

林亚清:自可呑溟渤,何烦洗甲兵,

李淑昭:阶墀随上下,池水任浮漂。易挂疏枝柳,难堆破叶蕉。

钱肈修:三千犀练甲,十万羽林逰。

(随,任对自可。易,难对何烦。堆,挂,对吞,洗。等等。——肇修恨不能率领千军万马讨伐仇家。)

林亚清:蛟宫图广袤,蚁垤敢争衡。李淑昭:鳌愁坤轴陷,龙斗阵云销。(钱无句对)

林亚清:久欲寻天汉,频思访玉情。李淑昭:有意荣枯草,无心饰萎苕。(钱无句对)

林亚清:乘槎常不达,浮海竟无成。

李淑昭:煮酒叶难烧。没帚山僧扫。

钱肈修:怒卷千重锁,平移万龙舟。

(同样就自然现象对生活工作的影响而言,落雪不过打湿了柴禾,枯树叶,用它举火光沤烟不起火苗。厚厚的积雪也只是让山寺老僧有点扫而不动。大海狂潮却使得乘舟,泛海都举桨维艰。小哉庭院叶扫对比大哉江海波涛。——肇修则是以心中的悲愤化作万钧推移席卷之力。)

林亚清:近覩三江险,方知六宇平。李淑昭:诚忘三尺冷,瑞释九重焦。(钱无句对)

林亚清:奇观书短韵,尽幅海涛生。李淑昭:欲志今朝乐,凭诗祝舜尧。(钱无句对)

从以上具体的分析对比来看,钱肈修思想情绪处于一种激愤状态,与林观潮与李观雪对自然环境与社会环境的感受很不同,即使表面对应上林观潮的个别字句,仍显牵强。而且笔者尽力将钱肈修的排律一一试对林以宁的原诗,但是仍然有多过40%未对上林亚清的原诗。如果将钱肈修和对剩余的诗句单独与李观雪匹配大致上都可以对的上:

李淑昭:一夜北风紧,开门雪尚飘。钱肈修:洪钧归橐錀,一气自春秋。

(洪钧归橐錀,对开门雪尚飘。大浪潮水不断流入江口,对应门外雪花不断飘落。)

李淑昭:僵卧谁相问,狂游客喜招。钱肈修:雪涕归何晚,惊心为小留。

(惊心为小留。对狂游客喜招。游客驻留。晚归对僵卧。钱句确是对李句)

李淑昭:鳌愁坤轴陷,龙斗阵云销。钱肈修:倏忽摧陵谷,俄看汩斗牛。

(摧陵谷,对坤轴陷。)

李淑昭:无风仍脉脉,不雨亦潇潇。钱肈修:颢气乘金令,天风挟海流。

(都是环境小气候。)

李淑昭:月窟翻银浪,霞城隐赤标。钱肈修:隐现留双阙,微茫辨十洲。

(陆地城郭,海上洲岛,与天上日,月都是时隐时现。)

李淑昭:深院惊寒雀,空山泣老鸮。钱肈修:海若威方壮,鸱夷怒未休。

(鸱夷怒未休。对空山泣老鸮。鸱与鸮相对,这是林观潮所没有的。而且怒对泣,证明钱观潮的确是第三者,同样重视与李大姐社盟女子团队的和对。)

李淑昭:赐裘怜抚戍,加絮念征徭。钱肈修:忠魂时出没,姣服正夷逰。

(李观雪的诗句描述的是仁厚之君王,顾念戍守边疆的忠臣良将。而钱观潮则想起父亲等人遇害的冤魂出没。)

李淑昭:坳垤审夷险,枝柯怕动摇。钱肈修:勾践山河改,胥公俎豆脩。

(同样是面对山河环境,李观雪知难而退,与世无争。而钱观潮想到的是卧薪尝胆的越王勾践的故国江山。以及三年归报楚王仇,掘墓鞭尸的伍子胥的战场营盘。)

李淑昭:欲志今朝乐,凭诗祝舜尧。钱肈修:登临吊终古,遗业恨衰周。

(李观雪讴歌自我感觉的盛世,钱肈修看到这句反而很刺心,对他家来说岂说是尧天舜地,暴秦商纣都差不多了。所以钱观潮则凭悼古今,遗恨前朝华夏正统的末世衰落。衰周应是指前明末期的鼎移衰落。)

通过三堂会审,可以很清楚地看出,争联即景诗是一首承先启后,继往开来的红娘媒妁之作,可巧林亚清(黛玉)此后不久(1678年之前)就与钱肇修(薛蟠)成婚。钱肈修此诗和对的是以林以宁的《钱塘观潮》以及李淑昭女子社盟的《蕉园观雪》两首诗篇为鉴,所以两首诗篇可以说是《潮雪宝鉴》,文起肇修比祥瑞黄色的《风月宝鉴》有天地之分,此话以后再细说。而且钱肈修主观激愤的思想意识很强烈,甚至有些过当地强加融入景物之中。

到此为止,至少得到一条附带结论,就是《红楼梦》小说主要是蕉园诗社内部的有心人(很难排除洪昇,冯又令,林亚清,钱肇修),取材于蕉园诗社成员及家属故事以隐晦的方式写成。所有诗社成员以及每次活动的诗篇都保存完好,后来写,改,增删时正好传诗书中,也为她人索隐之用。此问题本文暂不细论。

其实观潮,观雪即景诗的故事还远不限于这三首唱和诗,至少还有朱柔则(即秦可卿,朱秦尤许。)的跟进和对。而且就这首《蕉园观雪》而言,其内容还有很多其她隐晦,限于本文篇幅,不作详述。仅仅将秦可卿(朱柔则)的《钱塘观潮》诗列出以为辅助理解的资料。

朱柔则《钱塘观潮》:

候潮门外人如蚁,午风狂飚刮地起。三折江流滚滚来,惊涛打入天门里。

天门惨淡风云变,远幛重重看不见。初疑山海数片云,又讶横江一匹练。

银海齐倾雪山白,訇若雷鼓盎空碧。危樯大舸簸不停,劲弩强弓谁放射。

夕阳烟翠罢登楼,尚有余波不断流。青车白马归何处,一曲沧江万里秋。

这首诗的韵脚用字如下:

前四句韵脚:蚁,起,里。(济)

-八句韵脚:变,见,练。(娴)

-十二韵脚:白音伯,射。(则)。碧仍是济韵

后四句韵脚:楼,流,秋。(舟)

分别变换了四次,为什么?

这是因为朱柔则(秦可卿)使用的是其夫贾蓉的原型沈用济,字方舟名号中的字:济,舟。以及朱柔则的婆婆(即沈用济母亲),即尤氏原型柴季娴的娴字,还有自己名字中朱柔则的则。将婆,夫,己,三个人的名字都照顾到,正如《红楼梦》书中所描述的所谓秦氏做事极妥当。

朱柔则的限韵取字方法与林亚清(黛玉),李淑昭(纨),钱肈修(文起)相同,只不过是在自己与亲人的名字中取字。朱秦氏是唱和的第四者。

这种选字限韵的方法,以及《红楼梦》大观园诗的其她隐含还远远不止于此。本文都暂不详述了。

参考资料

范晨晓硕士论文:《蕉园诗社考述》2010浙大

 声明:未经本站与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wenguqing@126.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