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红楼梦》争联即景诗的原唱是林亚清的《钱塘观潮》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红楼梦》争联即景诗的原唱是林亚清的《钱塘观潮》

作者:文古清 收录时间:2016年10月9日 星期日 下午16:39

2016-11-30

内容提要:本文论证了《红楼梦》芦雪庵争联即景诗是清初蕉园诗社女诗人林亚清的《钱塘观潮》诗的集体和对。

关键词:钱塘观潮,争联即景诗,林以宁

一,引言

红楼梦作者在引用当日女子的原创诗词时,当然无法选用那些经过诗人自己挑选而后付梓刻录的公开作品,否则一经与女诗人公开的诗集对比,诗人原型就会立即暴露。

而挑选剩余的篇章当然是属于青涩稚嫩,比较浅显的诗稿。另外,第二个原因是,隐喻女子原型不是目的,终究是为了将来显露,所以留出诗证线索的方法就是将一些唱和诗的原唱或者和诗单独采用,以备将来索隐者找到与之相对的唱和诗。大观园诗词有一些看似思绪与情节不衔接,其实是原型人物唱和原创的一半单独选录塞进红楼梦故事,这是作者有意留给后来读者考证的榫臼线索。

问题是但凡唱和之作,只有放到一起欣赏才能读出意趣,单独唱诗或者单独和诗读来兴味都有些索然,甚至对创作背景莫名其妙。

就拿唐代最杰出的大诗人,白居易与刘禹锡《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见赠》唱和诗为例,白乐天原唱诗:为我引杯添酒饮,与君把篨击盘歌,诗称国手徒为耳,命压人头没奈何。举眼风光常寂寞,满朝官职皆蹉跎。亦知合被才名折,二十三年折太多。

单就这一首原唱来说,就事论事,太过具体,叙说平淡,就是平常喝酒聊大天的闲话,既没有警句也没有典故。一般人不大欣赏,历代唐诗选本也不单独录入。

只有与刘禹锡的和诗放到一起共赏才感觉出一些意趣,至少附在以下刘禹锡和诗后面才可稍加令人称快。

刘禹锡酬和诗:巴山楚水凄凉地,二十三年弃置身,怀旧空吟闻笛赋,到乡翻似烂柯人。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今日听君歌一曲,暂凭杯酒长精神。

这样才能领略到两位诗人当时推杯换盏,纵情杜康,击节高歌,乐以忘忧的惺惺相惜情景再现。

同样道理,甚至于刘诗中“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这十四字单独作为警句,脱离刘禹锡当时的身世感触,理解和引用时都会被理解为另外一层思想境界。

就如同题联作对子的道理也类似,比如冯梦龙的小说《苏小妹三难新郎》,苏小妹出上联“闭户推出窗前月”,单独看就有点唐突,莫名其妙为什么要有意拒绝月色?!

秦少游以“投石冲破水底天”相对,若不是当时的特殊情形,投石冲破水底天,单独看来甚至有些类似顽童淘气,水池丢石子嬉戏之后的调侃。

诚然,“闭户推出窗前月”,若以“开轩迎来庭院风”对,则不因人因地而异,放之园林而皆适。即使如此,单独一句“开轩迎来庭院风”,仍似缺少前提,无端转折。

水中鸳鸯只有成双成对才好观赏,所以,唱和诗若拆分品读,就好似,劈头一记无情棒,打得鸳鸯各一方,兴致大减,美感顿消。这就是大观园诗词读来苍白无力的原因。

所以,大观园很多诗词创作其实是有原唱,或者和对,这本来是作者有意无意留给读者的榫臼,只是因为年代久远,以及历次文化浩劫,使得蕉园诗社女子的诗集大部分散失殆尽。加之一百年来,大观园诗词全部被强说成某个假设作者的拟作,因此客观历史唯物主义的研究探索工作停止了。大观园诗词的研究从此陷入主观曲解的原地踏步,肤浅的翻炒。

幸好国图,浙图,杭图等等一些馆藏尚有一些蕉园诗社诗词作品的劫后余生,更兼康维娜,范晨晓等等几位硕士与学者近年来对蕉园诗社的研究硕果,才使大观园诗词与蕉园诗词的唱和关系有了研究对比的资料。

限于篇幅,在此仅以第50回芦雪庵争联即景诗为例,略作分析。为了简洁,暂称争联即景诗为“争联雪”。

二,概论

《争联雪》事实上是对林亚清《钱塘观潮》诗的集体唱和,这个结论可以在轻松愉快的状态,不带任何先入为主偏见地对两首诗篇对比阅读中得出。

从为了简洁暂称林亚清钱塘观潮为“林观潮”。林观潮是林诗人情怀的抒发,原本并非有意引人唱和,但是,这首《林观潮》笔力大气磅礴,描写细致入微,兼具浪漫主义与现实主义的完美统一。

林以宁《钱塘观潮》:

气以三秋肃,江因九折名。海门环凤阙,斗曜拱神京。舟楫三都会,鱼盐百货盈。

凉飙随舵发,新月傍船行。共指潮生候,争看雾气横。篙师屏息待,渔子放舟迎。

海外千山合,江边万谷鸣。蜃楼惊变幻,鲛室忽晶莹。鱼沬翻珠佩,腥涎喷水精。

玉山高作垒,雪浪俨如城。似有冯夷鼓,长驱掉尾鲸。前茅从赤鲤,后队亦青旌。

自可呑溟渤,何烦洗甲兵。蛟宫图广袤,蚁垤敢争衡。久欲寻天汉,频思访玉情。

乘槎常不达,浮海竟无成。近覩三江险,方知六宇平。奇观书短韵,尽幅海涛生。

《林观潮》主题是描述气势宏伟天下第一的钱塘潮,汹涌澎湃的江海交汇之景。因此通篇文字描写景物充满运动,力量,冲击,飞腾,跃跃欲试,与波上下,搏击斗浪的激情与活力。山鸣谷应,风起水涌的生机。干犯斗牛,上冲云霄的气势。

钱塘江潮在大自然的力量作用下,以敲山震海之势,气吞山河之状,千山万壑为之震撼,蛟龙鲤鲸与之共舞。

然而,作为万物之灵的人类,在林观潮的诗篇中,没有畏惧,没有退缩,这些弄潮键儿,或屏息待发,或放舟搏击。

在此诗篇中,诗人的脉搏与波涛,与鱼龙,与篙师,渔夫,舟子一起跳动,仿佛自身已与跌宕起伏的宇宙万物一同矫健起舞,迸发出浑然一体的无穷张力。

蕉园诗社其她诗人传阅时自当交口称赞,自叹弗如。好诗令人诗意盎然,引发诗人的赶超欲望。就拿李白登黄鹤楼为例,当其读到崔颢的先前题诗“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当即自叹力不从心,才思不济,同样题材无法逾越。但是欲罢不忍,唱和的萌芽灵感在心田孕育,待到金陵凤凰台一游,自觉此时才思可堪较量,于是才有“凤凰台上凤凰游,凤去台空江自流,吴宫花草埋幽径,晋代衣冠成古丘。”之和对。然而就诗论诗,李白凤凰台诗与崔颢黄鹤楼诗仍在伯仲之间,难分轩轾。考虑到成诗先后,李白诗更不应过誉。

因而蕉园诗社其她女子纵然有心,单独一人都无可胜任《林观潮》的唱和,李太白尚有自知之明,蕉园诸子既读大作,又素知林诗人之才,更没有谪仙之能,谁还敢与之争锋。事实证明也是如此,即使与柳永的《望海潮》:“东南形胜,三都吴会,钱塘自古繁华。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相比,《林观潮》也毫不逊色,甚至心胸更加宽广,气势更加宏伟。不但唱和绝非一人所能担当,而且倘若仍以观潮为题也必重蹈黄鹤楼李太白覆辙,必须改换景致对象与创作思路。

《争联雪》首先在题材与景物上必须另有选择,《林观潮》以观潮水为题,与之相反,《争联雪》只能选择冰水为之而寒于水的茫茫雪原为题。这实际上应是集体商定的结果。

《争联雪》:

一夜北风紧,开门雪尚飘。皑皑轻趁步,剪剪舞随腰。易挂疏枝柳,难堆破叶蕉。

入泥怜洁白,匝地惜琼瑶。有意荣枯草,无心饰萎苕。寒山已失翠,冻浦不闻潮。

伏象千峰凸,盘蛇一径遥。苇蓑犹泊钓,林斧不闻樵。没帚山僧扫,埋琴稚子挑。

深院惊寒雀,空山泣老鸮。野岸回孤棹,吟鞭指灞桥。赐裘怜抚戍,加絮念征徭。

诚忘三尺冷,瑞释九重焦。月窟翻银浪,霞城隐赤标。天机断缟带,海市失鲛绡。

鳌愁坤轴陷,龙斗阵云销。坳垤审夷险,枝柯怕动摇。阶墀随上下,池水任浮漂。

花缘经冷结,色岂畏霜凋。或湿鸳鸯带,时凝翡翠翘。照耀临清晓,缤纷入永宵。

葭动灰飞管,阳回斗转杓。光夺窗前镜,香粘壁上椒。斜风仍故故,清梦转聊聊。

何处梅花笛?谁家碧玉箫?无风仍脉脉,不雨亦潇潇。沁梅香可嚼,淋竹醉堪调。

麝煤融宝鼎,绮袖笼金貂。石楼闲睡鹤,锦罽暖亲猫。寂寞对台榭,清贫怀箪瓢。

僵卧谁相问,狂游客喜招。烹茶冰渐沸,煮酒叶难烧。煮芋成新赏,撒盐是旧谣。

价高村酿熟,年稔府粱饶。欲志今朝乐, 凭诗祝舜尧。  

《争联雪》在精神状况上以及描写手法上处处与《林观潮》反其义而用之。《争联雪》通篇表现出静止,寂寥,疏懒,闲适,歇息,被动的观察,在无为中享受,烹茶煮酒,不思进取的恬淡生活态度。

北风紧,雪花飘,道似无情,却似有意。茫茫山野园林,无不从容领受上苍赐予的洁白披挂。

万态物类一夕凝结,充满朦胧睡意,仿佛乾坤陷落,龙云远遁,日月黯淡无光。村舍人家,炊烟不起,静寂无声。似于酣梦之中并不急于苏醒。积雪封门,卧闲品茶,与世无争。

诗人的思绪与自然环境同态,如拄杖老人,持竿野叟,松弛淡漠,漫不经心。

三,对比

《争联雪》整体上就是这样与《林观潮》相对应,即以寂寥纾缓的茫茫雪原对应沸腾激进的江海大潮,以静制动。而在具体的语句修辞上也尽量注重与林诗用语构成对仗。尽管两首诗很多名词实体对象无论从尺度规模还是物类,都不在一个级别和种别,但是动作与状态仍然明显是或相形,或相反对仗的(当然,这正是一种不对称的对仗)。所以几乎可以肯定,蕉园诸子在和对时,对《林观潮》早已谙熟在心,甚至每人手持一篇《林观潮》的抄写稿,以备寻章摘句,一较短长。

潮以动,《林观潮》宽广阔大,青春勃发,中原逐鹿,万马奔腾,不愧大家风范。雪以静,《争联雪》点染细腻,年老体弱,母鸡孵蛋,蛇行匍匐,老生常谈之态。

《争联雪》就是特意以整体的综合的“静”来应对《林观潮》浑然一体的“动”。

且将林亚清的《钱塘观潮》全诗与《争联雪》对应的诗句一一对比:

林观潮:气以三秋肃,争联雪:一夜北风紧,

林观潮:江因九折名。海门环凤阙,争联雪:开门雪尚飘。入泥怜洁白,匝地惜琼瑶。

林观潮:斗曜拱神京。争联雪:阳回斗转杓。

林观潮:舟楫三都会,鱼盐百货盈。争联雪:价高村酿熟,年稔府粱饶。

林观潮:凉飙随舵发,新月傍船行。争联雪:野岸回孤棹,吟鞭指灞桥。

林观潮:共指潮生候,争看雾气横。争联雪:何处梅花笛?谁家碧玉箫?照耀临清晓,光夺窗前镜。

林观潮:篙师屏息待,渔子放舟迎。争联雪:苇蓑犹泊钓,林斧不闻樵。

林观潮:海外千山合,江边万谷鸣。争联雪:寒山已失翠,冻浦不闻潮。

林观潮:蜃楼惊变幻,鲛室忽晶莹。争联雪:天机断缟带,海市失鲛绡。

林观潮:鱼沬翻珠佩,腥涎喷水精。争联雪:深院惊寒雀,空山泣老鸮。

林观潮:玉山高作垒,雪浪俨如城。争联雪:月窟翻银浪,霞城隐赤标。

林观潮:似有冯夷鼓,长驱掉尾鲸。争联雪:伏象千峰凸,盘蛇一径遥。

林观潮:前茅从赤鲤,后队亦青旌。争联雪:石楼闲睡鹤,锦罽暖亲猫。或湿鸳鸯带,时凝翡翠翘。

林观潮:自可呑溟渤,何烦洗甲兵,争联雪:阶墀随上下,池水任浮漂。易挂疏枝柳,难堆破叶蕉。

林观潮:蛟宫图广袤,蚁垤敢争衡。争联雪:鳌愁坤轴陷,龙斗阵云销。

林观潮:久欲寻天汉,频思访玉情。争联雪:有意荣枯草,无心饰萎苕。

林观潮:乘槎常不达,浮海竟无成。争联雪:煮酒叶难烧。没帚山僧扫。

林观潮:近覩三江险,方知六宇平。争联雪:诚忘三尺冷,瑞释九重焦。

林观潮:奇观书短韵,尽幅海涛生。争联雪:欲志今朝乐,凭诗祝舜尧。

争联雪原诗的语句顺序缺少逻辑条理,这是因为集体拼凑的缘故,也可能是作者有意将语句顺序弄得漶漫不可收拾,这样一来,一般读者即使熟悉《林观潮》,也无法立即看出是其和对。然而对于林黛玉(林亚清)和蕉园诗社的现代知己(相信不止笔者一人),还是能够参透其奥妙玄机的。如果按照《林观潮》诗句对应的顺序重新编排感觉更通顺,这也是其作为和诗的辅证。

四,详解

经过以上罗列对比,两诗的唱和对应本质已经一目了然了,懂诗的学者一眼就能看的明白。然而恐怕一些带有偏见的人还会强辩。如果从宏观大处,即“不对称的对称”大景观仍然无从领略到两诗的和对意境,那就不厌其烦地再作一些字斟句酌的讲解,倘或有些人还是领悟不来,那么,开个玩笑话,他们在大观园里闲逛真不过是粗夯俗汉居精室而已。

故对两诗略作如下分析,

林观潮:气以三秋肃,

争联雪:一夜北风紧,

(北风紧指明节气在冬日,对应三秋时令。一对三,紧对肃,风对气,等等。)

林观潮:江因九折名。海门环凤阙,

争联雪:开门雪尚飘。入泥怜洁白,匝地惜琼瑶。

(争联者目前的小园门前雪,瓦上霜,以及咫尺方圆的泥土地,对应林观潮全方位视角眼界的大江,大海,环绕的城郭。以小见大。)

林观潮:斗曜拱神京。

争联雪:阳回斗转杓。

(斗转对应斗耀)

林观潮:舟楫三都会,鱼盐百货盈。

争联雪:价高村酿熟,年稔府粱饶。

(村府对应三都。粱,酿对应鱼盐百货。即粮食与酒水与副食及生活用品相对。)

林观潮:凉飙随舵发,新月傍船行。

争联雪:野岸回孤棹,吟鞭指灞桥。

(回,驻马,相对发,行。棹,桥对比舵,船。等等。)

林观潮:共指潮生候,争看雾气横。

争联雪:何处梅花笛?谁家碧玉箫?照耀临清晓,光夺窗前镜。

(孤身独处的舍居者,被动的耳听笛,箫之声,以及睡眼目不暇接被动地躲避强烈的照耀,光夺,对应万民之众,纷纷主动跻身上位,放眼指看远望雾气,潮生。)

林观潮:篙师屏息待,渔子放舟迎。

争联雪:苇蓑犹泊钓,林斧不闻樵。

(林斧不闻樵,对篙师屏息待。后者遇雪即歇息,不出砍柴工了,前者全神贯注持篙准备发船出海。苇蓑犹泊钓,对渔子放舟迎,一个静静垂钓,一个放舟搏击。行止动静互补,不用多解释!)

林观潮:海外千山合,江边万谷鸣。

争联雪:寒山已失翠,冻浦不闻潮。

(冷凝的寒山对应隐现浮动的千山,冻浦无潮对江鸣谷应,静寂不闻对应鸣响。等等)

林观潮:蜃楼惊变幻,鲛室忽晶莹。

争联雪:天机断缟带,海市失鲛绡。

(海市对蜃楼,鲛绡对鲛室,鲛为两诗共用。等等。林观潮单用蜃楼而偶然忘记了海市蜃楼为一体,只用蜃楼,不见海市。这样却恰恰为争联雪集体唱和留下海市对蜃楼的难得余地,为此《争联雪》与《林观潮》相反,只用海市,不复用蜃楼。也使得《争联雪》特意在《林观潮》诗篇佳句中捉对厮杀的具体思路和方法在读者面前暴露无疑。)

林观潮:鱼沬翻珠佩,腥涎喷水精。

争联雪:深院惊寒雀,空山泣老鸮。

(惊对翻,泣对喷。雀,鸮对鱼,腥,空中飞对水中游。)

林观潮:玉山高作垒,雪浪俨如城。

争联雪:月窟翻银浪,霞城隐赤标。

(日,月对应山,海。霞城对雪浪,且浪,城等字为两诗共用。等等。)

林观潮:似有冯夷鼓,长驱掉尾鲸。

争联雪:伏象千峰凸,盘蛇一径遥。

(伏象,盘蛇对鼓,鲸。一径对长驱。等等。)

林观潮:前茅从赤鲤,后队亦青旌。

争联雪:石楼闲睡鹤,锦罽暖亲猫。或湿鸳鸯带,时凝翡翠翘。

(静卧的睡鹤,亲猫,鸳鸯带,翡翠翘对游动穿梭的赤鲤,青旌。)

林观潮:自可呑溟渤,何烦洗甲兵,

争联雪:阶墀随上下,池水任浮漂。易挂疏枝柳,难堆破叶蕉。

(随,任对自可。易,难对何烦。堆,挂,对吞,洗。等等。)

林观潮:蛟宫图广袤,蚁垤敢争衡。

争联雪:鳌愁坤轴陷,龙斗阵云销。

(鳌,龙,对蚁,蛟。斗阵对争衡。等等。)

林观潮:久欲寻天汉,频思访玉情。

争联雪:有意荣枯草,无心饰萎苕。

(有意,无心对久欲,频思。)

林观潮:乘槎常不达,浮海竟无成。

争联雪:煮酒叶难烧。没帚山僧扫。

(同样就自然现象对生活工作的影响而言,落雪不过打湿了柴禾,枯树叶,用它举火光沤烟不起火苗。厚厚的积雪也只是让山寺老僧有点扫而不动。大海狂潮却使得乘舟,泛海都举桨维艰。小哉庭院叶扫对比大哉江海波涛。)

林观潮:近覩三江险,方知六宇平。

争联雪:诚忘三尺冷,瑞释九重焦。

(诚忘对方知。三尺,九重对应三江,六宇。)

林观潮:奇观书短韵,尽幅海涛生。

争联雪:欲志今朝乐,凭诗祝舜尧。

(欲志,凭诗对应书短韵,尽幅。)

很显然,尽管蕉园诸子人人集思广益,个个奋勇争先,《争联雪》对比《林观潮》仍然是有所望尘莫及,对比《争联雪》全篇,你会看到与《林观潮》不对应的那些剩余诗句几乎都是可有可无的废话,没话找话,无病呻吟:

皑皑轻趁步,剪剪舞随腰。埋琴稚子挑。赐裘怜抚戍,加絮念征徭。坳垤审夷险,枝柯怕动摇。花缘经冷结,色岂畏霜凋。葭动灰飞管,香粘壁上椒。斜风仍故故,清梦转聊聊。无风仍脉脉,不雨亦潇潇。沁梅香可嚼,淋竹醉堪调。麝煤融宝鼎,绮袖笼金貂。寂寞对台榭,清贫怀箪瓢。僵卧谁相问,狂游客喜招。烹茶冰渐沸,煮芋成新赏,撒盐是旧谣。

从而更加反衬出《林观潮》确实难以昂攀。

结语:《争联雪》终究没能与《林观潮》一起成为千古绝唱,甚至不敢公开其与《林观潮》的唱和“夫妻身份”,没能传为蕉园诗社的佳话,但是却正好留给闺阁昭传一篇可以公开的诗证素材,成为红楼大观园与蕉园诗社的榫臼线索,也可谓用得其所了。今天两诗的“夫妻身份”驱散乌云,天下大白,诗理为其“证婚”,再将这对“鸳鸯”放在一起重新共赏一遍(最好移除与《林观潮》不对应的那些诗句),你会感觉到两诗意趣大不前同。似有相得益彰之妙。

 

参考资料:

吴晶《蕉园诗社》考论

康维娜 《蕉园诗社》考述 2007年 南开大学硕士论文

范晨晓 《蕉园诗社》考述分析 2010年浙江大学硕士论文

等等



 声明:未经本站与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wenguqing@126.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