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不该歪批《梦觉本》〔上—五论《梦觉本》正文的底本主要是《商务本》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不该歪批《梦觉本》〔上—五论《梦觉本》正文的底本主要是《商务本》

作者:潘华柱  收录时间:2016年7月13日(星期) 21.27

2013年8月,商务印书馆出版了一部《新批校注红楼梦》。这本《红楼梦》,用“程乙本”作底本,由张俊教授和沈治钧教授评批。

这部《红楼梦》评批本,有几个突出的特点:第一,评批的篇幅特长。正文全部共94万字,评批部分竟达97万字。第二,评批的內容特广。几乎涉及所有各个《红楼梦》的版本。第三,评批的倾向性特明显,通篇极力“扬脂抑程”,鼓吹“脂先程后” 。

著名相声大师侯宝林有个很出名的相声段子,叫做“歪批三国 ” 。如今,这部《红楼梦》评批本,却大肆歪批《甲辰本》〔即《梦觉本》,下同〕,不仅批歪了《甲辰本》》抄成的年代,而且批歪了《甲辰本》与它本的关係。可以说,这是一部少见的歪评歪批本。

【一】

这部评批本的“前言”,将《甲辰本》说成“乾隆甲辰〔1784〕梦觉主人序本红楼梦”。很明显,这是严重歪曲历史事实的歪评。因为,“梦觉主人序”的落款,只书“甲辰岁菊月中浣”,并无“乾隆”二字,也无“1784”。因此,所谓“乾隆甲辰〔1784〕”,是评批者塞进的私货,是评批者作伪的行为。

《甲辰本》决不是“乾隆甲辰”本,而是二十世纪的手抄本。它正文的主要底本是《程甲本》系统中的一种重要版本,即上世纪三十年代上海商务印书馆出版的《增评补图石头记》〔以下简称《商务本》〕。这就是《甲辰本》抄成于二十世纪的铁证。

〔一〕 《新批校注红楼梦》第一囬〔23页〕的正文:“偏值近年水旱不收,贼盗蜂起,官兵剿扑,田庄上又难以安身。” 红字评批说:“此句下,脂抄诸本有‘无非抡粮夺食,鼠窃狗偷,民不安生,因此’十六字,各本间略有差异。甲辰及甲本删之,乙本从之”。这就是典型的歪评歪批。

所谓“‘无非抡粮夺地,鼠窃狗偷,民不安生,因此’十六字……甲辰……删之” 的证据何在?显然,这“十六字”是《红楼梦》第一囬中的文字。但是,《甲辰本》第一囬內,根本就没有仼何“删”字的笔墨痕迹。这证明,所谓“甲辰…删之”“十六字”,完全是亳无根据的一派胡言。

如上所述,《甲辰本》正文的主要底本是《商务本》,《甲辰本》第一囬里的这段文字,也是抄自《商务本》,同《商务本》的一模-样。请看下文:

《商务本》:“偏值近年水旱不收,盗贼蜂起,官兵剿扑,田庄上

又难以安身“。

《甲辰本》:“偏值近年水旱不收,盗贼蜂起,官兵剿扑,田庄上

又难以安身“。

这证明,《商务本》确实是《甲辰本》正文的主要底本。

按照评批者的说法,“脂抄诸本”的文字应当是:“偏值近年水旱不收,贼盗蜂起,官兵剿捕,田庒上又难以安生。无非抡粮夺食,鼠窃狗偷,民不安生,因此,” 请问评批人:哪个“脂抄本”内有这样的文字呢?其实,任何“脂本”中也不是这么的文字。这段文字完全是评批者瞎编出来的。《已卯本》的文字是:“偏值近年水旱不收,鼠盗蜂起,无非抡田夺地,鼠窃狗偷,民不安生,因此官兵剿扑,难以安身”。这证明,评批者的说法完全是闭着眼睛瞎扯。

〔二〕《新批校注红楼梦》第十六囬〔298页〕的正文:“且父母在家,思想女儿,不能一见,倘因此成疾”。红字评批说:“此段文字,乙本同甲辰、程甲本,其他脂本在“成疾”后均有“致病,甚至死亡,皆由朕躬禁锢,不能使其遂天倫之愿” 二十-字。……甲辰本等乃刪去此数字,以避禁忌。“这也是歪评歪批。

《甲辰本》第十六囬里,没有一点“刪去”文字的笔墨痕迹,所谓“甲辰本等乃删去此数字”,乃评批人瞎编的弥天大谎。《甲辰本》內的这段文字,全抄自其正文的底本《商务本》。

《商务本》:“倘因此成疾,亦大伤天和之事。”

《甲辰本》:“倘因此成疾,亦大伤天和之事。”

《有正本》:“倘因此成疾、致病,甚至死亡,皆由朕躬禁锢,不能使其遂天倫之愿,亦大伤天和之事。”

由此可见,《甲辰本》第十六回的正文,与《商务本》的一模一样,和“其他脂本”则不同。这是不同版本之间的差异,而不是什么“删”的问题。在这里,《甲辰本》根本就没有“删去”“二十一字” 的事。

〔三〕《新批校注红楼梦》第十六囬〔304页〕的正文:“依我们想来,他是阳间,我们是阴间,,怕他亦无益”。红字评批说:“此句后一段文字,各本歧出。庚辰、已卯、甲戌、蒙府、戚序诸本皆有都判说‘阴阳本无二理’及秦钟警嘱宝玉一番悔迟语。……甲辰、程甲、程乙删此无根之语,非无因也”。这也是歪评歪批。

所谓“甲辰、程甲、程乙删”去了“都判说……及秦钟警嘱宝玉……一番悔迟语”,同样是毫无棍据的胡言乱语。

郑庆山教授在《论晋本〈红棱梦〉》中说:“晋本出于已卯本,以第十六囬为最显著”。这纯属无稽之谈。其实,仅就《甲辰本》〔即“晋本”〕第十六囬的结尾来说,便只与其正文的主要底本《商务本》相同,而与庚辰、已卯、甲戌等本的第十六回结尾不同。以下是客观事实:

《商务本》:“依我们愚见,他是阳,我们是阴,怕他亦无益于我们。毕竟秦钟死活如何,且听下囬分觧。”

《甲辰本》:“依我们愚见,他是阳,我们是阴,怕他亦无益于我们。毕竟秦钟死活如何,且听下囬分觧。”

《已卯本》:“依我们愚见,他是阳,我们是阴,怕他亦无益于我们。……都判道,放屁,………阴阳并无二理,……秦钟道,……以后还该立志功名以荣耀显达为是。说毕,便长叹一声,萧然长逝了。”

这证明,《甲辰本》的确抄自《商务本》,而决非“出自已卯本”。这是铁的事实,是任何人都推翻不了的铁的事实。

〔四〕《新批校注红楼梦》第二十三囬〔442页〕的正文:“黛玉便知是那十二个女孩子演习戏文。” 红字评批说:“此句下,庚辰、蒙府、戚序、舒序本等均有‘只因林黛玉素习不大喜看戏文,便不留心,只管往前走’二十二字,甲本及甲辰本无此数句,乙本从之。整理者或以为,此与下文黛玉听艳曲似乎矛盾,遂予删刈。” 这同样是歪评歪批。

评批者的逻辑是:凡是其他书本上有、而《甲辰本》內没有的文字,便都是“甲辰本删之”。《水浒传》中有“母夜叉”,《甲辰本》内没有,那便是“甲辰本删之”;《西游记》里有“白骨精”,《甲辰本》中没有,这就是“甲辰本刪之”。至于“诸脂本”有、而《甲辰本》里无的文句,评批者想用《甲辰本》“删”那本的文字,便说是“甲辰本删之”。如此“删”,无根无据,无边无际,简直可“刪”遍天下所有书。这样的逻辑,荒唐透顶,荒谬透顶!

其实,评批者所谓“庚辰、蒙府、戚序;舒序本等均有‘只因’”,便是不实之词。在“庚辰、蒙府、戚序、舒序”四本当中,仅仅《舒序本》內有“只因”二字,《戚序本》、《蒙府本》都没有“只因”,《庚辰本》则原作“只见”,后又将“见”点改为“是”,作“只是”,而不是“只因”。这证明,评批者的评批语,大大不真实。

《甲辰本》是否“删刈”了“二十二字”呢?没有。《甲辰本》中的这段文字,完全抄自其底本《商务本》。请看下文:

《商务本》:“林黛玉便知是那十二个女子演习戏文,虽未留心去听,偶然兩句吹到耳內,……”。

《甲辰本》:“林黛玉便知是那十二个女子演习戏文,虽未留心去听,偶然兩句吹到耳内,……”。

《戚序本》:“林黛玉便知是那十二个孩子演习戏文呢。林黛玉素习不大喜看戏文〔双行夹批:妙法必云不大喜看〕,便不留心,只管往前走,偶然两句只吹到耳內,……”。

很明显,《甲辰本》正文的文字,只和其底本《商务本》的相同,而与所谓的“脂本”则不同。

《甲辰本》即《梦觉本》究竟是“脂本”系统的本子、还是“程本”系统的抄本呢?这是关乎《甲辰本》定性、归类的根本性问题。冯其庸教授一直把《甲辰本》划为“脂本”。胡文彬先生则涚:《甲辰本》即《梦觉本》是“第一个刪除脂评的脂本”。〔胡文彬:《魂牵梦萦红褛情》第165页〕香港学者梅节先生却认为:“甲辰本确另有渊源,并非来自脂本”,〔梅节:《论红楼梦的版本系统》,见《红楼梦学刊》一九八三年四辑〕这显然与冯、胡的看法不一致。

出现这种分歧的原因,是由于确认版本性质、类别的依据不同。冯教授惟一的根据是批语,他认为有批语的本子就是“脂本”,因而,他不仅把那些有“脂批”的本子划为“脂本”,而且将一些带有批语却非“脂批”的本子也定作“脂本”,甚至亳无根据地胡说什么:“……程甲本虽是木活字本,但它的前身是一个脂评抄本。”〔冯其庸《敝帚集》202页〕至于这些版本的正文如何,则一概置于脑后,以期普天之下皆“脂本”。这明显是一种严重的主观片面性。

俞平伯先生曾经说:“我有一个看法,即决定某一本子的早睌,主要当从文本看,而不当从批语看。”〔1964年8月11日俞平伯致毛國瑶函〕这是十分正确的看法。因为,正文〔“文本”〕是《红楼梦》的主体,批语是附文。因此,“决定某一本子的早晚” ,以及划定版本的类别,必须主耍看正文,看“文本”。否则,就是本末倒置。

梅节先生说:“甲辰本确另有渊源,并非来自脂本。” 这实际上已指明:《甲辰本》是源自《程甲本》系统的本子,其根据,当然主要是看正文、看“文本”。这是正确的。但是,一些主流红学家主观片面地把《甲辰本》定为“脂本”,而《甲辰本》的正文与“脂本”如《庚辰本》的正文却大大的风马牛不相及。于是乎,这些主流红学家们便大喊大叫“删”、“删”、“刪”,“一面说:有人‘删改过’《甲辰本》;另一面又说:《甲辰本》“把脂本删改了”;乃至张口“甲辰本删之”,闭口“甲辰本刪之”。其实,这统统是毫无根据的信口雌黃,是不折不扣的无稽之谈。

【二】

在这部《红楼梦》评批本里,评批者除了把《甲辰本》错评为“乾隆甲辰”本外,还常常将“脂本”摆在《甲辰本》的前面,人为地让《甲辰本》“删”“脂本”。这是什么用意呢?这是蓄意炮制“脂本先甲辰后”的假象。即“脂本”先于《甲辰本》。这实际上是杜撰“脂先程后”的第一步。但是,“脂本”与“程本”,究竟孰先孰后,必须依客观事实确定,而不是凭任何人的主观意断,更不是靠弄虚作假。

〔一〕《新批校注红楼梦》第七十四回〔1336页〕的正文:“王夫人叹道:‘你说的何尝不是,但从公细想,你们这几个姊妺’”。红字评批说:“此处脂本另有文字,如庚辰本此下尚有七十四字议及黛玉之母,其间并有两条脂批,甲辰本刪,程本从之。” 这就是蓄意把《庚辰本》伪装成《甲辰本》的底本之花招。

事实上,《甲辰本》并不是“乾隆甲辰”本,《庚辰本》也不是“曹雪芹生前最后的一个本子”,它们都是二十世纪的手抄本。同是二十世纪的抄本,争先后有何意义呢?由于《甲辰本》正文的底本主要是《商务本》而不是《庚辰本》,因此,《甲辰本》第七十四囬内的文字,就必然只和《商务本》的文字一致而与《庚辰本》的文字不一致。同时,《甲辰本》所以沒有那“七十四字议及黛玉之母并两条脂批” ,是因为其底本《商务本》里就没有这些东西,而不是什么“甲辰本刪”了。现将《商》、《甲》、《庚》三本原文转录如下:

《商务本》:“王夫人叹道,你说的何尝不是,但从公细想,你这几个姊妺毎人只有両三个丫头像人,余者竟是小鬼儿似的。”

《甲辰本》:“王夫人叹道,你说的何尝不是,但从公细想,你这几个姊妺毎人只有両三个丫头像人,余者竟是小鬼”。

《庚辰本》:“王夫人叹道,你说的何尝不是,但从公细想,我这〔“这”点改为“想”〕的〔“的”点改作“他们”〕几个姊妺也甚可怜了〔双行夹批……〕,也不用远比,只说的〔“的”字点除〕如今你林妺妺的母亲,未出阁时是何等的姣生惯养,是何等的金尊玉贵了〔“了”点改为“来着”〕,那才〔“才”为旁添字〕像个千金小姐的体统,如今这几个姊妺不过比〔“比”为旁添字〕别人家的丫头略強些罢了〔双行夹批:……〕,通共每人只有两三个丫〔“丫”为旁添字〕头像个人样,余者总有四五个小丫头竟是庙里的小鬼。”

三本一对照,很明显,《甲辰本》正文的底本肯定是《商务本》,而断不是《庚辰本》。不少主流红学家未经考证便主观妄断《甲辰本》的底本为《庚辰本》,以造成“脂本先甲辰后”的假象。这完全是一厢情愿。

〔二〕《新批校注红楼梦》第三囬〔81页〕的正文:“若为他这种行狀,你多心伤感,你还伤感不了呢,快别多心。” 红字评批说:“……甲戌、已卯、庚辰诸脂本于此句下尚有七十余字一段文字,写黛玉问玉之来历,……甲辰本刪夷,程本从之”。这又是玩弄“脂本先甲辰后”的把戏。

《甲辰本》中根本就没有“删夷”一段文字的笔墨痕迹。所谓“删”、“删夷”,都是评批者的谎言。现将三本文字录如下:

《商务本》:“袭人道,姑娘快休如此,将来只怕比这更奇怪的笑话儿还有呢,若为他这种行狀你多心伤感,只怕你还伤感不了呢,快别多心。黛玉道,姐姐们说的我记着就是了。又叙了一囬,方才安歇。”

《甲辰本》:“袭人道,姑娘快休如此,将来只怕比这更奇怪的笑话儿还有呢,若为他这种行状你多心伤感,只怕你还伤感不了呢,快别多心。黛玉道,姐姐们说的我记着就是了。又叙了-囬,方才安歇。”

《庚辰本》:“袭人道,姑娘快休如此,将来只怕比这个更奇怪的笑话儿还有呢,若为他这种行止你多心伤感,只怕你伤感不了呢,快别多心。代玉道,姐姐们说的我记着就是了,究竟那玉不知是怎么个来历,上靣还有字跡。袭人道连一家孒也不知来历,上头还有现成的眼儿,听得说落草时是从他口里掬出来的,等我拿来你看便知。代玉忙止道,罢了,此刻夜深了,眀日再看也不迟。大家又叙了一囬,方才安歇。”

以上事实充分证明,《商务本》是《甲辰本》正文的主要底本,《庚辰本》不可能是《甲辰本》的底本。《甲辰本》与《庚辰本》两者的正文大大不同也。一切将《庚辰本》伪装成《甲辰本》之底本的伎倆,都是拙劣的表演。

〔三〕《新批校注红楼梦》笫七十二囬〔1300页〕的正文:“囬房复了贾母的命,大家安息不提。” 红字评批说:“庚辰等脂本此下原有‘从此凡晚间便不大往园中来,因思园中尚有这样奇亊,何况别处?因此连别处也不大轻易走动了’。甚合情理,显示大观园渐次混同园外,己成是非之地。甲辰本删,程本从之,未见其隹。” 这又是妄图将《庚辰本》装扮成《甲辰本》之底本的诡计。所谓“甲辰本删”“庚辰等脂本原有〔文字〕”,完全是弥天大谎。《甲辰本》正文的主要底本是《商务本》,这段正文也是来自《商务本》。

《商务本》:“大家安息不提。且说司棋从小儿和他姑表兄弟一处顽耍。”

《甲辰本》:“大家安息不提。且说司棋从小儿和他姑表兄弟一处顽耍。”

《庚辰本》:“大家安息。从此凡晚间便不太〔“太”点改作“大”〕往园中来,因思园中尚有这样奇事,何况别处。因此连别处也不大轻易〔“易”为旁添字〕走动了。原走〔“走”点改为“来”〕那司棋因从小儿和他姑表兄弟在一处顽笑。”

就这么不长的一段文字,便错了三处,《庚辰本》“隹”吗?确实“未见其隹” 矣!

“甲辰本刪” 掉了“庚辰等脂本此下原有” 的一段文字吗?根本没有那囬亊。请问评批者:《甲戌本》、《已卯本》里有“从此…………也不大轻易走动了” 这段文字吗?如果没有,那么,“等脂本”又从何谈起呢?

〔四〕《新批校注红楼梦》第七十九囬〔1447—1448页〕的正文:“因此,以后连大观园也不大轻易进来了。” 红字评批说:“……诸脂抄本写香菱內心活动,文字较繁,如揣测宝钗为何疏远宝玉,宝玉为何时常愠怒。甲辰本刪,程本从之,未见其隹。” 这又是“甲辰本删”“诸脂抄本”的花样 。但是,人们从以下文字中可清楚看到,《甲辰本》的文字,不仅全抄自《商务本》,而且没有任何删改之处。相反,《庚辰本》却有许多修改的地方。评批者为什么对《庚辰本》的涂改不置一喙?请看事实:

《商务本》:“且说香菱自那日抢白了宝玉之后,自为宝玉有意唐突于他,从此倒要远避些儿才好,因此,以后连大观园也不轻易进来了,日日忙乱着。”

《甲辰本》:“且说香菱自那日抢白了宝玉之后,自为宝王有意唐突于他,从此倒要远避些儿才好,因此,以后连大观园也不轻易进来了,日日忙乱着。”

《庚辰本》:“香绫〔‘绫’点改作‘菱’〕自那日抢白了宝玉之后,心中自为宝玉有意唐突他,怨不得我们宝姑娘不敢亲近,可见我不知〔“知”点改为“如”〕宝玉〔“玉”点改为“钗”〕姑娘远矣,怨不得林姑娘自〔“自”点改作“日”〕常和他角口,气的痛哭,自然唐突〔“突”为旁添字〕他也是有的了。从此到了〔“了”点改作“要”〕远而〔“而”为旁添字〕避之〔“之”为旁添字〕才好。因此以后,连大观园也不轻易进来,日日忙乱着。”

仅仅这么一段话,删改的文字就有八处,这也是“甲辰本删之”吗?《庚辰本》的的确确“未见其隹”啊!此乃客观事实。

〔五〕《新批校注红楼梦》第八十囬〔1460页〕的正文:“如今已成习惯自然,反使金桂越长威风。” 红字评批说:“除甲辰本外,诸脂本此处另有文字,如庚辰本作‘薛蟠反软了气骨。虽是香菱犹在,却亦如不在的一般。总不能十分暢快了,就不觉得碍眼了。姑且置不究。如此’ 语句不够通顺。甲辰本删,程本从之,文字较为流畅简练。”

《 庚辰本》“语句不够通顺”,“甲辰”、“程本”“文字较为流畅简练”,这倒是大实话。且看看《甲辰本》文字如何“流畅筒练”。

《商务本》:“反使金桂长起威风来,又渐次寻嗔宝蟾。”

《甲辰本》:“反使金桂长起威风来,又渐次寻嗔宝蟾。”

《庚辰本》:“反使金桂越发长了威风。薛蟠发〔“发”改作“反”〕软了气骨。虽是香菱犹在,却亦如不在的一搬〔“搬”旁改作“般”〕。纵〔“纵”旁攺为“搃”〕不能十分畅快了,就不觉得碍眼了,且姑置不究。如此又渐次寻趂宝蟾。”

纵将《庚辰本》排在前,它也决不是《甲辰本》的底本。因为,《甲辰本》正文的文字,与《庚辰本》正文的文字大大的不一样。这种差别,是原始的狀态,而不是“甲辰本删”的结果。所以,《庚辰本》决不是《甲辰本》的底本。事实胜于雄辩,更胜于低级妄言。

【三】

《新批校注红楼梦》的评批者,一而再、再而三地谎称:“甲辰本删,程本从之”,“甲辰本删之,程本沿袭” 。这是他们炮制“脂先程后” 假像的又一个步骤。但是。如此一来,便完全颠倒乾坤了。红迷们都知道,《程甲本》是1791年的排印本,亦即十八世纪的印本,而《甲辰本》是二十世纪的抄本。断言十八世纪的《程甲本》“沿袭”二十世纪《甲辰本》,这样的谎言能不令人笑掉大牙吗?

如上文所述,《甲辰本》是《程甲本》系统的一部手抄本,因而,《甲辰本》和《程甲本》的文字有许许多多相同之处,是自然而然的事。但是,决不能由此得出“程本从”“甲辰本”、“程本沿袭”“甲辰本”的结论。因为,《程甲本》比《甲辰本》早一百余年矣。

〔一〕《新批校注红楼梦》第八十囬〔1459页〕的正文:“谁叫你们瞎了眼,三求四告旳,跑了我们家做什么去了?”紅字评批说::“除甲辰本外,诸脂本至此写金桂语未完,如庚辰本尚有:‘这会孒人也来了,金的银的也撂了,略有个眼睛鼻子的也霸占去了,该挤发我了’。泼妇口吻毕肖。甲辰本删,程本从之,较为简洁。” 这里的“甲辰本刪”“程本从之”,便是十足的谎言。

其实,《程甲本》的这段文字,与《甲辰本》的并不完全一样,而是稍有不同。

《甲辰本》:“谁叫你们瞎了眼,三求四吿的,跑到我们家做什么去了。-面哭喊,一面自己拍打。”

《程甲本》:“谁叫你们瞎了眼,三求四告的,跑了我们家做什么去了。一面哭喊,一面自己拍打。”

《甲辰本》是“跑到”,《程甲本》是“跑了”,足见两本文字不尽相同;即便是相同,也决非“程本从之”“甲辰本”。《庚辰本》更不-样。

《庚辰本》:“谁叫你们瞎了眼,三求四告的,跑了我们家作什么去了。这会子人也来了,金的银的也撂了。略有个眼睛鼻子的也霸占去了,该挤〔“挤”点改作“赍”〕发我了。一靣哭喊,一靣滚揉自己拍打。“可见,《庚辰本》确实不如“程本、甲辰本”“筒洁”。

〔二〕《新批校注红楼梦》第六十九囬〔1259页〕的正文:“平儿又嘱咐了几句,夜已深了,方去安息。” 红字评批说:“……除甲辰本外,诸脂本此处叧有平儿与二姐一番对话。両艳惺惺相惜,倾心吐胆,感人至深。甲辰本概行削去,程本从之,似无道理。程本文字或从甲辰本,既误且劣,此为一例。” 在这里,评批者毫不掩飾地说:“甲辰本概行削去”“诸脂本”,“程本从之”,这不是鼓吹“脂先程后” 是什么?

在正文“平儿又嘱咐了几句”之前,《庚辰本》确有平儿“悄消”劝尤二姐一大段文字。但是,决没有“甲辰本概行削去”这段文字的事情。因为,《甲辰本》正文的底本不是《庚辰本》,因而,所谓“甲辰本概行削去”“诸脂本此处另有平儿与二姐-番对话”,完全是子虛乌有的东西,根本不是事实。而且,评批者-会儿说:“甲辰本概行删去,程本从之” ,一会儿又说:“程本文字或从甲辰本” ,这不是自相矛盾吗?如此自相矛盾的文字,才真正“既误且劣” 。

〔三〕《新批校注红楼梦》第七十囬〔1271页〕的正文:“于是大家拈阄,宝钗炷了一支梦甜香,大家思索起来。” 红字评批说:“除甲辰本外,诸脂本中炷香人均作‘紫鹃’,而宝钗则是拈阄人。……甲辰本拈阄与炷香中间少却四十佘字,遂使炷香人变为宝钗,疑为脫漏所致。炷香属丫环职任,当由紫鵑来做,宝钗不必代庖。程本沿袭甲辰本文字,故有舛讹。”

必须明确指出,“甲辰本拈阄与炷香中间少却四十余字”,并不是“脱漏所致”,而是《甲辰本》正文的底本《商务本》上就没有那“四十余字” 。评批人一直认为,凡“脂本”上有的文字,《甲辰本》内必须有,否则,即是“删”,或是“漏”。这实际上是主观妄断。至于“程本沿袭甲辰本文字” ,则完全是谎言。其实,在这里,《甲辰本》与《程曱本》的文字,是有差异的。请看以下事实:

《程甲本》:“大家思索起来。一时黛玉有了,写完,接着宝琴也忙写出来。”

《甲辰本》:“大家思索起来。一时黛玉有了,写完,接着宝琴宝钗笑道:我已有了。” 这里有“程本沿袭甲辰本” 那囬事吗?

〔四〕《新批校注红楼梦》第七十囬〔1275页〕的正文:“众人仰面说道:‘有趣、有趣!’” 红字评批说:“以下文子为程本所增。庚辰、列藏、梦稿、蒙府、戚序等脂本原描写探春与外人之凤凰风筝、及另一玲珑喜字带响鞭风筝绞在一处,继而同时断线而去,隐喻探春即将远嫁。甲辰本不存,程本沿袭,却无道理可言。查已卯本,此处恰残缺。因疑甲辰本阙文非由刪节所致,而是其底本亦有残缺。新红学史上,戚本与程本对勘,凡有阙文,均指程高妄刪,其中似有寃情,今己卯本与甲辰本或可作证。”

“新红学史上”,不仅“戚本与程本对勘,凡有阙文,圴指程高妄刪,其中似有寃情”,而且,“诸脂本”与《甲辰本》对勘,凡有阙文,亦均指《甲辰本》妄刪,其中大大有寃情。更甚者,张口闭口“程本沿袭甲辰本” ,其寃莫大焉。

《甲辰本》第七十囬末尾的文字,同《庚辰本》、《程甲本》的都不一样,根本不存在“程本沿袭甲辰本”的事实。请看三本的结尾。

《庚辰本》:“众人皆仰面睄看,说有趣、有趣。宝玉道可惜不知落在那里去了。……众人方要往下收线,……说着,看他姊妹都放去了,大家方散,代玉囬房歪着养乏。要知端的,下囬便见。”

《甲辰本》:“众人仰面说道:有趣、有趣。说着,有丫头来请吃饭,大家方散,黛玉囬房歪着养乏。要知下囬端的,再听分觧。”

《程甲本》:“大家仰面说道:有趣、有趑。说着,有丫头来请吃饭,大家方散。从此宝玉的工课,也不敢像先竟撂在脖子后头了。……展眼已是夏末秋初。……一日,贾母处两个丫头,匆匆忙忙来叫宝玉。不知何事,下囬分觧。”

这证明,所谓“程本沿袭甲辰本”,肯定是胡言乱语。

【四】

《甲辰本》和《程甲本》的正文的文字,虽然有许多相同之处,但是,又有许多相异的地方,这一点,是《新批校注红楼梦》的评批者,也不得不承认的事实,也不得不摆出的事实。从而,进一步证明:所谓“程本沿袭甲辰本” ,是十分荒谬的说法,。

〔一〕《新批校注红楼梦》第六十七回〔1222页〕的正文:“一面坐着各自生了-回闷气”。红字评批说:“……此后列藏,戚序、甲辰本另有‘可见赵姨娘为人小器糊涂’等议论语,形同蛇足。由此处始,梦稿、蒙府、程甲、程乙本,同列藏、戚序、甲辰本,两个版本系统之差别陡然拉大,几乎无法校矣。”

“ 由此处始,……程甲、程乙本同……甲辰本两个版本系统之差别陡然拉大” 了吗?前文还张口闭口“程本沿袭甲辰本”,怎么到了这里,又成了“程本”同《甲辰本》是“两个版本系统” ,这难道还不是自掴耳光吗?

拙文《〈己卯本〉非〈梦觉本〉的底本》一文己阐明:“《商务本》是《梦觉本》正文的主要底本” ,“《有正本》是《梦觉本》部分正文和批语的底本” ,“尤其是第六十一囬以后的一些正文,也是来源于《有正本》” 。《甲辰本》第六十七回的囬目,就和《有正本》的相同,而与《程甲本》的不同。

《有正本》〔《戚序本》〕:“〔赵姨娘〕他却自已咕哆着嘴,一边子坐着。可见赵姨娘为人小器糊塗,饶得了东西,反说许多令人不入耳生厌的闲话。”

《甲辰本》〔《梦觉本》〕:“〔赵姨娘〕他却自已咕嘟着嘴,一边子坐着。可见赵姨娘这人小器糊塗,饶得了东西,反说许多令人不入耳生厌的闲话。”

《程甲本》〔乙本同〕:“〔赵姨娘〕将东西丢在一边,嘴里咕咕哝哝,自言自语道,这个又算了个什么几呢,一边坐着,各自生了一囬闷气。” 这是“程本沿袭甲辰本”吗?否!决不是。

〔二〕《新批校注红楼梦》第十六囬〔289页〕的正文:“且说秦钟、宝玉二人跟着夙姐自铁槛寺照应一番,……。” 红字评批说:“开端自‘秦钟、宝玉二人’至‘至次日’计四十五字,为程甲本所加,乙本从之,诸脂本皆无。。” “脂本无”,“程本加”,这不是鼓吹“脂先程后”是甚么?“脂本无”是事实,但是,“程本加”之“加”,却是亳无根据的无稽之谈。

在这里,“程本沿袭甲辰”论又破产了。因为,《红楼梦》第十六囬的开头,《甲辰本》与《程甲本》乃至《程乙本》、《商务本》圴不同,也就是《甲辰本》第十六囬的开篇,没有那“且说秦钟、宝玉二人……” 等“四十五字” 。这说明,“程本沿袭甲辰本”云云,确实是谎言。

〔三〕《新批校注红楼梦》第二十七囬〔500页〕的正文:“且好端端的不知为着什么,常常的便自泪不干的。” 红字评批说:“‘自泪不干’一语,同甲本,其他各本多歧出,甲戍、戚序、甲辰本作‘自泪自干’,……”。

在本囬,《程甲本》为“自泪不干”,“甲辰本作‘自泪自干’” 。请问评批人,这是否“程本沿袭甲辰本”呢 ?

〔四〕《新批校注红楼梦》第三十四囬〔619页〕的正文:“要想什么吃的玩的,悄悄的往我那里只管取去”。红字评批说:“……此两句,独同程甲本,梦稿、列藏本略同,庚辰、已卯、蒙府、戚序各本皆无此两句。”ˇ。

“此两句独同程甲本”吗?且不说“梦稿列藏本略同” ,《商务本》第三十四囬內,就有“此两句”。“独同”吗?不实也。

并不止“庚辰、已卯、蒙府、戚序各本皆无此两句” ,《甲辰本》的第三十四囬中,也没有“此两句”。“程本”有“此两句”,《甲辰本》无“此两句”,这那里有“程本沿袭甲辰本”的客观事实。

〔五〕《新批校注紅楼梦》第七十七囬〔1400页〕的正文:“周瑞家的发躁向司棋道:‘你如今不是副小姐了,要不听说,我就打得你了。………’。” 红字评批说:“……‘副小姐’一词生动,甲本及甲辰、列藏本同。庚辰本原抄亦同,后点改为‘二号小姐’,梦稿、蒙府、戚序本则作‘伏侍小姐的’,设语笨拙,当系后人妄改。程本虽晚出,亦多存真之处,故不宜一味推崇脂本,盲目贬损程本。”

评批人说:“程本虽晚出,亦多存真之处” 等等,这是表扬“程本”吗?否!一句“程本晚出” ,便把“程本”打入了十八层地狱,何来表扬之意。只不过,在客观事实面前,不得不说句实话罢了。

无数事实证明,“脂本”——《庚辰本》决不是《甲辰本》的底本,《甲辰本》也断不是《程甲本》的底本。事实胜于雄辩!让那些歪曲《甲辰本》的人在事实靣前碰得头破血流吧!


2016年6月26日于华工南秀村


声明:未经本站与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邮箱:cmcpy@sina.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