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为什么贾宝玉会踢袭人?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为什么贾宝玉会踢袭人?    

作者:胡永添  收录时间: 2016年9月27日 星期二 下午15:46

 

雍正十年七月,岳钟琪被雍正皇帝撤掉官职。

历史记载,岳钟琪,字东美,号容斋,四川成都人,祖籍河南汤阴人。雍正十年五月,尔丹策零以兵6千袭扰哈密。岳钟琪命令副将石云倬带兵断敌后路,因石云倬动作迟缓,距敌二十里外相望,迁延不击,纵敌满载而归,岳钟琪因此被大学士鄂尔泰弹劾被雍正皇帝削去公爵,将为三等侯,七月,岳钟琪被削去官职,被关拘禁候议。

读过脂砚斋批注的读者,清楚地知道有这么一段甲戌眉批:“足见作者狡猾之甚。后文如此者不少。这正是作者用画烟云模糊处,观者万不可被作者瞒蔽了去,方是巨眼”。根据笔者的研究,大量的证据大致可以对“作者狡猾之甚”含义做个解释,“‘作者狡猾之甚’,即是雪芹在创作《石头记》之时,会在轻描淡写中,以‘顺便提及之语,将真实的历史化为一段故事内容’”,那些简短的文字就显得极为重要。为此,本文笔者选取第31回“撕扇子作千金一笑·因麒麟伏白首双星”进行解读,笔者采用的是《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线装书局版),该回共有28个自然段。

 

一、下面这段对话(1、2自然段)讲述袭人被贾宝玉无意踢伤后的情况:

话说袭人见了自己吐的鲜血在地,……想着往日常听人说:“少年吐血,年月不保,纵然命长,终是废人了。”想起此言,不觉将素日想着后来争荣夸耀之心尽皆灰了,眼中不觉滴下泪来。……宝玉的意思即刻便要叫人烫黄酒,要山羊血黎洞丸来。袭人拉了他的手,笑道:“你这一闹不打紧,闹起多少人来,倒抱怨我轻狂。分明人不知道,倒闹的人知道了,你也不好,我也不好。正经明儿你打发小子问问王太医去,弄点子药吃吃就好了。人不知鬼不觉的可不好?”宝玉听了有理,也只得罢了,……一交五更,宝玉……将王济仁叫来,亲自确问。王济仁问其原故,不过是伤损,便说了个丸药的名字,怎么服,怎么敷。宝玉记了,回园依方调治。不在话下。

此处,需要注意“袭人”有两个含义,一是故事人物袭人,贾宝玉的丫头;二是袭扰他人的意思。

1、袭人,是服侍贾宝玉的一个丫头。在《石头记》的第3回中提到本名是“珍珠”,被贾宝玉改名为“花袭人”,如:

原来这袭人亦是贾母之婢,本名珍珠。贾母因溺爱宝玉,生恐宝玉之婢无竭力尽忠之人,素喜袭人心地纯良,克尽职任,遂与了宝玉。宝玉因知他本姓花,又曾见旧人诗句上有“花气袭人”之句,遂回明贾母,更名袭人。

2、袭扰他人的意思。

上述说明袭人的伤无大碍,如王济仁所说“不过是伤损”。第2个意思,与史料中的“雍正十年,噶尔丹策零袭扰”的文意颇为吻合,这是需要读者注意的,这就是“顺便提及之意”,恰如脂砚斋所说的“狡猾之笔”。

1、2自然段,雪芹“真事隐去”寓意提到的是“雍正十年,噶尔丹策零以兵6千袭扰”。

 

二、第3--14自然段,提到袭扰的时间“五月”。

文中:这日正是端阳佳节,蒲艾簪门,虎符系臂。午间,王夫人治了酒席,请薛家母女等赏午”。

“端阳佳节”是“五月初五日”,取寓意“五月”。

 

三、第15自然段,提到袭扰的地方是“哈密”。

文中提到:“至次日午间,王夫人、薛宝钗、林黛玉众姊妹正在贾母房内坐着,就有人回:‘史大姑娘来了’。一时果见史湘云带领众多鬟媳妇走进院来。宝黛玉等忙迎至阶下相见。青年姊妹间经月不见,一旦相逢,其亲密自不必细说”。

这还是雪芹的“顺便之笔”,寓意被袭扰的是“哈密”。

 

四、第16--18自然段岳钟琪知道“噶尔丹策零袭扰哈密”后,派副将石云倬带兵断敌后路,因动作迟缓,距敌二十里外相望,迁延不击,纵敌满载而归。

这段史料,雪芹有是怎么样来描述的?要证明雪芹的“灵动之笔”,下面这段的描述就更值得读者认真阅读了。

贾母说:“天热,把外头的衣服脱脱罢。”史湘云忙起身宽衣。王夫人因笑道:“也没见穿上这些作什么?”……宝钗一旁笑道:“姨娘不知道,他穿衣裳还更爱穿别人的衣裳。……旧年三四月里,他……把宝兄弟的袍子穿上,靴子也穿上,额子也勒上,猛一瞧倒象是宝兄弟,就是多两个坠子。他站在那椅子后边,哄的老太太只是叫‘宝玉,你过来,仔细那上头挂的灯穗子招下灰来迷了眼’。他只是笑,也不过去。后来大家撑不住笑了,老太太才笑了,说:‘倒扮上男人好看了。’”……说着,大家想着前情,都笑了。……贾母因问:“今儿还是住着,还是家去呢?”周奶娘笑道:“老太太没有看见衣服都带了来,可不住两天?”史湘云问道:“宝玉哥哥不在家么?”宝钗笑道:“他再不想着别人,只想宝兄弟,两个人好憨的。这可见还没改了淘气。”贾母道:“如今你们大了,别提小名儿了。”
  刚只说着,只见宝玉来了,笑道:“云妹妹来了。怎么前儿打发人接你去,怎么不来?”王夫人道:“这里老太太才说这一个,他又来提名道姓的了。”林黛玉道:“你哥哥得了好东西,等着你呢。”史湘云道:“什么好东西?”宝玉笑道:“你信他呢!几日不见,越发高了。”湘云笑道:“袭人姐姐好?”宝玉道:“多谢你记挂。”湘云道:“我给他带了好东西来了。”说着,拿出手帕子来,挽着一个疙瘩。宝玉道:“什么好的?你倒不如把前儿送来的那种绛纹石的戒指儿带两个给他。”湘云笑道:“这是什么?”说着便打开。众人看时,果然就是上次送来的那绛纹戒指,一包四个。

1、“他只是笑,也不过去”,后来大家撑不住笑了,老太太才笑了,说:‘倒扮上男人好看了。’”……说着,大家想着前情,都笑了。

故事一是说史湘云站住不挪动;二是寓意“岳钟琪的副将石云倬带兵‘距敌二十里外相望,迁延不击’”之情形描述。

2、“题名道姓”的,是雪芹要将“真事隐去”的历史人物岳钟琪的副将“石云倬”暗示给读者。下面进行引证:

湘云道:“我给他带了好东西来了。”说着,拿出手帕子来,挽着一个疙瘩。宝玉道:“什么好的?你倒不如把前儿送来的那种绛纹石的戒指儿带两个给他。”湘云笑道:“这是什么?”……果然就是上次送来的那绛纹戒指,一包四个。

清代之时,男女的第三人称都是用“他”表示,故事“他”是一说明是“袭人”,二是副将“他”,姓“石”,配合随后的“湘云”,就组成“石云”。当然,“绛”与“将”谐音表示,上述的这些寓意,无疑就是寓意“副将石云倬”。

 

五、第19—28自然段,就是指归岳钟琪。

作品中,林黛玉笑道:“……你就把他的带来岂不省事?……原来还是他。真真你是糊涂人。”史湘云笑道:“你才糊涂呢!我把这理说出来,大家评一评谁糊涂。……偏生前儿又打发小子来,……横竖我来给他们带来,……袭人姐姐一个,鸳鸯姐姐一个,金钏儿姐姐一个,平儿姐姐一个:这倒是四个人的,难道小子们也记得这们清白?”众人听了都笑道:“果然明白。”宝玉笑道:“还是这么会说话,不让人。”林黛玉听了,冷笑道:“他不会说话,他的金麒麟会说话。”……宝玉听见了,倒自己后悔又说错了话。

……翠缕道:“这荷花怎么还不开?”史湘云道:“时候没到。”翠缕道:“这也和咱们家池子里的一样,也是楼子花?”……湘云听了由不得一笑,说道:“我说你不用说话,你偏好说。这叫人怎么好答言?天地间都赋阴阳二气所生”……(翠缕)猛低头就看见湘云宫绦上系的金麒麟,便提起来问道:“姑娘,这个难道也有阴阳?”湘云道:“走兽飞禽,雄为阳,雌为阴;牝为阴,牡为阳。怎么没有呢!”翠缕道:“这是公的,到底是母的呢?”……湘云照脸啐了一口道:“下流东西,好生走罢!越问越问出好的来了!”……翠缕道:“人规矩主子为阳,奴才为阴。我连这个大道理也不懂得?”湘云笑道:“你很懂得。”

其中上引作品中的几个段子,直接给出答案,笔者不详细解读:

1、“你就把他的带来岂不省事”,寓意“他是哪省人”。

2、“偏生前儿又打发小子来”,寓意“他是男性”。

3、这倒是四个人的”,寓意“四川人”。

4、“难道小子们也记得这们清白”,寓意小子是“清白”。

5、“他的金麒麟会说话”,寓意“岳钟琪”,其中“麒”与“琪”是谐音。

6、“这荷花怎么还不开?……这也和咱们家池子里的一样”,寓意“他家祖籍是河南”,其中“荷”与“河”是谐音。

7、翠缕道:“这是公的,到底是母的呢?”……湘云照脸啐了一口道:“下流东西,好生走罢!越问越问出好的来了”……翠缕道:“人规矩主子为阳,奴才为阴。我连这个大道理也不懂得”,寓意“祖籍汤阴的奴才岳钟琪的公爵位被主子雍正皇帝削去了”。

 

本文引用大段的作品内容,笔者欲证明雪芹的“灵动之笔”。综上所述,第31回故事取材“因部下石云倬的失职,岳钟琪无端被贬职”,雪芹对岳钟琪的被贬职是抱有同情的态度,对不分青红皂白、采取无理举动的雍正皇帝的视为“下流东西”,故为岳钟琪保得性命已经是万幸的。
 

 

 

   雪芹密码字

   佛山完稿

   201609270924

 

 

参考书目

1、《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线装书局。

2、《清代人物传稿》,中华书局。

3、《雍正王朝》,中国青年出版社。

 

 

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电子邮件地址:huyongtian66@163.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