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人若改常  非病即亡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人若改常  非病即亡

作者:李弘六  收录时间:2016年9月28日 星期三 下午17:49

 

《红楼梦》中第四回薄命女偏逢薄命郎,葫芦僧乱判葫芦案,因其精彩、经典,录入了中学语文课本,很多的学生因此了解了红楼梦,开始痴迷红楼梦,甚至想一探究竟。在读了几遍红楼梦之后,便想深入了解一下,“只愿避世去愁之际,把此一玩”,其中霍国玲、紫军校勘的<<脂砚斋全评石头记>>里面写到“这个被打之死鬼,乃是本地一个小乡绅之子,名唤冯渊,【甲戌侧批:真真是冤孽相逢。】自幼父母早亡,又无兄弟,只他一个人守着些薄产过日子。【蒙府侧批:我为幼而失父母者一哭。】长到十八九岁上,酷爱男风,最厌女子。【甲戌侧批:最厌女子,仍为女子丧生,是何等大笔!(甲辰夹批)不是写冯渊,正是写英莲。】这也是前生冤孽,可巧【甲戌侧批:善善恶恶,多从可巧而来,可畏可怕。】遇见这拐子卖丫头,他便一眼看上了这丫头,立意买来作妾,立誓再不交结男子,【甲戌侧批:谚云:人若改常,非病即亡。信有之乎?】【蒙府侧批:也是幻中情魔。】也不再娶第二个了,【甲戌侧批:虚写一个情种。】所以三日后方过门。谁晓这拐子又偷卖与薛家,【蒙府侧批:一定情即了结,请问是幻不是?点醒幻字,人皆不醒。我近日看了此批,仍也是不醒。】他意欲卷了两家的银子,再逃往他省。谁知又不曾走脱,两家拿住,打了个臭死,都不肯收银,只要领人。那薛家公子岂是让人的,便喝着手下人一打,将冯公子打了个稀烂,【蒙府侧批:友情反是无情。】抬回家去三日死了。

  信有之乎?信之有乎?人若改常,非病即亡一个人在长期的生活环境里,逐渐养成了一些习惯,甚至癖好,慢慢地就形成了这个人的特质,像冯渊,他的癖好,好像有些同性恋倾向,但还不是很严重,虽自幼父母双亡,但也要靠祖父母或叔辈抚养,只是疏于管教罢了,或许还未到情窦初开之时,猛的一见英莲,便觉前世有缘,执意不改 ,最终命归西天。现实中,这样的因情殇人也经常发生,不足为怪。倒是人若改常,非病即亡应了谚语。本来好生生的一个人,某一天突然改变生活规律,或忌烟、或忌酒;或滔滔不绝、或沉默不语;或闭门不出、或早出晚归,不一概而论,例子比比皆是。

--------------------------------------------------------------

人若改常  非病即亡(续)

这冯公子空喜一场,一念未遂,反花了钱,送了命,岂不可叹!【甲戌眉批:又一首《薄命叹》。英、冯二人一段小悲欢幻境从葫芦僧口中补出,省却闲文之法也。所谓美中不足,好事多魔,先用冯渊作一开路之人。】雨村听了,亦叹道:这也是他们的孽障遭遇,亦非偶然。不然这冯渊如何偏只看准了这英莲?这英莲受了拐子这几年折磨,才得了个头路,且又是个多情的,若能聚合了,倒是件美事,偏又生出这段事来。【蒙府侧批:冯渊之事之人,是英莲之幻中之痴情人。】这薛家纵比冯家富贵,想其为人,自然姬妾众多,淫佚无度,未必及冯渊定情于一人者。这正是梦幻情缘,恰遇一对薄命儿女 在网上查了一下资料,胭脂痣,在相术之中,主华贵荣宠,却坎坷流离之意。英莲的人生,一波三折,按霍国玲、紫军先生的推测,香菱(英莲)应该在黛玉之前病死,这也符了“薄命女偏逢薄命郎”的题意了。一些影星、歌星,如台湾歌星邓丽君凋谢时42岁,林黛玉的扮演者陈晓旭, 41岁,梅艳芳40岁,周璇37岁,阮玲玉25岁,有些人,天生就是让人怀念的!不知香菱去世时,大约是几岁,是否一个阴雨连绵的季节?(李弘六,邮箱phhy1998@163.com

 

 

---------------------------------------------------------------------

研读《红楼梦》之拙见

(作者  李弘六)

自从《红楼梦》问世以来,拜读的人们、研究的人们便如过江之鲫,络绎不绝,有大有小,有深有浅,有粗有细,有多有少。甚至有专门的索隐派,事事人人时时都要对号入座,探个究竟,实则大可不必。作者在第一回中就明确告诉我们:今之人,贫者日为衣食所累,富者又怀不足之心,纵然一时稍闲,又有贪淫恋色、好货寻愁之事,那里去有工夫看那理治之书?所以我这一段故事,也不愿世人称奇道妙,也不定要世人喜悦检读,【甲戌侧批:转得更好。】只愿他们当那醉淫饱卧之时,或避世去愁之际,把此一玩,岂不省了些寿命筋力?就比那谋虚逐妄,却也省了口舌是非之害,腿脚奔忙之苦。再者,亦令世人换新眼目,不比那些胡牵乱扯,忽离忽遇,满纸才人淑女、子建文君、红娘小玉等通共熟套之旧稿。我师意为何如?

女娲炼丹,大荒山无稽崖青埂峰;警幻仙姑,居离恨天忘愁海放春山遣香洞;空空道人、了了和尚,只是一个符号而已;如果硬按硬扯,就有些勉强了。当然,“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将《石头记》【甲戌侧批(戚序、蒙府、甲辰夹批):本名。】再检阅一遍,【甲戌侧批:这空空道人也太小心了,想亦世之一腐儒耳。】因见上面虽有些指奸责佞贬恶诛邪之语,【甲戌侧批:亦断不可少。】亦非伤时骂世之旨,【甲戌侧批:要紧句。】及至君仁臣良父慈子孝,凡伦常所关之处,皆是称功颂德,眷眷无穷,实非别书之可比。虽其中大旨谈情,亦不过实录其事,又非假拟妄称,【甲戌侧批:要紧句。】一味淫邀艳约、私订偷盟之可比。因毫不干涉时世,【甲戌侧批:要紧句。】方从头至尾抄录回来,问世传奇。从此空空道人因空见色,由色生情,传情入色,自色悟空,遂易名为情僧,改《石头记》为《情僧录》。至吴玉峰题曰《红楼梦》。东鲁孔梅溪则题曰《风月宝鉴》。【甲戌眉批(甲辰夹批):雪芹旧有《风月宝鉴》之书,乃其弟棠村序也。今棠村已逝,余睹新怀旧,故仍因之。】后因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纂成目录,分出章回,则题曰《金陵十二钗》。【甲戌眉批:若云雪芹披阅增删,然则开卷至此这一篇楔子又系谁撰?足见作者之狡猾之甚。后文如此者不少。(靖藏眉批:)这正是作者用画烟云模糊处,观者万不可被作者瞒蔽了去,方是巨眼。】

一部小说,一篇文章,肯定离不开作者自己的经历,自己的阅历;同时更离不开所处的时代,所处的环境。文学作品有原型,但又高于原型;即使是报告文学,或者是名人传记,也多是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虽说不是高大上或者高富帅,但优点更优,缺点更显,甚至把别人做过的事安在主角身上,也是常有的事。《红楼梦》中的人和事,有些肯定是有原型的,有历史的,但有些是润了色的,涂了彩的;作为一个方面、一个代表而已,如妙玉,不过是庙宇里万千个青春妙龄守身如玉的尼姑代表罢了。(待续)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邮箱   sddpxzf@163.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