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新编111回红楼梦80回后故事(2)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新编111回红楼梦80回后故事(2)

作者: 刘同顺  收录时间:2016年7月5日(星期二) 上午08:15

91、柳湘莲怒入宁国府 王熙凤哭向石头城

却说柳湘莲见尤三姐殉情自刎,表面若无其事,内心却十分后悔,对尤三姐充满了怀念。出走以后无心再娶,浪荡天涯,后来在一处山庙做了道士。但他心性浮萍,那里留得住,逐又变成了游方道人。他在江湖上结交了一些朋友,聚啸山林、打家劫舍。一日,柳湘莲回想起尤三姐,忿忿不平,正当众人商议打劫那家,他便提议夜入宁国府。夜晚,柳湘莲在贾府内外安排了许多接应,便与随从深入贾珍房中。深夜,贾珍看到湘莲手拿白刃,吓得屁滚尿流,不住的求饶。心知湘莲为三姐之事怀恨在心,急忙拿出银子赔不是。贾珍说:“尤三姐实不关我的事,都是贾琏安排的,你想三姐是我的亲戚,我能对他能怎样?护还护不过来呢!你若念及三姐之好,就该原谅于我。那是我的妹子。”湘莲心中疑惑,提到三姐不免心软。回想当时贾琏托付三姐的轻率,岂不是捉弄了我,又害了三姐。逐心中移恨于贾琏。湘莲拿了贾珍的银子,径直离去。

贾琏在回家的途中,突遇一伙强贼。强贼把随从打散,抢光了采办的全部东西。其中一人,对准贾琏就是一剑。可怜贾琏一命呜呼。贾家得到凶信后急忙赶去处理后事。王熙凤见到贾琏的遗体,抚尸大哭。她本来就有病根,痛苦过度,流血不止。贾家人慌忙将她送回家中治养。

92、贤德妃获信禀圣主 贾雨村受命剿顽匪

根据返回家人的叙述,是一伙强人打劫,刺杀了琏二爷,其中有一人像是柳湘莲。薛蟠回忆起早些日子看到过湘莲扮作道士在那里招人,这才意识到柳湘莲作了强盗。薛蟠先前从该地经过时也曾遭遇过强盗,是湘莲打散了他们救了自己,谁成想如今湘莲也做了强盗。这一带历来强贼出没,柳湘莲的加入可见势力已经不小。贾政急忙修书告知宫中。元春将家中遭遇不测的情况禀告皇上,同时禀明匪情可能不小,务必抓紧解决以免后患。皇上下诏令贾雨村带人马前去剿匪。

93、栊翠庵妙玉遭强掳 瓜州渡雨村逢相知

面对官兵来剿,山中大头领宋逵、二头领展雄与湘莲商量对策,决定由湘莲带领部分贼人诱惑官兵主力,大家趁势转移。原来,柳湘莲上次潜入贾府后,在大观园破败的屋子里一直潜伏着几个贼兵。湘莲又带几人赶赴过去,一起绑了栊翠庵的妙玉,因知惜春是贾珍的妹妹,先前受过贾珍的银子,就此放过,留作报信人。官兵得知贼讯,调兵返回贾府,贼人趁势逃离南下,柳湘莲也带着妙玉一路向南。官兵在得知情况后沿路追去。无奈贼兵逃跑在前,官兵一路打探,等赶到扬州一带,早没了贼兵的踪影。原来贼兵都已分散潜伏。柳湘莲与宋逵在瓜州渡一带会合后,宋逵见妙玉生的冰清玉洁,一心想纳为夫人。他用尽各种诱劝惩罚办法,妙玉誓死不从。宋逵看妙玉心性清高,故意让人把她凌辱三日,又佯装不知亲自解救回来劝婚。可怜妙玉一生洁好,却落到这样一个下场。妙玉想自己别无退路,身子已遭玷污,逐横下一条心答应成婚。在婚礼当晚淫威过后,妙玉拿起蜡烛点燃锦被,将自己肮脏身体付之大火,最后只剩下一付白骨。宋逵因酒后劳累未能挣脱,一同被烧死。

却说雨村带人追到扬州一带,贼兵踪影皆无。一日,来人相访,却是先前的拜把兄弟展雄。

94、纵虎狼诬告贾家奴, 丢性命抱屈元妃心

拜把兄弟来访,雨村心中早已有数,知他先前曾经落草,自己也因此被人参过。雨村急忙屏退众人,单独约见。不日,雨村抓了几个小喽罗就班师回朝。

贾府听说雨村班师,很是高兴。可听说既未拿获湘莲,也没有俘获多少贼兵,很是诧异。旋即圣旨下来,说雨村进剿辛苦,论功犒赏,贾府管理不善,致使内盗外患,着令整治。事后才知道,是贾雨村奏明皇上,说此次事件是贾府内乱所致,湘莲本是贾府故交,贾府有通匪之实,湘莲勾引外盗,争财以致误伤性命,今除湘莲逃走仍需缉拿以外,外盗除尽。贾政上奏极力陈情,表示对内严查不怠,但匪患终是大害,希望能除恶务尽。在宫内元妃也要求皇上严办雨村。皇上斥责元妃,说雨村是重臣,许多事情还需他去办,已经太平无事就不要再生事端了。宫中众人也指责元妃是出于私心,借机抬高贾家。当晚元妃自缢身亡。

95、求药未到贾政丧命 讨薪俱来宝钗理家

一日,贾政从外地赶回,突觉身体不适,狂泄不止,继而高烧不退,渐渐地又迷糊起来。宝玉慌忙找来太医。太医也感到无计可施,退烧治不了泄,止泻治不了烧。太医想起皇宫曾用过一种药,学名叫做金鸡纳,是从波斯国进贡的治疗多种急症的神药。于是急忙修书向宫中讨药。无奈元春已死,书信转来转去,自然耽误不少时日。等药拿回家时,贾政早已命丧黄泉。

贾政的死搞得整个贾府人心慌慌,一些原来跟随贾政的清客门生也打算离开,干活的伙计也赶着来要工钱,意思分明是要离开的样子。王熙凤自从贾琏死后,身体每况愈下,加之寡居在家,虽有平儿等陪着,终日忧郁寡欢,早已没了理家的心思。王熙凤与王夫人商量后把理家的一切事物全部交给了薛宝钗。宝钗接过来后,发现是一个亏空的家底,只得竭力支撑。为稳住众人,他把众人的工钱算好,一文不少写给众人银票纸条,承诺以后凭纸条支付银子。确实困难的可以凭银票到库房借用生活物品。宝钗勉强维持住局面。

96、宗祠显灵贾府惊心 赦老逞威银蝶毁容

一日,宁国府贾珍邀请家人到会芳园赏菊散心,一来大家好久不聚,二来贾珍心里始终有愧,算是借机安慰一下大家。吃饭期间,贾赦突然看到尤氏的丫鬟银蝶颇有些姿色,不免起了歹意,就要讨要蝶儿,搞得贾珍很没有面子。就在大家散去的时候,突然从祠堂处传出一声巨响,吓得众人毛骨纵然。贾珍等人壮着胆子前去观看,起先没有发现异样之处,最后看到是房顶的一块遮顶木板平落在地面上。第二天,招来工匠重新装好。又在傍晚一声更大的动静从祠堂传来,还是那块板子平放在那里。大家非常疑惑。于是贾赦、贾珍带领家人把祠堂重新收拾一番,再祭宗祠,这才无事。

贾赦回府后,一直忘不了银蝶,决意娶银蝶为妾。想起以前讨要鸳鸯时的尴尬,这时必须使出一些威风来。贾赦先把鸳鸯的哥嫂找来派一通不是,尔后远远地发落,大家都心知肚明。贾赦的作为无人敢说,无人敢劝。贾赦又指派邢夫人到尤氏那里提银蝶的事,搞得贾珍无可奈何。银蝶自小就跟随尤夫人,不忍离去,就拿把刀子自己毁了容。贾珍只得另找一女送过去这才了事。

97、宁国府贾蓉娶美姜 栊翠庵惜春换缁衣

却说秦可卿死后贾蓉一直没有正室。这日,大明宫掌宫内相戴权派人来贾府,就专为贾蓉正室一事。原来正议大夫姜齐有一女,生得体态婀娜,人又知书达理,京城远近闻名。贾珍托内相从中牵线。没想姜大夫一听既应承下来。得到喜信,贾珍父子俩非常高兴,当即包了两千两银子送给戴权相谢。

为筹备贾蓉婚事,贾珍即刻联系黑山村乌庄头,还有南湖佃户夏总管、青坡牧户满首领等一干人来计议,各领摊派。搞得他们很是为难,只能自己去想办法。

等到宁府举行婚礼时,宁荣街装扮得似锦绣一般。迎亲时队伍连绵数里。晚上排喜宴,一直欢闹到午夜方息。

家中如此热闹,惜春却不肯回去,独自一个人待在栊翠庵。贾珍派人去叫。谁知一进庵门,见惜春一身缁衣打扮,不肯相认。惜春从此出家,以后云游到莲净寺住了下来,再后来成了一名主持。

98、花袭人微言辞贾府 贾宝玉一怒失通灵

却说宝玉这日在大观园走动,经过潇湘馆蘅芜苑等处,见杂草丛生、蜘网满窗,想昔日的姊妹一个个不在了,身边的人终究也不能留的太久,不禁凄然泪下。正巧迎面走来贾芸,忙跑来跟宝玉说明情况。原来前年的植树工程未完,又遇大观园遭灾,工程暂停没有时日,就想找宝奶奶问明情况,退还剩余的银两。两人才进怡红院,不想小红也正开门外出,与贾芸撞在一起。宝玉看贾芸并非重利忘义之人,有意把小红许配与他。

贾芸出门,见贾芹也从前面路过,是到宁府领用物品回寺。两人一起顺路回去。

宝玉与宝钗说起小红和贾芸的事,宝钗也觉十分合适。自从宝玉成家以后,屋子里也用不了这么多人,宝钗也正想发落几个。袭人听到这些,内心感到十分忧虑。自己跟随宝玉这么多年也没个身份。想到离开还真舍不得。恰好,麝月请假想回家看看,袭人就乘机试探一下宝玉。袭人随意说自己的家人也快要来接自己了。宝玉听到这里心中发急,吼道:“你们都走吧!就剩我一个人更清净,就算我在这里出家了,没有你们我大不了做乞丐、做和尚横竖死不了!”说着,摘下胸前的那块石头一下抛到门外。说人都走了这也不要了。众人慌了,急忙去找,那里找得见。

99、薛宝钗借机明正理 蒋玉菡无端获佳偶

听说丢了玉,慌得王夫人赶紧过来问明情况,王熙凤也赶过来劝宝玉。王熙凤说:一句玩笑话你又当真,这不是又呆痴了吗?听说不是真事,宝玉后悔不叠。袭人也赶紧赔不是。众人走后宝玉又反过来安慰袭人。虽是玩笑惹出的事,却让宝钗动了心思。既然自己嫁给了宝玉,由不得袭人和宝玉这么胡闹下去。当晚跟宝玉讲了一大堆袭人的好处,说人家也不是一辈子侍奉人的命,不让她离开岂不是害了她一辈子?宝玉这才意识到是这么个理。

一日在收拾东西时,宝钗见袭人的箱子里藏着一条男人的腰巾,赶忙告知宝玉。宝玉一下想起,是昔日蒋玉菡送给自己的茜香罗,连忙说:你不说我还忘了,是几年前蒋玉菡送给袭人的定情之物。宝钗突然想到这几日戏班子正准备解散,需赶紧办成这件好事。于是,宝钗找人来到花家,送了些银两,并说袭人在贾府处得很好,准备在贾府配人,需要花家配合。花家得了银子,又因为她多年不在家,早已拿她如死去之人,回家反而是多余,所以十分乐意,满口答应。这样,在宝钗的安排下,花家按形式接回袭人,再由蒋玉菡娶回贾府。宝玉陪送了袭人一堆东西,其中还有一块脂砚,以便小两口习字抄戏。起先蒋玉菡与袭人临时住在戏班的空房子里,以后搬到乡下蒋玉菡的老家去住了。

100、凶悍仆再发无赖飙 落难人又遭众人欺

一日,焦大又喝醉许多酒,拄着拐棍在宁府门口闹事,引来许多人围观。焦大见人多,就更加发泼乱骂:“一帮混蛋小子,把祖上的家底都挥霍完了,害得你大爷也遭殃。敢克扣大爷银子,还要打发大爷我走人,我老了,不中用了,就赶我走呀,没门!敢情贾府不养老呀,那趁早把你们的祖宗也扔了算了!我是你家什么人?没有我就没有你们这群王八羔子!”贾珍听说后找人把他弄回院内的小破屋里。

却说王熙凤自不主事后,开始还算清净,可逐渐的她感出一些异样。人们不再把她放在眼里,那些害怕她的人不再畏惧她,那些巴结她的人不再奉承她,她感觉到失落孤单起来。一个丧夫寡居的人不免有些灰心,灰心加上失落,人的性情就发生了变化,她逐渐变得寡言少语起来。一日,在贾府行走,一些昔日受她指派的人,看到她后都躲在一旁远远地白眼议论她,昔日受她责骂的更是指桑骂槐地说话给她听。她只能很少出门,忧闷在家。因入不敷出,熙凤想起原来还有一些从她那借过银两的,就让彩明去要。彩明回来对熙凤说:“回奶奶,她们不仅没还银子,还要跟咱们算算,到底是他们欠咱的,还是咱们欠他的,他们讲那年那月曾孝敬了你多少多少银子。”气得王熙凤埋头痛哭。
 

声明:未经作者允许请勿转载    电子信箱:liutongshun@163.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