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红楼梦的艺术表现手法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红楼梦的艺术表现手法

作者:朱光东  收录时间:2016年7月4日(星期一) 下午15:56

    通过以上的分析,我们知道红楼梦是一部反清的爱国主义作品。那么在那个血雨腥风的文字狱时代,红楼梦是如何瞒过朝廷、把民族主义思想表达出来的?为了加深对作品思想和艺术成就的理解,最后我们来对作品的艺术表现手法做一粗浅的总结。
戚蓼生序曰:“吾闻绛树两歌,一声在喉,一声在鼻;黄华二牍,左腕能楷,右腕能草。神乎技也,吾未之见也。今则两歌而不分乎喉鼻,二牍而无区乎左右,一声也而两歌,一手也而二牍,此万万不能有之事,不可得之奇,而竟得之《石头记》一书。嘻!异矣。夫敷华掞藻、立意遣词无一落前人窠臼,此固有目共赏,姑不具论;第观其蕴于心而抒于手也,注彼而写此,目送而手挥,似谲而正,似则而淫,如春秋之有微词、史家之多曲笔。试一一读而绎之:写闺房则极其雍肃也,而艳冶已满纸矣;状阀阅则极其丰整也,而式微已盈睫矣;写宝玉之淫而痴也,而多情善悟,不减历下琅琊;写黛玉之妒而尖也,而笃爱深怜,不啻桑娥石女。他如摹绘玉钗金屋,刻画芗泽罗襦,靡靡焉几令读者心荡神怡矣,而欲求其一字一句之粗鄙猥亵,不可得也。盖声止一声,手只一手,而淫佚贞静,悲戚欢愉,不啻双管之齐下也。噫!异矣。其殆稗官野史中之盲左、腐迁乎?然吾谓作者有两意,读者当具一心。譬之绘事,石有三面,佳处不过一峰;路看两蹊,幽处不逾一树。必得是意,以读是书,乃能得作者微旨。如捉水月,只挹清辉;如雨天花,但闻香气,庶得此书弦外音乎?乃或者以未窥全豹为恨,不知盛衰本是回环,万缘无非幻泡,作者慧眼婆心,正不必再作转语,而千万领悟,便具无数慈航矣。彼沾沾焉刻楮叶以求之者,其与开卷而寤者几希!”
戚蓼生高度概括了红楼梦的艺术表现手法和成就。那么红楼梦是如何做到“一声也而两歌,一手也而二牍”的?“春秋之有微词、史家之多曲笔”表现在什么地方?什么是“此书弦外音”和“作者微旨”?这些都是我们需要理解的。
一、以写儿女之笔墨唐突朝廷。甲戌本凡例称:“实不敢以写儿女之笔墨唐突朝廷之上也”。但其实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作品正是“以写儿女之笔墨唐突朝廷”,才瞒过朝廷的。
如“怡红”、“悼红”在当时是有很强政治色彩的,“割腥啖膻”更是可以杀头的罪,但故事写的是一群莺莺燕燕,与政治毫无关系,这就掩盖了作品的真实思想,瞒过了朝廷。其他如梅花诗、菊花诗等也是如此。
二、不写之写。清廷粉饰太平,用“盛世”进行政治欺骗。作品没有直接写人民的饥寒交迫、卖男鬻女,但作品通过贵族生活的极度奢靡反映社会的贫富悬殊,同时通过贾府几百名奴婢间接反映了人民卖男鬻女、骨肉分离、白骨如山的血泪史。这是不写之写,需要读者细心体察。
三、寓贬于褒。“谁之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可见作者对贵族的奢靡是鞭挞的,对人民的苦难是同情的。但作者并不直接地指责贵族奢靡给人民带来的苦难,而是用看似欣赏的笔墨来反映贵族的生活,这样人们往往就把作品看做作者“忆繁华”,而看不到作品对贵族阶级暗下针砭。如作品没有一句谴责贾母的话,“母蝗虫”一词看似作弄刘姥姥,实质是谴责贾母为“母蝗虫”。
四、借个人感叹身世抒发亡国悲痛。作者因“无材补天”而日夜悲号惭愧,实质是亡国之痛。但作者却用贾府破落来做掩护,用个人感叹身世来掩盖亡国之痛。
又如林黛玉的葬花诗,看似感叹个人身世,实质是哀悼扬州遇难同胞。
五、用自传掩盖对现实的批判。作品是以自传形式出现的,给人自叹身世而不是批判时世的印象。比如写到王熙凤、薛蟠时,好像在写自己亲人一样,十分亲切。只描写他们做什么,从来不作评论。其实,这正是作者的一种手法。如对薛蟠,写他打死人象没事一般,聊聊几笔深刻揭露了当时社会政治的黑暗。又如王熙凤,心狠手辣,血债累累,但作者对她也没有进行正面谴责,以致一般读者只注意她的才干,而忘记她的丑恶和罪行。作者以“实录其事”之名,行“伤时骂世”之实,成功地避开了严密的文网。
六、以时间、情节暗示作品思想。书中时间混乱,许多记录都只用“一日”、“又一日”来表示。但一些时间却是异常精确。如葬花诗就是作于扬州十日期间,秦可卿出殡就发生在清廷定鼎北京期间。这些绝非巧合。又如对贾敬之死情节的描写,与雍正之死的情节完全符合,还特意使用了“殡天”一词,明白无误地告诉读者,贾敬之死影射雍正之死,宝玉庆生辰实是庆贺雍正之死。
七、“烟云模糊”法。如黄巾、赤眉是不同时的,因此林四娘死于黄巾、赤眉之手是不可能的。这就是“烟云模糊”法。作者用林四娘死于黄巾、赤眉之手的“烟云模糊”法,掩盖了林四娘死于“犬羊”——清兵之手的真实历史。
又如怀古诗,自古都是借古抒情。但作者为了掩盖怀古诗的真实思想,说是谜语。结果人们猜了上百年不得其解。这不仅浪费了大量时间精力,还把作品庸俗化了,因为猜谜没有任何思想性可言,除非谜底有思想内容。所谓怀古诗是谜语,也是作者施放的烟幕。
八、春秋笔法。春秋笔法,亦称微言大义,辞曲隐而含大义,言不多而意自明。戚蓼生序云:红楼梦“如春秋之有微词、史家之多曲笔”即是此意。如林黛玉把“圣上”所赐的念珠掷而不取,还骂“圣上”是臭男人。当时的“圣上”即满洲皇帝。在民族矛盾尖锐的时代背景下,骂满洲皇帝是臭男人,是极端仇恨满洲皇帝的表现。
又如“成则王侯败则贼”。按封建神学观点,皇帝授命于“天”,是“天”在人间的代表,代表“天”意。但“成则王侯败则贼”则把皇帝看做“成功”的贼,而不是什么“天子”。这是为反清斗争提供思想武器。
又如“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这在今天是很平常的一句话,但在封建时代,这可是“大逆不道”的言论。所以字里行间,作品透露了强烈的反抗思想。
九、谐音表意法。如“甄士隐”是“真事隐”,“仁清巷”是“人情巷”,“英莲”为“应怜”等等。还有“怡红快绿”,“快绿”即“脍驴”。“驴”即作者作践的“野驴子”——“耶律”,引申为犬戎等异族。
十、拆字法。第十四回,在“那时官客送殡的,有镇国公牛清之孙现袭一等伯牛继宗,理国公柳彪之孙现袭一等子柳芳,齐国公陈翼之孙世袭三品威镇将军陈瑞文,治国公马魁之孙世袭三品威远将军马尚,修国公侯明之孙世袭一等子侯孝康;缮国公诰命亡故,其孙石光珠守孝不曾来得”旁,庚辰眉批:
“牛,丑也。清,属水,子也。柳拆卯字。彪拆虎字,寅字寓焉。陈即辰。翼火为蛇;巳字寓焉。马,午也。魁拆鬼,鬼,金羊,未字寓焉。侯、猴同音,申也。晓鸣,鸡也,酉字寓焉。石即豕,亥字寓焉。其祖曰守业,即守夜也,犬字寓焉。此所谓十二支寓焉。”
这是骂贵族官僚为禽兽。因为作者在全书中只把这些官僚的名字与禽兽联系在一起,而其他人的名字没有。而清客相公詹光寓“沾光”之意,单聘仁寓“善骗人”之意,卜固修寓“不顾羞” ,都含贬谪之意。因此这些贵族公卿的名字含贬义。
十、赋、比、兴手法。东汉著名文学家王逸说:《离骚》“善鸟香草以配忠贞,恶禽臭物以比谗佞。”红楼梦也是如此。她用梅花、菊花、松、竹、莲花(芙蓉)等象征高尚的民族精神,而用虎兕、风刀霜剑、霜雪、渠沟比喻邪恶势力和险恶环境。
以上分析,不及作品之万一。第一回甲戌眉批云:“事则实事,然亦叙得有间架、有曲折、有顺逆、有映带、有隐有见、有正有闰,以致草蛇灰线、空谷传声、一击两鸣、明修栈道、暗渡 陈仓、云龙雾雨、两山对峙、烘云托月、背面敷粉、千皴万染诸奇书中之秘法,亦不复少。”可见当时人们对作品特殊的表现手法是有研究的。
对于红楼梦的文学技巧,潘重规先生这样评价道:
“读《红楼梦》的人未曾识得作者的微意时,《红楼梦》是读者心目中伟大小说之一;待到他们领作者的微意时,他们会觉得《红楼梦》是伟大作品中之最伟大者!读《红楼梦》的人未曾识得作者的微意时,他们看见作者鬼斧神工般的写作绝技;待到他们领会作者的微意时,他们面对作者的文学技巧,将要瞠目结舌,找不出人世间的语言文字来赞美它了!我常常为这问题呆想,我们中国文学家,遇到的美妙作品,常说是‘若有神助’、‘下笔有神’。我想,《红楼梦》的作者如果是‘血肉之躯’,他绝不能产生如此伟大的作品;然而,这样伟大的作品偏偏出现在我们眼前,我想,这只好说是受无始以来中华民族的灵魂之助了!”
潘先生的看法,是戚蓼生“神乎技也”的最好解释。不了解红楼梦的“神技”,不理解“一声也而两歌,一手也而二牍”,不理解“春秋之有微词、史家之多曲笔”,不理解“此书弦外音”和“作者微旨”,那么就不能说理解了作品。至于说考证红楼梦,更是舍本逐末、缘木求鱼,根本谈不上是文学研究。越研究越糊涂,说明考证派一开始就走错了路。


(原载《红楼梦汉民族精神研究》一书)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邮箱 
fczrh@163.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