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十 对<红楼梦>里作者将陆游一诗句中的"骤"字改为"昼"字之用意的揭示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十 对<红楼梦>里作者将陆游一诗句中的"骤"字改为"昼"字之用意的揭示

作者:段清潭  收录时间:2016年9月4日(星期日) 下午14:36


宋朝诗人陆游,有一首题目叫作《村居书喜》的诗,此诗的原文是这样的:

村居书喜 红桥梅市晓山横,白塔樊江春水生。 花气袭人知骤暖,鹊声穿树喜新晴。 坊场酒贱贫犹醉,原野泥深老亦耕。 最喜先期官赋足,经年无吏叩柴荆。


在《红楼梦》此书中,作者曹雪芹曾经两次用到了上引之诗中的“花气袭人知骤暖”这一诗句:其中的第一次是在《红楼梦》的第二十三回;其中的第二次,是在《红楼梦》的第二十八回。以下是曹雪芹在《红楼梦》的第二十三回用到上述诗句时的笔墨:


(曹雪芹写其用到上述诗句之前的情节是:贾宝玉的父亲贾政,正在向贾宝玉询问

是谁给贾宝玉的丫鬟袭人起的“袭人”此一名字的事情)宝玉见瞒不过,只得起身回道:

“因素日读诗,曾记古人有句诗云:‘花气袭人知昼暖’,因这个丫头姓‘花’,便随

意起的。”


以下是曹雪芹在《红楼梦》的第二十八回用到上述诗句时的笔墨:


(此时的贾宝玉、薛蟠、蒋玉函、云儿四人正在冯子英之处的酒席上行令饮酒。以

下所引文字,是作者写蒋玉函行酒令时的笔墨)于是蒋玉函说道。。。。。。唱毕饮了

门杯笑道:“这诗词上我倒有限,幸而昨日见了一副对子,只记得这句,可巧席上还有

这件东西。”说毕,便干了酒;拿起一朵木樨来,念道:“‘花气袭人知昼暖’。”



在以上所引录之曹雪芹两次用于《红楼梦》里的陆游之诗句和上引陆游的原诗中,细心的读者恐怕全都会发现这样一种情况:即陆游原诗里的上述诗句中的“骤”字,到曹雪芹将上述诗句两次用到《红楼梦》中时,此一“骤”字全都变成了“昼”字。对于上述“骤”字变成了“昼”字的原因问题,《红楼梦》研究界中的人们,是有两种不同看法的:其中的一种看法认为,这是《红楼梦》早期抄本的抄录者的笔误;其中的另一种看法则认为,这是《红楼梦》作者曹雪芹把原来的“骤”字误记成了“昼”字。我对上述“骤”字变为“昼”字的看法是这样的:上述变化是曹雪芹的故意所为,因为曹雪芹将上述“骤”字改为“昼”字之后,也就使陆游的上述诗句,十分贴切的表达出了曹雪芹所需要的隐意。如果不信,下面请看我对“花气袭人知昼暖”这一被曹雪芹改动过的诗句之隐意的揭示。


【花】由于雍正皇帝胤禛之名字中的“禛”字,其上边的“十”字可以隐射“禛”之头,所以“花”字上边的草字头,也就理应摘出其中的一个“十”字来隐射胤禛的头颅。而“花”字下面的“化”字,第一步应以此字的字音隐射“画”字,而“画”字下一步的隐射之意应该是指:篡改康熙遗诏者将康熙遗诏“可传位十四阿哥”中的“十”字改为“于”字时,而在“十”字上所添的“一画”,这样,由于上述将“十”字所改成的“于”字,使康熙皇帝的皇位继承人立即由原来的十四阿哥胤祯变成了四阿哥胤禛,所以此一“于”字,也就理应等于是胤禛此人,因此这里的“于”字上边的“一画”,不就也等于是“于”者胤禛的头吗?这样,“花”字上边的一个“十”字隐指的应是胤禛的头颅,而“花”字下面的“化”字所隐射的“一画”,也因以其所等于的“于”之头而再次隐指“于”者胤禛的头(按:《红楼梦》的另一书名《石头记》,所隐匿的《十头记》,其内容就是:对上述“于”字之中的“十头”和上述“禛”字里的“十头”,这两个“十头”之历史的记录)。


【昼】此一“昼”字,隐射的应是胤禛的与乾隆皇帝弘历同岁的皇子弘昼。


【暖】“暖”与“冷”的这两种概念相比较而言,“暖”字应是“热”的意思,所以这里的“暖”字第一步隐射的应是“热”字。又因“热”字的字义中,有一种意思是指“受很多人欢迎的”,例如“热卖”一词中“热”字的概念正是指的此种意思,所以这里的“热”字应该隐指的是:一个人在自己周围的人群之中正是最受欢迎的人。


这样,“花气袭人知昼暖”这一诗句的隐匿之意也就是:“十”或者“一画”之气味袭人知昼热——即指:胤禛的头颅之气味之所以侵袭人,是因为弘历知道被其父皇确定为皇位继承人的弘昼,在皇宫中是一个最受大多数人欢迎的人。


以下开始解释蒋玉函念出“花气袭人知昼暖”这一诗句之前,作者写蒋玉函“拿起一朵木樨来”这句话的隐意:


“木樨”即是桂花的另一名称。因为桂花树的开花时节应是农厉的八月份,又因胤禛的暴亡日期,按照清朝官书中的记载是在雍正十三年的八月二十三日,而《红楼梦》中所隐写雍正的暴亡时日,是八月二十日,所以作者写蒋玉函“拿起一朵木樨来”这句话的一种用意,也就显然是这样的:作者以这朵正在开着的桂花,隐写出雍正暴亡的月份应是农历的八月(“木樨”在此处的另一种隐意,笔者只有在揭示袭人的隐射对象之时才可试解)。


总结以上解析,我们所应该得出的结论也就是:我从上述诗句中所揭示出的隐意,说明了雍正皇帝在其后期的心目中所确定的皇位继承人,应是雍正皇帝的懿贵妃耿氏所生的皇子弘昼(按:根据《红楼梦》中的隐事可知,雍正元年雍正皇帝用秘密立储法所立定的皇位继承人,应是后来被雍正皇帝所杀死的雍正皇帝的齐妃李氏所生的皇子弘时)。


因为台湾的高阳先生,在其《清朝的皇帝》一书中所引录的一条史料,是能够证明我从“花气袭人知昼暖”这一诗句中所揭示出的,“弘昼是雍正皇帝在其后期的心目中所立定之皇位继承人”的这一信息,是完全符合雍正立储之历史的客观实际的,所以现在我就将高阳先生在《清朝的皇帝》一书中引录上述史料时的笔墨,以及高阳先生对此史料所作之分析的笔墨引录于下,请读者参阅:


就因为世宗的暴崩,是突然发作的中风(笔者按:雍正的这一死因,这是高阳先生

自己的看法),无一言半语之遗,所以才会有继位的纠纷发生。于此,我先提一条线索,

《高宗实录》卷二,雍正十三年九月初十瑜:


和亲王(笔者按:此王即是弘昼)向在宫内居住,今梓宫奉移之后,和亲王福

晋,可择日暂移撷芳殿,俟和亲王府第定议时,再行移居。


按:皇子成年,准备结婚之前,由宫内迁出,自立门户,称为分府;如康熙时例,

每一个皇子分府时,除宗人府觅适当房屋以外,另赐“钱粮二十三万银子”,以供备办

陈设之用。和亲王成婚以后,何以始终居住宫内;甚至根本没有分府的准备,其故何在?

(引自《清朝的皇帝》394页)


我对高阳先生以上所提出之问题的看法是:我认为和亲王弘昼成婚之后,之所以仍然居住宫内,其原因是因为雍正移居圆明园之后,雍正是让其心目中已经确定的皇位继承人弘昼,在皇宫中主持朝政事物的缘故。
 


声明:未经本站与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邮箱:13930296076@163.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