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一笔“痴”字写尽红楼梦中人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一笔“痴”字写尽红楼梦中人

作者:落笔升蝶  收录时间:2016-07-27 15:49

《红楼梦》可以说是中国古典小说的巅峰之作,有人说它写尽了各种悲欢离合,有人说它写尽了各种民俗风情,有人说它写尽了各种美食华服,也有人说它写尽了各种诗词歌赋。而在我眼里,一部红楼梦写尽了天下各种人性痴缠,其所描写的对恋人的痴情,对权利的痴迷,对财富的痴狂,对情色的痴颠,无不是透过一个“痴”字写尽世态百相,写尽风花雪月,写尽繁花似锦,写尽离散悲凉。 红楼梦开篇诗曰“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一曲红楼蕴含了多少人间悲欢情愁,又使多少后人为之流泪唏嘘。它描写的痴,不是单一的痴,不像诸多名著一样,一部作品仅仅突出一个主题,如希刺克厉夫对凯瑟琳扭曲虐恋的痴,瑞特·巴特勒对斯嘉丽压抑宠溺的痴,简·爱对罗切斯特隐忍自尊的痴,卡西莫多对艾丝美拉达忘我无私的痴,拉尔夫对梅吉矛盾痛苦的痴,还有于连对名利的痴,葛朗台对钱财的痴等等,笔者认为阅读《红楼梦》,首先要做到一个“痴”字,全身心沉迷陷溺,其次才是“解”,不忘书中自有“我”。做到一个“痴”字,才能解悟其中诸多“痴”。痴即“癡”,本有病态知觉之意,也有忧悒成病之意。引申后既有疯癫痴狂之意,也有痴昧不悟之意。痴是一种对俗世里自我追求的执着,也是一种对精神上自我追求的执念。红楼梦作者在描写或刻画红楼梦中的人物对某一件事某一个人执着执迷的时候通常会用“痴”字形容,如:“茜纱窗真情揆痴理”是描写宝玉对藕官菂官蕊官感情的揣度、“龄官划蔷痴及局外”和“痴女儿遗帕惹相思”分别描写龄官和贾蔷、小红和贾芸的感情纠葛、“痴丫头误拾绣春囊”是描写傻大姐的懵懂无知、“痴公子杜撰芙蓉诔”描写宝玉难以接受晴雯离世的愧疚、“慈姨妈爱语慰痴颦”和“痴情女情重愈斟情”则着重描写林黛玉的感情。红楼梦的引线人物贾雨村在穷困潦倒之时,偶得资助考取功名却未免有些贪酷之弊,又侍才侮上,被上级找茬参作一本革职返乡。经过这一起一落,贾雨村并无悔悟,此时的贾雨村还没有彻底变坏,安顿家眷后担风袖月游览天下胜迹,在前科探花钦点巡盐御史林如海家当老师,也算颇尽职责。后经过冷子兴和张如圭的指引,借用贾府这条线“轻轻谋了一个副职的候缺”,非常容易的攀龙附凤借机上位,按说他过去由知府革职为平民,也不重新审查审查,这人到底怎么样,是不是?这个地方用“轻轻”二字,把当时那个社会朝廷任命官员那个制度的腐败,刻画得入木三分,“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实在是对其在名利场中贪求不已的一种讥刺和棒喝。贾雨村到应天府上任以后,在聪明反被聪明误的门子筹划下,参悟了“护官符”的玄机,懂得了为官之道,明白要想长远做官并加官晋爵,势必要靠得大树好乘凉。胡乱审理薛蟠一案讨好贾王二府后,顺利完成了人性的蜕变。这蜕变之源是贾雨村有一颗为追求利欲不顾一切的肮脏心灵。这是当时社会普通仕宦人物的缩影,也是当时社会中痴迷于功名利禄之辈的一个活生生典型。文中贾瑞对于王熙凤那种飞蛾扑火的痴更是令人唏嘘不已,他色胆包天想吃凤姐的豆腐,却没想到祸由此起,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且一而再的执迷不悟自投罗网,成就了凤姐的步步做局,偷鸡不着蚀把米,一个好色之徒对性的空幻痴癫反送了性命。在宁荣两府理家管事的贾珍贾琏贾蓉贾芹辈对情色的贪婪痴迷更是整个贾府衰败的缘由之一。他们弟兄子侄的人性丑恶被曹雪芹一支刺心之笔描画的毫无遮掩,上对自己的儿媳姨妹,下对丫头厨娘,都可以不顾廉耻的伸出龌龊的魔爪,那种被色字迷眼,被性蒙蔽的可恨可怜之态,真是令人不齿又令人嗟叹。第三十回,五月蔷薇花叶茂盛之际,“眉蹙春山,眼颦秋水,面薄腰纤,袅袅婷婷,大有林黛玉之态”的龄官,一面悄悄流泪,一面拿根簪子划地,画来画去,还是个“蔷”字。再看,还是个“蔷”字。这一笔一划又写出了多少女儿情怀,写出了多少对世俗的绝望,虽然龄官和贾蔷的感情在八十回前没有明确的结果,但龄官这种纯真的痴恋是令人感叹的。藕官也是十二个小戏子之一,由于戏里常和小旦菂官扮作两口儿,一来二去,两个人就假戏真做,你疼我,我爱你。菂官一死,她哭得死去活来,难以忘怀,逢节烧纸。后来补了蕊官,她又和蕊官好上了。抄捡大观园之后,藕官与蕊官相依相伴执着的一起在地藏庵出家了。芳官明白个中缘由,私下里和宝玉说:“那里是友谊?他竟是疯傻的想头,说他自己是小生,菂官是小旦,常做夫妻,虽说是假的,每日那些曲文排场,皆是真正温存体贴之事,故此二人就疯了,虽不做戏,寻常饮食起坐,两个人竟是你恩我爱。菂官一死,他哭的死去活来,至今不忘,所以每节烧纸。后来补了蕊官,我们见他一般的温柔体贴,也曾问他得新弃旧的。他说:‘这又有个大道理。比如男子丧了妻,或有必当续弦者,也必要续弦为是。便只是不把死的丢过不提,便是情深意重了。若一味因死的不续,孤守一世,妨了大节,也不是理,死者反不安了。’你说可是又疯又呆?说来可是可笑?”乍听起来真是一篇呆话,可作者偏偏欣赏她们这种呆性,作者写这三个女孩子感情的心情一定是复杂的,既欢喜又伤悲,并视为世间不可多得的珍贵之情!在作者眼里她们就是高山流水遇知音,就像俞伯牙遇到了钟子期。 书中出身微贱却生得人物与平、袭、鸳、紫相类,没有一丝的世俗之气的柳五儿,也有着“心比天高”的痴念,一心一意想要走进怡红院侍候宝玉,因为她的执着,引出了“玖瑰露和茯苓霜”一段跌宕起伏的小插曲。如此各类“痴”,红楼梦中还有多处,作者独具匠心,读者慧眼自识,笔者就不一一赘述了。但贯穿整部书,最动人心魄的的“痴”莫过于“盖全部之主惟二玉二人也”,即性灵相合的宝黛二人实乃红楼情痴两榜首。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一个是水中月,一个是镜中花;一个枉自嗟呀,一个空劳牵挂。二人一个为同心的为难毫不顾惜自己,流尽眼泪魂归太虚;一个因知己的飞逝感悟一切幻灭,抛妻弃家悬崖撒手,真真是“由来情痴古今多,唯有宝黛最堪怜”!作者笔下的贾宝玉即为古今天下第一情痴。这种痴,即天性自然率真,又往往与狂相伴相随,感动着历来无数的读者。文中不仅脂砚斋主人以“谩言红袖啼痕重,更有情痴抱恨长”对此进行咏叹,作者本人也用“似傻如狂、僻性乖张”描写宝玉的“情不情”。在第十九回中宝玉因想“宁国府里素日有个小书房,名……,内曾挂着一轴美人,极画的得神。今日这般热闹,想那里自然……,那美人也自然是寂寞的,须得我去望慰他一回”脂批谓其“极不通极胡说中写出绝代情痴,宜乎众人谓之疯傻。天生一段痴情,所谓“情不情”也”。又如第三回“……心里就算是旧相识,只作远别重逢,亦未为不可。”脂批曰“无怪人谓曰痴狂”。而黛玉之痴也是旷古奇闻,关于前世今生的还泪之说“他是甘露之惠,我并无此水可还。他既下世为人,我也去下世为人,但把我一生所有的眼泪还他,也偿还得过他了”,脂批也云是“观者至此请掩卷思想,历来小说中可曾有此句?千古未闻之奇文”,正可谓:“恩情山海债,唯有泪堪还”。第十八回中“林黛玉剪香袋后低着头一言不发”处两条批语,其一:按理论之,则是“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若以儿女之情论之,则事必有之,事必有之,理又系今古小说中不能道得写得,谈情者不能说出讲出,情痴之至文也!其二:情痴之至!若无此悔便是一庸俗小性之女子矣。(意即黛玉亦是情痴一枚)第十九回宝玉对茗烟说“可见他白认得你了,可怜,可怜!” 脂批曰:“……余阅《石头记》中至奇至妙之文,全在宝玉颦儿至痴至呆囫囵不解之语中,其誓词雅迷酒令奇衣奇食奇玩等类固他书中未能,然在此书中评之,犹为二着”,这分明就是在说二玉同为情种。宝黛爱情是作者倾注全部心血写出的一曲动人哀歌,与林黛玉的爱情是贾宝玉的感情生活中最重要的部分。所以宝玉的表白相对要明了一些,而黛玉,由于出身、教养、性别等诸多因素,使她在了解、爱恋宝玉的过程中无法以直接的形式进行,而只能以旁敲侧击的方式进行试探。在宝、黛感情的初期阶段,俩人处于相互猜疑相互试探的状态。在“探宝钗黛玉半含酸”一回中,爱情的排他性是使得黛玉的心中泛起微微醋意。黛玉含沙射影的说:“也亏你倒听他的话。我平日和你说的,全当耳旁风;怎么他说了你就依,比圣旨还快些!”,这正是宝黛感情初露时候的表现。此后通过“西厢记妙词通戏语”、“潇湘馆春困发幽情”、“埋香冢飞燕泣残红”、“痴情女情重愈斟情”一步步发展,一次次试探,一场场的误会中宝黛二人渐渐地了解了对方的爱意与专一。宝、黛共读西厢的行为表明了俩人一种默契、共鸣的关系。虽然作者并没有在文中使用心心相印心有灵犀之类的话直接描述,但宝、黛之心灵相通已经通过共读西厢这一行为而得以最好的呈现在读者面前。宝玉挨打之后,一个说:你从此可都改了罢!一个又说: 你放心,别说这样话。就便为这些人死了,也是情愿的!一个在潇湘馆对月嗟呀,一个在怡红院甚是牵挂。宝玉想尽办法支开袭人等人,让晴雯送去两条半新不旧的帕子,林黛玉体贴出这两方帕子代表着宝玉的一片苦心,不觉神魂驰荡,只是二人这番苦心和苦意,令黛玉又可喜又可悲,又可笑又可惧。左思右想五内沸然,自感无味又可愧。由此余意绵缠,不顾嫌疑避讳等事,便向案上研墨蘸笔,写出了不仅照应“以泪还情”的小说引子,并且代表宝黛爱情的进一步升华的《题帕三绝》。至此,宝黛爱情牢固的感情基础和思想基础得到了明确的表白,虽然俩人身在两处,但情在一处,爱的共鸣产于此时。以致后文“慧紫鹃情辞试忙玉”,宝玉的癫狂之病也皆因黛玉而起,宝玉之于黛玉,犹似生命;黛玉之于宝玉,亦如心肺! 黛玉来到世间,就是为了偿还神瑛使者的灌溉之恩。这株绛珠小草用一世轮回,一世浩劫,一世情缘,一世眼泪来偿还前一世的恩情。这是怎样一种惊天地泣鬼神的爱恋啊!她为情生、为情死。宝玉即是她今生的唯一,天下男人她都不在心头眼中。而黛玉的泪尽夭亡,更是给宝玉失去生命般的打击,忆君心似西江水,日夜东流无歇时。他置娇妻美妾于不顾,愤然决然的“悬崖撒手”,更是表达了宝玉对黛玉的一世痴情,“生尔有我,无尔无我”,在宝玉看来,有黛玉的日子是“繁花似锦,岁月静好”,没有黛玉的余生唯可“寒冬雪夜,酸齑破毡”。 “痴”实乃情到极处的状态。若有淫便达不到情,更谈不上痴。第五回作者借警幻仙子之语解“意淫”之理,实是写情痴之意。脂砚斋在第六十六回时评注:“余叹世人不识‘情’字,常把‘淫’当作‘情’宇,殊不知淫里无情,情里无淫;淫必伤情,情必戒淫,情断处淫生,淫断处情生。”也是再次强调情和淫之区别。由此可见,红楼梦中对“情”的摹写堪称广博多样,细致精深,书中痴情人物的命运多以悲剧告终,更为其“痴”增添了风谲云诡的力量。红楼梦中对“痴”的描写不仅仅局限于对感情的痴,一首好了歌更是概括了各种俗世的痴,所以说一笔“痴”字写尽红楼梦中人!
 

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邮箱   459480278@qq.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