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红楼梦》概要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红楼梦》概要    

作者:刘 铄  收录时间:2016年8月7日(星期日) 下午15:38

 

《红楼梦》是一部以极隐之笔写出的反清与悼明之亡的政治历史小说,其时代背景应在清灭明之际。书中人物全属空幻虚设,用以影射当时历史人物。例如:元妃影射崇桢皇帝;凤姐、探春、李纨、迎春,分别影射南明时代的福王、鲁王、唐王、桂王;惜春则影射八大山人等等。大观园以及贾府等等也都属虚设。红楼人物影射不是固定不变的:有一人影射两个或多个历史人物;有两人或多人影射一个历史人物;当然,也有固定只影射某一个人物的。
根据书的开头有两个互不相涉的楔子,可肯定这部书是由两个部分组成的:第一个楔子为女娲炼石补天剩下一块石头,经亿万年后,石头幻化为贾宝玉。这一楔子是为表达《红楼梦》的《石头记》部分。其用意是为反清;第二个楔子为绛珠草与神瑛侍者爱情故事,应是书中所说的《风月宝鉴》部分,是为悼明之亡。这两个部分的内容混合在一起,以起到迷人眼目的作用。
《红楼梦》的反清,主要表现于《老学士闲征姽婳词》一节文字。清灭明之前,曾数次发动对明朝疆域的入侵,烧杀虏掠。以削弱明朝国力。作者为避文网,诡称其为“流寇”“流贼余党”。其中提出”黄巾””赤眉”,是以“黄”“赤”点出清军的八旗旗色来。表面看,《姽婳词》的故事应发生于清军某次入侵中原的一次。不过《姽婳词》所描写的恒王林四娘等人为抵抗“流寇”而牺牲的故事,应是作者为反清、骂清而虚构的。所谓“姽婳词”及“姽婳将军”其实是“鬼话词”“鬼话将军”的谐音,是说这个故事是捏造的。贾宝玉与林黛玉分别影射故事中的恒王与林四娘。
《石头记》的“石头”为亿万年前女娲所炼成,后来成为贾宝玉,显然是神话。那么这块石头究竟何所指?原来作者是以《石头记》暗指《姽婳词》!但是石头与《姽婳词》怎能拉上关系?原来《姽婳词》的故事发生于山东青州,青州以产红丝砚闻名于世,号称天下第一石(古人常称砚为石)。作者遂以石头代指红丝砚,以红丝砚点出青州,最后以青州点出《姽婳词》来。所以书中的“石头”即隐指《姽婳词》。
红丝砚是用青州黑山所出产的红丝石雕凿而成,这应是楔子所说的顽石变通灵玉的真意。一一石可变为玉,所以在《红楼梦》里,玉、石可视为同一种东西,可以通用,它们都可代指《姽婳词》。
下面我们将通灵玉是指《姽婳词》的证据简要提几条:
(一)第八回有对通灵玉的描述:“大如雀卵,灿若明霞,莹润如酥,五色花纹缠护。”从表面看,这几句话象是单纯描述通灵玉的华贵外观,然而它却是一种隐语(或说是“密码”),它包含某种隐意。什么隐意?
第五回有晴雯的判词:“霁月难逢,彩云易散。”我们都知道这是以“霁月”点出“晴”字;以“彩云”点出“雯”字,合成晴雯的名字。因此“霁月难逢,彩云易散”即是隐语,或说是密码,它隐指晴雯的名字。类似情况在书中可说是多得很。有关描述通灵玉外观的那几句话应有一定隐意。笔者认为,“灿若明霞”可点“晴”字,因为霞是天气由阴雨转晴的预兆;“莹润如酥”当是射“雨”字,当来自韩愈诗句“天街小雨润如酥”(《早春呈水部张十八员外》);“五色花纹”应寓“文”字,脂批也点出“文”字来;而“雨”、“文”两字合成“雯”字。所以描述通灵玉的几句话隐含“晴雯缠护”四个字,其意为:晴雯缠护着通灵玉。这应如何解释?我们且看第七十八回《姽婳词》所在的位置:《姽婳词》的前面是大篇幅地关于晴雯的事,即晴雯被逐出贾府,宝玉偷着去看望她。不久晴雯死去;《姽婳词》的后面是著名的《芙蓉女儿诔》,表面上也是诔晴雯的。那么《姽婳词》是夹在有关晴雯的故事之间的。因此可以说,有关晴雯的事缠护着《姽婳词》。所以前述描述通灵玉的那几句话的隐意,虽是说晴雯缠护着通灵玉,实际上却是隐指晴雯的事缠护着《姽婳词》。一一我们说通灵玉(或石头)是指《姽婳词》,就可得到证明。那么,难以解释的咏通灵玉的诗句:“白骨如山忘姓氏,无非公子与红妆。”就不难解释了:原来这些白骨就是林四娘、恒王,和他们的男女士兵们暴骨沙场的白骨!
(二)第二十五回有关于通灵玉的两首诗。其第二首的末联为:“沉酣一梦终须醒,冤债偿清好散场。”其中“冤债偿清好散场”也是暗示通灵玉(《姽婳词》)在书中的位置的。意思是说:通灵玉是在偿清冤债这件事情之后交代出来,以结束《石头记》的使命。那么这个偿清冤债指的什么?我们看《姽婳词》前面隔一段的叙述:已得重病的晴雯被逐出贾府,住在她“醉泥鳅”姑舅哥哥吴贵家中,在哥、嫂对她漠不关心的情况下死去。她哥、嫂得了贾府十两发送例银,晴雯剩下的衣裳簪环,约有三四百金之数,她哥、嫂自收了,以作后日之计。“冤债偿清”应即是指这件事,原来是晴雯偿还吴贵的冤债!晴雯偿冤债这段叙述之后,隔一段便是《姽婳词》了。可见通灵玉即是指的《姽婳词》。
(三)第九十四回写通灵玉不翼而飞。第九十五回有妙玉为通灵玉扶乩所得的乩书,其中有:“欲追寻,山万重,入我门来一笑逢。”这个“入我门来一笑逢”也是指点通灵玉在书中的位置的。第七十八回宝玉闻晴雯死,他偷出大观园后角门,欲到晴雯灵柩前一拜,不料灵柩已被抬走,他只得“复身进入园中”。“入我门来一笑逢”即是指这个“复身进入园中”。因为要复身进入园中,当然须沿原路进入这个园子的后角门,不过为安全起见,没有提出这个角门,而以”复身进入园中”加以代替。
宝玉从后角门进入园中,《姽婳词》就要开始了,这就是“入我门来一笑逢”的意思。所以“入我门来一笑逢”的“门”,并非佛家的门、道家的门,而是大观园的后角门罢了。——我们注意,这一条再次表明通灵玉与晴雯有关。
(四)第一百二十回中有:“宝玉即‘宝玉’也,那年荣宁查抄之前,钗黛分离之日,此玉早已离世,一为避祸,二为撮合,从此夙缘已了,形质归一。”这些话包含数个具有隐意的内容,我们只讨论其中与本项论证有关的一个内容,即:“钗黛分离之日”的“玉”的“离世”。其中的“玉”,当然是指通灵玉;“离世”的含义,应与前第三项的“冤债偿清好散场”中的“散场”含义相同,也就是交代出来;通灵玉于钗黛分离之日离世,说明通灵玉的交代出来,是与钗黛分离这件事同日发生。作者又一次告诉我们通灵玉在书中的位置,我们只要找到钗黛分离这件事,就找到通灵玉了。那么这个“钗黛分离”指的是什么?宝玉未能见到晴雯灵柩,回到园中后,他发现薛宝钗已搬出大观园,这时林黛玉走去看望她。本来钗、黛同住大观园内,可以朝夕相处,现在宝钗搬出大观园,与她母亲同住,两人不能象从前那样可以随时见面了。这应是“钗黛分离”之所指。林黛玉单独一人走出大观园去看望薛宝钗,而不约同其他红楼人物,这是作者为渲染“钗黛分离”一事而安排的。如果有其他红楼人物伴随,就要干扰“钗黛分离”的寓意了。
在“钗黛分离”这一叙述后面,紧接着便是宝玉写《姽婳词》了。可见《姽婳词》就是通灵玉了。
由以上各条,可使我们确定通灵玉是指《姽婳词》,而《姽婳词》是反清、骂清的!
《姽婳词》这一虚构故事中的恒王,是由贾宝玉影射的;林黛玉则影射林四娘。这种影射极为隐晦,很难被人识破。例如第三十七回薛宝钗戏称宝玉为“富贵闲人”、“无事忙”,其实是以宝玉为恒王而说的。恒王明显是明代的一个藩王,在其封藩地内,虽然地位最高,但却无任何实权,也无任何政事可做,只是坐享富贵,所以可称之为富贵闲人;由于他闲极无聊,遂使宫女们习骑射为乐。这应是“无事忙”的意思。其他不再多述。
第十九回,宝玉闻得黛玉身上有香气。其脂批为“黛玉不知自骨肉中之香”。根据批语,黛玉骨肉有香气。但黛玉为血肉凡人,她的骨肉怎能发出香气呢?原来这是从《姽婳词》的“马踏骨髓胭脂香”来的。林四娘的骨髓既然是香的,她的骨肉当然就是香的了。关于这方面证据尚有许多,不再备述。

《红楼梦》的《风月宝鉴》部分是隐写明朝之亡。明朝可认为亡于明思宗。不过其后尚有持续近二十年的南明时代,维系着明朝的存在。《风月宝鉴》主要是写南明之亡,但以南明第一代福王政权之亡为主。在局势危殆的情况下,不成器物的福王却纵情风月,一意享乐,不以国事为念。在他的带动下,形成当时社会靡靡之风,从而很快被清军消灭。孔尚任的《桃花扇》,是借李香君与侯方域的爱情故事,反映福王政权之亡。《红楼梦》作者则隐用《桃花扇》的某些内容,表达福王政权之亡。福王及其政权下的人民,因耽于风月繁华而遭亡国之祸,可作为后世之鉴戒.所以《桃花扇》可隐称《风月宝鉴》。《风月宝鉴》(《桃花扇》)以贾宝玉影射侯方域,以林黛玉影射李香君。这种隐用《桃花扇》内容以表出福王政权之亡的例子很多,今举几个例子:
(一)据《桃花扇》第二十六出《赚将》:在南明抵御清兵的黄河防线上,总兵许定国因事受到元帅高杰的责骂。许的妻子侯氏竟定计将高杰赚入高杰驻地的察院公署。伏兵突出,欲捉杀高杰。高挣脱后急忙跳上屋梁,顶破椽瓦,钻了出去,躲到房上的兽头旁边。但被许营的人发现,要用箭射死他。高杰见无可脱逃,只得跳下房来被杀。侯氏通知清军踏冰渡河,使这道防线不战而溃。《红楼梦》 第二十八回,薛蟠在冯紫英家宴会上说的酒令词四个“女儿”,即隐指这件事。这四个“女儿”都是指侯氏夫人。
女儿悲,嫁了个男人是乌龟。
许定国受妻子摆布,惟命是从,毫无丈夫气,可称之为乌龟。而且侯氏私通清朝,献出黄河防线,就象与清朝通奸一样,所以许定国也可称为乌龟王八了。
女儿愁,绣房钻出个大马猴。
这是指高杰为了逃命,将察院公署房盖顶开个洞钻了出去,躲到房上这件事。——“马猴”为鲁南土语,是指狼。
女儿喜,洞房花烛朝慵起。
这一句听起来像是一句好话,其实却是骂侯氏是个男人不死就改嫁的滥女人。——因为前面已说“嫁了个男人”,后面又说“洞房花烛”,可见男人尚在,却另寻新欢了。这是暗喻她作为明朝人,明朝尚未亡就去投靠清朝。
末句是用粗话辱骂侯氏夫人甘受清朝的统治、压迫。
由于薛蟠的粗俗与傻气,他说这些话使人感到很自然,因而将其中的政治隐义给遮掩了。这是作者常使用的一种规避文网的方法。
(二)在《红楼梦》里,有关《桃花扇》史可法的事有多处。今举一例:
根据《桃花扇•沉江》,史可法得知福王私逃,政权溃散,遂投入长江自杀。这件事表现于《红楼梦》第四十三回宝玉“祭井”一事。表面看是为悼念投井自杀的金钏,实质上却是为悼念沉江自杀的史可法!理由如下:
宝玉所祭的井是在水仙庵内。水仙庵敬奉的神是洛神,即洛河之神,那么庵中的井水应为江河之水,而非井水了。这是宝玉不在金钏所投之井祭悼,也不在近处无人处的井祭悼,而是骑马奔驰十余里于水仙庵的井边去祭悼的原因。其间,随从宝玉”祭井”的焙茗说了些傻话,其中有”受祭的阴魂,虽不知名姓,想来自然是人间有一、天上无双、极聪明清雅的一位姐姐妹妹了”。我们不可以傻话看待,这是作者借以表明所祭人,是一位了不起的人物,金钏是当不起的。因而宝玉所祭之人,不是金钏。宝玉回来后,让他看《荆钗记•男祭》王十朋祭江一事,暗示宝玉的“祭井”,其实是祭江,显然是祭悼沉江而死的史可法。
(三)我们知道《葬花吟》是黛玉对自身的哀叹。然而其中有“三月香巢初垒成,梁间燕子太无情”。看起来黛玉像是结过婚,结婚时间为三月,并有新房可居。不过不久其爱人却与其分离了。这对黛玉来说,当然是荒谬的。但对李香君来说,却是恰当的。李香君与侯方域定情于其媚香楼,时间为癸未三月。这就符合“三月香巢初垒成”一句。数月后(癸未十月),侯方域为避祸,离开李香君远走高飞,使香君思念不已。这就符合“燕子无情”那句话了;次年五月,福王政权成立。香君本以为局势稳定,可能与侯方域重聚了。不料福王政权被清迅速消灭,香君只好舍弃媚香楼而逃难。这应是下面的“明年花发虽可啄,却不道人去梁空巢已倾”的意思;后面有“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我们知道除宝玉外,黛玉也是贾母的心头肉。而黛玉有小性儿,贾府上下人等,对她不敢有一个字的冒犯,何来“风刀霜剑严相逼”?原来这是说李香君的!侯方域离去后,福王政权新官田仰要娶香君做妾。被香君严词拒绝。时为甲申五月。后来马世英要为田仰强娶香君,于是大闹一场,香君倒地撞头,血流满面。在此情况下,李香君的“妈妈”(李香君的养母)李贞丽只好代替香君嫁了田仰。香君孤凄地独居于媚香楼为侯方域守节,每日以泪洗面。其后,福王欲观看《燕子笺》。马世英命人执捕清客、妓女串演该戏,李香君也被捉去。其时马世英等人正在赏雪亭饮酒赏雪,命香君唱曲侑酒。香君借唱曲机会,指鸡骂狗地将马世英痛骂了一顿。马大怒,命人将她推倒在亭外雪中,并分派香君做丑角以羞辱她。此后香君被幽禁于福王宫内习念《燕子笺》剧本。乙酉五月,清军入南京,福王逃窜,宫门大开,香君才得以逃出。从甲申五月田仰要娶香君为妾,至乙酉五月香君逃出福王皇宫,为香君受难一年之期。这应是“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之所指。由此可以肯定,《葬花吟》是借林黛玉而说李香君。
(四)薛宝琴十首怀古诗谜是用《桃花扇》的内容编成的。我们研究第一首《赤壁怀古》:
赤壁沉埋水不流, 徒留名姓载空舟。
喧阗一炬悲风冷, 无限英魂在内游。
这一首应出自《桃花扇·入道》的前半出,张道士与村民于中元节设坛祭奠甲申死难人物一事。我们知道明朝属火,所以作者常以红色隐指明朝。这首诗谜的第一句是借赤壁的“赤”点出红色,并以赤壁代指明朝;至于“沉埋水不流”,则是说明王朝历史终结,即灭亡了。
第三、四句是指书于纸牌上的崇祯皇帝的谥号,和从死臣子的姓名、官爵,连同纸钱锭锞一同焚化。
但第二句的“空舟”有什么意义?根据佛教说法:佛法如船,能拯救沉溺,济渡亡灵至西方极乐世界。我国旧俗,中元节超度亡灵,有时焚烧冥器纸船,即缘于此。纸船上载有亡人姓名、官爵的纸牌以及纸钱锭锞等,一同焚化。因此第二句的“空舟”即指纸船。“空”为衬托的字,并无实际意义。所以谜中的焚烧“空舟”,其实就是指张道士与村民焚化崇祯及其臣子的牌位以及纸钱锭锞而言的。
第二首与第三首非出于《桃花扇》,我们将于后面加以讨论。
第四首《淮阴怀古》:
壮士须防恶犬欺, 三齐位定盖棺时。
寄言世俗休轻鄙, 一饭之恩死也知。
这一首主要是根据柳敬亭的某些事迹编制的。在续四十出《余韵》中,柳敬亭、苏昆生、老赞礼三人在江边谈论史可法、黄得功、左良玉三位南明将帅之死,以及他们死后的一些情况。因为这三位将帅都握有重兵或兵权,关系到当时南京福王政权的生死存亡,故作者将他们三人都比做汉朝的齐王韩信。这就是第二句“三齐位定盖棺时”中的“三齐”一词的含义。句中的“盖棺”,即所谓盖棺论定,是指一个人去世后,人们对这个人的最终评价。“三齐位定”是指对“三齐”评价的高低。根据柳敬亭等人所言:史可法由许多忠义之士,齐集梅花岭,招魂埋葬,算是千秋盛事;黄得功由村中父老检骨殡殓,起了一座大大坟茔,好不体面;而左良玉则由他的儿子左梦庚扶柩回籍去了。可见这个“位定”高低顺序是史、黄、左。
当他们谈论这些事情的时候,奉命捉拿山林隐逸之士的皂隶徐青君正佯睡在旁,窃听他们的谈话,随后要捉拿他们。第一句“壮士须防恶犬欺”就是指的这件事。
第三句“寄言世俗休轻鄙”:这是说休要轻视柳敬亭是个穷说书人,但他却是一位深明大义、受到复社文人和左良玉敬重的人。
第四句中的“一饭之恩”,应指《投辕》一出柳敬亭在左良玉幕下作短时食客一事。“死也知”是指柳敬亭的话:“左宁南是我老柳知己,我曾托蓝田叔画他一幅影像,又求钱牧斋题赞了几句;逢时遇节,展开祭拜,也尽俺一点报答之意。”
第五首是《广陵怀古》:
蝉噪鸦栖转眼过, 隋堤风景近如何?
只缘占尽风流号, 惹得纷纷口舌多。
这一首是讽讥那些改变节操求仕于清朝的明朝文人名士的。诗中最关键的一个字是第三句中“风流号”的“号”字。这个“号”字是暗指科举考场的号舍,而非指人的名号。科举制度的乡试、会试,应试者入考场后需经多日才能完场,应试者都要食、宿于其内,不得外出。应试者一人居一小室,称为号舍。号舍有采用数字编号的;也有使用文字编号的。《广陵怀古》第三句“风流号”的“号”字,即指号舍,“风流”二字是号舍名,用以牵合隋炀帝风流天子称号,为“号”字的真实含义作掩护。
明白了“号”字的真意,这首怀古诗谜的内在含义就很容易解释了,我们可以用以下几句话来概括这首诗谜所表达的意思:明亡之初,一些文人名士鼓噪要效法夷齐,坚决隐栖而不仕于清。但转眼之间,这些人怎么样了呢?他们为了攀登仕途却挤满了清朝的考场,惹得场外人议论纷纷。这首诗谜暗隐柳,应是作者暗刺这些人都是经霜先凋的蒲柳,而不是能耐岁寒的松柏。《桃花扇·余韵》有徐青君的话:“那些文人名士都是识时务的俊杰,从三年前俱已出山了。”应与此诗谜有关。
第六首《桃叶渡怀古》:
衰草闲花映浅池, 桃枝桃叶总分离。
六朝栋梁多如许, 小照空悬壁上题。
这一首是指左良玉而言的,最关键的一句是“桃枝桃叶总分离”。“桃”是为牵合诗题“桃叶渡”而虚设,那么“枝叶总分离”是指什么?原来“枝”是指左良玉,“叶”是指他的儿子左梦庚,因为叶由枝生,以此比喻他们之间的父子关系。据《桃花扇》所述,左良玉虽给南明福王政权制造麻烦,甚至与福王政权之亡有关,但他还是忠于明王朝的。但左梦庚却率先发动反明叛乱并投降清朝,将左良玉气死在战船上(见《截矶》)。这应是“枝叶总分离”的含义。
第三句的“六朝”是代指南明;“栋梁”是指国家栋梁,即指南明将领。这一句应是说:南明将领多数都和左良玉一样,对抗朝廷、闹内讧和互相残杀,以致断送了南明政权。
第四句“小照空悬壁上题”:是指柳敬亭请人绘制和题赞左良玉的像,按时节向其展拜一事(见前《淮阴怀古》)。其中“空悬”二字对左有讥贬的意思,说他对保卫南明未起到什么作用,反而起了反作用,不值得人们敬拜。
此诗第一句“衰草闲花映浅池”:似指第三十一出《草檄》,左良玉于江上操练水兵一事。
第七首《青冢怀古》:
黑水茫茫咽不流, 冰弦拨尽胸中愁。
汉家制度诚堪笑, 樗栎应惭万古羞。
这首诗谜出自《余韵》中的弹词《秣陵秋》。在这首弹词之前,有“照盲女弹词唱介”几个字,第一句的“茫”字当是“盲”字的谐音。此外,文人常用“明眸”“流波”形容美女的眼睛,那么“黑水”“咽不流”也暗含盲女的意思。这是给读者指点出这首诗谜出于《桃花扇》的哪个地方。
第二句是指柳敬亭自弹自唱,抒发出对国事的悲愤与哀愁。
第三句是指汉朝画工毛延寿因对王昭君挟私怨,因而愚弄皇帝使王昭君受害一事。在这里是指福王信任奸相马世英,而阮大铖又凭借马的权势暗害东林复社文人,以报《哄丁》之辱而说的。
最后一句“樗栎应惭万古羞”:这是说福王与马世英都是废物, 一个昏君、一个乱相,仅一年时间政权就垮了台,断送了国家最后半壁河山,应受到后人耻笑。
第八首《马嵬怀古》:
寂寞脂痕积汗光, 温柔一旦付东洋。
只因遗得风流迹, 此日衣裳尚有香。
这首怀古诗谜是根据《桃花扇》有关史可法的一些剧情编制的。据《桃花扇》第三十八出《沉江》的叙述,史可法于清军攻破扬州后,他縋城而出,急奔南京去保驾。但渡过长江后,遇到柳敬亭、老赞礼、侯方域三人,从他们口中得知皇帝(福王)已出逃。绝望之余,史可法脱掉靴、帽、袍服,跳入长江自杀。柳敬亭等人见史可法脱下来的衣裳里面满是印着史可法官衔的朱印,即“钦命总督江北等处兵马内阁大学士兼兵部尚书”。衣裳由老赞礼保存起来,欲将其埋葬于扬州梅花岭史可法点兵之处。在续四十出《余韵》中,柳敬亭问老赞礼史可法的衣冠后来怎样处理的。老赞礼答曰:
后来约了许多忠义之士,齐集梅花岭,招魂埋葬,倒也算千秋盛事,但不曾立得碑碣。
根据以上叙述我们对照《马嵬怀古》:
第一句:“寂寞脂痕积汗光”:
由于史可法衣裳里面满是朱印痕迹。过去印油(俗称印色或印泥)都是用银朱与油脂调和而成,印字及其周围有明显油脂痕迹,因此“寂寞脂痕”是代指史可法自杀前脱下来的、永不再穿的、带有朱印油脂痕迹的衣裳。“积汗光”的“积”字不通,庚辰本作作“渍”。“积”应是误字。全句“寂寞脂痕渍汗光”是说史可法由扬州奔走而来,他脱下来的衣裳已被汗水湿透了。
第二句中的“温柔”是代指人的躯体,因为活着的人的躯体都是温暖的柔软的。“付东洋”也就是常说的付诸东流,此处可作毁灭讲。这一句是说史可法跳入长江自杀,毁灭了自己。由于长江流入东海,史可法的遗体要流入东海的,所以“付东洋”是巧妙的双关说法。
第三、第四句是说史可法留在扬州梅花岭的衣冠冢,供后人瞻仰、纪念,流芳千古。
第九首《蒲东寺怀古》:
小红骨贱一身轻, 私掖偷携强撮成。
虽被夫人时吊起, 已经勾引彼同行。
这一首应出自第二十六出《赚将》。其内容为:在南明抵御清兵的黄河防线上,总兵许定国因事受到元帅高杰的责骂。许的夫人侯氏竟定计将高杰骗入许营加以杀害,然后强迫许定国投降清朝,偷引清朝兵马踏冰渡河,使这一道防线不战而溃。
这首诗谜的前两句是指侯氏夫人,说她是丝毫不懂得国家民族大义的贱骨头,因睚眦小怨,竟出此毒计,强迫自己丈夫接受,以致杀了高杰,献了河防。“小红”一词一般多用以指称丫头,此处是作者骂侯氏为下贱的丫头。后两句是指许定国,说他受妻子摆布,跟着她走向叛国的道路。
第十首《梅花观怀古》:
不在梅边在柳边, 个中谁拾画婵娟。
团圆莫忆春香到, 一别西风又一年。
此诗谜前两句是说侯方域;后两句是说李香君。前者出自《听稗》一出。《听稗》的开头是复社文人侯方域、陈定生、吴次尾相约出游赏春。戏文中有四首《懒画眉》,其第二首有“怕随梅柳渡春江”的句子。这首诗谜首句“不在梅边在柳边”即暗指这一句子,以点出侯、陈、吴三人游春一事。
第二句“个中谁拾画婵娟”:这是说他们三人当中,谁将得到李香君的爱情。
第三句取自《守楼》与《寄扇》两出。其内容为:李香君为侯方域守节遭强暴,以致面血溅于纨扇。杨文驄将扇上血迹点染成桃花,成为所谓的桃花扇。其后,香君拜托其师父苏昆生将此扇远寄给侯方域,期望来年春天桃花时节能和侯方域团圆(见《鸳鸯煞》)。这就是第三句“团圆莫忆春香到”的意思。
侯、李二人分离是在《辞院》一出,时间为癸未十月,正是离别秋天进入冬季,所以第四句说“一别西风”。从两人分别到《寄扇》(甲申十一月),所历时间为一年,这就是“一别西风又一年”的含义。
在这十首怀古诗谜中,第二首《交趾怀古》与第三首《钟山怀古》非出自《桃花扇》。今将其隐意解释如下:
《交趾怀古》为:
铜柱金城振纪纲, 声传海外播戎羌。
马援自是功劳大, 铁笛无烦说子房。
这一首是说郑成功的。成功的水军是南明抗清的一支重要力量。成功之父郑芝龙投降清朝。成功本着国家、民族大义,坚决不投降,并打起背父救国的旗帜,积极抗清。清廷数命芝龙招降其子,成功不受降,芝龙遂被杀。第一句中的“振纪纲”当即指此事,是赞扬成功大义灭亲行为。——“铜柱金城”原本为“铜铸金镛”。“镛”是大钟,贴合本句的含意。“铜柱金城”为后人所改,应误。
第二、三两句是指郑成功赶走盘踞我国台湾的荷兰人,收复祖国领土一事。
成功及其子郑经屡次策动我国东南沿海降清明将叛清,给清朝造成很大麻烦,这应是“铁笛无烦说子房”所含的意思。
《钟山怀古》为:
名利何曾伴女身, 无端被诏出凡尘。
牵连大抵难休绝, 莫怨他人嘲笑频。
这一首是说董小宛与清世祖的。董小宛本为秦淮名妓,后从良归于名士冒襄。清军下江南,据传说小宛为其帅多铎所得,献之于清世祖,大受宠幸。但不久小宛病死,世祖伤悼不已,竟遁身五台山为僧。这一传说经近代学者考证,知是不可信的。但过去此事广为流传,人们笃信不疑。《红楼梦》是小说而非信史,曹雪芹将其隐写于书中是无可非议的。
这首诗谜的一、二两句是指董小宛,其意思很明显,无须加以解说。
第三句是说清世祖因小宛之死而出家为僧。
第四句是说人们嘲笑清世祖不爱天下爱美人。
薛宝琴十首怀古诗谜只为表达《桃花扇》的某些内容而已,它们是没有谜底的。二百多年来,人们猜来猜去却始终解决不了问题,原因即在于此。
(五)《桃花扇》末尾,李香君与侯方域一同出家。这是《桃花扇》最重要一幕,在《红楼梦》里必然有所反映。在《红楼梦》的《风月宝鉴》中当然不可能直接写宝、黛二人一同出家,这样会暴露《红楼梦》与《桃花扇》的关系。对此作者采取特殊方法以表明这一点:首先使黛玉死去,然后以紫鹃出家代替黛玉出家。一一黛玉死,宝玉痛不欲生,而王夫人却将紫鹃派到怡红院宝玉身边,岂不使宝玉见紫鹃而思黛玉,引起他的伤痛!真乃岂有此理!为什么出现这一怪事?原来是为了紫鹃能在宝玉身边出家,符合侯、李二人的准夫妇关系。如果将紫鹃远远打发走,再使其出家,就不符合这一情况了。
紫鹃虽成为宝玉屋里人,但其出家并未与宝玉同时同地出家,像侯、李那样,而是紫鹃先出家,而后宝玉出家。这应如何解释?对此我们看紫鹃出家时宝玉所说的话:“阿弥陀佛!难得,难得。不料你倒先好了!”“你倒先好了”表出二人本应同时出家,但因情况不许可,也容易暴露《红楼梦》与《桃花扇》的关系,二人只好分开出家了。所以紫鹃的出家,实际上是黛玉的出家。一一其实是李香君的出家.
黛玉影射李香君的出家而成正果,并且进入仙界,书中多处加以指点。例如黛玉死时,探春李纨听到远远一阵音乐之声。侧耳一听却又没有了。第一百回第1407页(据82年版庚辰本。以下皆同),探春说:那夜却怪,不似人家鼓乐之音。既然不似人间之音,当然是天上的仙乐了。黛玉不入道成仙,怎能有仙乐相迎呢?其他如第104回1454页;第109回第1499及1502页等等,皆对此作简单的提示。有趣的是:第85回写黛玉过生日(我们已知红楼人物过生日多指他的死亡)。演戏却演《冥升》,显然是以黛玉为嫦蛾。她头披黑帕进入广寒仙宫。这也表示她死后要成仙的。第116回宝玉神游幻境“天仙福地”,见到黛玉坐在神殿里,确实入道成仙了。我们知道黛玉影射李香君。黛玉的入道成仙,是指李香君的入道成仙。幻境中的人,不称宝玉为宝玉,而称他为神瑛侍者;称黛玉为潇湘妃子。黛玉神殿前的异草,仙女言其为绛珠草,足见宝玉神游“天仙福地”(指明亡),即指《风月宝鉴》。
《红楼梦》的《风月宝鉴》部分除《桃花扇》内容外,也有南明的鲁王、唐王、桂王等所建立的政权的一些事,不过以《桃花扇》所隐写的南明第一代的福王政权的事为主要内容。
(六)对《红楼梦》一些难题的解释
1、关于黛玉进贾府的年龄问题
黛玉进贾府,由原来六岁的小孩忽然变成十三岁的姑娘.这应如何解释?
《红楼梦》主要是写明清之兴亡,因而书中有明清两个纪年:一为明思宗崇祯纪年:一为清太宗崇德纪年,两纪年相差八年(崇祯九年为崇德元年)。黛玉由清统治下的现实世界,进入贾府(已亡的明朝),就要发生纪年的转换。作者是以黛玉年龄的突变,暗中表明这一点。但黛玉由六岁变为十三岁只有七年,不足八年之数,应如何解释?笔者认为,黛玉年龄这一突变,必然引起人们的关注,或致引起种种看法、想法。如果黛玉进贾府发生的年龄差数,与崇祯崇德纪年差扣得太紧,那么易被搞文字狱的鹰犬们嗅出其中政治气息来,因而或遭不测之祸。一一作者为逃避文网,同样方法,书中有多处。
2、林黛玉的“黛玉”二字有什么含义?
贾宝玉是”石头”,因而代表《姽婳词》。林黛玉也为《姽婳词》中人物,而且其重要性超过贾宝玉,那么她名字中的“黛玉”也应与《姽婳词》有关。我们知道“黛”为黑色。“玉”可指石。所以“黛玉”为黑石的意思。红丝砚砚材产于青州黑山,所以红丝砚可称为黑山石,或可简称黑石,也就是黛玉了。所以林黛玉与《姽婳词》有关。
3、王熙凤判词中的”一从二令三人木”应如何解释?
王熙凤影射南明第一代皇帝福王朱由崧的。朱由崧原本是一个藩王,从属于崇祯皇帝。这应是“一从”的意指;崇祯皇帝吊死煤山,中国北方沦陷于清朝,此时福王被拥立于南京称帝,建号弘光。由他来发号施令,统治江南一带。这就是“二令”;“三人木”的“人木”合成“休”字。是说他的政权不久为清朝所灭。
4、李纨判词“如冰水好空相妒”应怎样解释?
当南明福王政权崩溃后,东南沿海一带的明王室成员,纷纷被爱国志士拥立,先后建立政权,以图抗清复明。一部分人在浙江拥立鲁王(朱以海),称监国;另一部分人拥立唐王(朱聿键),称帝于福建,建号隆武。两政权不顾大敌当前,为争夺正统名分互相倾轧。鲁王因首当清军之冲,抵挡不住清军压力而逃到海上。接着清军入闽,唐王也被杀。曹雪芹很看重鲁王。由于探春影射鲁王,从探春的判词,及第二十二回她的风筝谜,可看出这一点来。而对唐王(李纨影射唐王)则有所贬低。他似将鲁、唐两王之间的不和归咎于唐王。我们试观第七十四回探春所说的话:“可知这样大族人家,若从外头杀来,一时是杀不死的,这是古人曾说的‘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必须先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才能一败涂地!”第七十五回也有:“咱们倒是一家子亲骨肉呢,一个个不象乌眼鸡,恨不得你吃了我,我吃了你!”可看出这一点来。李纨判词的“如冰水好空相妒”,即指此而言的。因为水凝而成冰;冰释即为水,两者本是一种东西。在这里,曹雪芹用冰与水的关系比喻唐王与鲁王的关系,因为他们本是一家人,都在为保住朱家天下而挣扎。然而唐王却与鲁王搞矛盾,希望鲁王政权垮掉。结果两败俱伤,都为清朝所灭。
5、关于探春成为海外王妃一事。
鲁王抗清失败后,由浙东遁入东海。君臣飘泊海上,后来依附郑成功于金门。成功克复台湾后,接他去台湾。此后鲁王放弃监国称号,遂终老于该地。当时郑成功属于建号永历的桂王朱由榔的领导,桂王封成功为延平王,鲁王遂成为延平王的附庸,这就是探春远嫁海疆成为王妃的真正含义。
有人相信探春真的嫁到海外某国去做王妃。这是可笑的。清朝全部档案尚存,对此事并没有任何记载。在当今国际间消息灵痛的情况下,哪个国家接受了这位王妃,焉能不为人所知?现在我们知道了,这件事是隐指鲁王到台湾去依附王爷郑成功!
6、贾敬之葬为何不同时葬秦氏?
庚辰本六十九回写贾珍扶其父贾敬棺柩回籍安葬。然而却不附带安葬秦氏,使秦氏棺柩仍厝置铁槛寺内。这当然十分不合理。
贾府一般是指为清所灭的明朝,所以贾府之内就有已亡的明朝,与现实的清朝。从地理位置上看,清朝在东,明朝在西,作者常用东、西点出清与明来。宁国府在东,应代表入关前的清朝;西边的荣国府又分东西两院。西院为贾母贾政所居,代表亡明。东院的贾赦则代表灭明后的清朝,所以由东院的贾琏作西院的管家,以代表清朝统治华夏。
古时西域人称中国为秦,作者是以秦氏的“秦”暗指汉人。秦氏嫁入宁府,表明汉人亡于清,其所处地位低下,饱受屈辱。“遗簪”“更衣”之事可说明这一点。秦氏代表汉人,当然不能葬入满人祖墓,所以其棺柩以后由贾政主持,葬于金陵,即明朝的老家。贾蓉(代表入清的汉人)虽随同贾政埋葬秦氏,但只字未提贾敬坟墓。可看出贾敬决非葬于金陵。
7、贾蓉之妻秦氏为何出身于养生堂?秦氏卧室陈设之谜。
红搂人物影射某一历史人物,如在某件事上难以表达,往往由秦氏来代替。例如林黛玉影射李香君,而李香君为鸨妓李贞丽的“假女”( 即养女)。那么要从影射李香君的林黛玉身上表出她曾为人之养女,那当然是不可能的。所以作者用秦氏出身养生堂加以替代;第五回有关于秦氏卧室陈设的描述,显示淫乱、苟合的男女关系,这当是隐指妓院的,是为表出李香君的妓女身份。如将林黛玉的卧室描绘成这种样子,当然是绝不可能的。因而也由秦氏加以替代。其他如元妃影射崇祯皇帝,而崇祯吊死于煤山。要写元妃是吊死的,当然是困难的。作者以秦氏吊死天香楼来代指这件事;凤姐影射南明皇帝福王。福王是一个好色的风月皇帝,因而招致其政权为清迅速消灭。作者以秦氏十二支曲中的“画梁春尽落香陈,擅风情,秉月貌,便是败家的根本”。暗指福王。等等。
《红楼梦》难以解释的问题很多,它们都具有一定的政治寓意,在此不可能一一备述。详情请观拙著《红楼梦真相》(2010年1月版)。著名作家沈从文先生曾言:《红楼梦》处处有隐喻,字字有机锋。信哉斯言也!


 
声明:未经本站与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联系方式:0531-86300309    邮箱:ljl0309@126.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